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376章:

第376章: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5198更新时间:2015-06-07 10:39:16
   蓝苑没说话,但是顺着安然挽着一起往客厅里走去。  沙发上  “妈,这是我给你买的护肤品,这牌子比较温润不会伤皮肤,最适合妈你的肌肤了。还有我听刘妈说你身上酸疼,晚上睡不好。我给你买了薰香,还有一台按摩椅,国内暂时没货已经从国外运回来了,过两天就能到。你休息的时候,靠上面按按。”  “花这么多钱做什么?”  蓝苑嘴里说着,但是嘴角却不可抑制的微微上扬。  “没多少钱,你晚上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安然从软姿态,再到这样的诚意,虽然说礼物是其次,但是安然的态度却让蓝苑很满意。刚开始还有些芥蒂现在已经是完全放下了,跟之前一样开始认真的考虑着。安然做的菜味道真的很不错,蓝苑一直很喜欢。  在报了几个想吃的菜后,安然顺势站起身往厨房走。  晚餐,吃的其乐融融。  饭后,蓝苑和安然依然如以前一样坐在阳台上聊天,安然随口问道:“妈,你10号有时间吗?”  “有事吗?”睡往最品。  “我手上有两张票,是XX的钢琴演奏,你有时间我们一起去听?”  “XX,你怎么拿到票的,我一直托人买票到现在还没有拿到。”。  “妈,你喜欢就好,那我们一起去听?”  “好,好,好。”  一连三个好,蓝苑眼底都含有笑容了。安然悄悄的松了口气,婚姻是一门学问,她走进这里便想要经营好这一段婚姻。  晚上,留宿在丘家。蓝苑和安然关于XX钢琴家聊了很久,蓝苑没想到安然也喜欢XX,听到她说起XX的事情说的头头是道,蓝苑发现这个虽然出生不怎么样的媳妇,懂的并不比她们这些人少。而且对某方面的见地,她们更加聊的来。  避孕那件事情,也就算是拉上了帷幕。  是夜,安然回到房间,丘泽已经洗好澡坐在那里看书。见安然走进来,放下手中的书,伸手把安然抱进怀里。  “老公,谢谢你。”  安然浅浅的笑着,会投其所好并不是她真的那样了解蓝苑,而是丘泽给的意见。虽然她的确是花了一些功夫去做这些,但如果没有丘泽说好话,没有他告诉自己怎么投蓝苑所好,妈也不会这么快原谅自己。  还有怀孕的事情,她很感谢他的体谅。  “准备怎么谢谢我?”  打横抱起安然压倒在床上,一手关上灯,灼热的呼吸喷于安然的耳侧,伴随着细细的啄吻……  “老婆,以后别吃药了,在你准备好生孩子之前,措施我来做。副作用再小的药,也有副作用,会伤到你的身体。”  声音带着一些沙哑,安然轻轻点点头嗯了一声……  心中,有些感动。  ********************************************  婚纱照拍了一天,中间加上左涧宁和殷恪伽的拍摄过程,看着左涧宁一身婚纱走出来,看到殷恪伽和左涧宁两个人或是穿着西装,最后一张是左涧宁和殷恪伽在更衣室里停留了半个小时,最后打开门的瞬间,顿时让程涵蕾笑倒在沙发上。而没有过多表情的雷辰逸在看到殷恪伽穿着婚纱走出来的时候,也忍不住笑出声。  两个人欢喜冤家不知道达成了什么协议,婚纱照拍的欢欢喜喜。  第二天,是殷恪伽和左涧宁继续环球旅行的时间,雷辰逸开着车载着程涵蕾去机场送左涧宁和殷恪伽。  机场  人来人往,三个帅哥一个美女从机场里走进来已经足够引起风潮。