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396章:结局倒计时(五) 谁脏?

第396章:结局倒计时(五) 谁脏?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7127更新时间:2015-06-07 10:39:25
   那字字如刺,字字戳中了心窝子里面。程涵蕾眼眶更红了,看着雷辰逸搂着那个女人直接往楼上走,程涵蕾崩溃的看着雷辰逸的背影,眼泪跟断了线的珍珠一样的往下滚。难受的只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  她懂得等待的难受,这六个小时,她每过一秒心都跟用针扎似的疼着。每过的一秒钟都如此的煎熬,她很想冲上去把那个女人给拉开,可是双腿像是落了铅一样,怎么也挪不动。  害怕,从未有的害怕。她很怕自己上前后被雷辰逸推开,很怕他会当着那个女人的面告诉自己不要自己了,她害怕他提醒自己,他们两个人是分居,说好了不管彼此。  慢慢的滑坐在地,程涵蕾蜷缩在那里,无声痛哭。看着雷辰逸搂着女人走进另一间客房,这算是给自己留一些面子吗?没有把她安顿在两个人的婚房里,眼泪又涌了出来,心好痛。  ************************************  雷辰逸刚把女人抱到另一间客房里,电话便响起。屏幕上有很多未接来电,都是程涵蕾打的。他是故意的,他就是想让程涵蕾体会一下,什么叫等待的滋味。她还有个盼头的在等,而他呢。想到那每过的一分煎熬,这次不好好惩罚一下她,他就不姓雷……  “限你明天一早把你的女人领回去,否则我直接扔出去。”  雷辰逸把身上喝的醉兮兮的女人嫌弃的丢在床上……  “别我的女人我的女人乱往我头上扣,我跟她可就是单纯的肉.体关系……”  “是吗?那我现在直接把他扔在大街上……”  雷辰逸声音冷冷的威胁着。  “行,明天我就领走行了吧。”  吴峰投降了,虽然说两个人只是肉.体关系,但是怎么说她也是如花似玉的一姑娘,而且两个人的关系也维持了一年了。没感情也有些情面在,要是真被扔在外面,天寒地冻的,冻着了事小。要是被人怎样了,这可就是一辈子作孽了。他是好人,不能作孽。  “等等……”  “你不会是让我现在去领吧,这深更半夜的……”  吴峰话还没落,便被雷辰逸打断了……  在简单的说完后,也不准备听吴峰的意见直接挂了人渣的电话,什么疯子,这男人简直就是人渣。  还好人醉了还挺不闹腾的,只是嘴里一直叫着峰,峰,峰。  等雷辰逸出去的时候,客厅已经没人了。往前走准备回房间,在看着程涵蕾那门缝里透出来的光时,雷辰逸脚步不由的迈了过去。想到刚刚她伤心的模样,自己是不是做的太过分了。站在二楼上看着那满桌子的菜,心都揪疼了。  想到自己的小女人系着围裙满心欢喜期待的为自己做着这么多菜,那一道道的,数着正好是三十四道。她是在用这种方式补偿呢,心还是软了。  那心软只是一瞬间,雷辰逸就给硬生生的压下了。不能心软,否则都不能教训到她。硬着心肠折回,准备走回房间。  那天晚上,程涵蕾又是哭着睡着的。那眼泪就是怎么也止不住,就是一个劲的想哭。  第二天,又顶着个核桃眼出现在餐厅。很难得的雷辰逸竟然没有先离开,餐桌上已经坐着三个人。而程贝贝坐在那个昨晚女人身边,一点生疏都没有。看着程贝贝完全没有生份的模样,完全不像是第一次见面。  她在这一个月的时候里,已经不止一次来这里了吗?甚至连贝贝的心都被她俘虏了吗?  程涵蕾迈着步子走过来,心疼的厉害。  “妈妈。”  程贝贝看着程涵蕾走过来,立刻开心的叫着程涵蕾。  “你好。”。  坐在那里的女人对程涵蕾友好的笑了笑,而雷辰逸却面无表情的不去看程涵蕾。  “妈妈,这是沈老师。我幼儿园新来的老师,我可喜欢她了。”  “沈老师你好。”  程涵蕾笑的很牵强。  程涵蕾坐到位置上,只见雷辰逸突然起身,看着程贝贝说道:“贝贝,快迟到了。上去拿书包。”  “好。”  程贝贝立刻放下手中的餐具,从椅子上滑下来。程涵蕾准备伸手的时候,见沈若雅已经先伸手。程涵蕾一下子就愣了,看着程涵蕾手放在她的手里,被她牵下来。  “沈老师,爸爸,你们等贝贝一会儿。”  像是一家人一样,程贝贝松开沈若雅的手然后往楼上走。雷辰逸走过来,伸手搂住沈若雅的肩膀目不斜视的说道:“晚上我去接你和贝贝。”  “好。”  沈若雅嘴角有些僵,但是程涵蕾沉浸在打击里,完全没有发现。被眼前的一幕真的刺激的不行,贝贝和沈若雅的亲密,加上雷辰逸那温柔的动作,简直就是在不停的对她抽着巴掌……  程贝贝下来后,沈若雅牵着程贝贝的手,然后低头对程贝贝说道:“跟你妈妈说再见。”  “妈妈,再见。”  程贝贝对程涵蕾挥挥手,也没让程涵蕾送她去上学。见着三个人一起走出视线,程涵蕾真的愣在那里了。什么时候开始,她的位置已经开始被取代了。站在原地,有些茫然。转头看着阿姨,声音很轻的问道:“她常常来吗?”  一句话,问的自己心揪的疼。  “贝贝很喜欢沈老师。”  阿姨不知道怎么回答,因为不想撒谎,但又不能说明情况。只能避重就轻的说着,而听在程涵蕾耳里就是经常来的意思。  阿姨看着程涵蕾眼眶又红了,立刻心疼了。  ************************************  两天,程涵蕾不能在程贝贝面前表现出自己的悲伤,每天晚上,雷辰逸都会很晚回来。程涵蕾每天晚上都在等雷辰逸,一直等到他回来,却一句话不跟她说直接回到主卧去。  她很想说,同意离婚成全了他和沈若雅。可是那句成全怎么也说不出口。  可是……  他的心已经不再属于自己了,怎么办……  为什么一份爱这么脆弱,只是一个月,什么都变了。自己以为贝贝的心里自己是不能取代的,可是一个出现了一个月的女人已经轻易的取代了。她以为在雷辰逸的心里自己是不能取代的,可是一个月的时间,他的心已经不在自己身上了……  今天是第三天晚上,贝贝说,爸爸和老师出去了。甚至不敢问贝贝,她是不是真的很喜欢沈老师。很怕,很怕贝贝给的答案。  想了两天,难受了两天。程涵蕾真的受不了了,她怎么能轻易的放弃。不管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腹中的宝宝她都要努力的争取。  雷辰逸故意用沈若雅来刺激刺激程涵蕾,让她知道,每次他看到她和上官爵在一起的时候是什么感觉。而让沈若雅帮自己两天,他会帮她赢得吴峰的心。沈若雅虽然不想做个罪人,可是为了能跟吴峰在一起,于是昧着良心就答应,天知道每当看到程涵蕾那像是在无声哭着的眼睛时,她心里可真不是个滋味。  一直折腾到半夜,雷辰逸在看着吴峰把沈若雅拖着塞进车里后,然后坐进车里。想到今天早上贝贝悄悄的问自己,是不是跟妈妈吵架了。是不是生妈妈走了一个月的气了,她抱着他说让他不要生妈妈的气。她看到妈妈哭好难受,让他主动的跟妈妈和好。  贝贝很敏感,而他这几天伤了程涵蕾,自己心里也一样的难受。他其实就是想给她一些惩罚,想让她知道,他会放纵她是因为爱她,而不代表她可以任意的挥霍这份爱。可以这样子的伤他,他就是想让她受点教训,有认知自己已经结了婚,有贝贝。以后甚至会有两个人的孩子,她要把他和孩子放在第一要位。心中第一那个位置太重要了……  但是,他是不是真的做的太过分了。  蕾蕾那哭的红肿的眼睛,每天晚上都是哭着睡着的。看着她那跟金鱼一样的双眼,疼的更是他的心。他是不是太较真,太认这个理了。蕾蕾已经知道错了,看她小心翼翼的讨好自己。