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续篇:(四)是男是女?

续篇:(四)是男是女?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5109更新时间:2015-06-07 10:39:28
   程涵蕾在心里腹诽着,而雷辰逸从看到程涵蕾给自己穿的衣服后便已经隐隐的猜出来了,而现在,在看到程涵蕾脸上那纠结的表情,终是忍不住的抱住程涵蕾的腰身,含笑吻上程涵蕾抿着的唇瓣,她的小女人真是越来越可爱了……  程涵蕾坐在雷辰逸的腿上,被吻着,那小胡子因为两个人的吻而翘了起来,蹭着程涵蕾的脸,有些麻麻痒痒的难受。程涵蕾气喘吁吁的推开雷辰逸,为什么怎么糟蹋他,他还是这么的帅。  水意朦朦的双眼,但是眼神里透着那么一点小幽怨,看的雷辰逸嘴角的弧度越的上扬。  “你喜欢我留胡子?明天开始为你留着……”  雷辰逸手搂着程涵蕾,声音里隐隐透着一丝笑意。  “不许。”  程涵蕾杏眸一瞪,伸手捧着雷辰逸脸,声音上扬。这个样子她一个人看就好,她敢打赌如果雷辰逸留上胡子的话,一定会让人前仆后继的往他的身上扑。留胡子神马的,真是太有男人味了。简直就是比现在更加迷人,欲哭无泪。她就是想把他弄的糟糕一些,怎么就这么困难呢……  “傻瓜,这里只有你一个人,别人就算再有想法,也进不了我一米以内。”  看着程涵蕾跨下来的小脸,人都说婚姻里对方嫉妒性太强,醋味太大会影响两个人的感情,可是他就非常的喜欢程涵蕾这偶尔醋意恒生的模样,看她忙碌然后失败的小模样,真的好撩人。真想把她压在床上,再好好的弄弄。想到昨晚她哼唧的在自己身上,那热情洋溢的模样,热情的随着他的动作而收紧着自己的身体,配合度高的让他现在身体又热了……  “我是不是太小心眼了。”  程涵蕾幽怨了,听到雷辰逸的话,真心觉得自己真小气啊。女看不现。  “我喜欢你的小心眼,蕾蕾,你越是在意我,我便越是开心。”  捧着有些自我嫌弃的程涵蕾的脸,雷辰逸咬了一下程涵蕾的鼻子。程涵蕾脸有些微微的红,心里暖暖的。她是不是很幸运,在经历了人生的悲后,得到的是别人一生也许都得不到的幸福。  ******************************************  上官睿刷了卡,看着放在一边已经包装好的礼物。  “上官先生,这些送到哪里?”  上官睿装卡的动作顿了一下,看着堆了一堆的东西,都是男孩子都喜欢的东西。他错过了五年自己儿子的生日,而这一次,他不想错过。只是,上一次盲目送的结果依然还在脑海里,脑海里的那个念头还是默默的压下。  “送到这里。”  最后还是留下了自己家的地址……  从里面走出,坐进车里,点燃一只烟。  一只烟燃烧而尽,上官睿看着屏幕暗了又亮,在一只烟燃烧尽的时候,还是拔了安然的电话……。  电话响了几声,电话那边的女人似乎是在犹豫着,最后电话还是被接通了……  这是他在安然婚后第二次打这个电话,定期会得到她的消息,知道她现在过的很好。知道丘泽很疼她,也知道丘家的人都对她很好。因为好,好的让他没有理由去插足。每晚,默默的看着手中那些她的信息,照片中的她越发的成熟有女人味,举手投足间早已经褪去了少女的甜美,多了女人的韵味。  夜深人静,靠的就是这些来度过每一个漫漫长夜……  窗外早已经黯了,上官睿压下喉间的激动。