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续篇:(十三)求推荐票,求推荐票

续篇:(十三)求推荐票,求推荐票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3115更新时间:2015-06-07 10:39:32
   床上的两个人还来不及反应,外面的门已经被人一脚踹开。  一眼看去,床上的两个人以极度暧昧的姿势重叠在一起。而安尼东更是在门被踹开的时候,直接低下头薄唇吻了上去。  厉擎宇冷冷的看着床上交叠在一起的两个人,在门打开时,甚至没有回头看一眼。  左涧宁感觉到一股杀气,贴在一起的唇瓣说不上恶心,但也没任何反应和所谓的快感。更加没有所谓的加深唇舌交缠,只是单纯的贴在一起。彼此望进对方的眼底,似是一种默契一般。左涧宁的一腿缠上了安尼东的腰身,两个人姿势暧昧的让人想撕碎了床上的两个人。  “你打扰到我们了。”  安尼东一手轻抚着左涧宁身上的肌肤,一个眼神扫向厉擎宇,同样冰冷。  厉擎宇没开口,薄唇轻抿着。几秒间,人已经大踏步走到床上,冷冷的看着左涧宁……  “滚。”  左涧宁也曾在刀口上舔血过过日子,对于厉擎宇的威胁完全不放在眼底,圈在安尼东腰上的腿并未放开。,而是故意撩人配合的伸手滑进安尼东的小腹,停留在若隐若现之处,暧昧异常。  “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用命令的语气说话,你是我的谁?”  安尼东的话里意味深长,今天某人也用这类似的话顶了他一句。既然不是谁的谁,那么谁做什么,与对方又何干。  正在剑张跋扈间,门口又出现一道身影。同样优秀俊逸的男人,同样一脸冰雕似的表情。看着床上叠加在一起的两个人,眼底的那抹阴鹜慢慢的扩散。  厉擎宇看到身后出现的男人,一个眼神交汇。两个人的同时动作,同时拉住自己的男人。  殷恪伽直接在厉擎宇拉起安尼东时取代了安尼东的位置,而安尼东身体被一扣。薄唇已经被咬住,血腥的用力一咬。吃痛间,安尼东正准备回击。厉擎宇咬着安尼东的唇瓣低语了一句什么话,安尼东手已经扣住了厉擎宇的手腕,最终还是没动手……  安尼东和厉擎宇离开后只剩下被压在床上的左涧宁,左涧宁看着殷恪伽。没好脸色,手一推就要推开殷恪伽。  “带你见个人。”  殷恪伽也没解释,翻身起来。站在床边,看着左涧宁淡淡的开口。声音还是没有过多的情绪起伏,所有的怒气掩盖在眼底,他吃醋他心里有丝窃喜,但更多的是翻涌的怒气,深爱至此,竟然会不信任。即使那画面看起来再暧昧,他也不能不信任自己。  甚至竟然胆敢出来寻欢,以牙还牙。  左涧宁躺在床上没动,两个人的眼神纠缠了一会儿。最后,左涧宁在殷恪伽的眼神下,妥协。  其实殷恪伽不懂的是,当越来越在乎一个人,情人的眼里是难以下一粒沙子。不是不信任,而是没有谁会愿意看到自己心爱的人与任何人暧昧。  一前一后,一路沉默。  回到住的地方,站在两个人开的总统套房前。左涧宁的脚步顿住,他就是在两个人住的地方,看到他跟女人身顺床上,他还不知道,他对女人感兴趣。  左涧宁刚准备转身离开,这间房间,他不想进。只觉得恶心。  殷恪伽手扣在他的手腕上,眼神直直的看着左涧宁,看的左涧宁心底莫名的一紧。脚步就这样硬生生的顿住了,正太这时,门竟然从里面打开。入眼的竟然是今天早上看到的一头金色卷发,而漂亮精致的脸,更像是个洋娃娃一样。  她站在门口,正笑意盈盈可爱的看着殷恪伽,眼神更是打量的看着左涧宁。看不出什么敌意,但是那圆溜溜的眼睛却是滴溜溜的直转。  殷恪伽扯着左涧宁往里走,伸手摸了摸金发女孩的头发,眼神竟然难得的柔和了几分。看的左涧宁脸色更难看,手腕挣扎了一下。门却已经关上,门刚关上,金发女孩已经缠上了殷恪伽的另边手臂。头靠在他的手臂上,撒娇的蹭了蹭。  “总算见到活人了,一直只闻其人,不见其人。果然长的很出色,难怪哥哥你会这么牵肠挂肚。”  金色女孩圈着殷恪伽头却往外伸,看着礴疸宁不太好看的脸色。却天真的没发现脸色不对劲,说的笑嘻嘻的。  左涧宁的面色更是难懂了几分,听着女孩的话。脑中闪过一个念头,殷恪伽曾经在自己面前提过。