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续篇:(十四)求推荐票,求推荐票

续篇:(十四)求推荐票,求推荐票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3115更新时间:2015-06-07 10:39:32
   伸手打开灯,慕容雪在满是烟雾的客厅里看到坐在沙发上的上官睿。  自从他不同意离婚后,两个人几乎都没再说过话。更别说,他会在客厅里等自己回来。  打开的灯,两个人的眼神便直接迎上。上官睿眼底的那抹腥红,炽烈的让人心惊。慕容呼吸明显的一窒,刚刚咳嗽眼泪鼻涕一脸的,拿起纸巾拭去。挺直身体不想让自己看起来狼狈的走了过去,他既然在这里,她正好也有事情跟他谈谈。  他真的不忍心再看萧易这样的两难,如果,她可以求得上官睿离婚。那么,也许她和萧易还是有机会的。即使现在机会如此渺茫,但只要有一线希望,她还是想争取一下。她,真的不想再失去萧易。  “上官睿,我们离婚好么?求你。”  慕容雪,压低了姿态,只想他能够放手。现在他若不离婚,有千万总方法不离婚。而她,早已经不再是把一切掌控在手心里的慕容雪。现在的她,在他的面前,已经完全说不上话。  离婚两个字让上官睿的脸色更难看,她竟然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让笑笑那样伤心。  眼神里的腥红更甚,火焰在灯光的照耀下折射出冰冷的寒意。  站起身五指突然扣住慕容雪的下额,用力的一按把慕容雪给按的压在沙发上。  接客过婚。“为了一个男人,你丢下笑笑一个人在家里。她才六岁,而且还可能随时发病。回来没有问关系,开口就是想跟我我离婚成全你跟那个男人。慕容雪,你觉得你说的这个笑话,可笑吗?”  上官睿的声线低压的席卷而来,慕容雪听到上官睿提到笑笑,这才想到自己把笑笑一个人丢在家里。当时接到萧易的电话,听到萧易嗓子沙哑的带着哭声说,萧母进了急救室,她乱了方寸,只想立刻陪在萧易身边。  忘记了,阿姨今天不在家,忘记了上官睿有应酬……  “我忘了……笑笑呢?她有没有事?”  慕容雪喃喃的开口,哭的红肿的眼底闪过一抹担忧。  “现在才着急,不嫌晚吗?”  “对不起,今天因为……”  慕容雪试图解释,但话到了喉间,想到说什么都是白说。默默的把后面的话给咽了下去,不管是什么理由,丢下笑笑一个人在家,都是她这个做母亲的不对。  “想离婚?”  上官睿竟然突然一改语气,手上的力道一松,居高临下的看着慕容雪。  有些摸不准上官睿究竟是什么意思,慕容雪看着上官睿,最终还是敌不过心中的渴望应声的点点头。  “如果离婚的代价是永远都见不到笑笑呢?”  上官睿腥红的眼底,满是残忍。  慕容雪的表情凝结了,唇瓣都在颤抖,看着残忍的上官睿,脑中闪过笑笑的脸,知道上官睿说的出就做的出。而再想到萧易满是疲惫的脸,慕容雪的手抓在沙发上,抓出了一道深深的痕迹。  睫毛在颤动着,似乎是用了许多力气这才闭眼豁出去的说道:“好。”  她,选择了萧易。  在说出好的时候,心如刀割。眼泪也随之流了出来。  上官睿伸手勾住慕容雪流出来的眼泪,看着指尖的晶亮。周身的寒气更甚,看着眼前的慕容雪直接转身不再开口。  慕容雪感觉到上官睿转身,立刻睁开双眼,伸手拉住上官睿。身体整个被上官睿迈步的力道带的往前一步,步子没稳的整个向前扑,膝盖重重的跪在地上,成功的扯住了上官睿。膝盖被磕碰的太疼,一时间没站起来,就贵在地板上,仰头看着上官睿的侧脸,声音有些急切的问道:“你是不是答应离婚了?”  话一出口,上官睿眼神微眯,转头看着仰头的慕容雪,冷冷一笑。腿一抽,甩开了慕容雪的身体大步往楼上走。  “离婚?做梦吧。”  “上官睿,你怎么能言而无信。”  慕容雪气的直抖。  “慕容雪,我警告你,如果再让笑笑因为你而流眼泪,我会让你和萧易痛苦千万倍。别说我没警告你,这是最后一次。”  站在楼梯口,冷声的警告完后,上官睿身影消失在楼梯口。  膝盖很疼,慕容雪坐在地上,不是不站起身,而是不想站起身。浑身的力气都似尽数的抽离了,绝望,满世界的都是绝望。  眼泪,不知不觉的流下。  离婚,已经成了遥不可及的事情。她不应该再试图争取,试图想跟命运去争。既然是报应,那么,怎么可能轻易的让她如意。人,真的不能做坏事。