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续篇:(二十六)求推荐票,求推荐票

续篇:(二十六)求推荐票,求推荐票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10180更新时间:2015-06-07 10:39:40
   (猜测安然结局,在紫开的贴下回复哈。不然留言被其他留言刷下去了,紫看不到。)  上官睿坐在办公室里,目光停在桌上的报纸。一年以来,习惯性的订阅c市的各大报纸。一小叠报纸像每天的公事一样的放在他的桌上,从走进办公室坐在里面后,便一直看着。  没有翻开去阅读,几乎不用看都能猜到内容了。头版上自己再熟悉不过的容颜,与之十指交扣的是丘泽。这一年来,丘泽越来越活跃于各大慈善活动,活跃在各大宴会。而陪伴在他身边的人不再是秘书和公关,大部分时间都是他的妻子安然。  安然越发的美丽了,时间的锤炼总是会让一个女人越发的有着女性的韵味。她过的似乎很是幸福,而且也高调的在向全世界的人证明着她很幸福。丘泽是真的很疼安然,安然显然成了c市人人羡慕的女人。  上官睿的目光一直停在安然的笑容上……  她的幸福,让他不忍插入。婚礼上,她对他说的话,历历在目。  指尖轻抚而过,那美丽的容颜含笑的眼睛,她的幸福,与他无关。这样的幸福,他只能远远的祝福着。曾经欠了太多,有时候错失了一步,便是错失了一生。终究是他没有资格拥有,他们,是真的错过了。  手指移开,端起一早秘书泡的咖啡。咖啡早已经冰冷,未让秘书再换一杯,直接抿了一口。黑咖啡的苦涩在舌尖盘旋而过,涩涩的苦苦的,如此刻的心情。  旋转椅转过,微眯着的双眼看着身后那一大片玻璃。阳光,透射而过,穿透的射进眼底。  一阵酸涩……  慢慢摊开的掌心,里面一颗漂亮的眼泪形状的蓝钻在手心里,阳光下折射出一道漂亮的痕迹。折射的光芒反射进了眼里,刺的眼睛疼的厉害。  前几天c市的一场拍卖会里,丘泽为了博得家里的娇妻一笑,而这次难得的一颗蓝钻,被雕刻成了一滴泪的姿态,象征着情人的眼泪,寓意着唯一的爱。但是在拍卖会的最后,一位神秘人物拍走了这颗深海之星。  慢慢的收紧自己的掌心……  深海之星在手心里刻出一道痕迹,终究,这颗表达唯一的爱的象征被他自私的剥夺。  ********************************  安然似乎越来越胜任丘太太这个角色,以前不太喜欢应酬。但是现在丘泽说陪他出席什么,她都不会拒绝。她更加知道,丘泽每一次都会刻意的在人前表现出更多的亲密,每次出席什么慈善晚会和晚宴的时候,都会在隔天被各大报纸报导。  每当这个时候,晚上回来的丘泽就会特别的开心。他对自己是越来越好,好到挑不出一点刺。像之前的偶尔情绪失控,没再出现过一次。他是完美的老公,完美的继父。完美的成功人世,完美的爱老婆的三好男人。  在那些夜晚里,他会更加温柔的对待自己。会不停的亲吻她,然后不停的说安然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在激情的最后,他总是深深的吻她,把她吻的要窒息了才会松开,看着她憋的通红的脸,会抵着她的额头看进她的灵魂里说道:“安然,你是我的。”  c市开始传出一句话,自从《裸婚时代》出来后,有人说,嫁人就嫁刘易阳。而自从丘泽频繁的带着安然出席各大宴会,而且还会不时的送她一些名贵的东西,不时的买很多惊喜送给她。而每一次的惊喜,都会不小心的被拍到。  