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364章:叫老公,我想听

第364章:叫老公,我想听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5395更新时间:2015-06-07 10:39:11
   墓地  坐在冰冷的地面上,曲起膝盖用双臂环上,下额抵在膝盖上。披散的长发在风里飞舞着,不是扫墓的日子,墓地里很是安静。脸颊的泪水在风里风干,脸颊也被吹的干干的有些疼。  她想一个人静一静,呆在封闭的空间里觉得很窒息。空双被日。  已经哭了太久,泪水已经干涸在眼里。  以往有什么事情都习惯性的尽数的向程玫倾吐,妈妈,她心底的依赖。  午后的阳光暖暖的洒下,却温暖不了心中的那抹凉意。因为太期待太渴望,而当知道不能时才会如此失望。  一道修长的身影出现在阶梯上,很快便拉近了与程涵蕾的距离……  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程涵蕾完全没有感觉到其他人的存在,直到一抹温暖的气息笼罩自己。冰冷的纤细的身体被一件大衣裹住,而那熟悉温暖的气息让干涸了的泪腺好似又开始蠢蠢欲动。  蹲下的身体,大手连带着自己的衣服一起圈进怀里。  “对不起。”  靠在雷辰逸温暖的怀里,她知道自己没说一句什么也没带就离开家,一定让他和安然他们担心了。当时只是想要找一个安静的地方静一静,想要理一理内心那乱成一团麻的线。  “傻瓜。”  两个字,像是催泪弹一样,程涵蕾唇瓣紧抿,眼泪扑漱而下。整个身体都被圈在他温暖的包|围圈里,他用着自己身体营造出一道避风港湾,让她能够随时依靠。  “如果我真的无法为你生孩子,你真的不介意吗?你那么喜欢孩子?”  她害怕,如果不曾拥有她可以洒脱的放手。但是,拥有了他的爱如果再失去,她也不知道自己是否还可以变回原来的坚强。虽然时间不长,但是已经习惯性的依赖。更是习惯了这个男人用着他的方式疼自己爱自己,她,害怕失去。即使不想承认,可是她真没有自己想的外表看起来那样坚强,她想要永远被他圈护在他的保护港湾里……  “没有什么比你重要。”  他不擅长说那些海誓山盟,也说不出那些甜言蜜语的保证。但是,他认定的就是一辈子。没有孩子有些遗憾,却不相信老天真如此残忍。他跟蕾蕾一路走来,最终还是在一起。苦后总有甜。就算真的与孩子没有缘份,那么,做丁克族也不错。  有个贝贝看着她成长,找到幸福。他与蕾蕾再执手至老,相依相偎也挺不错。  他仔细考虑过很多,有孩子是老天的恩赐,没有孩子,两个人一起到老。  没有什么,比她重要。  泪如雨下,程涵蕾搂住雷辰逸的脖子,冰冷的唇瓣贴上同样冰冷的唇瓣。  还求什么呢?  未来有很多变数,这一刻她真的觉得很幸福。  泪水湿透了雷辰逸的脸,却让雷辰逸嘴角微微上扬。唇舌的纠缠,一个很单纯的吻,不包含任何情.欲的成份。只是用着最亲密的方式表达内心翻涌的情绪。  一吻结束,程涵蕾靠在雷辰逸的怀里气喘吁吁……  一夜没睡,加上吹了这么久的冷风,当整个身体松懈下来后,程涵蕾有些困倦。雷辰逸拥着程涵蕾,其实做的一切只是想要让程涵蕾有笑容,能够换来她开心一笑,也不枉他用心准备一番。有些蠢蠢欲动的情思,第一次雷辰逸有种很幼稚想立刻用自己精心来换程涵蕾一个笑容……  “蕾蕾……”  他想告诉她,明天……  怀里已经没有声音了,均匀浅浅的呼吸声从胸口处传来。雷辰逸嘴角微微上扬,眼底闪过一抹无奈。  睡着了。  小心翼翼轻手轻脚的抱起程涵蕾,抱着程涵蕾站在程玫的坟前,看着墓碑上程玫的照片,她好似也在为女儿找到的幸福微笑。  “妈,不管蕾蕾能不能生孩子,这辈子我都会对她不离不弃,我不会让你后悔把蕾蕾交给我。我会爱她,一如此时一样浓烈。”  声音很平静厚实,坚定的一字字的吐出,像是印誓一样的在程涵蕾的唇瓣上落下一个吻。  风轻轻吹,雷辰逸小心的抱着怀里的程涵蕾,结实的双臂把娇小纤细的身影搂在怀里,搂的那么紧。  ***************************************  也许是真的把心口的那股子郁结的情绪挥散了,整个身心都放松。累的睡的很沉,直到从墓地离开,一直到楼下,程涵蕾还睡的香香的。  “嘘。”  接到雷辰逸电话通知的安然,正在等程涵蕾回来。  程贝贝的声音被雷辰逸用唇形示意而消了音,乖乖的用手指在那片唇瓣上一按,悄悄的站到安泽的身边。  雷辰逸抱着程涵蕾往房间走去,在拉好被子后,跟安然说了几句便离开。  一直到晚上六点多,雷辰逸回来。  安然正在厨房里准备晚餐,在听到开门声,从厨房里凑出头看着雷辰逸问道:“准备好了?”  “嗯。”  点点头,安然了解的继续做饭。  “妈妈呢?”  看着坐在沙发上的两个小人儿,雷辰逸问着。有程贝贝这个捣蛋鬼在,涵蕾没道理睡到现在。  “妈妈是个懒虫,从叔叔送她回来一直在睡觉。”  程贝贝皱皱鼻子,妈妈真是个大懒虫啊。都睡了好久了,她都偷偷进去看几次了,妈妈一直睡的香喷喷的。  ……  “叔叔,贝贝跟你一起叫妈妈起床。”  程贝贝看雷辰逸往房间走,跟着从沙发上站起来跟着雷辰逸一起进了房间。  打开灯,房间里立刻明亮起来。雷辰逸迈步向床边走去,看着程涵蕾果然还睡的香甜。即使他们走进来也没有任何苏醒的迹象,看着她整个蜷缩在被子里,只露出小脸,上面因为房里的温度而红扑扑的……  “妈妈,起床了。”  程贝贝得知可以叫程涵蕾起床,立刻拍拍程涵蕾的后背,娇软软的叫着程涵蕾起床。  还是没有反应……  “叔叔,你看妈妈真成大懒猪了。”  耳里听着程贝贝软软的声音,雷辰逸的目光却严肃了许多。在坐上床近距离看程涵蕾,这才能看到她的异样。鬓角处渗透着汗水,而脸上的红也好似不正常的红潮。  伸手触过……  手中的滚烫让雷辰逸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  “蕾蕾,醒醒。”  立刻紧张的拍了拍程涵蕾的脸,而大手顺势搂起程涵蕾。  眼皮重的厉害,整个人晕晕沉沉的,听得到雷辰逸和程贝贝的声音,可是就是不想睁开双眼。只想继续睡,整个人累的厉害。  隐约听到雷辰逸在说什么,但是那些字眼完全无法在大脑里翻译成她能理解的意思,接着整个人又沉入无尽的黑沉里……  *****************************************  程涵蕾感觉睡了很久,睁开眼的时候发现自己在病房。  第一感觉就是浑身都累,特别是自己的手特别的沉。  微微侧目,视线定格在自己觉得沉的地方。一眼便看到闭着双眼的雷辰逸,他的脸在调的比较暗的灯光下看的不是很真切。睫毛下一圈圈是疲惫的痕迹,昨夜自己没睡,他也没睡。今天又一早出去,自己又高烧。  虽然高烧,朦胧间听到他焦急的声音……  嘴角不由的轻扯开来,这种感觉,真的很温暖。  丝丝的甜从心口蔓延开来,不由的想要笑,眼底含笑,这四个字一点也不假……  静静的看着雷辰逸,病房里有暖气,但是看到雷辰逸外套脱着放在一边,只穿着一件毛衣趴在那里。  正在纠结着要不要叫醒雷辰逸间,趴在那里的人双眼突然睁开。  在昏暗的灯光那么深那么黑的看着她。  不由轻笑,握紧了雷辰逸的大手。  雷辰逸第一反应是伸手触碰程涵蕾的额头,已经退烧了。  没有言语的交谈,可是她就是能看懂他的表情里透露的含义。  