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续篇:(十八)男人的泪(推荐订阅)

续篇:(十八)男人的泪(推荐订阅)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6130更新时间:2015-06-07 10:39:34
   很多复杂的情绪混合在一起,成了一种很微妙的恐惧感。程涵蕾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手扯着雷辰逸,一手撑着床便要起身。雷辰逸不知道程涵蕾要做什么,见她要起来。立刻慌神的扶住程涵蕾,程涵蕾双腿就要落地。  “怎么了?”  扶住程涵蕾,让她坐在那里。程涵蕾疼的直抽抽,而眼泪往外滚,也忘记了眼泪鼻涕的会丢人难看。听着那些产妇的叫声,真的很让人心慌。  “老公,我,我突然不疼了。我们先出去,好不好?”  一手扯着雷辰逸,程涵蕾眼泪汪汪的看着雷辰逸撒娇的撒娇着,带着哀求的意味儿。那可怜兮兮的眼神,真让人想立刻把她搂进怀里好好亲亲。一方面觉得心疼,一方面又觉得可爱好笑。  眼底似是深沉了许多,像是对待一个大小孩一样的圈住程涵蕾,把她控制在推床上不让她着地。然后捧着程涵蕾的脸,用着眼神鼓励程涵蕾说道:“蕾蕾,我们是这么期待宝宝的到来,想想,如果今天不把他们生下来,我们又会迟一天见到他们。你不想早些见到他们吗?”  程涵蕾眼泪还在眼眶里打转,鼻子一吸一吸的。似乎是在做着挣扎,那些撕心裂肺的声音还存在着,手紧紧的捏着雷辰逸两侧的衣服。应该是捏着雷辰逸两侧的肉,用力的收紧。雷辰逸像是不知道疼一样,只是用坚定温柔的眼神看着程涵蕾无声的给予鼓励。  嘴唇蠕动着,程涵蕾的心一抽一抽的。  其实是真的很怕,一方面因为之前手术室里的不好记忆,一方面这些撕心裂肺,甚至可以想象的到自己曾经的痛彻心扉。  “老婆,有我在,不怕。这一次有我陪着你跟宝宝。”  温柔的一个吻落在程涵蕾的额头,似是给了无尽的力量一般。程涵蕾的眼眶只觉得更酸涩红了,埋头把自己满是鼻涕眼泪的小脸在雷辰逸的怀里蹭着,尽数的把脏兮兮的小脸擦在他昂贵的衣服上。  “你要陪着我。”  “嗯,我陪着你,会一直一直的陪着你。”  没犹豫的声音,程涵蕾心安定了许多。心中的恐惧感也少了许多,虽然还是那么的紧张。  乖乖的再躺上去,紧绷的情绪一放松,那剧烈的痉.挛又席卷而来。  “啊……老公……”  “我在……”  雷辰逸半弯着身子,心疼的看着躺在上面眼泪还挂在睫毛上的程涵蕾,明明是那么的害怕却紧紧的咬住唇瓣,似乎是在努力的说服自己坚强。一手紧扣着雷辰逸的手,指尖用力的扣进他的皮肤里。那力道,有种要抠破了他皮肤之感。  他的目光没有一刻离开过程涵蕾,他的手任程涵蕾抠拧着。他空置的大手不时的轻抚过程涵蕾的脸,细细的抚过她脸上的汗水。不时的落下一个个温柔的吻,安抚着她。有一种痛,让人想要取而代之。  他再也不要让他心爱的蕾蕾受这样的痛苦……  这一次,已经足够让他心揪痛了灵魂。  “好了,推孕妇进产房。”  陈医生走出来,一眼便看到两个人缠绵的模样。即使此时程涵蕾看起来过于狼狈,而雷辰逸也没好到哪里。衣服被扯的皱巴巴的,上面还有不明液体。