他会因为她的生日而花尽心思,会在两个人的结婚纪念日里,让c市所有的人跟着他一起跟她庆祝。所以,c市现在开始流传着一句话,嫁人就嫁丘泽。丘泽成了人人想要攀附的好男人,是好男人的典范。  他从来不掩藏爱意,会把爱挂在口中。会在人前表现两个人的亲密,会在任何的场合都把她放在第一位。  因为两个人的恩爱,安然现在在丘家也越来越受到蓝苑的喜爱。  就连孩子的事情,她都没有催的那么急了。每次安然过去吃饭,都会让阿姨做很多安然爱吃的菜。更加把安然当亲闺女一样的带给亲戚朋友,每次在聚会里,安然和她一起出现。她总是会以炫耀的姿态介绍着安然,安然成了新好媳妇。一个无可挑剔的媳妇……  “把你老婆借我半天,可以吗?”  抓周结束后,大家一起吃了个午饭。然后程涵蕾看着粘着安然的丘泽,以开玩笑的语气问着。  丘泽低头在安然的脸上轻轻的吻了一下,然后松开手。那眼神,那表情,让人都羡慕安然嫁了一个这么粘她疼她的老公。  “早点回来。”  “嗯。”  安然点点头,伸手握住了程涵蕾的手。两个人开车离开家,安然整个松了口气的靠在椅背上。程涵蕾一路上没说话,直接把车开到医院,接着两个人走了进去。  一个小时后,程涵蕾和安然两个人走出来,上了车,安然揉了揉太阳穴,一脸的疲惫。  在程涵蕾面前,安然的疲倦一丝不遮掩。  两个人找了一间安静的咖啡厅,并排走了进去。坐在小包厢里,点了一些小点心然后点了两杯咖啡。安然好久未再喝咖啡,因为蓝苑说喝咖啡对孕育孩子不好,所以尽量别碰咖啡因,她戒掉了咖啡。  端起蓝山喝了一口,久违的味道。  程涵蕾坐在安然的对面,一年的时间,程涵蕾已经完全的恢复了。虽然比一年前要稍微胖了一点,但是之前实在是太瘦,现在多了点肉看起来更加美一些。特别是生了两个孩子,脸上的表情柔和了一些,眼底都带着女人的魅惑,让人移不开目光。  刚放下咖啡,安然只觉得手上一热。看向程涵蕾,程涵蕾的手摸着她的手腕。为她手里的那皓腕而闪过一抹心疼,安然,其实瘦了很多。  “安然……”  作为安然最好的朋友,程涵蕾看得出来,安然眼底的疲倦,看得出来,安然的消瘦。看的出来,安然嘴角的笑容并不是真心的笑容。现在的安危,像是一个堆砌出来的傀儡宝宝一样。努力的做到别人满意的模样,她做到了,可是,她却越来越不开心,越来越身心疲倦。  “嗯?”  轻柔一笑,温柔淡然。  “没事,这小点心很好吃,你尝尝。”  “好。”  安然吃了一口,然后赞赏的点点头。  “小泽还好吗?”  “听爸说挺好,只是有些心疼他。才七岁就要承受这样子严格的训练,但是,这是小泽自己选择的路。我虽然疼她,但却不想再自私的把自己的想法加注在他的身上。最后,这些并不是他想要的。”  “在人生的交叉口处,我们总是在选择着。谁也不知道选择的最后结果是对还是错,只是当下,有时候必须要选择。我一直以为我的选择是对我和对小泽最好的,其实忽略了小泽自己的想法。我一直用我自以为我爱却舒服着小泽,而小泽一直为了我这个做妈妈的在妥协着。所以,这次,我想放手让他自己做选择。”  “你呢?”  程涵蕾心中一揪,还是忍不住关心的问出口。  以前吧,两个人有什么不开心,有什么难受的事情都喜欢跟对方分享。从高中认识,一路以来,她们都是相伴着。像是最知心的连体婴一样,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她们都知道,她们还有对方。  这种关系,一直延续到一年前,从一年前开始,安然不再叙说自己的心事。