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395章:结局倒计时(四)老公,疼

第395章:结局倒计时(四)老公,疼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10150更新时间:2015-06-07 10:39:24
   程涵蕾崩溃了……  孕妇的情绪本来就激动,现在被刺激的更是哭的厉害。不顾一切的搂住雷辰逸,哭着对雷辰逸说道:“老公,我们不离婚好不好?我真的知道错了,你怎么惩罚我都可以。只要不离婚都可以。我知道你生气,要不你打我,你骂我,或是瘙我痒都可以。我一定不会挣扎,我会乖乖的让你惩罚我。只要我们两个人不离婚,好不好?”  雷辰逸的心都快酥软了……  硬着心肠的冷硬的说道:“我不需要惩罚你,只是不想再跟你继续过下去。离婚的你可以去找上官爵,我想上官爵应该会很高兴你可以陪在他的身边。”  程涵蕾用力的咬着唇瓣,眼泪无声的不停往外涌。  看着面前那递过来的笔,最后还是颤抖着手接过。  再次摊开的离婚协议书放在那里,微微弯下身子,眼眶里的眼泪就这样啪的一滴滴的落在纸面上,晕开着一朵朵忧伤的花朵。泪水早已经模糊了视线,在这一刻两个人之间的点点滴滴更是在眼前不停飘过……  像是在放着一幕电影一样,故事起起落落,最后自己泪流满面。  他别扭的拉自己进珠宝店要向自己求婚时的画面……  他跪在妈妈的坟前很认真的对自己许下诺言,借着拜祭妈妈的花向自己无赖的求婚时的画面。在他向妈妈许诺会好好照顾自己一辈子的时候,在他说不用担心,一切有他的时候。在他背着自己往下走,每走一步都是那样温暖和让她心有归宿的感觉。  他为了让实现自己的诺言,为了让她可以光明正大的站在他的身边,不用承受舆论的压力,他宁愿选择离开政界,在新闻发布会上他在那么多人的视线里单膝跪地,给自己补了一个求婚。  他为了让自己做最美丽的新娘,他特意请来设计师为自己设计婚纱,让自己能够成为最美丽的新娘。他那么用心的给自己一个婚礼,让自己能没有遗憾的嫁给他。他不眠不休的,把自己整的那么累只是为了自己。  可是在婚礼当天,她却因为上官爵的关系而泪流满面。让他精心准备的一切,蒙上了一抹污点。  他明明知道上官爵对自己的情意,却因为不忍让她为难所以在上官爵来家里的时候,他虽然没有什么笑脸相迎,却给了她最大的面子。他一直在忍让退步,而她却因为有恃无恐他越来越爱自己而越来越过分。  他知道自己体寒,时时刻刻的都注意着她。不让她有任何机会冷着,夜晚更是会用他温暖的怀抱紧紧的抱着她,给她温暖。每次被他呵护在温暖的怀抱里的时候,那种温暖都会让她觉得很幸福。  他会在她想吃他亲手做的饭菜时,不理什么君子远庖厨的说法,系上围裙为她做一餐爱心餐。只是为了让她可以换她一笑。  他知道她没有童年,所以在贝贝玩烟火的时候,他会带着她一起玩,让她可以完成自己童年时的愿望。  他每天为了她不加班,也为了她的身体不让她加班。但是偶尔自己真的忙不开的时候,他还是会安静的等待着自己下班,不会抱怨。  他爱吃醋,小气大男子主义,可是为了她慢慢的在改变。他为了她在改变,在退让。一步步的退让,只是因为他越来越爱她,只想把一切最好的都给她……  当一个程字写出来的时候,泪水早已经把纸湿透了。  她任性的享受着他给的爱,因为太笃定了他对自己的爱,所以在爵这方面的处理上,她才会这么有恃无恐。即使知道他会生气,但是因为他爱她所以只要她哄哄他就可以了。可是她忘记 了,他是个男人,而且是个那么大男子主义的男人,更是一个很爱她的男人。  就算理智可以理解,但是感情却不会能够理解。没有一个男人可以忍受自己心爱的女人陪在另一个男人的身边长达一两个月。即使他知道两个人不会发生什么,但是,这种感觉并不好。