而脸色更是惨白惨白的,与程涵蕾汗**的模样看起来一样的狼狈,但是雷辰逸的眼神太温柔。而程涵蕾即使闭着双眼,但是脸上的表情却也是莫名让人感觉到一股子与雷辰逸融入在一起的感觉……  他们两个人站在一起,总有一种让人为之动容之感。  **************************************  都说没有亲眼见过,都不会懂得一个做母亲的伟大。更加不知道生下孩子时的辛苦,雷辰逸穿着无菌服站在一边,看着蕾蕾躺在那里。眼睛莫名的红了,当时的感觉真的是无力。一种很无力的感觉,他很少有这种无力的时候。觉得自己什么忙也帮不上,看着程涵蕾撕心裂肺的叫着。  手早已经被她抠破了破,大手看起来有些血腥。但是雷辰逸的目光却始终只是看着程涵蕾,不停的擦试着她额头上的汗水,不停的鼓励着。  在听到第一声婴儿啼哭声时,雷辰逸红透透的眼里滚出滚烫的液体。啪的一声落在程涵蕾的脸上,刚生下第一个孩子,程涵蕾的疼痛稍缓。脸上突然一湿,疲累的双眼睁开,有些震惊的看着一直守在自己身边的雷辰逸。  在看到雷辰逸红透的双眼时,程涵蕾心里当时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那种感觉,只觉得整颗心都柔了。看着那双大手被自己凌虐的,心中莫名的一疼。想要开口说话,却又被小腹处的痉.挛疼痛给拉扯的说不出话来。又是新的一轮疼痛和撕心裂肺。  第二声婴儿啼哭滑破了产房,程涵蕾整个人虚脱般的落回床上。呼吸有些轻微,耗尽了太多的力气。  雷辰逸没有立刻去看孩子,而是第一时间捧着程涵蕾那汗湿脏兮兮的脸,无限温柔的吻上程涵蕾喊的有些干的嘴唇,没有任何情.欲的吻,落在她的唇瓣上,温柔的让人想哭。一个个湿湿的吻,在程涵蕾汗湿的脸。从脸颊,到眼睛,最后是额头,久久的未离开。  “老婆,谢谢你。”  略显哽咽的声音,程涵蕾已经累的没有力气睁开双眼,闭着双眼感受着雷辰逸一个比一个温柔的吻。而最后落在额头上的吻,蕴含了满满浓郁的爱。而在脸颊相贴间,程涵蕾感觉到脸上一片湿濡。  这个男人的眼泪,她只看过两次。而这一次的动容,无法言喻。无力的睁眼,无力的开口说话。只能轻轻的挪动了一下头,蹭了一下雷辰逸。一个轻微的动作,程涵蕾只觉得脸上的湿濡越发的多,泛滥的厉害……  陈医生看着两个人,眼里也有着一抹晶莹。  接生过太多新人的孩子,也不乏看到恩爱的夫妻,这真是她第一次觉得如此的动容。感动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一向被称之为无情的妇产科医生,竟然也有被感动的一天。  ************************************  程涵蕾躺在明亮的病房里,在沉沉的睡了一觉后,有些倦怠的睁开双眼。  “蕾蕾。”  一直守在一边的雷辰逸,立刻站起身,微弯身看着程涵蕾疲倦的小脸。手指怜惜的轻抚着程涵蕾脸上的肌肤,细细的摩挲过。  程涵蕾看着雷辰逸,他的眼眶还有些红丝。而眼神温柔的让人心醉,握住自己手的大手,上面虽然已经被处理过,但是一眼看过去,真有些吓人。  “不疼。”  似是感应到了程涵蕾在想什么,雷辰逸手捧着程涵蕾一边的脸,低头在她的唇上轻轻的亲了一下。  相较于你的辛苦和疼痛,我这点疼痛算得了什么呢?  “宝宝呢?”  “你等会儿,我去抱来给你看看。”  “嗯。”  程涵蕾有些哽咽的点点头,还未看到,就已经很是激动。那是她和雷辰逸的孩子,一直觉得再进手术室会很是恐惧,可是真躺在上面,感受到雷辰逸的气息在身边。他一遍遍的安抚着自己,说着爱自己,鼓励着自己。那一刻,恐惧都忘记了。  满满的只剩下对新生儿的期待,想象着只要自己努力,很快就能与两个小生命见面了。那是她和雷辰逸的爱情结晶,象征着两个人幸福甜蜜的鉴证。  靠在那里,等待着。  门被推开,程涵蕾心急的想起身。而雷辰逸在看到程涵蕾要起身时,立刻抱着怀里的小婴儿快步的走过来。  “蕾蕾,别动。”  一手抱着女儿,一手按住程涵蕾,眼底有着一丝不赞同。她生了两个孩子,身体还很是弱。程涵蕾也没勉强自己,双眼有着急巴巴的看着雷辰逸怀里的孩子,那眼神急切的模样让雷辰逸眼底温柔之色更甚。  先把怀里的女儿抱给程涵蕾,然后再慢慢的摇起床。让程涵蕾把怀里的小家伙给搂着,在调整好高度过,便顺势坐在一侧。程涵蕾这个时候已经完全忘记了雷辰逸,目光盯在怀里的小家伙身上。  已经清洗过了的小家伙……  “好丑。”  程涵蕾眉头一皱,看着皱巴巴的小脸,条件反射的说出两个字。  “胡扯,女儿多漂亮。很像你,长的一模一样。”  “雷辰逸,哪里长的跟我一模一样。”  “哪儿都像,跟我的蕾蕾一样的漂亮。”  雷辰逸的眼神那样的温柔,看着程涵蕾怀里的小婴儿,再看向程涵蕾。即使现在脸皱皱的成一团,的确看不出来像谁,也看不出来美丑,可是他就是知道,他们的女儿会很像蕾蕾。他深爱的蕾蕾,一样的美丽,一样的善解人意。  程涵蕾抱着怀里没长开的小家伙,跟雷辰逸逗着嘴。虽然说着宝宝好丑,可是程涵蕾的眼神却是温柔的不行。低头,小心翼翼的害怕碰疼了女儿一样的轻轻的在她的软软的小嘴唇上亲了亲,然后很小声清晰的介绍道:“宝宝,我是妈妈。”  女儿似乎听得懂程涵蕾的话,在程涵蕾说妈妈的时候,那一直微微眯着的双眼,睁开。就这样看着程涵蕾,看的程涵蕾心都酥了。那种复杂的感情,情绪翻涌的厉害。喉咙跟卡着什么似的,怀里的宝宝仿佛是在跟她对话,用着眼神告诉她,她知道她是妈妈。  毫无预兆的,程涵蕾的眼泪刷的一下滚了出来。感动的吸着鼻子,一吸一吸的。  “老公,儿子呢?”  一边吸着鼻子,一边问着雷辰逸,那眼神还舍不得离开女儿的小脸。。  知道程涵蕾要问儿子,已经想过好几遍的说词在舌尖预练了很多次,可是一看到程涵蕾看到女儿这么开心的模样,那话在舌尖又说不出来了。  雷辰逸的一时沉默让正在逗弄着女儿的程涵蕾一下子察觉到不对劲,表情有些微微的轻怔,抬起头看着雷辰逸。  “是不是儿子有什么事?”  一手抱着女儿,程涵蕾脸上刚刚染上的一点红潮此时又再次尽数退去。迅速的惨白一片,让程涵蕾眼眶立刻红了。一手抓住 雷辰逸的手臂,指尖颤抖的厉害。  见程涵蕾急的眼睛红了,眼泪眼看着就要往下滚,刚生了孩子。如果哭的过多,很可能会落下病根。雷辰逸在看到程涵蕾要流泪的时候,脑中条件反射的闪出陈医生说的话。手上早有了动作,立刻伸手环住程涵蕾安抚的拍着程涵蕾的肩膀说道:“不是,别担心。儿子没事。”  “你骗我。”  程涵蕾对着雷辰逸拔高了声音。  他骗人,如果没事,为什么只抱女儿过来。  怀里的女儿在程涵蕾的声音微微拔高的时候,本来微微睁开的双眼因为受到惊吓,也哇的一声哭了。  