以前她遇到什么心里会堵着的事情都会在q上或是打电话告诉她,但是,这一年来,她已经没有再看过安然改签名,也没再接过安然说心事的电话。  偶尔打电话过来,就是问候的电话。始终声音是轻轻柔柔的,这一年来,安然变的可谓是巨大。  以前安然的签名还会更改,会有一些当下的心情变化。有时候也会写写随笔,而这一年来,什么都没有。就算她主动的问起,她也会说,我很好。  “我?我很好。丘泽对我越来越好,新闻报导的应该挺多的吧。婆婆对我也很好,我现在是c市最幸福的女人。有着一个爱我如珠如宝的老公,一个没有任何婆媳关系的婆婆。婆婆不管在哪都会说我很好,我算是很成功。小泽也算是领上了一条正确的道路,以后应该前途不错。”  安然一直微笑着,整个人表情一直安静着。  “安然……”  程涵蕾的声音微微的提高,脸上已经有了一些不悦。她有一种离安然越来越远的感觉,这种感觉,让她心里特别的难受。如果当时,她能够阻止安然结婚,现在的安然是不是会快乐许多……  “涵蕾……”  见程涵蕾真有些生气了,安然不由轻轻的叹息了一下。如果是以前,安然会站起身走到对面靠到程涵蕾的肩膀上,把自己全部都交给她。但是,现在却只是伸手握住了安然的手,然后柔声说道:“你别担心我,我是真的很好。我现在真的很幸福,你看我白白嫩嫩的,过的别提有多滋润了。”  见安然这样说,程涵蕾一口气憋在心口,话也说不出口。  安然知道程涵蕾的心思,却不想多说什么。以前吧,有什么事情都会告诉涵蕾,把自己的心事加注在她的身上,这近一年以来,不是不愿意对涵蕾说,而是真的不想再把自己的烦恼加注在程涵蕾的身上。  人,都会在每一个时段里成熟。她以前不管怎么成熟都会习惯性的把自己烦恼与程涵蕾一起分享,以前这些真的没什么。因为涵蕾和她只有对方,但是现在她们都拥有了自己的生活,自己的家庭。  虽然涵蕾看起来很是幸福,但是工作,家庭取得一个平衡点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从开始工作后,涵蕾也是越来越忙了,自己的事情都忙不过来。而且,在越发的成熟后,安然懂得,有时候把自己的烦恼说给好朋友听,只不过是把自己的烦恼加到了程涵蕾的身上。  自己的烦恼并不会变没有,反而多了一个人为自己担心烦恼,何必呢。  于是,渐渐的开始不愿意再说,什么事情都默默的压进心里。其实,她真是挺幸福的。  “这个真的挺好吃的,我们再叫一碟?”  安然又吃了一口小点心,话题转了一下。接着把最后一块夹起喂到程涵蕾的唇边说道:“快,张嘴。”  程涵蕾无奈的看了一眼安然,其实安然不说她也知道,只是很心疼安然把什么都往肚子里咽的样子。她知道安然不说的原因,但这种感觉,真的很难受。  看到最好的朋友这样,心揪的跟什么似的……  刚又叫了一碟点心,安然放在一边的电话响起。  安然看了一眼服务生,说了句不要了,然后拿起电话……  “嗯,我们在喝下午茶,差不多结束了。你不用过来接我,涵蕾不是开车的吗?嗯,一小时后回去。嗯,好。”  安然挂了电话,对程涵蕾说道:“晚上我们还得赶回去参加一个慈善晚会,所以等会要赶回去。”  “我们回去吧。”  程涵蕾出来是想说什么的,最后在看到安然的表情,默默的把话给咽了下去。  开车回到家,程涵蕾在安然解安全带的时候,转过头突然伸出手……  “安然,抱抱。”  安然一愣,安全带已经解开,侧头看着程涵蕾。眼眶突然就这样红了,扬起一抹笑容,张开双臂抱住了程涵蕾。