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续篇:(十一)技术娴熟

续篇:(十一)技术娴熟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8268更新时间:2015-06-07 10:39:31
   “老公。”  程涵蕾哼唧着,吻的嘴巴都有些酸了,在雷辰逸的薄唇上轻轻的咬了一下。她贿赂的好累啊,两个人的唇瓣蹭在一起,磨蹭着撒娇着。  “不够。”  沙哑的声音抵着程涵蕾的唇瓣,舌尖邪肆的扫过她水亮亮的唇瓣。  “你还要上班。”  程涵蕾说着说着,人就要起来。只是人刚动,雷辰逸已经扣住了程涵蕾的手不让她移开,而薄唇咬着程涵蕾的唇瓣。  “继续。”  看着面色潮红的程涵蕾,雷辰逸眷恋的在她的脸上吻着,而扣着她的小手也不让她移开。  程涵蕾脸红的厉害,本来就是本能的反应吻着吻着,在感觉到他身体紧绷后就想去触摸一下,谁知道这一摸就收不了手了。那么明显,那么炽烈。那么滚烫的让她手心都在颤抖着,程涵蕾呼吸有些急促的喘息着。  被按在那里尴尬死了,这大白天的还是在咖啡厅门口,虽然来来往往的人并不知道里面的两个人在做什么,可是坐在里面可以看到外面来来往往的人,看着他们偶尔投进来的视线,明明知道什么也看不到,可是却有一种被窥探了的感觉……  “老公,晚上好不好?”  后悔死了自己贿赂,贿赂的结果还要动上手。自己要老实点不动手,也不至于现在这么尴尬了……  “打p股和现在贿赂我求宽恕,自己选。”  雷辰逸咬着程涵蕾的耳垂,故意把热气都喷在她的耳侧。而程涵蕾哼唧着,身体热的厉害。特别是手上的地方更是热的厉害,自己的气息越不稳,手上就会随着自己的气息而微微动,也就能明显的感觉到雷辰逸的身体越发的紧绷,手上的感觉也是越来越汤了。  “你家.暴。”  程涵蕾瞄瞄的叫着,想到真可能会被打p股,她也的确是错了。就算生意重要,但是两个人的孩子更重要。虽然说,她出来也没什么事情,但如果有意外的话该怎么办。  “嗯?”  雷辰逸的手不规矩的在程涵蕾身上游走着,看着阳光折射下那娇羞的小脸,无尽的撩人心扉。因怀孕而越发手感好的柔软,在指间绽放着。程涵蕾哼唧哼唧的,乖乖的听话的动手。  都说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现在是自己动手避家.暴.。  “酸,老公。”  程涵蕾手酸的厉害,靠在雷辰逸的肩膀上,手停了下来。他怎么能这么持久……雷辰逸含笑的眼神看着程涵蕾那一副疲累的模样,还没让她做什么都累成这样了。  程涵蕾见到雷辰逸那明显的眼神,不满的哼唧道:“人家是孕妇,容易累。”  “我帮你。”  热气萦绕,雷辰逸握住了程涵蕾的手……  一阵暧昧的声音后,程涵蕾脸红的埋进了雷辰逸的怀里。感觉着雷辰逸拿过了边的湿纸巾正在处理着他们手上的热流,那细致的动作让脸越来越红。而指尖都在颤抖着,刚刚的那一刻,自己明显的感觉到他的热力,而双腿好似都酥了一样……  “老婆,技术越来越好了。”  雷辰逸得了便宜还卖乖,在得到了满足后,收拾好自己。扶正程涵蕾,在帮她系上安全带的时候还故意在她的唇瓣上咬了一下,邪恶的让人想咬掉他的鼻子。她都已经够尴尬了,他还在这里逗她。  “雷辰逸。”  车里荡漾着满满的暧昧气息,那檀香浑合着情.欲味道的气息在车里盘旋着。程涵蕾闻着寻味道,想到他刚刚握着她的手做的事情。其实并不是第一次坐,但还是第一次在车里还是这大白天的感觉在众人的注目下做的……  摇下一点车窗,吹进来的一些气息让自己舒服了许多。  捏了一下程涵蕾的鼻子,不再逗程涵蕾了。