她一直觉得自己有带口信给了,是给他的交待。可是亲口说和让人带口信,岂是两个相同的概念。  其实在找爵的时候,她可以在上官睿的公司随便找个电话给雷辰逸打个电话,也可以在半路找个电话打个电话。之所以不打是因为知道,如果打了那个电话,雷辰逸肯定要跟自己一起。在决定冲出去追上官爵的时候,一方面是因为时间真的太急了,另一方面是因为她害怕雷辰逸不同意,而她真的欠了爵太多,她想用这种方式补偿上官爵,可以让他的人生没有遗憾。  她想到了许多,但是却忘记了,其实真的没有一个人会在原地一直等待着一个人。  涵字一笔一笔的写上,眼泪更加汹涌的往下流。  在开始写第三个蕾字的时候,程涵蕾真的崩溃了,眼泪肆意的往下滚。看着眼前早已经湿透模糊的纸张,最后一个字怎么也没法落下。  她怎么能够就这样跟他离婚……  她已经爱他这么深,怎么能够适应没有他的生活。  晚上没有他的怀抱自己怎么睡的着,再没有人叮咛自己要记得穿鞋,再没有人会在她冷的时候用大衣裹住她。  他是她的,两个人已经牵了手,她不会放手。  她不要离婚……  不管如何,她都不要离婚……  手中的笔被扔开,程涵蕾拿起那份协议书,疯狂的把撕碎扔在地上。蹲下身体,头埋在雷辰逸的双腿上。紧紧的抱住雷辰逸的腿,泪水显透了他的裤子。沙哑着声音可怜兮兮的开口说道:“老公,不要跟我离婚。我不能没有你,不能没有贝贝。我要你,也要贝贝……你别不要我……”  看着程涵蕾签字,看着她那哀伤痛苦的表情,难过的不止是程涵蕾一个人,也有他。  看着她撕碎了离婚协议书,看着她埋首在他的双腿间,哭的身体一抽一抽的。心揪疼的厉害,看到这样的她,大手差点就抬起来了……  “程涵蕾,我已经不想要你了。而且贝贝也不需要你这个没有责任性的妈妈,她本来就应该姓雷。以后,我会让她跟我姓雷,以后她跟你没有任何关系。”  “我没有,贝贝需要我。老公,我也需要你。老公,我欠了爵太多。我只是想陪着他走完最后一程,我……”  “陪他?所以可以一句话不说的就丢下我和贝贝,连个电话都没有。程涵蕾,但凡你心中有一滴点想到我和贝贝,就算你当时走的再急,一个月的时间,你连告诉我一声的时间都没有吗?程涵蕾这样的你,还有什么资格说要我,要贝贝。你有一点认知自己已经为人妻,为人母了吗?还是你太有恃无恐我对你的爱,所以认为不管如何我都不会离开你,都会在原地等你……”  雷辰逸绕是如此的伪装冷漠,可是最后还是因为程涵蕾的话而忍不住发怒。看着抬起头来急着申辩的程涵蕾,雷辰逸真恨不得狠狠的抽她一顿p股。让她再有恃无恐,这次他要再轻易的原谅她,他就……  “老公,我真的知道我错了。我不给你打电话是因为那里没有任何通讯设备,我每天晚上都好想你,我都想你想的睡不着。你看我的黑眼圈,都这么重。老公,我真的很想你。很想回到你的身边,你再原谅我这一次。”  “没有通讯设备,程涵蕾你别告诉我在你跟上官爵走的时候连打个电话的时间都没有。”  雷辰逸手不由的扣住程涵蕾,有一种想捏碎她的冲动。  “我……”  “因为不敢告诉我,害怕我不让你去,让你不能陪着上官爵是不是?”  “老公……”  他是这样的了解她,可是既然他都知道……  “我有让peony告诉你,她没有告诉你吗?”  程涵蕾看着雷辰逸,立刻试图找可以让雷辰逸不生气的理由……  当说出口后看到雷辰逸的表情,瞬间便明白了。peony那么爱上官爵,在她告诉了自己上官爵的病情后,让她能陪上官爵最后一程。她怎么会告诉雷辰逸,告诉了雷辰逸找去了,她就会被雷辰逸带回来,她不会赌任何的意外……  看到程涵蕾的表情,雷辰逸薄唇紧抿着。  “我不知道peony不告诉你……”  声音已经很小了,自己完全没有了底气……  雷辰逸眼神阴冷,松开程涵蕾肩膀上的手,看着一地的碎纸突然站起身说道:“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反正我们很快就没有关系了。”  “我是不会离婚的。”  程涵蕾咬牙,看着雷辰逸冷漠的起身。不管如何,她是不会离婚的。他要是生气惩罚她,她认了。但是离婚,她绝对不同意。  雷辰逸深深的看着程涵蕾,然后薄唇紧抿着,似乎是在犹豫着什么……  “好,你既然不同意离婚,我们暂时不离婚。”  “老公……”  程涵蕾立刻看到了希望……  只是……  “贝贝现在还小,一时间还接受不了我们离婚的事实。这段时间我们先分居,以后你就睡在隔壁房间,让贝贝适应了之后,我们再离婚。我还有些事情要处理,希望我回来的时候,你已经自觉的离开这间房间。以后,没有我的允许,这间房间我不想看到你。”  力持冷漠的说完,雷辰逸直接丢下程涵蕾。  “老公……”  程涵蕾蹲在那里,看着雷辰逸离开的身影。眼泪又滚了出来。房门并没有关的严实,站在门外,听着门里哭的伤心的程涵蕾。雷辰逸的心撕扯着,要对程涵蕾冷漠,真的很困难。想到现在程涵蕾一定是趴在床上哭的撕心裂肺。现在她一定很难过。  以前没有爱上的时候,不会这么的难受。现在,看到她的眼泪,简直就是拿刀在割他的心。只能硬着心肠让自己别心软,只有这样才能让程涵蕾知道,感情不是用来挥霍的。  没有立刻离开,站在那里表情终于慢慢的松开。没有那么的冰冷,除了心疼之外,眼底染上一抹情绪。心口处在悸动着,天知道在办公室里看到她出现的时候,他的第一反应就是想要立刻把这个离开了一个月的小女人给抱怀里,好好的吻个够。  用着超强的意志力才可以压下那股子拥抱她的渴望,还好她回来了。在这等待的一个月里,其实他有多担心她真的会陪在上官爵的身边,多害怕她真的不再回来。简直不敢想象,如果未来没有了程涵蕾,他将怎么过每一天……  还好,她回来了。他的小女人回到他身边了,没有真的离开……  *******************************************  程涵蕾坐在客房的床上,蜷缩成了一团。眼泪怎么也止不住的往下流,手抚着小腹的位置上。其实她现在可以冲到雷辰逸的面前,告诉雷辰逸,老公我怀了你的孩子。  可是……  手慢慢的收紧在小腹上,她真的要用腹中的孩子来挽回他吗?  他是不是真的已经不再爱她了,真的对她失望透顶了。  如果他真的不爱自己了,不想要自己了,真的想跟自己离婚,她用腹中的孩子挽回他有必要吗?如果他因为自己腹中的孩子而原谅自己,勉强和自己在一起过,是自己想要的吗?那样不是更加对不起他了吗?程涵蕾脑中嗡嗡的想了许多,很多复杂不安的情绪在心底不停的来回窜,明明不应该想这么多,可是就是控制不住的去想……  哭着哭着,哭的累了,就这样靠在那里睡着了……  门无声的被推开,一道身影走了进来,看到哭的红肿着双眼的程涵蕾。悠悠的叹了口气,接着伸手小心的挪动着程涵蕾。帮程涵蕾盖着被子,程涵蕾睡的迷迷糊糊的感觉到身边有温暖。几乎是立刻睁开双眼……  “老公……”  睡意朦胧的双眼在看到站在身边的人不是雷辰逸而是家里的阿姨时,程涵蕾眼底那抹光芒立刻黯然了……  嘴角僵的不能再僵了……  “小心着凉了。”  “谢谢。”  程涵蕾伸手拉过被子,嘴角僵的厉害。慢慢的闭上双眼,然后听到阿姨转身离开,程涵蕾眼眶又湿了,无声的眼泪再次涌了出来。  门在合上后,阿姨刚走到主卧门口,未关的房门拉开。雷辰逸站在那里看着阿姨……  “睡了吗?”  “我帮她盖被子的时候醒了,口中叫着先生你。”  阿姨看着雷辰逸,不明白明明关系的不得了,还特意让自己去看看程涵蕾有没有盖好被子,害怕她着凉了会生病。这么担心,自己却不去,真不知道一向恩爱的两个人怎么了,先是太太突然间离开一个月去出差,每天晚上她都看到先生一个人在书房里抽烟,一直到夜深书房的都是亮着的。