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续篇:(七)热情依旧

续篇:(七)热情依旧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6077更新时间:2015-06-07 10:39:30
   于是雷辰逸直接低头,吻上了那控诉自己的小嘴……  如此的方法,成功的堵住了程涵蕾的声音,把那些控诉尽数的含进唇里。吞噬的气息,缠绕住的舌尖,用火辣辣热吻来宣誓他对她的热情从未变过。那火热纠缠的力道,身体几乎是在吻上的时候就已经起了变化,雷辰逸吻着程涵蕾的时候,一手拉过她的手往他的双腿间一按……  程涵蕾不知道是被吻的透不过气来才红透了脸颊还是因为被拉的手按住的部位太明显的炽烈而脸红,那火辣辣直接的反应,烫着手。明显的是在告诉她,她对他的影响力有多强烈。只是,为什么明明医生说前三后一不可以,明明之前两个人也会做,但是突然两个多月就不碰自己了……  如果不是因为自己身材走样的太厉害,导致他没有性'趣再碰自己,怎么就突然不碰了……  “呜呜……”  吻的太缠绵,吻的程涵蕾双腿一软,整个人就被雷辰逸给圈在他的世界里,承受他的双臂的力量。等一吻结束后,程涵蕾已经浑身软成了一片,跟水似的。  靠在雷辰逸的肩膀喘气着,两个多月未被碰,一个吻让程涵蕾双腿间难受的要命。靠在雷辰逸的肩膀上哼唧着,而手捏在雷辰逸的腰上喘气的厉害。  “老公……”  软软哝哝的声音,带着一抹渴望……  她好想要他……  “小妖精。”  一手扣住程涵蕾想要使坏的手往下一拉,看着程涵蕾的肚子,再看着程涵蕾那微眯着的眼神,里面水意盈盈的仿佛能渗出水滴来。那里面透着诱惑的光芒,只消一个眼神都能拉断雷辰逸理智的弦。  一方面是因为书上说孕妇在开始胎动后,孩子的脑已经开始慢慢的成形了,慢慢的可以听到父母说话,加上那次的胎动让他惊觉,孩子的意识再慢慢的成熟。即使**浓烈的时候,也尽量的克制去不碰她。  “不要停……老公……”  程涵蕾看着雷辰逸那明显想要克制的模样,即使到现在他都烫成这样了还在想着怎么克制。眼神里透着勾引,程涵蕾身体笨拙的想要挑逗雷辰逸。只是身体移动都困难,更别说要把腿给缠到他的身上了。中间的肚子隔着两个人,程涵蕾想靠近雷辰逸都靠近不了……  急的眼眶红的更厉害了……  “老公……”  更加娇滴滴的声音,似水一般。即使现在程涵蕾的身材走样的厉害,现在撒娇的模样没有之前的美丽。但是在雷辰逸的眼里怎么看都怎么诱人,喉结上下滑动着。嗓子眼干的厉害,胸口在起伏着,理智的弦最终还是被扯断……  回身坐进椅子里,转过程涵蕾的身体,小心翼翼的让她坐到自己的腿上。  热情,开始蔓延着……  试衣间里的温度,慢慢的升高。随着里面的喘息声渐渐的浓烈,激情附带的汗水一滴滴的落下。  镜子里透出最亲密的两个人,他的热情,从未减少过。他的克制,小心翼翼她明显可以感觉得到。一场激情,挥洒的汗水。最终,附带着一个大肚子体力还是差了许多。哼唧到了最后,只剩下细碎的声音。不敢看镜子中的两个人,眯着双眼,享受着雷辰逸带给她的快乐。  看着满足的程涵蕾,雷辰逸深情的吻落在她的后背,刻画出一抹永恒。  ***************************************  (看到有亲说左和殷好久没出来打酱油了,紫写段他们打酱油的。咱们只要不太影响大家的阅读,有要求,紫尽量满足哈。)  德国  德国的一间教堂前,一抹身影站在那里。左涧宁伸手拿掉自己戴着的墨镜,看着这间教堂。两个人路过德国,在左涧宁的要求下,两个人再次准备停留在德国一周。殷恪伽去安排下一个行程了,而左涧宁则离开酒店,开车来到这间教堂。  一晃,都已经过了很久了。但是站在教堂前,却仿佛还是昨日的事情。  细数,好似很多年未曾那样疯狂过了。  还记得当时他说,他要结婚了。  他并未放在心上,当时觉得他结婚与他并未有多大的关系。