明明很难受,还硬撑着想要等自己回心转意。  她和自己一样的倔强,还没有把自己弄的这么卑微过。为了让自己消气,已经做的够多了。  雷辰逸越是想,越是心疼。越是想越是觉得自己做的过分了,太浑蛋了。自己明明知道说那些话得多伤蕾蕾,更加知道她看到他和另一个女人在一起,她得多难受。  其实惩罚的方法有很多种,他大可以把她按在床上把p股打肿。也可以把她按在床上做到她几天几夜下不了床,用这样的方式惩罚岂不是更了。天知道,他都想她想的快疯了。一个多月没碰她了,都快憋出毛病来了。  雷辰逸说,以后不许进主卧。她因为内疚,一直乖乖的听话。可是这主卧明明也是她的房间,为什么他说不让自己进自己就不进。  在程贝贝睡着之后,程涵蕾直接推开主卧走了进去。这三天睡在隔壁的客房,根本就睡不着。已经一个多月没有睡好一个觉了,之前一个月天天想他。现在他就在自己隔壁,还是不能被他抱着睡觉。  今天一定要跟他说清楚。  走进房间里,满满的都是雷辰逸的味道。好想好想,明明就在身边,还不能在他怀里真的好难受。  看着那张大床上,看着枕头,程涵蕾不由自主的走过去,整个扑到床上,把被子裹在自己的身上。用力的吸了一口气,把属于雷辰逸的气息吸进肺里,融入心里。她老公的味道真好闻。满足的眯着双眼,坏心情总算好了一些。  其实一直都没有睡好,现在虽然没有雷辰逸的怀抱,但总算是可以埋在他的气息里睡的香甜着。本来是想趴在那里等雷辰逸回来就问清楚的,但是趴着趴着就睡着了。一觉就睡到了半夜,看了一眼时间,已经是半夜二点多了,而房间里还是空空的。  程涵蕾坐起身,这么晚了,他怎么还没有回来。  今天他特意送贝贝回来,然后一连两晚都在家里睡的沈若雅今天也没有回来。当站在沈若雅的房间外看着打开着的卧室门,里面空荡荡的,心沉的厉害。贝贝说,今天是沈老师的生日。生日……  程涵蕾不由的想起她过生日时候,雷辰逸为自己准备的一夜。他现在是不是像以前跟自己在一起的时候一样,也是这样的为沈若雅准备着的。  她不想胡思乱想的,可是越是不想去想,那些画面就越是清晰。越想越是难受,越想越是心里觉得委屈。  呆呆的回到房间里,坐在床上,整个人失了魂魄。为自己脑中那不停反复想的事情而难受,脑中不停的回荡着雷辰逸为自己庆祝生日的时候,他为自己准备的一切,接着那一夜的疯狂。现在,他和沈若雅是不是也滚在一起。  程涵蕾用力的握紧手,手掐的疼的厉害。黑夜白昼取代着,程涵蕾整整坐了几个小时,一直到晨曦的光芒透了进来,洒在她的身上,还完全没有办法回神。  他的手机关了,如同那一晚一样, 不想让任何人打扰到他……  快蕾珍上。雷辰逸开了两个小时的车回到s市,天已经亮了,因为决定原谅程涵蕾,所以心情更加的激动着。车一停下,雷辰逸就立刻推开门下了车。想着等会直接让阿姨送贝贝去学校,而他就要把他心爱的女人压在床上狠狠的教训几番这才原谅她……  大踏步的往楼上走,准备先整理一下自己。推开房门,在看到坐在床上的程涵蕾的时候,雷辰逸微微的错愕了一下。没想到程涵蕾会在她的房间,而从半夜醒来后就一直坐在那里的程涵蕾,有些木然的看着推门进来的雷辰逸。  他的衣服没有换,还是昨天的衣服。他的领口还有着一个口红印,心就跟被什么刺了一下。眼泪在眼眶里打转,程涵蕾在看到那口红印的时候,心真的慢慢变冷了。她可以不在乎他曾经属于过多少人,但是,她不能接受在两个人心相属后,他还有其他的人……  她一直在告诉自己,他不会背叛自己。不会真的跟沈若雅有关系,心里悄悄的一直在想,他只是在演戏骗自己。而现在,看到雷辰逸的模样,他甚至连伪装换一套衣服都不想,就这样出现在自己面前,他真的一点也不介意自己会有多痛,就像他在自己面前搂着沈若雅的时候,不会去想她会多难受……  慢慢的站起身……  “贝贝说昨天是沈若雅的生日,昨晚你是跟她在一起是吗?