明明就是很想念太太,可是现在太太回来了却突然要分房睡,这让阿姨实在不懂年轻人究竟在想什么。  在乎就告诉她,有什么矛盾意见当面说清楚不就好了。  “麻烦了,去睡吧。”  雷辰逸面无表情的点点头,然后转身回到房间里。关上房门,看着隔着两堵墙的客卧,她就睡在里面。房间里空荡荡的,坐回床上,雷辰逸闭上双眼深深的吸了口气。房间里再次拥有了程涵蕾的气息,这样的味道在鼻息间打转,让人心莫名的安定。  **************************************  平时两个人都是一起送贝贝上学,然后雷辰逸再送她去公司,晚上下班再来接她下班。可是今天,等程涵蕾起来的时候,雷辰逸已经开车送程贝贝去学校了。阿姨已经做好了早餐,在看到程涵蕾下楼后,立刻把早餐端上桌。  “太太,吃早餐了。”  “嗯。”  哭了太久,早上起来,眼睛肿的跟核桃一样。因为怀孕了,能不用化妆品就不用化妆品。只是眼睛哭的实在太肿,程涵蕾没办法只能遮掩了一下。但是即便是努力的遮掩了还是一眼就能看出来她昨晚哭了很久,以前没有睡好。  “先生一早就送贝贝去学校了。”  “哦。”  程涵蕾哦了一声,接着坐在那里吃早餐。其实没有一点味口,可是想到腹中的孩子,程涵蕾还是乖乖的吃着早餐,那模样看得阿姨心都碎了。想着先生那冷冷的脸,真不知道两个人之间怎么了。  “太太……”  “我先去上班了,阿姨,这一个月他都是准时下班吗?”  “是,先生准时会回来陪贝贝吃晚餐。”  “哦,阿姨,今天晚上我提前下班去买菜,晚饭我来做,今天还是麻烦你帮我接贝贝放学。”  “好。”  阿姨点点头,看着程涵蕾没精神的走出客厅,再走出花园。只能在身后叹口气,小两口怎么这么别扭呢。  程涵蕾回到公司,以为会有些问题,没想到离开一个月,公司一切都很正常。听了这一个月的工作进展和一些新的计划,程涵蕾一直忙到下午两点。结束了会议,然后吃了秘书订来的午餐。接着再看了看近一个月公司的报表什么的,在三点钟的时候站起身,对副总交待了一些事情后,便离开公司。  程涵蕾首先去了超市,买了很多菜,接着让人帮忙把菜送到车后座,再开车回去。阿姨已经接了程贝贝回来,帮程涵蕾提菜的时候,看到后车厢里满满的菜时也愣住了。  程涵蕾对阿姨笑了笑说道:“我想晚上给他做饭。”  阿姨松了口气,还好,太太主动示好。  立刻悄悄的给雷辰逸打了个电话,偷偷的打小报告说是程涵蕾晚上会做很多菜等他回来吃饭。雷辰逸只是嗯了一声便挂了电话。  程贝贝刚回到家里,就被隔壁的袁点点给召唤去了。而晚餐也直接在袁点点家吃了,袁点点和程贝贝两个人特别聊的来。而且袁点点做的东西,最欣赏的人肯定就是程贝贝。两个人人,一大一小,大的也跟幼稚园程度一样。坐在那里打着游戏,打的一身劲。  平时都嫌弃这游戏弱智的风擎宇,难得的在程贝贝每次来打游戏的时候,都会坐在一边看着书。视线偶尔扫向那幼稚的超级玛丽。每次吐槽说幼稚的时候,袁点点就爆怒的瞪着风擎宇,与程贝贝站在统一战线,愤怒的对风擎宇吼道:“幼稚谁让你在这里看的。”  “就是就是。”  程贝贝底气不足的跟着袁点点后面附合,这样的画面常常让工作从书房里走出来的风拓熙,抿唇无语。就连他都看得出来,自己家的儿子对隔壁家的这个可爱小姑娘有意思,他可是很清楚儿时恋的。自己妹妹就是被皇甫栉风从小盯到大的,他能不清楚。  亏袁点点也算是知道米朵朵和皇甫栉风的故事,竟然没有一点怀疑。  自己的老婆,也果真是朵奇葩啊。  “弱智,白痴。”  又是一句攻击性的话语,袁点点这下子真火了。把手上的遥控往风擎宇手上一递,嘴一瘪说道:“你说幼稚,有本事你玩,哼。”  自己的儿子从来不玩这些,只会看不会说,看他自己玩,丢脸死他。袁点点可一点也没意识到这是她自己的儿子,要是丢脸,她面子也没有哪里可以光荣。  