一直以来,如果不是那次意外的酒后乱性,他和殷恪伽的关系,永远止于原地。而在他心里当时只有雷辰逸的情况下,任何其他人都只是配角,不会在他的心中停留。  他结婚与否,他并未放在心上。  直到他结婚前那两天,殷恪伽第二天会飞去德国。他那天的单身派对,作为他的好友,左涧宁自然会是在受邀的一员当中。那晚疯狂的喝酒,糜烂在包厢里。每个人的身边都有着两三个少爷,而平时殷恪伽的身边根本就不会有人,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那一晚,殷恪伽的身边坐着两个男人。  对于少爷们的的投怀送抱殷恪伽完全没有拒绝,热吻火辣辣的在包厢纠缠着,甚至一个男人已经坐到了他的身上手往他的下半身抚摸着。而殷恪伽却还在跟另一个男人**着,大手更是拉开了男人的拉链,在里面做什么,里面的人都心照不宣。  几乎所有的人都在热情的挥霍着,而里面的暧昧**声和呻吟声一声接一声。左涧宁喉咙干的厉害,里面坐着十几对,不泛已经有人在门边或是在沙发上直接上演限制级的一幕。灯光下,酒烟混合里看着眼前那一幕幕。左涧宁觉得异常的刺眼,这种派对以前不是不知道,虽然他并不热衷于这一块,但对于圈子里的这种派对算是了解。  殷恪伽的视线未曾看向这边,抚摸着男人的手更是放肆。已经有男人滑下去,拉着他的拉链。  左涧宁突然站起身,一句话没说的就直接拉开包厢门走了出去。直到站在门外,一阵风吹过,理智才回到脑中。一直以来他的性子就很冷淡,除了对雷辰逸的事情上心外,对殷恪伽从未上心过。即使因为帮雷辰逸跟殷恪伽没上少床,但是他一直觉得那是生理需求,完全跟情感无关。  因为殷恪伽对他的专一,所以他从未看到过殷恪伽有过其他的男人或是女人。也从不知道亲眼看到会是这样的感受,他当时唯一想做的就是上前把那两个趴在殷恪伽身上的少爷扔开……  看着他们取悦殷恪伽,很是刺眼,有一种属于自己的东西被人亵渎了的感觉。  站在外面点燃了一只烟,试图冷静自己。而当一只烟抽尽的时候,左涧宁以为自己会冷静的打电话给殷恪伽说自己离开了。但是一只烟灭,只是更烦燥,脑海中已经自动的浮现出殷恪伽和那两个少爷滚在一起的画面。  越是不想想,那画面好似就越来越清晰。人已经走出去了,准备上车了,拉开了车门人还未坐进去。脑海里那些呻吟声,三个人交缠在一起的画面。顿时让左涧宁只觉得一股子血气冲了上来,冰冷的面容有着一角被融化,在自己还未反应过来之时,已经关上了车门。  砰的一声,一脚踢开了包厢门。包厢里还是那样充满着糜烂的声音,一声滚一扔酒瓶的声音,红酒洒满了茶几,而里面正在激情的男人们在听到声音,都停了下来。音乐停了,灯光还在闪烁着,左涧宁身上的寒气让那些人迅速的都泄了了。  一个个衣衫不整的出了包厢,左涧宁直接走到沙发边坐着的殷恪伽。从他踢开包厢门的时候殷恪伽就一直没有说话,怀里的两个人走了也没有说话。看着左涧宁走过来,看着左涧宁捏着他的头低头吻上他的薄唇。  眼底闪过一抹释然,还好,他不是真走了。  在左涧宁看不到的视线里,松了口气。  接着,自然而然的热情,在包厢里燃烧着。从包厢,一直蔓延到楼上的房间里。殷恪伽狠狠的要着左涧这要,而左涧宁却也似泄愤一般的缠着殷恪伽,好似要榨干了他一般。两个人一直做到凌晨四五点,左涧宁在发泄了之后,好似立刻清醒了。  在察觉自己在酒喝多了又做了什么的时候,对殷恪伽丢了一句,这是他送给他的新婚礼物。问他满意 吗?他还记得当时殷恪伽的表情,他只是靠在床上,身上还满满都是他留下凌虐的痕迹,那一个个的吻痕,身上的抓痕和勒痕,证明了昨晚的激情。  新婚礼物……  殷恪伽点燃一只烟,用一种很让人复杂冰冷的眼神看着左涧宁,而左涧宁则避开了视线,穿了衣服,直接离开了。  直到左涧宁离开,殷恪伽也未开口说一句挽留的话。砰的一声,合上的门,左涧宁站在门外,有一种狼狈的感觉。那是一种对雷辰逸的背叛的感觉,心好似有些偏离了航道。第一次跟殷恪伽发生关系的时候,他一直理解为酒后乱性,而之后跟殷恪伽的每一次,他都是用帮雷辰逸为借口,认为那些只是因为雷辰逸所以才会被迫的跟他发生关系的。  