方向盘微转,车向家的方向开去。  ***********************************  这边黑耀斯在戚碧落坐进车里后,绕到另一边拉开车门也同时坐了进去。  戚碧落坐进车里后,就开始晕晕沉沉的眯着双眼。  最近几天,开始越来越能睡了。以为是感冒的关系,所以也没有在意。黑耀斯把车开到两个人住的宾馆,侧头准备帮戚碧落解安全带的时候,才发现戚碧落又睡着了。  小心翼翼的解了安全带,再打开车门绕到另一边把戚碧落抱出车里。  戚碧落动了动,整个人更加依进了黑耀斯的怀里,在他的怀里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然后继续昏昏然的睡着。  把戚碧落放在大床上,一样是深蓝色的大床。娇小的戚碧落整个像是淹没在这抹深蓝里一样,黑耀斯眼底越发的柔和起来。  在外他是一个冷血魔王,可是在戚碧落的面前,他就是一个最深情的男人。坐下,伸手挑开戚碧落鬓角的发丝,指尖都带着难以言喻的温柔。  两个人的第一次也是在一间宾馆,一间深蓝色的大床上。犹记得她从浴室里走出来,那副娇羞的模样。而他冷冷的让她过来,她站在他的面前,明明是她要用这样的方式来还恩的,可是站在他的面前却羞怯的什么也不会。  直到在蓝色的大床上,占有了她纯真的身体。那抹红淹没在深蓝里,她疼的在自己怀里皱眉头。却还是乖乖的把双腿圈在他的腰上,把自己迎向他。  那时候的他心里只有一个芸熙,设计了一切让她主动爬上自己的床也不过就是为了她的脐带血而已。  只是在碰到她的身体时,明明一次就可以定下一断关系。可是他却借用想让她怀孕的理由,一次次的占有她的身体。看着她从疼痛在自己怀里绽放开来,像是一朵最娇艳的花朵一般。  在自己不停的进出在她的身体时,在承受到极致的时候,手扣在他的后背深深的哭了出来。最后哀求着说好累,明明应该停下来,可是她却像是罂'粟一样,让他欲罢不能的永无止境的在她的身上肆意着,最后直到她晕倒在他的怀里才停下索取……  按照计划,一纸结婚协议书。看着她小脸上的震惊,还有激情后的暧昧红潮,那双眼里满满的都是湿亮亮的。亮晶晶的看着他,直到现在还能记得她当时的表情。震惊,最后是滔天的惊喜。甚至连签名的时候手都是在颤抖的,一字一字的认真的在协议书上签上戚碧落三个字。  一个很温柔的吻落在戚碧落的额头,如果不是因为她的特殊血液。那么这一生,也许两个人都不会有牵扯。  黑耀斯的手指滑过戚碧落那美丽的脸颊,这样健康的颜色,会让他想起手术台上她的那抹苍白。大出血的她躺在手术台上哭着问他,有没有爱过她。心当时是揪着的,却还是选择了芸熙放弃了她。  在转身离开的时候,不用看她的表情也知道有多伤。  指尖有些颤抖,回忆有些汹涌,黑耀斯的眼底涌进了一抹心疼。当时的她躺在手术台上,一句不用麻药,她要记住这一刻的疼痛。究竟是想用身体上的疼痛记住他给她的痛,还是其他……  眼眶有些湿,一晃已经是很多年,现在小可爱已经跟着易烙冰离开。而睿睿跟宝宝也很好。只是偶尔午夜梦回还是能想起过去,那些点点滴滴对她造成的伤害。  (黑耀斯和戚碧落的故事在《致命婚姻:女人,你只是棋子》里。很虐很好看的故事。不看会后悔滴。喜欢他们去看紫的致命婚姻哈。)  愣神间,正贴在戚碧落脸上的大手被一双手握住。  黑耀斯感觉到手指间的温暖时,回过神来锁住戚碧落的视线。  “都已经过去了。”  戚碧落看着黑耀斯的脸,就知道他又想起以前的事情了。虽然她已经说过很多次那些都已经过去了,而他却一直为那曾经发生的一切,造成的伤害而内疚。  黑耀斯伸手搂紧戚碧落,顺势躺回大床上,伸手圈住戚碧落纤细的身体。