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385章:掉进醋缸

第385章:掉进醋缸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5087更新时间:2015-06-07 10:39:20
   那一晚……  袁点点在卧室里被啃完了还被没收了零食,委屈的跟个受|虐的小媳妇一样的咬着被子,老公发起狠来了真是好可怕……  那一晚……  米可儿被提进了房里,比之前更加的热情。不敢抗议,只敢在风澈冰的怀里哼唧,其实她是夸奖老公,怎么也不明白老公会这么的生气呢?风澈冰才不承认自己又是找到一个借口,可以抱着米可儿翻云覆雨,她还不会抗议……  那一晚……  米朵朵被提回了房里,各种扭曲的姿势,各种yy,各种飞上云端。各种在每做完一次后,都会听到皇甫栉风记个数,于是那一夜,米朵朵在飘飘然间听着数字叠加到八的时候,整个人已经快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原来一夜七次狼什么的,都是禽.兽。觉得一夜七次狼是幸福的女人,都是傻子。  在陷入昏迷的之前,米朵朵默默的为自己做了一回傻子而流下了感慨的眼泪。以后,再也不敢抱怨次数少什么的,教训惨重……  *************************************  第二天上午十点,雷辰逸的车停在上官爵住的楼下。  “上去吧。”  侧头看了一眼坐在那里没立刻下车的程涵蕾……  “我等会自己打车回去。”  “嗯。”  点点头,雷辰逸看着程涵蕾下了车,对自己挥挥手。手上提着给上官爵买的一些东西然后往里走。  门铃刚响一会儿,便有人来开门。  peony发丝有些凌乱,在看到是程涵蕾的时候,脸上染上一抹红潮。  “涵蕾。”  手还扣在门上,好像没想到是程涵蕾出现似的。  “我可以进去吗?”  peony见没让开身子,程涵蕾举了举手上提着的东西,调侃的问着。  “啊,请进,请进。”  peony脸更红了,立刻让开身子让程涵蕾进来。程涵蕾走了进来,发现上官爵的房门是虚掩着的,刚走进来还未坐下便听到卧室里传来一道沙哑的声音:“peony,是谁?”  “涵蕾,你先坐一会儿。”  peony歉意的对程涵蕾笑了笑,然后立刻奔向房间。peony刚进去,一分钟后房门打开,上官爵穿着家居服从里面走出来。  “你来了。”  上官爵走到沙发对面坐下……  “新年过来看看你……”  程涵蕾看着上官爵脖子上的那道痕迹,加上刚刚peony的表情。报纸上面的报导好像不再像之前一样只是噱头,光打雷不下雨。这次,好像真的有些眉目……  正在犹豫着适不适合开口问问上官爵,之前关于peony的事情,上官爵的反应过于大。这次看着眉头有些像,可又没有什么把握,不敢太开口。  正在这时,peony从卧室里走出来。已经换了一件衣服,然后头发也整理过了。整个人看起来没有那么尴尬了,程涵蕾真没想到英国的姑娘也这么的羞涩。  “涵蕾,你想喝什么?果汁行吗?”  “可以。”  peony很快拿出三杯果汁放在茶几上,然后坐到了上官爵的身边……  程涵蕾在看到peony坐在上官爵的身边,两个人几乎都靠在了一起。peony靠近上官爵不是什么新鲜事,新鲜的是上官爵竟然没有拒绝。  peony的害羞好似已经压下了,看着程涵蕾滔滔不绝的说着。两个人聊了好一会儿,而上官爵偶尔插上了句。中间peony会时不时的转头看了眼上官爵,而上官爵则对peony淡的一笑。那表情和动作,明显两个人的关系 就跨了一大步。  程涵蕾因为peony盛情邀请,程涵蕾给雷辰逸打了个电话说自己要这里吃晚饭,便留下来吃晚饭。  在吃饭的时候,程涵蕾一个人坐在一边,而peony和上官爵坐在一边。peony习惯性的给上官爵夹菜,而上官爵偶尔也会给peony夹菜。两个人之间偶尔流露出来的小亲密,让程涵蕾更加确定了两个人现在的关系已经不再是兄妹那么简单。很可能两个人真的走到了一起……  心悄悄的放下,看到上官爵开始接受别人,她是真的觉得开心。  吃了饭,程涵蕾没再多逗留的站起身。  “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  程涵蕾站起身,对上官爵摇摇头。  “楼下打车很方便,我打车回去就可以了。”  “涵蕾,刚吃完饭,正好出去活动一下,就让我们送你吧。”  peony跟着接口,然后挽着程涵蕾不给她拒绝的机会。侧头看了一眼上官爵,迎上他的目光。避开他目光里的那抹自己不想看到的光芒,peony别过视线。