风擎宇捧在手上的书顿了一下,程贝贝在听到袁点点的话后,也兴奋了一下。其实她早就想让风擎宇玩了,谁让他每次都在一边看,每次输的时候他都骂自己白痴。她已经忍他很久了,但是就是没有胆子把遥控往风擎宇手上塞。  还是袁阿姨厉害,程贝贝看向袁点点的眼神又更加崇拜了。而转向风擎宇的眼神虽然不敢泄露太多自己的小想法,但是孩子从来不会真的掩饰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所以,她那双眼睛和那张小脸早就直白的把心思给泄露了。  她也在瞧不起自己……  眼神微眯,风擎宇伸手拿过他妈递过来的遥控,然后手中的书随意的往一边放了一下。  “小宇不会玩别勉强,你放心,妈妈是不是会笑你的。”  袁点点见风擎宇真接过,一副想看儿子丢脸的表情,却还是故作慈母的模样在那里假惺惺的劝说着。  风擎宇淡淡的扫了一眼袁点点,然后在开始的时候,视线停在屏幕上,然后两个只小手看似轻松的在那里按着。  切……  袁点点在心里鄙夷着风擎宇,让你装,让你装。是骡子是马拿出来遛遛就知道了……  只是,这种心理在看到屏幕上那只小玛丽在顺利的一关关的走的时候。袁点点在心里哀嚎了,这不是真的,绝对不是真的。  不时的看看风擎宇,再看向屏幕,的确是他的手在掌控着。那轻松的模样实在玩了一个月还处在初级阶段的袁点点咬牙切齿啊,这儿子究竟是谁生的,为什么要这么聪明。简直就是让她的脸没地方放了,讨厌!  风擎宇视线闲闲的扫过一边看呆了的程贝贝小脸上,看着程贝贝那怔怔的表情,嘴角微不可闻的上扬着,被自己厉害震撼到了吧。看到她那一副因为自己而变呆了的模样,风擎宇的表情更是酷酷的,手上按的也更加利落……  直到通关后,风擎宇酷酷的把遥控往一边一扔,然后继续拿起自己的书,故意把视线看着书上,余光却看向两个虽然年龄不一样但却同样幼稚的女人。  “小宇,你真是太厉害了。”只激婚辰。  崇拜的声音,袁点点简直要对自己的儿子刮目相看了。  “小宇,老实说,你是不是偷偷的玩过练过……”  袁点点不服气的问着……  风擎宇又甩了他老妈一个,你真笨的表情。这样幼稚的游戏,他从第一天看就已经完全懂了。还需要偷偷练,那也太侮辱他的智商了。  “哇,擎宇哥哥,你真是太厉害了。你教贝贝吧。”  天籁啊,这简直就是天籁。  风擎宇捧着书,听到程贝贝那本来因为震惊而夸张的微张着的小嘴现在总算是合上了,那一脸崇拜的看着风擎宇,此时程贝贝眼中风擎宇简直就是天神一般的人物。  “擎宇哥哥,你最好了,你教贝贝吧。”  程贝贝立刻蹭到了风擎宇的身边,手上还粘着刚刚吃的点心的粘乎乎的,直接往风擎宇的腿上摸去。风擎宇竟然没有嫌弃,看着她那小手扣在上面摇晃着。袁点点都为程贝贝捏了一把汗,平时风擎宇可爱干净了,这样脏兮兮的摸擎宇,后果可是很严重的……  只是……  是不是她看错了……  “嗯。”  虽然是一副发慈悲的模样,可是风擎宇竟然真的一点也没有嫌弃的甩冷脸,还真的接过程贝贝手中的遥控,接着坐到地毯上,环住程贝贝的小身体,接着开始教程贝贝玩……  “小宇!”  被无视的彻底的袁点点不开心了,儿子不应该是教自己吗?  袁点点还未发火,只见自己的衣领已经被提了起来。  “老公,小宇他不理我。”  袁点点一看是自己的老公,立刻委屈的小嘴一瘪,一副委屈十足的模样。看着风擎宇那么认真的教着程贝贝,她非常非常的嫉妒……  “我教你。”  风拓熙直接拦腰抱起袁点点往二楼走,声音低沉的开口。  “老公,你会吗?”  袁点点不得不怀疑,虽然他老公很聪明,可是这游戏他真确定自己会吗?  “你这是在怀疑我的智商?”  “不是,不是,绝对不是。我老公最聪明了,最聪明的人就是你了。”  “知道就好,还罗嗦什么。”  风拓熙直接凉凉的打断了袁点点的话,抱着袁点点直接往房间里走。