事事都有轮回,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如果可以早知道,她是不是就不会去做那些损人不利已的事情。  夜,静的只听得到慕容雪压抑的哭声。  人若知道悔意,上天就能饶恕再给一次机会,重新改过,那该多好。  可是,人若犯错,永远不知道何时才能为这罪孽赎罪。  这一生,她早不该奢求还能够拥有幸福。一切早已经注定,她跟上官睿,纠缠着,已经分不清是谁对谁错。她并不恨上官睿,她能理解上官睿的想法,只是真的觉得很难受。  手扣在心口的位置,用力的收紧。  眼泪,流的干了。哭也哭不出来了。  慕容雪伸手抹掉眼泪,然后从口袋里拿出手机,用很慢的动作在拔号键上一个数字一个数字的拔出十一位数字。当最后一个字按上后,手指停留在拔号键上,久久的未曾动。屏幕从亮突然变得暗了起来,慕容雪闭上双眼,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按下拔号键。  没给她缓和的时间,在电话响了一声后,电话那边已经接起。明显的萧易,也是未睡。  听到萧易的声音,慕容雪的眼泪已经又在眼眶里打转,却还是强撑着……  “雪儿?”  电话接通,却久久未有声音,萧易不由试探的开口。以为是慕容雪碰错了,在叫了一声没反应时,刚准备挂电话时,便听到慕容雪低低的声音响起……  “萧易。”  萧易被慕容雪沉静严肃的声音弄的在黑暗里眼突然睁大。  慕容雪用力的咽了一口唾沫,然后紧紧的扣着手机,咬字特别清晰的说道:“我们分开吧。”  五个字,仿佛耗尽了力气。坐的笔挺的身体,攸地软下。眼泪也随着音落滚了下来,电话那边的萧易说了什么,她已经听不到,只能任眼泪肆意的滚落。挂了电话,拔了电板。这样对谁都好,不是吗?  她不应该这么难过,这样疼。  *************************************************************  一晃,又是大半个月过去。  一晚,正是深夜,彼此睡的正熟时。雷辰逸此时正从身后拥着程涵蕾,手如以往一样的轻抚在她的腹部。彼此的呼吸纠缠在一起,室内很是安静温馨。  这样的夜被程涵蕾突然发出的声音打破,睡的正香的程涵蕾突然觉得自己腹部一阵痉.挛,紧的闷哼了一声。睡的正沉,这一疼立刻动了一下。  身后的雷辰逸一感觉到怀里的程涵蕾动了一下,立刻睁开双眼。听到程涵蕾的声音有些沉,立刻紧张的坐起身。打开灯低头看着程涵蕾圆圆的脸皱成了一团,眼睛还是闭着的,嘴里一直在哼。  “蕾蕾?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伸手摸了一下程涵蕾皱紧的眉头……  程涵蕾迷糊的睁开双眼,感觉小腹处又痉/挛了一下,立刻朦朦胧胧的呻/吟道:“老公,疼……”  “哪里疼?”  雷辰逸一听程涵蕾疼,最后一点瞌睡虫都跑的没影了,紧张的摸着程涵蕾身上。  因为预产期还有半个多月,就没想过会是羊水破了。。  程涵蕾感觉到双腿间一阵湿,想起雷辰逸在自己耳边叮咛的。伸手扯住雷辰逸正在摸索的手,声音都带着轻颤了。  “老公……羊水……破了……”  程涵蕾话音刚落,雷辰逸表情先是一呆。接着就是迅速的冲下床,以极快的速度把自己和程涵蕾的衣服拿到床上,从未有过的快速穿衣。再帮程涵蕾穿的时候,虽然动作快,却显得小心翼翼的。  在穿好彼此的衣服后,把早就准备好的一切一手一提。然后伸手拦腰抱起程涵蕾,脸上的表情看起来很是镇定,一边叮咛安抚程涵蕾说道:“蕾蕾,别害怕,很快就会到医院。别怕。”  嘴里说着让程涵蕾不怕,但是自己的嘴唇都已经在哆嗦着。那靠着的胸膛,别提有多紧绷了。程涵蕾腹部越是想越是抽的痉.挛的厉害,靠在雷辰逸的怀里紧张的已经不知所措了。  此时正是半夜,雷辰逸帮程涵蕾系好安全带,然后认真的开着车,还一边对着坐在副驾驶座上正在急促喘气的程涵蕾说道:“蕾蕾, 深呼吸。一,二。呼气。一,二,吸气。”  时不时的看一眼程涵蕾,手扣着程涵蕾按在他腿上的手。努力的让自己冷静,按照自己看的书里所说的步骤。让自己不要紧张,要安抚老婆的情绪。  “老公,我会不会在车里生了?”  推荐老文《致命婚姻:女人,你只是棋子》很虐的文文。《粉粉老婆:女人,你要负责。》很**的文文。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