即使在做的时候有快感,那也只是因为生理需求,跟是谁完全没有关系。那只是男人的正常反应,直到看到殷恪伽和别人缠在一起,心底各种不是滋味开始。好似有些什么东西在慢慢的改变着,发酵的让他未察觉。  逃似的离开了,他以为殷恪伽会追他,最后是殷恪伽正常飞去德国。未留下一句话,左涧宁从逃开一直躲在自己的屋子里,他的感情有些乱了。一直以来他都认为自己的心里只有雷辰逸,雷辰逸才是他爱的男人,在这微妙的化学变化里,他第一反应就是逃避。  整整一天,他就在家里抽烟。一只一只的抽着烟,越是不去想,殷恪伽这些年为了他做的事情就一件件的在脑中。而越是不愿意想就越是会去想,殷恪伽和他未婚妻走进教堂的画面,想着他们婚后会躺在一起,会做.爱。  殷恪伽和别人纠缠在一起的画面,简直让左涧宁有一种要疯的感觉。  那天,雷辰逸打开了他的门,看着他关着灯拉着窗帘靠在沙发上喝酒。  雷辰逸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拿起酒杯给自己倒了一些酒。左涧宁准备阻止不让他喝,雷辰逸却已经轻轻的喝了一口。酒入喉,胃有些疼。雷辰逸看着左涧宁那矛盾痛苦的模样,只是说了一句话:“人总是在拥有的时候察觉不到对方的好,一旦失去了才能明白,有些人其实已经在你心中很重要。在还能够挽回的时候尽量挽回,别等到不能挽回的时候才去后悔。到时候,再多的酒再多的烟也无法把你失去的换回来,别重蹈覆辙,左,听从你心里的声音。别用任何借口去蒙蔽。”  一口饮尽杯中的液体,雷辰逸站起身直接离开。砰的一声,门轻轻 的合上。左涧宁看着桌上的那杯酒,刚刚从雷辰逸走进来开始,他的目光一直在他的脸上,在他喝下酒的时候,看着他面色慢慢的改变的时候,他看到了雷辰逸眼底那抹深不见底的痛楚。  他知道他在说谁,指谁。他想说,他们之间的情况不一样。但是,一直觉得自己是雷辰逸和程涵蕾局外人的他,一直看得很清楚。人都说当局者迷,他何尝不是当局者。看清了别人,却蒙蔽 了自己。  像是突然被敲醒了一般,左涧宁立刻站起身快速的起身。而雷辰逸竟然还未离开,在他的门外看到左涧宁冲出来的时候,把手中的机票递给左涧宁,什么话也没说的便下了楼。而左涧宁看着自己手中的机票,飞往德国的。  原来,局外的人早已经看清了他跟左涧宁之间的局。只是他自己身在局中却总是未曾真看懂,谁才是真正适合他,真正属于他的。  左涧宁想到自己当时上飞机,到德国。然后直接冲到教堂时的画面,嘴角微微上扬。  一名神父从里面走出来,就是当日帮殷恪伽和他未婚妻证婚的神父。在看到站在门口的左涧宁的时候,脸色立刻变了。即使隔了了很久,但是神父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左涧宁,印象实在太深刻 了。  左涧宁还未开口,神父已经咻的一声不见影子了。一直慢吞吞的神父,此时跟长了飞毛腿一般……  “怎么?在回味自己当天的勇猛吗?”  殷恪伽的声音从身后响起,伸手搭在左涧宁的肩膀上。  那一天的画面,似乎成了永恒。  左涧宁抢的很是轰烈,其实他自己都不确定是不是能等到左涧宁,只知道这的确是自己最后的机会,也是他给自己最后一次的期限。直到左涧宁出现在教堂外,直到他手中的枪直接一枪对天开了一枪。  衣服都未换,整个人看起来有些狼狈,可是他那透着红丝的眼睛看着站在他身边的新娘,当时殷恪伽还真担心他真会一枪崩了自己身边的新娘。  左涧宁像是一只野兽一样走进来,下面的人早就愣住了吓呆了。而他直接走到神父面前,手中的枪一枪射'在他脚步,冷冷的说道:“滚。”  一个字,让神父吓的立刻落荒而逃。而里面吓呆的人,更是做鸟兽散状。新娘站在他的身边,看着走进来的左涧宁并没有害怕。只是看着左涧宁问殷恪伽:“这是谁?”  殷恪伽没有回答,看着左涧宁那腥红的双眼。  左涧宁手中的枪指到新娘的太阳穴冷冷的威胁道:“立刻滚。”  