收紧的怀抱,程涵蕾的头靠在安然的肩膀上,轻声说道:“安然,如果累了记住还有我的肩膀可以依靠,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不管你的选择是什么,我都会站在你的背后支持你。要时刻的记住,你不是一个人,你还有我。我是永远不会变的,一直是初认识的程涵蕾,不管我是不是有家,有雷辰逸,有儿有女。你的位置,永远在那里。永远。”  安然的鼻子一酸,一滴液体从眼眶里滑下。默默的咬紧了唇瓣,把那抹酸意给压了下去。安然悄悄的抬手拭去眼泪,推开程涵蕾轻捏了一下程涵蕾美丽的小脸说道:“矫情的女人。已妇的小妇人越来越矫情了。”  程涵蕾捶了安然一眼,刻意的忽略安然红了的眼眶说道:“你家老公出来接你了,真腻歪啊。”  “去。你老公不腻歪你啊。”  程涵蕾先下了车,安然快速的补了一下妆,遮住自己刚刚泪水弄花的脸,推开车门程涵蕾已经进去了,丘泽站在那里等待着。。  走了两步迎了上去,把自己的手放进丘泽的大手里。  “去了哪里?”  “四处转转,然后去xx咖啡厅喝了个下午茶,那里有一款抹茶蛋糕很好吃。”  于是,在一个小时后两个准备开车回去的时候,在车后座放着几盒打包好的蛋糕,是刚刚安然说好吃的。  *******************************  又是一场完美谢幕,穿着淡雅的礼服,气质出众。安然挽着丘泽,在众人艳羡的目光里,一起走出会场。他们从一年前,俊男美女本来就是焦点,而过于的高调,更成了媒体的新宠儿,百拍不厌,而追不烦。从慈善晚会里走出来,安然一直微笑着,直到坐进车里整个人松懈般的靠在椅背上。  “累了?”  “嗯。”  安然轻嗯了一声,并没有睁开双眼。一双大手绕过她,系好安全带。低头,在安然的唇瓣上亲吻着,一边,未关上的门一道闪光灯喀嚓一声,闭着双眼的安然睫毛颤抖了一下,终究还是闭着双眼未睁开。  在自己唇瓣上的薄唇并没有留恋多久,随着移开,也听到关门声。  车,向前开去。  安然闭着双眼休息,其实并没有真的睡着。心里更清楚的知道,明天的头版又是她和丘泽霸占着,关于丘泽对自己的疼,关于丘泽对自己的宠,关于,她有多么的幸福。  闭上的双眼,遮掩了太多不外泄的情绪。有时候不说,甚至都在欺骗自己。  自己选择的路,终究要努力的走下去。她嫁给了丘泽,有些给不了,但是她要做好一个妻子一个媳妇的本份,而她,现在做的还算不错是吗?起码,所有的人都开心了。  回到家,安然直接往楼上走去。  “你先睡。”  “好。”  在房门口,丘泽在安然的脸上亲了亲,然后温柔的开口。安然点点头,自己走进房间。关上房门,泡了个澡躺进床里,很快就闭上双眼。  丘泽走到隔壁的书房,这一年多以来,他把心思大部分都放在事业上。事业蒸蒸日上,他也成了各大财经报导里的新宠,所有人都在说丘军长有个成气的儿子。再提起丘泽,不仅仅是说丘军长的儿子,而现在大部分的人会说,丘总的爸爸是丘军长……  他成功了,可是,他却越发的累了。  书房里,其实今天并没有多少事情要忙碌。只是走进书房靠在那里,点燃了一只烟。  并没有开电脑,而是在黑暗里吐着烟圈。在抽了第三只后,丘泽灭了手中的烟,开了电脑。  q这东西,从读书的时候就没有玩过。以前叛逆的时候,会追女人,花钱砸女人,偶尔会玩游戏,但从来不曾玩过q。这在他眼里,是他不屑不需要碰触的一种软件工具。他身边从来不缺少说话的人,更加不缺少朋友哥们。只要有钱,想要什么没有。何必辛苦的在q里经营。在q里经营的男人,那大部分是时间太闲了,要么就是见不得光的要么就是没钱烧的……  从什么时候开始玩q的,应该是从一年前吧。  