很识相的把楼下的游戏室留给两个小朋友,而袁点点踩进了自己的陷阱里,也不能反驳。喝太晨还是在怀疑,老公是不是真的会。  “老公,你教我为什么要回房?”  “回房才可以贴身教。”  哦,原来是这样,在游戏室里像小宇和贝贝那样贴在一起老公害羞。哟,原来老公也是会害羞的啊。  房门被推开落锁,袁点点被直接抱着往房间里那张二米多的大床上走。  当整个被压在大床上,而一双大手在做着她很熟练的动作,就是脱她的衣服。  “老公,你不是要教我游戏吗?”  “嗯,现在正在教。”  风拓熙脸不红气不喘的把袁点点身上的衣服剥干净,然后低头就咬了下去。  袁点点哼唧着,被咬的舒服着还想着游戏……  “这样怎么教……”  “这样才是贴身教。”  风拓熙手指往里摸索着,在探到熟悉的湿后离开。在埋进去后,有力的往里送着自己。袁点点哼唧的更厉害了,手搂着风拓熙。迷迷糊糊的抗议着:“老公……嗯……你骗人……”  “教的不舒服吗?”  风拓熙握住袁点点在那里挥舞的小手,往上一拉,而这样便让她那胸前的雄伟更加傲人的呈现在眼前。低头埋了进去,在上面种上一粒粒可爱的小草莓。即使两个人已经拥有了一个八岁的孩子,对她的热情好像怎么也不够一样。时时刻刻都想埋在她温暖的体内,可以享受这紧窒的纠缠……  “嗯……舒服……”  袁点点在这一点上最诚实了,哼唧着表达自己舒服的感觉,也主动的把自己更加送向风拓熙。腰身还配合的在那里扭啊扭啊,扭着扭着让他能更贴近自己……  “老公,还要……”  袁点点被那舒服的感觉征服了,哼唧的摩擦着风拓熙。圈在他的腰上,小嘴里诚实的撒娇着,那声音,就是一济催情药,让风拓熙立刻又开始变化着,越来越茁壮着。  “都给你。”  热情的埋进去,沙哑的声音抵在她的耳侧,室内,一片激情燃烧着。  楼下,风擎宇搂着程贝贝,早知道这样就可以靠近她,早就把这本事拿出来了。享受着抱着软软嫩嫩的程贝贝,风擎宇漫不经心的教着。  原来,小白痴崇拜的眼神如此的受用,让人会上瘾……  ***********************************  隔壁  在阿姨接了贝贝回来后,程涵蕾就放了阿姨的假。一个人在厨房里忙碌着,把买回来的菜一点点细心的处理着。算着时间,她离开了雷辰逸三十四天,所以,她今天要做上三十四道菜把这些都补偿给雷辰逸。  她不想用孩子来挽回雷辰逸,她只是想要再努力的挽回一下,想要确定一下雷辰逸是不是真的不爱自己了,是不是真的不要自己了。  其实,她知道阿姨偷偷的给雷辰逸打电话了,所以,如果雷辰逸只是故意的吓吓自己的话,那么今天晚上他肯定会回来。如果不是……  摇摇头,拒绝去想那个可能性。  程涵蕾很用心的准备着,一道道的菜,在配好后,再慢慢的一道道的炒煮蒸……  在准备好后,时间刚好是六点半。这个时候,雷辰逸应该回来了。看着满满一桌子的菜,比过年的时候还要丰盛许多。程涵蕾看着面前自己的成果,等待着雷辰逸回来看到自己这么努力用心的给他做晚餐,一定会不生气的原谅自己。  解下围裙,坐在椅子上耐心的等待着。  七点的时候,程涵蕾看着桌上已经凉了的菜。心里微微的往下沉,努力的笑着不让自己难过。他今天也许突然有事情,所以没有赶着回来,本来就是她自己的错,等一会儿他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把菜又一道道的热好,再一道道的放回桌上。再继续坐下来等,一等又是八点。  如此重复,到九点的时候,外面的门铃突然响起。程涵蕾立刻站起身,是老公回来了。  立刻站起身迎了出去,当打开外面的门时,看到站在门口的是风擎宇,他的背上背着程贝贝,程贝贝已经睡着了。  “程阿姨,贝贝睡着了。”  “谢谢你擎宇。”  “不客气。”  风擎宇小心的把睡着的程贝贝递到程涵蕾的面前,接着看了一眼程贝贝,再转身离开。