因为太久,连一个电话都有些不知如何启齿。最后,还是电话那边的安然率先开口……  “有事吗?”  同样的开场白,苍白的让人心痛。不敢去拔通号码,更多的也许是害怕这种空荡的疼痛,密密麻麻的心口,疼的让他呼吸都乱了频率。要很努力的才能压制住那心口中的绞疼,目光直视着前方,空荡荡的。  “还有几天就是小泽生日了,我能送小泽生日礼物吗……”  后面的话未说完,安然此时正在安泽的房间里,明天正好是他们去s市的时间。  安然没有立刻回答上官睿,而是转头看向小泽,透过小泽的脸似乎可以看到上官睿的表情。小泽一皱眉头的时候,就跟上官睿一个模子里刻出来一样。从阳台看过去,安泽正在和程贝贝视频。  看着安泽,似乎就能想象得到上官睿此时的表情。  “好,明天你让人送到涵蕾的公司,我让涵蕾稍给我。那个……小泽可能一时间还不能接受,所以,不能以你的名义送给他……”  “我知道。谢谢你,安然。”  “不客气,小泽对你的态度我也有错。还有事吗?”  安然声音淡淡的从电话线里透过……  “帮我对他说一句生日快乐。”  “嗯,好。”  “没事了,挂了。”  “嗯。”  电话这边的安然很快的切了电话,因为安泽的视线看向这边,便听到程贝贝嚷嚷要见干妈。安然收好电话往房间走去,脸上的表情已经恢复的很正常,坐在安泽的身后和程贝贝视频说着话。  电话那边的上官睿听着电话迅速切断的声音,她的急切切断终还是让他的心沉了几许。手扣着电话,一直到屏幕自动变暗这才深深的呼出一口气……  *******************************************  “臭安泽。”  程贝贝在看到安泽的时候,开心的扑到安泽的怀里,搂着他的脖子就吧唧的亲了一口。风擎宇此时正拿着让袁点点做的糕点往外走,在看到程贝贝搂着安泽亲的时候,手中的糕点被用力的砸到了地上,转峰毫不犹豫的往楼上走,那一下午,风擎宇练了一下午的沙包……  房里,算起来很长时间没见面的安然和程涵蕾坐在花园里,安泽和程贝贝已经窝进了游戏房里玩游戏去了。丘泽则把空间留给了两个几个月没见面的人,自己去陪两个孩子一起玩游戏去了。  “你真的决定要孩子?”  两个人的关系要好,几乎是无话不说。对于安泽结婚,没有立刻选择要孩子这些程涵蕾都知道。站在安然和安泽的角度上来说,她非常赞同安然的做法,可是,丘家本是独苗,要孩子是必然的。  “其实丘泽有偷偷的做手脚,我都看在眼里。我心里也知道他很想用一个孩子捆绑住我,为他生了一个孩子他就感觉真的拥有了我,我和他之间就有一种牵系了……”  “安然……”  有些心疼的握住安然的手,她以为选择了一条最能保护自己的小泽的路,未想过婚姻并非是两个人的事情。这条路,安然走的太辛苦。  “涵蕾,我是不是太作了?”  安然有些苦笑,爱情从来不是自己想要忘记就能忘记,想要爱上就能爱上,如果真的能够自己主宰,也不会如此的两难了。她很羡慕涵蕾可以与自己爱的人在一起,更加羡慕雷辰逸为了程涵蕾而不顾一切。  如果上官睿当初能够为她牺牲一些,如果他当初选择的人是她,那么结果是不是不一样。  “安然,你在折磨自己。”  涵蕾更是心疼,心里藏着一个人,以为可以忘记可以放下,只是十六岁便已经认定了一个男人,岂是说放就能放下的。命运总是一次次安排着两个人的错过,最终越绕越远,咫尺天涯。明明相爱却无法在一起,最疼的是安然。  肩膀上压着的担子,已经不容许她再自私。