这些年来,不管怎么养她都还是那么瘦。那次手术的大出血造成的伤害不可弥补,每次看到她瘦的模样,心都会很疼。  “落落,我爱你。”  “我知道。”  以前不善于说爱的男人,现在却喜欢把爱挂在嘴边。并非说,挂在嘴边的爱就是肤浅的。她知道他每一句爱都饱含着他万分的认真,他爱她,用他的生命在爱。  其实她是幸福的,曾经爱的刻骨,伤的彻底。在蜕变后,回到他的身边。收获了一份爱情,终究,上天对他们还是公平的。经历了太多,最终执手相守到老是一种幸福。小手慢慢的滑过,贴在黑耀斯胸口的位置。  慢慢的滑了进去,没有阻隔的贴上了他胸口的那道伤疤。  还记得他悔到极致的时候,为了求得自己的原谅,要用心换自己的原谅时的情景。她眼睁睁的看着他拿着匕首划开皮肤,看到他的鲜血从他的身体里流出来。这个男人,愿意用生命来证明他的悔过和对她的爱。  其实,爱情,退一步真的可以海阔天空。以前一直沉浸在被伤的圈子里,最后如果不是因为他给自己最后的刺激,眼睁睁的看着他在自己的面前挖自己的心。她也不会突然间明白,有多恨就是有多爱。  如果没有爱到极致,她怎么能那么的恨。怎么能那么的痛。。  庆幸,两个人的都回头的及时,庆幸,上天还是给了他们机会。可以执手一起走过,庆幸,两个人还可以在一起。  这样靠在一起,两个人相依在一起。一辈子。  黑耀斯懂戚碧落的想法,手指扣住戚碧落的指尖,慢慢的收紧。  “相较于你为我付出的,这一点不算什么。”  如果有机会可以让时间倒流,就算是自己流尽身上的鲜血又如何。只是过去的他已经不能弥补,唯一能做的就是用自己的余生,用自己的一生来守护,这个放在了心坎里的小女人。  “有你,此生足亦。爱你,一如第一次见到你时一样。”  一见钟情,一次刻骨。爱的深刻,爱的缠绵。爱的痛彻心扉,才会如此的刻骨铭心!  “这一生,能得到你的原谅,就是老天给我最大的恩赐。'”  黑耀斯抱紧怀里的女人,疼到了心坎里的女人。  戚碧落顺势的坐到他的怀里,搂住黑耀斯的脖子,然后温柔的笑着看着黑耀斯。  “斯,我想告诉你一个秘密……”  黑耀斯搂紧她的腰,在她的唇上轻轻的吻了一下。  “什么秘密?”  黑耀斯的薄唇追逐着戚碧落的香唇,细细的舔吻着。戚碧落躲开黑耀斯追逐的吻,然后微微扭动着要逃开他在自己身上点火的大手。  “斯,不可以。”  避开黑耀斯撩拨的大手,戚碧落含笑的喘息着按住他的大手。凑过脸,在黑耀斯的耳边咬耳朵。  “你……有了?”  黑耀斯表情很诡异,愣愣的看着戚碧落含笑的双眼。完全没有知道小可爱时的兴奋激动,而是用一种极度复杂的眼神看着戚碧落,说不上来开心,但也说不上是不高兴。  “你……不开心?”  戚碧落脸上的笑容慢慢的消失在唇角,本来在今天早上确定了自己是真的又有宝宝了。从一开始觉得意外,再来就是很开心。因为生睿睿的时候他们之间处于最极端的时候,睿睿是在无爱的情况下产生的。而睿睿童年的成长,黑耀斯更加没有参与。  小可爱虽然参与了成长,但是怀小可爱的时候,正是以为睿睿死了的时候。情绪处在极端当中,两个人好似都没有好好的完整的准备好做父母,然后一起等待孩子出生。再看着孩子长大,这是她心中的一个小小的遗憾。没想到,这一次老天竟然会让她再次怀孕……  虽然有些意外,可是却也是一个惊喜。  她以为这样爱她和爱宝宝的黑耀斯在知道自己又怀了孕一定比自己更加开心,没想到,他会是这样的反应……  “怎么会不开心。”  看到戚碧落小脸上立刻染上的一抹难受,黑耀斯心疼的捧着戚碧落的脸。怜惜温柔满是爱意的吻落在她的唇瓣上,拇指摩挲着她的脸声音温柔的说道:“我只是舍不得你再辛苦一次。”  想到戚碧落生孩子时的撕心裂肺,他是真的很心疼。