一次偶然,丘泽开始申请了一个q。q上的人并不多,在好友栏里安静的躺着一个头像。是暗着的,静静的看着那只兔子的头像。  依然,放不下:“哈罗,这么晚怎么在?”  就在准备退了的时候,那暗着的q头像突然亮了起来……  点开消息……  水是醒着的冰:“你怎么知道我在?”  依然,放不下:“感应到的。”  丘泽沉默了……  依然,放不下:“开玩笑的,有一种软件可以看到比自己晚上线的人。你奥特了。”  欢乐的语气,会让人沉闷的心情散去很多。  水是醒着的冰:“我老了。”  依然,放不下:“是真老了,还是心老了?”  一句话,让丘泽再次沉默了……天哈来室。  他老了吗?正值男人最风光的年华,事业有成,家庭美满。他应该是最幸福的男人,可是,心中却总是有一个缺口,怎么也填补不上。淡淡的愁在心口蔓延开来,说不清道不尽的愁思在心口……  依然,放不下:“爱情就像是沙子,有时候握的越是紧便越是流失的快。”  她是一个拥有玲珑心的女子,话说的不白,却好似窥探了人的内心世界一般。  水是醒着的冰:“握紧沙子,就算流失了很多,起码手心里还有残留的。而不握紧,会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一断绳子断了,就真的什么也没有了。”  他只能紧紧的握住,以证明自己是拥有的,别无选择。  依然,放不下:“你握紧了,得到了吗?”  头像突然暗了下去,丘泽直接关了q下了线。如这半年里的每一次一样,两个人聊天的次数并不多。但是每次他上的时候,她都在。而不管之前他是不是不说一句就离开,下一次上线的时候,她依然像是没事人一样嘻哈打招呼,欢乐的很。但是偶尔说的话,又深意的让人觉得,她就在他的身边。  电脑另一边,蜷缩在椅子里的女子,看着突然暗了的头像。已经习惯了这样子的,只要稍微触碰,他就会逃避似的退了。  知道他不会再上,站起身。拔了拔自己如云的卷发,迈步往卧室里走。布置的典雅的卧室里,其中一个架子里放了许多收藏品,迈步走过去,细细的看过每一个,唇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  屏幕是亮的,q退了。丘泽站起身,心口似乎被压住了一般。时间已经是凌晨两点,没洗澡,身上还带着烟味推开房门走进去。  睡的正香的安然,感觉到身上突然多了的重量。几乎是多梦里惊喜的,双眼陡然睁开。房间的灯并没有开,看不到丘泽的表情,却能够闻到他身上的烟味。  “老婆……”  低哑的声音,贴在她的耳侧,这是他求.欢时的标准台词。他不会再粗鲁的表达,却也是不能抗拒的,他想要,会缠的她不得不配合。其实大脑因为困意还是有些浑沌着,被压的有些难受,那双大手已经探进了她的衣服里,握住了她的柔.软。  “怎么吃不胖呢。”  似乎是在自言自语,唇跟上了手的节.奏,压到了那方柔.软上,轻咬着上面的顶.端,手也跟着往下游走。被子被踢到了一边,安然身上的衣服很快就被拉下。安然并没有抗拒,即使现在真的很困。  双.腿配合的打开,让他可以方便一些。并没有主动的帮他解衣服,因为他们现在更像是履.行义.务。他不再像之前一样很喜欢不停的亲吻自己,抚摸自己。很多是直接进.入主题,然后会不停的在自己身体里折.弄.自己,直到她累的不行哀.求才会放过她。  他喜欢把自己的热.烫留在她的身体里,就算是汗.湿的难受。他却喜欢压在她的身上,把他深深的埋在她的身体里,一直到她昏昏沉沉的睡去才会从她的身体里离开。