只是走进了婚姻想要担负婚姻需要的责任,又无力承担。  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最终,逼的她自己无力呼吸……唯一能做的就是努力的把心里的人压进心底最深处,不再提起。能做的就是努力的做好妻子该做的,为人媳妇应该做的。  “我真的以为没有爱情,我一样可以维系好一段婚姻。我一直以为只要我努力就能够找到一个平衡点,原来,我真的错了。”  安然笑的苦涩……  每天都像是一个戏子,出演着自己角色应该做的事情。而,夜深人静,褪去了戏服恢复了自己,剩下的只有满心的空……  *********************************  准备在家里帮小泽过生日,程涵蕾早就安排好时间,雷辰逸一早就叮铃让安然开车,并且让她们别往人多处挤。程涵蕾点头应允,一遍遍的叮咛着,重复着那些话说的自己不累,程涵蕾都累了。最后程涵蕾实在是想翻白眼了,她还没到四个月,还没有那么的娇弱。推着雷辰逸出了门,长长的呼出一口气。  两个人准备好了过生日需要的一些东西,然后安然开车并没有立刻回家,而是绕到了一处停下车……  坐在车里,程涵蕾看着安然,有些不确定的问道:“安然,你真的决定这样做吗?”  如果要是被知道了,该如何是好……  “我只能这么做。”  安然的声音有些轻……  程涵蕾沉默了……  其实这真是唯一的办法 ……  安泽过生日,程贝贝最开心了。能吃到好吃的蛋糕,那三层的大蛋糕看着上面的奶油,程贝贝口水就要流出来了。  隔壁  “小宇,安泽小朋友过生日,跟妈妈一起过去吗?”  袁点点最爱凑热闹了,知道了隔壁安泽过生日,立刻自己做了一个生日蛋糕,在做好后看了一眼在游戏房一个人玩游戏的儿子。真可怜,没有贝贝陪他玩,一个人孤独的在里面。毕竟是自己的儿子,袁点点善心大发的要拖风擎宇到隔壁去。  这几天程贝贝都躲着风擎宇,昨天说是去隔壁,但是家里的阿姨说她做的糕点都被砸在了地上,问擎宇他又不说话,真是个臭小孩。  “不去。”  冷冷的吐出两个字,风擎宇扔下手中的遥控器,直接摆了脸色给袁点点看,自己则起身直接向楼上走去。  “这孩子真不知道是谁生的,这么喜怒无常,真是不可爱。”  袁点点碎碎念着,然后提着自己做的蛋糕,和自己给安泽准备的礼物往隔壁走去。  “臭安泽,快点许愿。”  程贝贝在一边起哄着,许了愿吹了蜡烛就能够吃到蛋糕了。小脸蛋上的兴奋那么显而易见,安泽站在那里,脸上是超龄的成熟,看了一眼程贝贝,默默的闭上双眼。  “耶,可以切蛋糕了。”  程贝贝趴在那里,兴奋的欢呼着。  小嘴里满满的都是塞满的蛋糕,程贝贝幸福的小脸上满是甜蜜的笑容。安泽坐在一边时不时的帮程贝贝擦去嘴角的奶油。而程贝贝吃了几口,发现安泽并没有吃蛋糕,立刻施舍一般的挑起一点奶油送到安泽的嘴边说道:“臭安泽,只许吃一口。”  “嗯。”  张口把递到嘴边的蛋糕咽下,眼神专注的看着程贝贝。嘴里的奶油腻味的让安泽有些痛苦,却还是若无其事的吞下。  “贝贝?”  “嗯?”  小嘴里满满塞着奶油,有些口齿不清看向安泽。  安泽伸手揉揉程贝贝的发丝,惹来程贝贝伸手挥舞着。其实,不知道怎么开口告诉贝贝,他很快就会进入军校。也许就不能晚上陪她视频了,有些担忧自己的小笨蛋会被别人拐走。  只是,认定了她就是他的。在未知的路上,不止一个风擎宇会出现,但是他认定的女孩,他不会允许别人染指。  