虽然很想两个人的爱情结晶继续延续,有睿睿和小可爱他已经很满足了。他不忍心他心爱的女人再爱到任何一点伤和痛,哪怕是分娩时的疼痛,他都想避免。  “傻瓜,生你的孩子,再辛苦也值得。斯,这一次我们要好好的迎接这个孩子的到来。他是上天恩赐给我们,弥补我们遗憾的。”  拉着黑耀斯的手,扣在自己小腹处,戚碧落笑的温柔。  “落落,谢谢你。”水些不累。  得妻如此,夫复何求。这些年来,身边的人都说落落很幸福,拥有一个如此疼爱她的老公。但是,那些不知道他们过去的人,何曾知道,这个小女人曾经为了自己付出了多少。自己曾经加注在她身上的伤和痛有多深。能够再次拥有,是上天的恩赐。  想弥补,用自己的生命。  他就算付出一切,也无法弥补她曾经为自己付出的一分一毫!  戚碧落没再说话,伸手抱住黑耀斯把自己埋进他的胸口。静静的相拥,恬静四溢。  一路上,黑耀斯都小心翼翼的呵护着戚碧落。在回到家后的第二天,黑耀斯便去了医院做了结扎手术。之前因为一直都有着避孕的措施,没有想过会再拥有一个孩子。而他们拥有三个宝贝已经足够了,他不想再让落落有任何再辛苦的可能。  **************************************  “啪。”  清脆的巴掌怕落在慕容雪的脸上,慕容雪低着头硬生生的承受了这一巴掌。脸上因为力道大的,清楚的五指印印在脸上。  “离开我的儿子。”  萧母雍容华贵的甩了慕容雪一个耳光后,又坐回原来的位置上。  和萧父一直住在国外,萧易说是要回国,他们两老不想过于掺合儿子的事情。没想到前两天打电话给s市以前的老友,才知道萧易竟然和一个有夫之妇扯在一起,闹的满城风雨。  萧母出生书香世家,从小就是礼仪的熏陶。知道自己的儿子竟然和有夫之妇掺合在一起,怒气腾腾的失了优雅从国外赶了回来。  看着慕容发便已经忍不住的甩了慕容雪一个耳光。  慕容雪脸上火剌剌的疼着,其实从小也是娇生惯养。除了那次意外,她从小没被父母打过。此时,没去捂自己红肿的半边脸。这段日子过的过于压抑,此时也是憔悴不堪。  “你到底有没有一点廉耻之心,自己有夫有子竟然勾引我儿子,我警告你,立刻离开萧易。这样的丑,我们萧家丢不起这个人。”  萧母见慕容雪不说话,字字更是刺一样的刺了过来。声音也更加的尖锐了几分,想到自己的宝贝儿子竟然千挑万挑,挑了个这样的女人。  慕容雪牙齿咬着唇瓣,用力的快要渗透出鲜血了。  “我们是真心相爱的。”  最后的最后,慕容雪声音很轻却很坚定的吐出几个字。似乎是在面对萧父萧母,她无法站正自己的腰板。不管是不是不萧易先纠缠的,之于她和萧易之间,终究是她配不上萧易的深情。更加对不起萧易的等待,每一次,听到他的声音,当听到他问自己什么时候可以离婚,当知道他又喝醉了心真的疼到窒息。  自己种的因,全部都让萧易来还。  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心真的疼的让人痛到难以呼吸。  “真心相爱?”  萧母的声音更加的拔高了一些,脸都有些狰狞的扭曲了。气的站起身,又要打慕容雪。  “妈。”  萧父没有跟着来s市,想了很久,害怕萧母过于气愤闹出事情来,所以还是打了电话给萧易。萧易接了电话后,立刻赶了过来。  一手搂过慕容雪,心疼的看着慕容雪脸上的手掌印,气急败坏的看着萧母。想要开口责怪,可是看到萧母,最后只是紧搂着慕容雪,以保护者的姿态坚定的说道:“这是我自己的事情,你不要插手。”  “荒谬。不让我们插手,你自己做的是什么事情。我们萧王两家的脸都给你丢光了。还嫌不够丢脸吗?到现在还维护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萧易,立刻离开这个女人,你究竟知不知道她是有夫之妇。