一手再拿过一点保温杯里的水,仰头喝了一口,然后再在程涵蕾未反应过来之时低头,熟练的挑开程涵蕾的牙关,把口中的水过渡过去,只是一点点,让她咽下去后,这才把剩下的自己喝下。  “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表情还是有些严肃,手摸摸程涵蕾的脸。  “没有……”  摇摇头,发音才发现刚刚喝了点温水,喉咙的燥感已经好了许多,声音也没那么干了。  “这是最后一次。”  这是对她的警告。她不能受寒,这一次因为她心情关系而没有注意到,他可以不计较,但是要是再有下次,他一定会狠狠的教训她。  想到自己送程涵蕾到医院时,高烧到40度。整个人都给烧迷糊了,如果不是发现的早要是引发了肺炎那就不是说着玩笑的事儿。  “我不敢了。”  主动的承认错误,程涵蕾一点也不含糊,雷辰逸那眼底的警告意味太明显。  对于程涵蕾的配合态度,雷辰逸算是满意。程涵蕾昏迷了一天一夜,而他也陪了一天一夜,一切已经准备好,也因为程涵蕾的关系而被往后推了。  “喝点汤。”  收了刚刚有些冷的语气,拿起一直准备着的汤,这是安然熬好的汤。  喝了汤,空空的肚子舒服了许多。在知道自己高烧后竟然昏睡了一天一夜,而雷辰逸一直守在自己床边。白天就在那里处理事情,而晚上就在这里守着。就是怕有其他并发症,其实医生都说是他太紧张了,而雷辰逸却依然坚持。  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何会如此的紧张,有一种感情越来越深。这一生也许都不敢想象,有一天他会这样的去关心在乎一个人,但是当那个人出现了,当在心里一点点的刻下她的痕迹,最后累积成了无法磨灭的痕迹。  在发现的时候,已经深入骨髓了,而这样的叠加越来越多,而在越来越多加上感情变化的发酵,就越发的膨胀起来。  这时候刚过十一点,程涵蕾睡了很久,一点也不疲惫。但是雷辰逸的眉眼间明显有着疲累的痕迹,而看着雷辰逸又坐到了一边,程涵蕾犹豫了一下,便往里挪了一些。  拍了拍自己身侧的位置……  雷辰逸眼眸立刻深了几许,而看着程涵蕾,那眼神让程涵蕾脸攸地红了。  她又不是那个意思……  “不用。”  雷辰逸的嗓子沙哑的拒绝,这个时候如果躺到病床上,抱着程涵蕾几天没碰,他也管不住自己的下半身。  他的自制力在程涵蕾的身上那完全就是摆设,一戳就破,完全没有功力。  “上来。”  程涵蕾见雷辰逸又坐在椅子上,声音不由低了一些。  要是再在椅子上睡一晚,他会得不到休息,而且……  让她躺在床上,看着他憋屈的坐在那里,她怎么忍心……  “你确定?”  雷辰逸的声音已经哑的不行了,而那眼神让程涵蕾真想把被子直接拉着盖住自己,说不确定。  在医院的病床上,不是没做过……  但是,这还是第一次是这种两情相悦的情况 下……  这种感觉……  “你上不上来,烦死了。”  程涵蕾脸红了,声音还有些哑哑的,而直接翻身就倒下。雷辰逸看着程涵蕾那红透的脸,其实只是担心她身体,如果不是害怕她身体,他早就不要脸的直接自己掀开被子躺上床了。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感觉到身边的位置往下陷了一些,而程涵蕾的后背贴上了一具温热的身体。  呼吸,有一瞬的凝结……  大手搂住她的腰,顺势把缩在床边的人搂进怀里。病床并没有那么大,当时很急,直接送进了最近的医院。这里虽然是最好的病房,但是病房的施舍却不能与高|干病房相比较。病床容纳两个人其实还有些困难,特别是雷辰逸这么大的块头。  有些挤。  两个人要是平躺随时都可能被对方挤下床,程涵蕾侧身贴在他的身上,双腿被圈在他的双腿间。