就这样汗湿着身体抱在一起,进入睡眠状态。  安然被弄的有些不舒服,今晚他不知道怎么了,索.要的越发的急.切。力.道也有些重,抵的她有些疼的不适。闭着的双眼睁开了,看着丘泽那近距离下的脸,声音有些难受的低语:“丘泽,轻点……”  丘泽并没有放轻力.道,而是更深的埋.入自己。  “老婆,我爱你。”  最后,丘泽贴在安然的唇瓣上,吻住她的气息。  *******************************************  一晃又是一年  一年一度的除夕,家庭聚会的时间。  丘泽的堂兄堂弟都携眷带小的聚在一起,蓝苑和丘渊带着丘泽一家三口一起。  丘泽的两个堂兄,三、个、表兄,其实又在今年添了两个孩子。  安泽在进了军校后,两年的时间,八岁的安泽明显的更加沉稳了一些,甚至比同龄的兄弟姐妹要成熟了许多。在一群孩子里,是一个孩子王。说话似乎越来越有风范了,两年的时间让安泽长高了许多,那轮廓也越发的像某个人。  特别是抿唇不说话的时的模样,安然坐在一堆家眷当中,目光看向自己的儿子,眉眼间,难掩一丝骄傲。她的儿子,真的很优秀。  安泽似乎是感觉到了安然的目光,转过头看了安然一眼,一直严肃着的小脸突然整个散开,一抹笑容在脸上散开。安然在看到安泽突然笑的时候,表情,瞬间怔了一下。坐在男人中间的丘泽,目光看向安然,在看到安然表情变化时,敏锐的察觉到了那丝异样。视线顺着看过去,停在安泽的小脸上……  “我说丘泽,知道你们夫妻两个恩爱,但是这才分开一会儿,不用这样依依不舍。”  其中一个堂兄伸手拍了拍丘泽的肩膀,那语气带着一丝调侃。丘泽笑了笑,眼底的那抹光芒被收敛收回。  “这是羡慕了?”  “羡慕羡慕,不过话说回来,丘泽,怎么到现在没消息,这是不努力还是怎么了?伯伯婶婶他们可急的不行。”  另一位堂兄刚又添了一个儿子,为人父的模样眉眼间满是骄傲自豪,而看着丘泽示意的看了一眼长辈区。只见蓝苑抱着新生儿,那模样呵护的不行。这还不是自己的亲孙子,要是亲孙子,别提要疼成什么模样了。  丘渊虽然没那么夸张,但是看着那小生命的眼神,也难掩一抹喜爱。  “我们这是想多过过二人世界,这话可不能在两老面前提。这得被训的吃不消。”  丘泽开玩笑的开口,看向安然那眼神腻歪的不行。  几个人了然的笑笑……  而这边女眷,嫁给丘泽三年多,已经渐渐的融入了他的生活。和这些女眷也都浑熟了,聊着聊着,不由又聊到了孩子的问题上。  “你俩打算什么时候要孩子?虽然说刚结婚想过过二人世界,但是这伯伯婶婶可急的不行,你俩再不给他们生个孙子抱抱,他俩都快急伤了。”  “对啊,再继续过二人世界,这都得弄奇怪的东西给你喝了。当时我可没少喝,我当时也想多过过二人世界。后来实在是喝怕了,不得已才要了孩子。”  “我也是,而且啊,孩子还是早生的好。你看,你生安泽早,现在身材恢复的多好。这要是过了三十再生,以后身材难恢复了。到时候瘦不下来,自己看着都得腻味,别说男人了,再好的感情,也敌不过啊。再说现在丘泽事业有成,简直就是香饽饽,。”  “说什么呢,丘泽对安然这感情,要是能变,还真不能相信这世上还有爱情这玩意了。”  “哈哈。”  几个人说的开心,安然只是淡淡的笑,没参与讨论。  “安然,你俩到底是不想要,还是没怀上?”  话题直追而上,安然拿起一边的饮料喝了一口……  “也许是缘份还没到,。”  “也是,这生孩子还真的得看缘份。”  几个人见安然不太想聊,这话题也的确严肃。