你是破坏人家家庭的第三者!”  “妈,事情根本就不是你想的那样,雪儿她……总之,我跟雪儿是相爱的,我的事情你不要再管。我自己会处理,我明天就送你离开。”  “我们萧家绝对不会接受这样的女人。”  “不管你们接受与否,她我要定了。”  ************************************  坐在沙发上,慕容雪看着冰块正在帮自己敷脸的萧易。他的表情还是那样的温柔,他的眼底满是心疼。这样的神情看的慕容雪眼眶一红,眼泪就这样滚了下来。正在专注帮慕容雪覆脸的萧易在感觉到手背上一湿时,立刻顿下手上的动作,抬起头看着慕容雪哭的泪水涟涟的双眼,哽咽的看着他开口道:“对不起。”  这是不是真的是报应,当初利用上官擎来掌控上官睿,而如今,她不被萧易的父母接受。这个世上,真的是有报应的。  “萧易……”  慕容雪想要开口说分开,只是分开两个字想着容易,说出口,谈何容易。  哽咽了半天,慕容雪还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伸手抱住萧易,眼泪尽数的滚进他的脖子里。  萧易手顿了顿,搂住慕容雪,眼底深邃不见底。  沉默间,电话突然响起。  萧易一手搂着慕容雪,一手拿过电话。是个陌生的号码,萧易接起,便听到电话那边的人开口说道:“是萧易吗?有位王女士刚刚在咖啡厅里昏倒,现在正送进急救室里抢救……”  萧易的身体僵住了,电话慢慢的滑下。看着慕容雪,脸上毫无血色……  ************************************  日子过的真的很无聊,离预产期还有四十二天,雷辰逸天天上班,虽然每隔一两个小时会给自己打个电话,两个人中午也会视频对话一会儿。晚上他都是尽量早些回家陪她,可是挺着个大肚子,天天和阿姨在家里,程贝贝又上学去了。  真的很无聊。  臃肿的身体,连走路都觉得很累。怀着腹中的宝宝,真的觉得很辛苦。  “老公。”  实在是很无聊,程涵蕾在污水了一会儿后起来拿起电话拔了雷辰逸的电话。似乎越来越娇气了,也越来越爱撒娇了。也越来越依赖他了,很想时时刻刻的在他的身边。这样看不到他,真的很焦躁。虽然知道他现在工作一定很忙,可是,就是很想听他的声音。  “嗯?”  雷辰逸电话都随时放在身边,此时正在开会,在看到是程涵蕾电话后,立刻接起,伸手示意下面暂停。然后站起身往外走,从程涵蕾不工作回家待产后,这样的情况 几乎过两天就要发生一次。大家都已经习以为常了,对于雷辰逸是妻奴已经是出了名的。  “我好想你。”  窝在沙发上,程涵蕾抚着小腹,只是刚说一句话眼眶就红了,真的好想他怎么办。  红了眼眶,很快眼泪就滚了下来。  “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阿姨呢?”  雷辰逸一听程涵蕾哭,立刻紧张的握紧电话。那模样恨不得立刻冲回家里。  “我就是好想你。”  程涵蕾哭着哽咽着,随着自己肚子越来越大,从那天发现自己臃肿的丑了后,程涵蕾对自己是越来越不自信。这也不是不相信雷辰逸,但是每次看到自己,而且莫名其妙的心里就是不舒服。难受的不行。  “我马上回来。”  雷辰逸几乎是没有犹豫的,立刻开口安排程涵蕾。  “老公……不用……”  一听雷辰逸真要回来,程涵蕾立刻要开口阻止,她其实就是想他……她其实没有想他立刻回来……可是,听到他要回来,心里还是很开心。明明早上才离开的,怎么就这么的想呢?  “在家乖乖等我。”  雷辰逸叮咛着,然后便挂了电话。让副总主持会议,接着拿起外套便往外走。