心底的那抹担忧悄悄的压下,他的小笨蛋,除了他之外谁能够受的了。  “臭安泽,头发都给揉乱了。”  程贝贝吃的兴奋着,而安泽那不时的就揉弄她的头发惹得程贝贝嗷嗷叫,一手举着蛋糕,整个人冲进安泽的怀里,张着口就咬安泽。  安泽好脾气的笑着,伸手搂住扑到自己怀里的程贝贝,眼神更加柔和几分。  “小泽。”  安然走过来,看着安泽和程贝贝玩闹成一团,也跟着坐在一边。  “妈?”  看着安然手中拿着的礼物……  他的生日礼物不是已经为他买过了吗?  “你的生日礼物。”  “哇,臭安泽,你有生日礼物收哎。干妈,是什么,我可以帮臭安泽拆吗?”  程贝贝嘴里说着,而手上的动作已经利落的开始拆着。当看到里面是一部手机和一部妈妈玩的平板时立刻兴奋的看着安泽。  “臭安泽,你看……”  安泽没有程贝贝那么兴奋,侧头看了一眼礼物,眼底并没有兴奋在跳跃,而似乎是在深思着。  最后只是稍微犹豫了一下便伸手接过……  “小泽,生日快乐。”  安然补充了一句,而这句生日快乐说的有些低,安泽收着礼物,对安然笑了笑说道:“谢谢妈。”  见安泽收下,安然这才转身离开。  安泽看着手上的礼物,其实安然挺反对他这么小接触这些东西,现在买这些当生日礼物,真的挺反常。但是握着手中的礼物,安泽小小的心思一片深沉。  “安泽哥哥,这个可以给我吗?”  “可以。”  伸手揉揉程贝贝的小脑袋,她想要,什么都愿意给他。而智能手机唯一的好处便是方便联系程贝贝。  软软的嘴唇贴在安泽的脸蛋上,程贝贝开心的把手中的蛋糕递给安泽,接着捣鼓着自己手上的东西。  “臭安泽,怎么没有会说话的猫?”  安泽温柔的接过,然后一个个的帮她下载着游戏。两个人一直坐在那里,偶尔低语,笑声交叠在一起。  *************************************  第二天上午,程涵蕾安然,丘泽一起陪着安泽和程贝贝玩了一上午,下午,丘泽开着车带着安然和安泽离开。  一切又恢复了原来的轨道。  一晃又是一个月过去,程涵蕾的肚子又大了一些。  医院里  程涵蕾和雷辰逸都很紧张,孩子已经五个多月了,今天就可以知道他们的孩子究竟还是女孩。  程涵蕾躺在上面,每过一个月都会来做一次孕检。有时候在雷辰逸的坚持下,一个月还会来两次。只是为了确定宝宝的健康,因为本身身体底子并不好,程涵蕾和雷辰逸平时都很注意。即使在做的时候,也会努力的压制着力道,不敢似以前的狂猛,很怕孩子会有任何意外……  陈医生现在对雷辰逸是越来越和颜悦色了。  在约定好的时间里,程涵蕾有些紧张的躺在上面,看着站在身边同样紧张的雷辰逸。  陈医生如以常的会问一些细节上的问题,她很去喜欢疼爱孩子的父母,所以雷辰逸和程涵蕾是少数她会和颜悦色的夫妻。  “医生, 是男孩还是女孩?”  几乎是在同时,程涵蕾和雷辰逸同时问出口。那期待的眼神让陈医生心中含笑,脸上却故作严肃,一副凝重的模样。  一看医生那严肃的表情,程涵蕾和雷辰逸立刻紧张了,脸色都立刻变了……  今天依然是5000字更新。。。。紫被折腾死了。。。呜呜。。希望明天到家后,后天能够有时间多写点吧。。。默念。。。。  你们要多多支持番外啊,,,别抛弃我啊。。。。别不订阅啊。。。我需要你们啊。。。。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