新娘未动,只是掀了掀唇瓣说道:“我要是滚了,殷岂不是没有新娘了?”  殷恪伽当时真有些佩服新娘,虽然一开始这场婚姻就是为彼此打掩护的。新娘自己也有心爱的女人,而这场婚姻不过是彼此的一个协议。不管婚姻成还是不成,殷恪伽都要履行他说的话,让她可以和自己心爱的女人在一起。  “他这一生只能是我的。殷恪伽,告诉他,你爱的人是谁?”  “这个重要吗?”  “再废话,我毙了你。”  左涧宁一枪射'在殷恪伽的脚边,那声音未让殷恪伽挪动,新娘嘴角微扯。看着左涧宁那模样,看了一眼殷恪伽说道:“你不让我嫁给殷,难道殷的一生你要负责吗?”  “我负责。”  左涧宁几乎是话赶话的直接了当的开口,新娘笑了,一手扯掉白纱,潇洒的再把裙摆一扯。一系,接着大踏步的往外走,走了几步后对殷恪伽抛了个眼神说道:“别忘记了你说的话,否则,我也毙了了你。”  潇洒的打了个毙人的手势,大踏步的往外走。左涧宁手中的枪被扣住,而身体整个被压到了台边,殷恪伽扣住他的下额,用力的吻了下去。  血腥的跟要撕碎了他一般,鲜血的腥味在唇舌间扩散开来,纠缠在一起。殷恪伽满足的压着左涧宁,啃咬间,声音带着欣慰的沙哑。  “左,我很高兴你来。”  接着,左涧宁被殷恪伽带了出去,然后坐进了车到了机场。坐上了飞机,直接去了荷兰。在飞机上,左涧宁看着一边睡的安稳的殷恪伽,一直没合眼的他很是疲惫。脑子里好似有什么在浮现,但又好像抓不住。有丝不确定,自己是不是被设计了……  “如果婚礼的时候我没有出现,你是不是真要娶了那个女人?”  左涧宁侧头捏住殷恪伽的下额,眼神危险的看着殷恪伽。  “你要是不出现,我就准备打断了你的腿让你没人可以依靠,以后便只能依靠我一人。最终,你还只能是我的。左涧宁,从我认定你开始,我便没打算放手。你也只能是我的。”  霸道的拉下左涧宁的头,扣住他的后脑勺,用力的吻了上去。左涧宁微微的眯着双眼,迎着阳光,主动的跟殷恪伽纠缠在一起。  也许,一切真都是注定的。  ***************************************  程贝贝坐在雷辰逸的车里,今天是雷辰逸来接她放学回家。他诉气音。  车在快开到住的地方时,程贝贝看到前面停着一排排的车。而雷辰逸的车停下,程贝贝跳下车,好奇的看着那些长的一样的车,而且隔壁袁阿姨家的花园外站了一堆好吓人的叔叔。一个个穿着黑色的西装,还戴着墨镜。跟电视里的那些坏人一样,程贝贝不由向雷辰逸靠近了些许。。  雷辰逸伸手抱起程贝贝,对于隔壁风家和袁家的背景,他大概也有些了解。看到眼前的架势,心中大概有些明了。搂着程贝贝往屋里走。  “爸爸,我们要不要打电话找警察叔叔。他们是不是来抢袁阿姨做的好吃的糕点的啊。”  程贝贝皱着小眉头,一副好纠结的模样。一定是坏人叔叔知道袁阿姨做的糕点好吃,来抢了。袁阿姨昨天还让自己今天去吃她新发明研制的好吃的糕点,难道会被抢光了。  “小好吃鬼。”  雷辰逸括了一下程贝贝的小鼻子,真拿这个三句不离吃的小丫头没办法。  隔壁  风拓熙坐在沙发上,看着坐在对面沙发上的男人。一身中国风的袍子,手上拄着一根拐杖。完全看不出来这个长者就是风靡一时,让人闻风丧胆的意大利黑手党的负责人。  “爸爸,你来了,人家想死你了,muma,muma。”  袁点点从楼上冲下来,一路直奔沙发上,搂住沙发上的男人就在他脸上亲了两口。  “没规矩。”  坐在沙发上的男人声音满是威严,但是眼底却满是笑意。满是宠爱的看着坐到身边挽着他手臂 的宝贝女儿,他就这一个宝贝女儿。很难得的自己的宝贝女儿会如此天真的成长着,从小就没什么脑子,不会想的过多,过于复杂。在她的眼里,只有吃和笑。她就是他的开心果,他捧在手心里疼爱的宝贝。  今天六千字更新完毕。续篇没有多少了,写完咱们写贝贝,安泽和擎宇他们三个人的番外。紫努力写的精彩一些,吼吼。咱们明天见。紫终于能够睡觉了,过年真的累惨了。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