而雷辰逸和程涵蕾虽然不是明星,但是自从上次雷辰逸那次震撼的求婚,两个人立刻成了媒体的宠儿。关于两个人的报导,虚虚实实。  但是关于乱.伦,以及一些不好的话题却没人敢再冒险去刊登。左涧宁上次的杀鸡儆猴完全起到了作用,雷辰逸看着报纸的头条,曾经不满的准备放话出去。但是被程涵蕾制止了,别人爱写就让别人写,只要不打扰到他们的生活。  媒体总是这样,新鲜的有新闻价值的总是喜欢去关注,你越是在意他们就越起劲,你不在意他们就渐渐的没了热情。新闻的价值总有新取代旧,而当被取代后,就不会再有人关注他们了。  四个人都戴着墨镜,雷辰逸搂着程涵蕾,而殷恪伽也直接拉着左涧宁。  在机场里,镁光灯不停的闪起,四个人却不甚在意的往里走。两个人没有行李,只有自己本身。  左涧宁陪伴了雷辰逸很多年,这次左涧宁离开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殷恪伽看着左涧宁和雷辰逸简单的拥抱着,而刚抱上,殷恪伽已经直接伸手把左涧宁又拖了回来,一手拉着程涵蕾把她塞进雷辰逸的怀里。  “小心眼。”  雷辰逸眉头一皱,讽刺的看了一眼殷恪伽。  殷恪伽冷冷的扫了雷辰逸一眼,伸手就准备抱程涵蕾。雷辰逸面色一紧,大手一伸把程涵蕾搂的紧了些。  “我小心眼,我们的雷总真大方。”  更加嘲讽的声音,雷辰逸一点也不尴尬,虽然殷恪伽不喜欢女人,但终究是个看的过眼的男人,他的老婆可不是随便给人抱的。  程涵蕾有些无语的看着这两个男人接近幼稚的行为。  “学长,保重。”  推开雷辰逸走到左涧宁的面前,张开双臂。左涧宁在雷辰逸扫过带着杀气的眸子里抱住了程涵蕾。  “对雷好点。”  “我知道,谢谢你,学长。”  虽然曾经左涧宁为了雷辰逸而自私的选择保护雷辰逸而让她伤过,但是细数这一路走来,如果不 是左涧宁,也许她不会爱上这样一个男人,也不会守得云开,更加不会有现在的幸福。  挥挥手,看着殷恪伽和左涧宁往里走,他们如此坦荡荡的站在人群里,接受众人的目光。因为相爱,所以不用顾及其他。  而她也终于可以站在任何地方,可以牵着她爱的男人。  转身,看着站在那里的雷辰逸,迈步走到雷辰逸身边,伸手牵起雷辰逸的手,与之十指交扣。  学会的,是珍惜。  出了机场,雷辰逸去开车了,而程涵蕾在机场门口等雷辰逸开车出来。两个人不用再躲藏,程涵蕾嘴角带着甜甜的笑容等待着雷辰逸开车过来接自己。在等待当下,程涵蕾突然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大踏步往这边走。  上官睿一边往里走,当看到程涵蕾的时候脚步突然顿住。  程涵蕾对上官睿点点头,以为他是去外地出差。  上官睿只是冷冷的看了一眼程涵蕾,眼底的那抹冷意让程涵蕾心中一惊。  只是一眼,上官睿已经大踏步的往里走去。程涵蕾不解的看着上官睿大踏步的往里走,此时机场里报幕正在报着去英国的航班,而上官睿已经直接拿着手中的机票证件往里走。  喇叭声换回了程涵蕾的思绪,转头看着已经把车停在自己面前的雷辰逸,打开的车窗,幽谭般的双眼看着她。  收起满心的困惑,绕到副驾驶座坐了进去,系好安全带,车慢慢的开出机场。  等上了高架后,雷辰逸一边开车一边问着程涵蕾。  “刚在看什么?”  程涵蕾瑶瑶头……  “没什么。”  *******************************************  快过年了,这是他们在一起过的第一个年,所以意义很重大。  为了在一起过个团圆年,雷辰逸和程涵蕾决定把蜜月之行推迟至三月。  “蜜月想去哪里?”  从机场回来后,晚上雷辰逸躺在床上问着怀里若有所思的程涵蕾。  “什么?”  正在走神的程涵蕾愣了一下,话音一落便感觉到雷辰逸的身子紧绷了一些。他对自己容忍,可是在关于在乎与不在乎上的问题,忽略上的问题来说,他非常的介意。而很明显的刚刚自己在他的怀里走神这件事情,惹到雷辰逸了。  “程涵蕾。”  果然,警告的声音从头顶生硬的吐出。靠着的胸膛明显的紧绷了,程涵蕾立刻吐了吐舌头,很自觉的在雷辰逸的身上翻了个身,趴在他的身上讨好的说道:“老公,你再说一次?”  雷辰逸不说话,薄唇紧紧的抿着。  “老公,我错了,我保证下次不再走神。你别生气了。”  凑上前去,送上一个香吻。雷辰逸的脸色这才缓和了一些。  “别再有下次。”  “保证没有下次。”  程涵蕾立刻行的保证,结婚后的雷辰逸有时候就跟一个孩子一样,而这样的他是自己以前没有见过的,很新奇,也让自己爱他了。  “蜜月想去哪里?”  搂着程涵蕾,帮她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趴在他的身上。大手有一下没一下的在她的后背轻抚着,没有什么色|情的意味,只是习惯性的在轻抚着。像是在抚触着自己心肝宝贝一样。  “澳洲怎么样?”  “你做主。”  雷辰逸没什么意见……  “那我们先去澳洲再去普罗旺斯看薰衣草。”  程涵蕾从雷辰逸的怀里滑了下来,然后走到一边把IPAD拿上,这次是靠进雷辰逸的怀里,手指在IPAD上滑动着。  双腿交叠在雷辰逸的腿上,上半身靠在他的胸膛,而臀此坐在床上,形成一个窝着的姿势。这样舒服又可以侧脸看着雷辰逸,手指滑动间,程涵蕾指着平板上的内容说道:“我们先去杰维斯海湾洁白的沙滩,转至伊顿观看鲸鱼。接着接着到菲利普岛,那里有海豹,还可以看到小企鹅的归巢之旅,贝贝肯定很喜欢这个地方。”  “西澳大利亚的海岸线那边,有白沙滩、珊瑚礁、盐渔城到岩石国家公园,珊瑚海岸壮观的风景很棒。再往北可到杰罗顿品尝新鲜的小龙虾以及加拿芬让人垂涎欲滴的热带水果。小馋嘴程贝贝一定很喜欢。”  “我们还可以去墨尔本,体会一下那里的风情。接着我们去普罗旺斯,一直很想去看那里的薰衣草田。”  “嗯。”  雷辰逸目光有些专注的看着程涵蕾的小脸,那神彩飞扬的模样。结婚后的程涵蕾在他的面前明显的放开了许多,会撒娇,有时候娇俏的女人味十足,总是会让他不由自主的看痴。  “老公?”  “雷辰逸。”  程涵蕾说的兴冲冲的,回头这才发现雷辰逸正用那火辣辣的目光看着她的脸,一副早就没有听的模样。程涵蕾手中的平板往一边一放,翻身压住雷辰逸,抗议的说道:“我说雷辰逸同志,你这是双重标准啊,你这婚姻里存在着不公平啊。你跟我说话我走神你就摆脸色给我看,我说话你走神,你这不是在欺负人吗?”  “我在想你,你呢?”  雷辰逸手搂着程涵蕾的腰,翻身压住程涵蕾,低头满眼深邃的看着程涵蕾,一句话就堵的程涵蕾语塞。  “你这是狡辩……”  “那我就用实际行动证明。”  雷辰逸邪邪一笑,大手突然抓住程涵蕾的手小往自己两腿间一按,那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勃勃生机的地方被程涵蕾这样隔着底.裤一握,明显的在她手中又开始变化起来。  “还有更直接的证剧,想看吗?”  “不想。”  程涵蕾娇笑着,手就要往回抽,可是雷辰逸已经牢牢的握住了程涵蕾的手,直接借着她的手扯下自己的最后遮蔽物,让程涵蕾的小手可以没有障碍的握住。  “老婆,可是我想证明,怎么办?”  低头咬着程涵蕾颈部的肌肤,在上面轻轻浅浅的吮着。程涵蕾被撩拨的不时的发出细碎的声音。身体扭动着,火焰在小腹处熊熊燃烧起来。一股子热流已经开始邪肆的往外起着反应,程涵蕾呼吸变得有些急促,气喘吁吁的看着雷辰逸。  “纵欲对身体不好。”  双腿已经圈上了程涵蕾的腰身,小手也开始配合的动作着。而嘴里却抗议着雷辰逸吻着程涵蕾的小嘴,缠着她的舌,大手往下滑,扯着她的衣服。  “老婆,你要相信,我这已经是控制隐忍后,我要真的纵欲,我怕你天天没力气下床,要不要试试?”  “讨厌。”  程涵蕾被雷辰逸那**的声音给刺激的脸红的跟煮熟的虾子一般,娇嗔的言语,似是最强的药燃起浓烈的烟火。抱紧程涵蕾,拖起她的腰身,迎向自己。  夜,春意无边……  *************************************  上官睿下机后,立刻拦了辆车去了英国最有名的私立医院。车停下,丢下英镑便立刻往医院里走去,刚走进医院便看到等待在那里的Makkr。随着Makkr往五楼走去,五楼的外面已经被封|锁了起来,而刚走进去便看到坐在轮椅上的五十多岁的英国绅士。  他穿着礼服,发丝一丝不苟的贴在后面。坐在那里,面色很严肃冷淡。上官睿听上官爵提到过benson,这个给了上官爵另个生命的男人。如果不是他的提携,上官爵不能在短短的时间里创建自己的品牌,拥有自己的事业。benson是上官爵在英国的贵人,在上官爵的眼里一个很尊敬的人。  “爸爸,我不想Baron出事……”  Peony的双眼已经哭的红肿,不眠不休的守在医院两天,漂亮的脸上写满了憔悴。红肿的双眼,黑眼圈更是严重。  benson没说话,严肃的双眼看着一直亮着的红灯。几乎已经汇集了几国的权威,此时在里面进行着这个手术。本来只有百分之十的成功率,已经提升至百分之二十。他第一次遇见上官爵的时候便被他的强韧惊到,所以才会如此的欣赏上官爵。  能够让他欣赏 的人不多,而上官爵便是这为数不多的一人。所以,他相信,上官爵不管什么都可以挺得过去。  “可是……”  Peony哽咽着,百分之二十的机会……  每每想到这个数字,Peony都忍不住心惊。  Makkr面无表情的站在离他们最远的距离,烦燥的想要拿烟出来抽。但是刚拿出来,似乎是想到什么般又把烟灭了。如果他以前就听自己的,照顾好自己的身体,也不会让自己的身体越来越差,承受不住手术。  他之所以一直在拖,就是想多些时间陪程涵蕾。不想拿自己的命去赌,但是百分之八十多的机率和百分之二十的差距有多大。可是他却为了一个女人而不愿意……  “**。”  直到他要进手术室,他竟然想的还是不让他告诉程涵蕾,直到这一刻,那个女人已经是别人的妻子,他竟然心心念念的只是不想让她担心,不想让她内疚。他妈的,那个女人究竟哪里值得他如此的付出。从始至终,都只是那个女人的错。如果不是在英国那半年太煎熬,上官爵也不会变成这个样子。  如果不是为了向那个女人证明,他也不会把自己操成这个样子。  转角处,Makkr重重的一拳头捶在墙上。这个世上,心疼他的人是他们。而那个女人甚至还亲亲我我的和另一个男人在一起,何曾想过Baron。  “做什么?”  手机刚拿起,手腕便被上官睿握住……  先送上5000字。。。  还有3000字红包加更.感谢Don11:送红包10000小说币。  紫继续躲墙角捡节操去了。。。。。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