嘴角的笑容未变,只是笑意未曾达到眼底。  程涵蕾见peony这样说,再拒绝就矫情了。  三个人刚走出去,在等电梯的时候,电梯刚到楼层打开。peony突然啊了一声……  “peony,怎么了?”  “涵蕾啊,不好意思啊,我还想跟爵一起送你的呢?我差点忘记了,今天八点我要跟爸爸视频通话。让爵送你,我先回去了。晚了,我爸爸肯定又要唠叨的我耳朵长茧了。”  peony说了一大堆,英文夹杂着不太熟练的中文,那一副焦急害怕的模样。快速的转身往回跑,程涵蕾还来不及开口便听到上官爵淡淡的说道:“干爹只有这一个女儿,进电梯吧。”  “嗯。”  两个人走进电梯,在电|梯|门关上的时候,peony也停下脚步,那一脸急切娇俏的模样此时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站在那里慢慢的转身,看着合上的电梯以及慢慢下降的楼层。嘴角勾起一抹苦涩的笑容,脸有些僵着,眼底的疼痛遮掩不住。  拿出钥匙打开门,站在阳台上,看着楼下。看着程涵蕾和上官爵一前一后的从里面走出来,看着上官爵脱下外套披在程涵蕾的肩膀上,看着他为她打开门,看着他体贴的用手挡着车门顶部,看着他关上车门,看着他坐进车里,再看着车慢慢的离开。  双腿似乎有些难以负荷,腿上一软,高挑的身体立刻跌坐在地。他对涵蕾所做的一切都是那样自然,即使面部表情再冷淡,但是自然而然的体贴却依然做的如此顺手……  心,揪疼的厉害。  原来,傻乎乎的爱着一个人,是真会疼的。  *****************************************  一路上,上官爵的车开的都很慢,眼前有雪花在飘落,新年的第一场雪。瑞雪照丰年,看着雪,而程涵蕾坐在副驾驶座上,嘴角微微的上扬着。  上官爵的余光扫向程涵蕾,在看到她脸上的表情时,眼神越发的深邃起来……  两个人话并不多,程涵蕾时不时的看一眼上官爵,虽然眼睛已经差不多看到了,但还是很想确定上官爵是不是真的和peony在一起了……  “想问我跟peony?”  “嗯。”  诚实的点点头,很了解自己的上官爵,在他的面前怎么能够藏起自己的想法。  “在英国的时候,我们在一起了。”  上官爵说的很平静……  “爵……”  在等红灯的时候,程涵蕾微微侧头看着上官爵……  “不用多想,我不是为了让你放心。如果是为了让你放心,我早在peony向我表白的时候我就接受了。何必等到现在,peony是个不错的女孩,虽然谈不上爱,但是认识这么久,对她也很了解。也挺喜欢的。不都说感情是慢慢培养的吗?一直都以为绑在一颗树上吊死了,没想到自己解开绳子回头有一颗很适合自己的树一直等待着自己……”  上官爵的声音淡淡的,目光一直注视着前方。话音落时,绿灯正好亮起,上官爵启动车子,车子继续向前。  分不清心底的滋味,上官爵说的没有什么漏洞,可是他的声音太过于平静……  脑中还回荡着那天在机场的停车场以及婚礼当天,他为自己化妆的时候说的话……  上官爵也没有过多的解释,很快车便停在程涵蕾住的楼下。  敢没米老。“上楼坐坐吗?”  程涵蕾把自己肩膀上的衣服脱下递给上官爵,然后在准备推开车门的时候问着上官爵……  “我想他不太想看我单独一个人出现在他的视线范围里,还是别让他刺眼了。peony一个人在家,我还是早些回去。”  “那好,路上注意安全。过两天带peony一起过来吃饭。”  “嗯。”  没过多的言语,上官爵点点头看着程涵蕾下了车,车便立刻转动方向盘离开。不再像以前一样会逗留在那里,一直看着程涵蕾上楼。  早就等在那里的雷辰逸,从黑暗里走出来。看着站在原地看着上官爵车离开的方向发呆的程涵蕾,上前环住程涵蕾。  “想什么?”  用自己的大衣裹住程涵蕾,然后收以在自己的怀里。暖暖的气息顿时驱走了冬天的寒冷,程涵蕾依进雷辰逸的怀里。  “没什么?你什么时候下来的?”  “刚刚。”  雷辰逸淡淡的开口……  程涵蕾在雷辰逸的怀里转了个身,手伸出摸向雷辰逸的脸,冷冰冰的。如果刚出来,哪里会这么冰。而且他的大衣上都已经落上一层雪了,都快站在这里成了个**的雪人了,还骗自己说刚下来。  没有拆穿雷辰逸难得的蹩脚谎言,程涵蕾踮起脚尖轻轻的吻着雷辰逸的薄唇,凉意相贴却别有另一番温暖。  “进去吧,别着凉了。”  雷辰逸虽然很想抱着程涵蕾狠狠的吻上一番,可是看着程涵蕾站在了会儿便已经红通通的鼻头,还是一切以她身体为考量的在她唇瓣上亲了亲,浅尝即止。大手环住她纤细的身体,收进在自己的怀里,然后往里走。  