他竟然忘记了,还因此闹出一个这么大的乌龙。  “听说你去抢婚,真是太帅了。我因为没赶急过去,不然就能亲眼看到了。真是太崇拜你了,这次我偷偷跑来的。就是为了见见你这个传奇中的人物,哥哥让我等你回来后再走,说你出去有事了。”  女孩话很多,喋喋不休的,而越说,左涧宁的面色就越是精彩。  “该去学校了。”  效果已经达到,殷恪伽伸手摸摸女孩的头。  “知道了。哥哥,我走了,再见。”  亲了亲殷恪伽的脸,然后准备亲左涧宁。但一看到殷恪伽的眼神,立刻可爱的吐吐舌头,然后伸手抱了一下左涧宁。  当房间里只剩下两个人的时候,殷恪伽放开左涧宁的手,迈步走到沙发上坐下。伸手拿过桌上的酒倒了一杯,轻抿了一口后,身体靠进沙发里。晃动着酒杯里的液体,声音淡淡的说道:“跟你提过的妹妹,虽然很少见面。但很疼她,她天性单纯热情。今天过来是为了给我一个惊喜,而一身汗的进了浴室洗澡。她习惯性的没遮掩裹着浴巾就出来,缠着我问你在哪里。”  淡淡的陈述,说的左涧宁站在原地,表情精彩万分。  沉默,蔓延着。  殷恪伽饮尽口中的酒,抬头看了一眼左涧宁。未再开口,但是眼神却已经透露出太多的讯息。  左涧宁迈步走过去,一手撑在沙发上,俯身准备吻殷恪伽。  殷恪伽头一偏 ,避开了左涧宁的示好。  左涧宁的表情微怔,薄唇一绕,直接绕到了殷恪伽的耳侧,轻咬耳侧的肌肤。一手则往下滑,伸手往里面探去。。  握住那正在变化的**,有些讨好的意味。  那画面看起来实在是太暧昧,所以他才会一时脑冲头。一向觉得自己很聪明,关键时刻,怎么就变得有些愚笨。但是道歉的话,实在说不出口,只能用实际行动来表达。  大手扣住左涧宁的手腕,拒绝他的讨好。  “殷恪伽,见好就收。”  左涧宁整个坐到了他的身上,就着他握着自己的手腕往上一提,一按。然后薄唇往他下巴上一咬,声音已经有了一些微扬。  “你还有理了?”  殷恪伽见左涧宁那跋扈的模样,错了,还一副不认错的样子。眼神冷冷的飘过,扣住了他的下颚。  “如果是以前,我决定能够冷静的站在原地,甚至等待你们办完事,然后问你是什么意思。但是现在,我已经控制不住自己。”  左涧这要没避开殷恪伽的眼神,声音并没有过多的起伏,但是字字间却透露着一丝讯息。殷恪伽的眼神微眯,看着左涧宁那眼神里透露出来的涵义。轻抿的嘴角突然慢慢的放松,眼底也染上一抹暖意,听得懂他言语间的意思,所以,心坎间像是被注入了一道暖流。  怒气早就在这道暖流注入间,尽数的散去。  扣住他的头,吻上了他的唇瓣。而那本来阻止的大手,直接拉住他的手往自己的两腿间扣,拉开拉链,直接挑开释放出来,让五指握住。唇舌纠缠间,更是缠绵起来。  ****************************************************  慕容雪看着萧易红透带着血丝的眼睛,伸手抱住他的头。他们都没有想到,萧母的反对会是这样的极端,为了儿子的回头竟然用自己的生命去赌。  慕容雪慢慢闭上双眼,眼泪尽数的流进了萧易的颈里。  萧母的性命是抢救回来了,可是还昏迷不醒。萧父已经赶来,正在照顾她。让萧易先行离开,别让萧母一醒来看到慕容雪会情绪激动。因为萧易的坚定,让萧母不得不出这一招。  萧易送慕容雪回到楼下,已经是凌晨三点多。  只字未提关于萧母为何会突然急救的事情,也未提及原因。  “一切都会好的,别多想,晚上好好睡一觉。”  萧易亲了亲慕容雪的额头,然后安抚着慕容雪。即使面临着这样的压力,他还是处处的为自己考虑着。  慕容雪低着头,用力的咬着唇瓣。害怕自己的哽咽出卖了自己,直接推开车门走了出去。直到进了门,眼泪才迅速的滚出来。心疼的厉害,她已经不知道怎么再自私的坚持,但是那句分开,真的太难说出口。  脸上的眼泪还挂在脸颊上,打开门走进客厅,客厅里烟雾缭绕着。  慕容雪刚走进客厅,就被里面的烟雾呛的直咳嗽。而客厅里一直坐着的上官睿,眼神在黑暗里,却是越阴鹜。  今天紫紫犯懒了,更新晚了。宝贝们久等了。扳指头数日子,号就能正常更新了。日子难熬啊。冷门候重。  推荐老文《致命婚姻:女人,你只是棋子》很虐的文文。《粉粉老婆:女人,你要负责。》很**的文文。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