所以一夜未归,乐不思蜀是吗?其实你巴不得我不回来是不是?这样你就可以跟沈若雅在一起了是不是?是我妨碍到你们两个人了是吗?所以在我一回来就迫不及待的想要跟我离婚,是想跟她在一起对吗?”  程涵蕾的声音很飘零,给他找了无数个理由。因为是自己先做错了,所以,他对自己摆脸色自己愿意承受。可是,她的承受是有底线的,她的承受不是他找其他的女人……  “你在说什么?”  雷辰逸的眉头一下子就皱起来,本来看到程涵蕾坐在那里,可怜兮兮的模样心疼的不行,但是在听到程涵蕾的话时,心往下一沉。虽然他有故意的成分在里面,但是她这说的是什么话。她这是在怀疑他是吗?他都丝毫不曾怀疑过她跟上官爵在一起的这么长时间会有任何越轨的行为,她竟然会这样想他……  “我说什么你不明白吗?我怎么会傻乎乎的相信有天长地久,怎么会傻乎乎的以为你不会背叛我?还在这里傻乎乎的觉得你做的一切都是在演戏,想着你只是生气了,我只要乖乖的服软,讨好你,你就会原谅我。原来真是我太傻了,我怎么能够忘记你是雷辰逸,从来身边都不会缺女人。你招招手便会有人排队爬上你的床,我算什么呢?什么一辈子,一个月的时间你就已经上了别的女人的床,带着别的女人进出家里,呵呵,我还天真的觉得你在演戏……”  其实她不想这么说,可是大脑完全控制不住嘴,话就这样不经大脑的冒出来。她很难受,很疼很痛。这些日子没睡好,回来后因为雷辰逸的冷漠造成的精神紧绷,现在又看到雷辰逸一夜未归,回来身上还残留着女人的印记……  她心中最后的一根弦彻底绷了。  “你现在是在跟我算旧帐吗?觉得我有过其他女人配不上你了是吗?”  雷辰逸的眼眸危险的眯起,被程涵蕾的话刺激到了。他已经决定原谅她了,准备回来把她抱在怀里好好哄哄。可是她竟然这样说,虽然他曾经是有过其他女人。但是自从在心里有她后,他何曾碰过其他女人。他对她的爱,她就是这么不信任的是吗……  程涵蕾不说话,只是心揪疼的厉害。手悄悄的握紧着,身体不停的颤抖着。  “程涵蕾,你在指控别人的时候先想想自己,嫌弃我脏,你又干净到哪里了?”  程涵蕾震惊的瞪大含泪的双眼,身体不稳的后退了一步。声音忍不住失控的拔高,颤抖的说道:“我和爵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我已经告诉过你,雷辰逸,我从头到尾只有你一个男人。”  “身体干净又如何?你的心呢?”  一句话,堵的程涵蕾颤抖的更加厉害。  他想要的就是她的一个态度,而程涵蕾抿唇不说话,让雷辰逸眼神更深邃了……  心,沉入了黑洞里,只觉得眼前一片的黑。程涵蕾微微的扯动唇角,一抹苦笑在嘴角绽放开来。看着雷辰逸,似乎是想要把他看清楚一样。只是泪水模样了眼前的视线,只觉得眼前的男人越来越陌生。  最后眼前实在太模糊了,怎么也看不清。程涵蕾只能默默的低下头,用力的眨了一下眼睛,两滴泪没忍住滚出眼眶。程涵蕾抬起手来抹去自己的眼泪,抿着唇眼眶红通通的,气色更是苍白看着雷辰逸轻声说道:“我一直以为你懂我的,你知道我对爵的歉疚。我以为真爱一个人就会愿意等待的,你说的对,你不是上官爵,你不会等我。因为你爱的不够,所以连一个月也不愿意等。只是一个月,你的感情就已经变了。”  “你说我爱的不够?你觉得我不如上官爵爱你深?嗯?”  雷辰逸脸色变了,突然伸手扣住程涵蕾的下额,收紧强迫她的视线看着他。可是程涵蕾却只是表情怔怔的看着某一处,继续自顾自的说道:“我一直分的很清楚,我会对爵好,会心疼他,甚至会去陪他一个月都只因为我不想欠他太多。他一直陪在我身边,我没有跟他在一起不是因为他不够好,而是我知道我心里不爱他,对他的感情始终不是爱情。就算这辈子我不能跟你在一起,我也不会退而求其次的跟他在一起,可是你却不懂。”  “我以为你已经很了解我了,我也一直以为你为了我改变了许多。更加以为你真的会包容我,体谅我,站在我的角度为我想一想。我知道这次没告诉你就离开是我的不对,我已经在做着补偿,我回来小心翼翼的就是害怕你会生气,我讨好你,就算你摆冷脸给我看,我也默默的厚脸皮的跟着你。”  “你说我们两个人分开睡,我听话的睡在隔壁。即使每天晚上我都睡不着,都会忍不住的哭。但我还是乖乖的在隔壁等你回心转意,我想你只是惩罚惩罚我而已。我离开你三十四天,我用心准备了三十四道菜想向你道谦,可是等到的是你带着沈若雅回来。我想你只是故意刺激我,我一个人偷偷的哭了一晚,第二天还是牵强的笑着。”  “雷辰逸,离开你一个月,难过的不只有你一个人,我一样吃不好睡不好。我每天晚上都在想你,每天都想时间过的快一点,可是又担心时间过的太快。每天都在矛盾中度过,我想你,想快些回到你身边,可是又害怕时间过的太快,爵会……我每天都在努力的强笑,想让爵开心一些。”  “我明白,没有一个男人会大度到容忍自己的老婆跟别的男人走,可是在知道他只剩下两个月的时间我怎么能够不理。说到底,我会跟爵离开,陪他最后两个月,一方面是因为害怕你阻止,更多的是因为我笃定你对我的爱,笃定了你不会离开我,笃定了你会原谅我,最多只是稍微的惩罚我。我在你面前放肆是因为我已经把你当成了最亲最亲的人,我以为就算我有哪里做的不好,做的不对你都会包容 我。因为我们是一家人,我们是要携手一辈子的人。可是……”  程涵蕾哽咽的厉害,告诉自己不能哭的,可是眼泪怎么也克制不住,不停的在眼眶里打转。用力的把眼泪给憋了回去,程涵蕾笑的凄凉。伸手把雷辰逸扣在她下额上的手慢慢挥开,嘴角的笑那样的牵强。  “你怎么能怀疑我对你的心,你明明知道我的心里爱的人一直只有你,从懂得感情开始就一直是你,从未变过。”  从未变过四个字说的很轻很轻,默默的说完。  程涵蕾迈步往外走。在经过雷辰逸身边的时候,擦肩而过间,眼泪还是忍不住的滚了出来,心,怎么能疼成这样。  每走一步,都跟踩在刀尖上一样。胸口在剧烈的起伏着,程涵蕾只觉得身体的力气在一点点被抽离。喉咙处有丝腥甜在盘旋着,小腹处更是隐隐在作痛着。明明没有多少距离,但是走起来却那样的吃力。  近在眼前的门显得很遥远,手终于握到了门把。把自己最后的点点自尊保住,她也是个骄傲的人,可是因为爱,因为自己有错在先,所以她愿意把自己低下尘埃,只要可以哄得他不生气了就好,可是现在……  好像已经没有必要了……  拉开门,程涵蕾迈步走出去。眼前的事物好像越来越模糊了,伤心过度的程涵蕾刚走出房门,身形就开始晃动着。  砰……  头重脚轻,双腿无力负荷身体,想走回房间已经没有力气。只觉得膝盖一软,眼前一黑,程涵蕾整个人晕倒在雷辰逸的门前。  雷辰逸被程涵蕾的话怔在原地,喉咙突然像是被人掐住了,话在喉咙口打转着,怎么也说不出来。直到身后的门被打开,又轻轻的合上,雷辰逸这才像是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一般。  “蕾蕾……”  沙哑到不行的声音,雷辰逸立刻转身追了出去。刚拉开门,便看到站在门口的程涵蕾摇摇欲坠的在自己眼前倒下。  “蕾蕾……”  雷辰逸在那一刻心神俱裂,冲过去一把抱住程涵蕾搂进怀里,一眼便看到程涵蕾嘴角溢出来的鲜血,腥红的刺目……  7000字送上。为神马木有人给我投月票。。。。你们果然都不爱我。。。。。  求月票,求月票。  带着蕾蕾的宝宝求月票,你们得用月票把她养的白白胖胖的,不然一不小心脆弱的没了夭折了肿么办。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