他的身体紧绷的厉害,而埋在他的怀里,头顶上的呼吸更是越来越灼热。耳里听到的是越来越失了节奏的心跳声,……  那扣在她腰上的手似乎是在隐忍着,只是滚烫的要烫伤了她腰侧肌肤一般的贴在那里……  静静的……  静静的……  谁也没有说话……  但是程涵蕾是一点睡意都没有,而越是没有睡意越是能明显的感觉到雷辰逸的身体变化。  他忍的相当辛苦……  正在犹豫着要不要开口让他别忍,她身体已经没事了。可是这主动的话,说出口还是有那么一点难度。咬着牙,挣扎了半天,好不容易下定了决心准备主动一下下。  还未从他怀里抬头,便听到头顶上传来雷辰逸沙哑的声音……  “我想要你。”  那声音低哑的迷人,简直能醉人心神。  一个点头,在雷辰逸的怀里……  几乎是同时间的,程涵蕾已经被雷辰逸直接压在了病床上,居高临下的火辣辣满是**的眸子就这样看着程涵蕾,给要吞噬了她一般。火辣辣的让程涵蕾脸红的跟煮熟的虾子一样,两个人明明已经亲密如此了,但是每到做的时候,她总能羞涩的如初.夜一般……  那红到快充血的脸,那微垂的视线,长长的睫毛下那投射的阴影。身体被束缚在他的身.下,因内心的变化而变得急促的呼吸,有料的胸口因为呼吸而上下起伏着,那弧线,荡漾出来的诱人线条,让在她身上的男人眼眸更深了一些。  “蕾蕾……”  程涵蕾听着雷辰逸的声音,那让她浑身一个机灵。还没碰她,身体已经热的不行了。再被这样看下去,她真要化身欲求不满的女色狼在雷辰逸还没行动前已经直接行动的扑倒了他。  羞涩的不敢迎视这个男人,这个已经完全进了她心的男人。似是逃开他的目光一般,在他开口的时候,直接搂住了他的脖子,拉下他的脑袋把自己的唇瓣迎了上去,也隔绝了他眼神的勾引。如手榴弹被拉开的安全拉索,在拉开后,迎接的就是爆炸。  被扯断的理智弦,**占据了大脑……充满了整个身体……  #已屏蔽#  “蕾蕾……”  “嗯?”  眯着双眼,眼里满是水意,身体被**所主宰,完全的无法自控。见自己迎上前,雷辰逸就往后退,程涵蕾愤愤的看着雷辰逸。到这个时候了,他还玩她。明明她能感觉到他那么硬,那么渴望自己……  “叫老公……”  他的眼很亮很深,而抵着她,用他的眼神诱惑着她。  老公……  他们还没有结婚……  他也没有告诉自己他有准备结婚……  甚至爸爸问起,他都是沉默。  他还没有打算和自己结婚……  叫老公……  她一时叫不出口……  “蕾蕾……我想听……”  #已屏蔽#  “我想听,蕾蕾……”  #已屏蔽#  程涵蕾的坚持在身体的渴望下,最终妥协了……  “老公……”  当软绵绵跟绵花糖一样的声音从口中叫出来,雷辰逸扣住了程涵蕾的腰,停止诱惑程涵蕾扣着程涵蕾的腰迎向自己,这次他没再退开。彻底的充满了彼此的世界里,而同时低头贴在了程涵蕾的唇瓣上,以最性感的声音,随着腰的一个有力的下沉……  “老婆……”  这是最迷人最甜蜜的称呼,他在去找晴姨的时候,有叫过自己媳妇,可是那时候却有着一种另类的感觉,而老婆这两个字像是一种承诺一般。程涵蕾似乎是懂了,又似乎没懂。而还未想明白,身体就整个被带入了一股子无法挣脱的热流里。整个世界里都满满的写着雷辰逸,眼前,气息,心里都是雷辰逸。  她的身体随着他在起伏着,他用着身体语言来表达着他对她的在乎。  他的吻带着一**的热浪,而他身体的热情也没有任何消退的意味……  只觉得不停的在放大,不停的在用他专有的方式,占据她整个世界。  忘记了这里是医院,程涵蕾整个被雷辰逸卷入了欲.望的洪流里。  6000字完事了。。  求月票哈,有月票的姑娘们给紫甩月票。不用留到月底了。爱你们。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