现在天大地大没有雷辰逸在家待产的老婆大,大家都知道。公司早就上了轨道,而且发展趋势很好。雷辰逸适时的抽身完全可以,而一路飞驰回到家里。  走进客厅,便看到自己的小女人坐在沙发里,整个人像个小可怜一样。在看到雷辰逸回来后,程涵蕾立刻伸手撒娇的喊道:“老公……”  那娇滴滴的模样是没怀孕完全看不到的,小女人的姿态尽显。  雷辰逸大踏步走过去,伸手抱住程涵蕾,中间还隔着一个球,抱不到一起。阿姨在雷辰逸回来后,出去把空间留给两个人。  顺势坐下,让程涵蕾躺到他的腿上,伸手抚着程涵蕾脸上的眼泪。低头在她的脸上亲了亲,温柔的问道:“怎么了?”  “没有,就是很想你。”  还是那句话,程涵蕾有些困难的挪了一下身子。手拉着雷辰逸的手,蹭到脸边,蹭了一下。跟个猫咪一样的撒娇着。  “老公,你会不会觉得我好烦。”  程涵蕾亲了一下雷辰逸的手背。  “怎么会。”  摸摸她的小脸,很好耐心。  “老公,你真好。”  程涵蕾甜甜的笑着,很是满足。自有一个人可以包容你的任性真的很好,躺在雷辰逸的腿上,雷辰逸和程涵蕾聊了一会儿,雷辰逸顺手拿起一边的书开始翻阅着。  程涵蕾闭眼睛眯了一会儿,突电视上在放着美食节目。正好放着做蛋糕,程涵蕾看着蛋糕,脸上写着一抹渴望。  “想吃?”  雷辰逸虽然在看书,余光却是盯着程涵蕾的。  “想。”  程涵蕾点点头,很诚实。  “等会。”  雷辰逸放下手中的书,然后捏了一下程涵蕾的鼻子,直接往厨房走。  程涵蕾还来不及阻止,雷辰逸人已经走到厨房门口了。  程涵蕾撑起身,转头看着厨房里的雷辰逸。随手拿起自己的围裙系上,开始从冰箱里拿着鸡蛋,面粉,等一些做蛋糕的配料。一副正宗准备的模样……  外面阳光正好,阳光洒在雷辰逸的身上。家里只有电视上的声音,正在介绍着另一道菜。雷辰逸有条不紊的打着鸡蛋,袖子卷起正认真的准备着。  程涵蕾站起身,心中很是悸动。迈着脚步,因为怀了孕的关系,走起来声音吧嗒吧嗒的。拉开厨房的门,看着一手端着玻璃碗的雷辰逸一手拿着搅拌器,正在搅拌着。听到声响,侧头看向身后的程涵蕾,放下手中的玻璃器皿,和搅拌器。伸手搂住程涵蕾眉头微皱的说道:“去沙发上等着,厨房里滑,小心跌倒。”  “老公,你怎么能这么好。”  程涵蕾没出去,而是很辛苦的把自己塞进雷辰逸的怀里,小脸蹭啊蹭的在雷辰逸的怀里蹭。她只是说一句,他就愿意进厨房来为她准备。不管他会不会,这份心意都让她好感动。  “怎么个好法?”  雷辰逸把怀里蹭着的小脸抬起来,看着她那满是幸福的小脸。这就是他想要追求的,让她的脸上总是洋溢着甜蜜的笑容。他说过会让她幸福,他会做到。他不会让她后悔选择了他,不会让她有一丝懊恼,当初没有选择上官爵。  这个世上,再也没有比他还要爱她的,想要把全世界都给她的人。  “就是很好。”  程涵蕾吸吸鼻子,搂住雷辰逸的脖子压下他唇吻了上去,突然就很想要吻他。这么好的他,这么放纵疼爱她的他。  雷辰逸温柔的吻着程涵蕾的唇瓣,两个人温柔的舔吻着彼此。听着程涵蕾气息不稳,而雷辰逸更是被她刚刚蹭的拉下来的衣服,露出来的沟壑而深深的着迷。  现在她很辛苦,自己都尽量不要折腾她。但是此时,在她跟个妖精一样的吻他一样。气息明显的不稳了。  很辛苦的移开,然后捧着程涵蕾的小脸,无奈的看着她那主动讨好的小脸说道:“还想不想要吃蛋糕了。”  再这样闹下去,他可没心思再做蛋糕。  “不想吃蛋糕了,我想吃你。”  今天八千字更新完毕。明天见。新年第二天,还是祝大家开开心心的。谢谢有你们陪我过着新年。爱你们。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