一大一小,配合的很是默契的哭着,那声音一点也不含糊。雷辰逸心疼的拍着程涵蕾的后背,伸手拿着湿纸巾擦着程涵蕾脸上的泪水,一边安抚的哄着。  “蕾蕾,儿子真没事。”  一手安抚着程涵蕾,一手顺势的抱起程涵蕾怀里的女儿,哄着。看着一大一小哭,把他心都给哭碎了。其实到目前为止,他也没看到儿子。女儿先出来,而且明显的比儿子重了许多。女儿一出生,哭声就很洪亮。而儿子出生的时候,只是呜呜的哼唧的哭了哭,很瘦,有些营养不良的感觉。  程涵蕾眼泪哗啦啦的流,一边就要掀开被子下床。  雷辰逸惊的立刻伸手按住程涵蕾,用自己的身体抵着程涵蕾温柔好脾气的安抚的说道:“蕾蕾,你做什么?”  “我要去看儿子,你一定是骗我,儿子是不是……还是儿子有什么身体缺陷。雷辰逸,你要跟我说实话……我儿子到底怎么了?”  程涵蕾没再强行的要下床,扣着雷辰逸的手臂,眼泪鼻涕往下直滚。腿种做雷。  脑中胡思乱想着自己的儿子可能会出现的情况,一直都知道龙凤胎很难都养活,有些人都说,双胞胎本来就不太容易生养,特别是龙凤胎。  “是不是因为我身体太寒的关系,所以儿子……都怪我……都是我……”  程涵蕾越是想越是怕,而越是怕就越是胡思乱想。让雷辰逸一手哄着怀里的女儿,一边要安抚程涵蕾,有一种手忙脚乱的感觉。  “蕾蕾,儿子真没事。陈医生只是说,儿子生命力没有女儿顽强,所以需要在氧气箱里观察观察……”  雷辰逸有些急的解释着……  “你骗我,如果只是这样,为什么不让我去看儿子。”  程涵蕾声音越发的高了一些,中气有些不足,身体着实还很虚弱。但是字字吐出还是带着控诉和担忧……  叩叩。  正在雷辰逸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门外传来敲门声。  陈医生走了进来,程涵蕾在看到陈医生时,立刻紧张的问道:“陈医生,你告诉我,我儿子是不是……”  “涵蕾,宝宝没事。只是需要隔离观察两天,这完全是为了宝宝的健康着想。我可以向你保证,宝宝没有事。”  “谢谢你,陈医生。”  明显的,陈医生的话有说服力多了。程涵蕾在听到了陈医生的保证后,那吓的白兮兮的小脸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之感。整个人靠回床头,从雷辰逸的怀里再抱回女儿。雷辰逸看了一眼陈医生,眼底闪过一抹感激,还好她来帮自己说服了程涵蕾,不然她这身体拖着去医院,还真的会愁的他头疼。  ******************************************  毕竟是生了两个孩子,耗尽了很多力气。程涵蕾抱了一会儿女儿,身体又累了。雷辰逸接过女儿,然后帮程涵蕾拉好被子,把女儿抱在怀里,有一种爱不释手的感觉。  这是他的女儿,他生命的延续。看着她那皱巴巴的小脸,怎么看都觉得可爱,都觉得漂亮。忍不住的亲了又亲,雷辰逸把怀里的小婴儿抱在手上,眼神满满的堆着父爱。  陈医生站在一边,看着雷辰逸。  脑中闪过雷辰逸之前在第一次抱着宝宝时的模样,那明明很想要抱,但是在她抱着宝宝递过去的时候。他像是要赴战场的战士一样,如此慎重的紧张。那模样,让她有些忍俊不禁。  他小心翼翼的抱起小婴儿,为手中的那神圣的触感而红了眼眶。