程涵蕾抱着怀里的程贝贝,看着她睡的天真无邪的模样,心中绞痛着。把程贝贝抱回房间,脱了外衣,让她睡好后这才下楼。又再次把菜给热了一遍,接着又继续等。  如此的重复着……  十一点……。  十二点……  当十二点的钟声响起的时候,程涵蕾只觉得心突然如刀绞一般。突然想到今天在头版上看到的那张照片,照片里的男人她再熟悉不过了。而他掩护般搂在怀里的人一眼就能看出来是个女人。心,在颤抖着。不愿意去想,因为知道雷辰逸不可能做任何对不起自己的事情,因为相信。  可是,他已经很久不曾这么晚回来了。都在传言说这个女人是谁,都在说两个人会婚变,都在说……  心,渐渐的凉了。看着一桌上已经凉了的菜,程涵蕾连笑都已经扯不出来了。他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他是真的不想要自己了吗?  眼泪怎么也克制不住,程涵蕾在看着自己精心准备的菜时,眼泪忍不住的肆意往外滚,当第一滴落下的时候,再也克制不住的更多的眼泪往下流。  正准备收拾的时候,程涵蕾听到外面传来开门声。程涵蕾吸了吸鼻子,擦去眼泪。她不能像个怨妇一样,不能疑神疑鬼。上次跟老公在一起的人不就是他为了给自己惊喜的吗?他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为了自己,不可能会背叛自己的。  他只是真的忙,所以才会加班晚了……  他不是故意的不回来,也不是跟其他女人在一起……  心中想的再美好,当看到打开的门,看着从外面走进来的雷辰逸。当目光触及他怀里的女人时,程涵蕾只觉得突然被人抽了一个巴掌,抽的她晕眩。  那个女人,就是今天她看到照片里的女人。当时只是故意只扫一眼,不愿意多看。但哪怕只是一眼,她也够刺眼的。  “雷辰逸,这是什么意思?”  程涵蕾努力的吸着气,努力的不让自己发火。一切是自己错在先,他要是有气可以直接发。但是为什么要用这样的方式来伤害自己,他竟然真的带着一个女人回来……  “什么什么意思?”  雷辰逸看着怀里醉的一塌糊涂的女人,眉头微微的皱起,搂着她便准备往楼上走。回答程涵蕾的话有些敷衍……  程涵蕾眼眶红了,刚刚止住的眼泪又忍不住在眼眶里打转,倔强的没有滚出来。  “老公,我一直在等你回来吃饭。”  程涵蕾努力的把委屈压下,眼里含着眼泪强撑着看着雷辰逸。他不会跟那个女人有什么关系,她要相信他。  “我已经吃过了。”  “我特意为你做的饭菜,我从六点钟一直等到现在,你没有什么要跟我说的吗?”  程涵蕾努力的不让自己崩溃,看着那桌上一道道的菜,试图软化雷辰逸的心。  “要说什么?”  雷辰逸的未转头,声音依然冰冷。  “我一直在等你。”  程涵蕾忍不住委屈的微微拔高声音……  “等我?”  雷辰逸冷冷的笑了,搂着女人突然转过身看着程涵蕾,眼里一片冰冷。声音如刺一样的刺向程涵蕾,冷漠的说道:“六点等到现在,几个小时?你知道等待的滋味了是吗?那么你在潇洒的跟着上官爵走,不留下只字片语的时候,怎么没有想过我的感受。怎么没有想过我跟贝贝两个人每天也在等你。你有没有想过我们每一天是怎样过日子的。”  “你等了六个小时就受不了了是吗?那么我和贝贝等了三十四天你有没有想过我们每过一天的感受?嗯?程涵蕾,没有人要你在这里等。你以为上官爵会一直等你就代表我也会一直在原地等你是吗?程涵蕾,你错了,我不是上官爵,我不会在原地等你。”  说完直接抱着女人往楼上走去,看也不看被丢在客厅里泪流满面的程涵蕾。  28号俺听你们的话更一万字了。偶素不素很乖捏,嘿嘿嘿嘿嘿,是很乖吧。我也是这样觉得的。  月票到超过【1500】张紫29号还是一万字更新。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