房间里很温暖,程涵蕾坐在房间里的梳妆台的椅子上,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又走了神……  从浴室里走出来的雷辰逸看着在那里走神的程涵蕾,迈步走过去。明显沉在自己思绪里的程涵蕾完全没有发现雷辰逸的存在,直到雷辰逸站在她的身后一会儿都没发现。  “啊……”。  程涵蕾突然被袭胸,那用力的一捏,身体一个机灵从椅子上弹起来。而从镜子里便迎上了雷辰逸的眸子……  “讨厌。”  程涵蕾脸一红,看着镜子里雷辰逸那露出来的胸膛,她老公长的真好看。  手拉着雷辰逸的手,就要移开。顺便准备站起身去洗澡,人刚起来。雷辰逸的手是被她给拉开了,而还未走一步,椅子便旋转了一下,而程涵蕾手臂被扣住,身体被拉的打了个转,正面被拉的坐在了他的双腿上。  动作有些幅度过大,睡袍拉开,露出里面的双腿以及隐隐看得到的黑色内.裤,包裹着明显已经茁壮的炽热。在被拉着坐下去的时候,程涵蕾明显的感觉到那抵在自己两腿间的反应,抵着她最敏感的地方。  “我要去洗澡。”  程涵蕾被这样的姿势给惊的立刻撑在雷辰逸的肩膀上就要起来,雷辰逸手牢牢的扣在程涵蕾的腰上,头微侧已经抵在她的颈侧,咬着上面的肌肤,微用力的留下一个齿痕。舌尖再往上一卷,扫过耳后的肌肤,带过一抹子战栗。  “老公,还没洗澡。”  程涵蕾闻着雷辰逸身上好闻的味道,身体扭动了一下,想要避开他那缠着自己的舌尖……  “刚刚在想什么这么出神?”  对程涵蕾从上官爵那里回来后就一直在走神,楼下一次,回到房间竟然还在走神。当着他面想其他男人这种形为,非常值得他要振一下夫纲。  嘴里在审问,手上的动作没闲着推高程涵蕾的衣服,坐在他的身上,头往前一凑稍微低点就能够把面前的美味含进嘴里。湿热的唇瓣,程涵蕾一手按在雷辰逸的肩膀上,一手插在他的发丝里。被他突然凑过来的嘴给扰的大脑浑沌着,在他的怀里,自己的大脑总是不能正常的思考着……  “等等……”  程涵蕾往后退了一些,手抵着雷辰逸。喘息着,只是被咬了一下就浑身酥的不行。自己真的越来越对她没有抵抗力了,明显的能感觉到自己双腿间有热液在涌动着。  “等什么?等你想其他男人?”  其实并不是真的在想她跟上官爵有什么,只是心中酸,说出来的话自然就酸的跟泡进了醋缸里一样。  “没有。”  程涵蕾娇喘着,捧着雷辰逸的脸亲了一下,虽然知道他不是真生气,但是雷辰逸吃醋的样子真的好迷人。看他那深邃的眼底那抹子黯光,那眼神勾人的让程涵蕾心都在酥……  “撒谎。”  雷辰逸咬了一下程涵蕾的鼻尖,力道不是很大,只会轻轻的疼一下。  “疼。”  吸了一下鼻子,程涵蕾也回咬了一下雷辰逸的嘴,抗议的说道:“我在想爵……”  “还说没有……”  雷辰逸顺手在程涵蕾的腰上再掐了一把……  “是在想爵和peony……”  程涵蕾一口气说完,然后也咬了一下雷辰逸的鼻子,他吃醋的样子真的是越看越觉得好可爱。  “他们在一起了?”  雷辰逸大手又开始不安份的扯程涵蕾牛仔裤的纽扣,顺势的拉下拉链,一手微微托起她的腰身,牛仔裤便被拉了下来。  “嗯。”  程涵蕾有些崇拜的看着雷辰逸,这都能猜的出来。她到现在都还没确定,上官爵和peony是不是真的在一起,其实无法不去怀疑上官爵是因为想让自己放心才决定跟peony在一起的,虽然说别人的感情事情旁人勿理,可是,对方是上官爵和peony,她很想他们是真的想在一起,而不是上官爵为了让自己安心,那样,peony太无辜了……  “喂,我们在说正经事。”  程涵蕾反应过来的时候,牛仔裤都给脱下来了。而他的手已经直接从一侧滑了进来,在摸索进了程涵蕾才反应过来。  “还疼吗?”  雷辰逸一边摸着,一边沙哑的问着。  程涵蕾脸一红,扭动了一下身体。其实不疼了,昨晚也没撕裂,就是做的过火了有些红肿。涂了药已经好了,但是被这么直白的问,程涵蕾只能瞪了雷辰逸一眼。手扣着他的手,然后再次重复道:“我们在说正经事,你正经点,别动。雷辰逸,别碰那里。嗯……”  程涵蕾手扣着他的手,手还往里。程涵蕾手移开要推雷辰逸,一松开,他就更往里了,碰的程涵蕾麻的不行。  敏感的反应着,很快就已经染了他一手。  “过两天请他们过来吃饭。”  很果断的结束这个话题,手在探路,已经在她的表情里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看程涵蕾的表情也知道她不疼了,而自己也不用忍了。刚刚还在想,如果她不舒服,就摸摸算了。现在老婆能承受,最兴奋的莫过于雷辰逸……  “哦好……啊……”  今天5000字更新完毕。。。明天见。。。。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