不是第一次在产房里看到初为人父的男人流眼泪,但雷辰逸却是第一个让她觉得男人流泪流的如此震撼。这个男人,一眼看去就是人中之龙。他天生与眼泪这两个字眼好似都没有关系,很难想象这样一个男人流泪会是什么模样。  在产房里,她看到了他那无声的眼泪。红通通的眼睛,像是兔子一样。无声的,嘴角还勾着笑容。但是眼泪却毫无预警的往下滚,他的眼里只看得到躺在床上辛苦为他生了两个孩子的 妻子。他的眼里,看到的是他的生命,他的一切。  就如他抱起女儿的那一刻,眼睛又是红了。欣慰感动的低头,很轻的在女儿小脸上亲了亲。然后他笑了,是一种很满足很满足的笑容。那慈爱的眼神,那俨然已经拥有了全世界的眼神,让她看的眼眶又是红了。  一个女人,一生最难得的或是说最幸运的无非就是修得一个深爱自己的男人。而程涵蕾是如此的幸运,修得了这样一个男人。  种的因,得什么果。  两个字,值得。  她值得他用一生的疼爱守护。  他值得她用一生的爱付出。  因为值得,所以,会感动他人。而幸福了自己。  办公室  雷辰逸在恋恋不舍当中,还是为了女儿着想,让女儿被护士抱走。站在外面看了好一会儿,雷辰逸这才走到了陈医生的办公室。  “有事?”  推了推鼻头上的眼睛,知道雷辰逸来这里的目的,陈医生只是冷面的淡然的问着。  雷辰逸拉开对面的椅子坐下,看着陈医生开口说道:“能不能让我去看看儿子?”  “不能。”  两个字,简单明了。  “只看一眼。”  “不行。”  又是两个字,拒绝的毫不留情,一点也不讲情面。  “我只是看看他的情况,就立刻离开。”  雷辰逸难得的低声下气,在为了程涵蕾和孩子方面,他可以把自己弄的很低。  “你是想见这一面以后再也见不着了,还是等。”  陈医生的眉头微皱,很犀利的开口。言语间没有什么感情,说的雷辰逸心一揪。  真的这么严重吗?  “你要知道,新生的婴儿有多么脆弱,特别是那孩子一出生体质就有些弱。如果被细菌感染了,很可能衍生出其他的病变。到时候,就算是我都不能向你保证,孩子会没事。你确定你现在要冒这个险去看一眼孩子?没有人可以打包票,说没事。”  陈医生说的字字犀利,而雷辰逸听着这些话。最终,抿着唇瓣,不再提出要去看孩子。  ************************************  第二天中午  丘泽有事不能过来,安然开着车带着安泽一起过来看程涵蕾。车刚停在楼下,便见一辆有些眼熟的车跟着停下。  推开车门的时候,便看到停在隔壁的车里走出来一道身影。  眼神交汇间,上官睿看着安然,眼底有着一抹深似海的感情。浓烈的只是隔着距离也看得到他眼底的炙热,而安然微愣。眼神一时间竟然没有立刻移开,直到安泽伸手握住了安然的手,轻声说道:“妈,该上去了。”  安然低头看着安泽那平静的小脸,抬起头,对上官睿点点头,然后牵着安泽往后面的住院部走去。  一前一手,上官睿跟在安然和安泽的身后,谁都没有说话。  (看到有亲说,双胞胎没有足月出生的,而且一般不能顺产。呜呜,紫这块儿没做功课,忘记问别人了。多多包涵啊,以后我尽量避免这些错误。)  推荐老文《致命婚姻:女人,你只是棋子》很虐的文文。《粉粉老婆:女人,你要负责。》很**的文文。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