不管是不想要,还是一直没怀上,说的太多,也都太干涉了。就算能聊的来,也还没到真的交心的地步。于是话题又扯开,开始八卦了。  安然起身,借着去洗手间的空间,走到花园里。  从去年,到今年。一年两次的丘家聚会,几乎都会面对这样的问题。这就相当于到了大龄还没有结婚一样,父母着急,朋友着急。每每聚会的话题一定少不了就是逼婚,安然即使有心理准备,还是有些压抑。  夜色笼罩,一个人走到花园里,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今年,一直未下雪。夜风有些寒意,出来忘了披衣服,冷的安然颤了一下。刚准备转身回屋的时候,只觉得身后一阵暖意袭来,自己的羽绒服已经披到了身上。  “小心着凉。”  靠近丘泽的怀里,把自己的重量交给了他。丘泽帮安然拉好衣服,然后伸手环住她的腰。今晚的月,很美。明天又是一个晴天。  “她们又烦你了?”  “不是,只是关心我们。”  安然瑶瑶头,缩了缩头,把自己缩进羽绒服里,衣服本来的冰冷慢慢的变暖。丘泽的头抵在安然的肩膀上,然后脸在安然的脸上蹭了蹭,声音仿佛从遥远的边际飘过来的……  “也许,宝宝也在等待希望自己的到来是爱的结晶。”  声音太轻,如果不是仔细听以为丘泽是在叹息。  安然的目光还是看着月,明显的感觉到扣在自己腰上的手紧了紧。心,揪紧。这像是潘多拉的盒子,他已经很久不曾再提了。只是喜欢说爱她,只是喜欢占有她的身体。喜欢在外表现爱她,表现亲密,用尽一方法想要虏获他的心。  丘泽很好,好到她只要稍微有些想躲进自己的世界里都会觉得愧疚。所以,她只能加倍的体谅他,加倍的对他好,加倍的对他的家人好。他说的,一般自己都不违背。明明不喜欢应酬,明明不喜欢在公众的场合亲密,但只要是他想要的,她都愿意给。  她在努力的爱上他,很努力。  “丘泽……”  “嘘……”  突然被转过的身体,只是刚开口,他已经明了。  贴过来的唇瓣,月色下,他很温柔的吻着她。细细的描绘着她的唇瓣,浓浓的感情在透着唇瓣传递着。闭上的双眼,掩住那丝疲倦。不愿意从她的口中听到那句,丘泽,再给我一些时间。丘泽,我在努力。丘泽……  她在努力他知道,而他在努力让她爱上他。两个人之间成了一场拉锯战,结果,要么就是他成功了得到了她的心。要么就是失败了,他累了。  他,没有什么是得不到的。他感觉的到,他在慢慢的靠近她的心。  只要,再努力一些,再努力一些。  他已经在割断她跟上官睿的任何可能……  “这里,会是我的。”  手按在安然心口的位置上,慢慢的收紧。  *********************************  风擎宇从被带到意大利后就被丢进了一间中国武馆,袁点点的爸就是从那里面出来的,现在接手武馆的人是当初创建人的儿子。在风擎宇被领进去的时候,袁绝夜站在风擎宇的面前,领着他看着里面训练的经过。  里面的人大部分都是比他大的,一般都有十二岁左右。看着他们满身的伤,以及攻击的招式,都在拿命拼搏。  “擎宇,你怕吗?”  “不。”  风擎宇摇头。  小小的年纪,脸上已经有着让人不容忽视的霸气。  满意的点点头,把他交给了里面的冷风。  “交给你了。”  “嗯。”  酷酷的点点头,然后袁绝夜便离开了。  风擎宇住到了里面,第一天,风擎宇鼻青脸肿。躺在地上半天没起来。  第二天,第三天,第十天。  半个月后,对手躺在地上半个月没再起来。  一个月,一部分的人已经不再是他的对手。  两个月后,一半的人已经不再是他的对手。  半年后,同在里面的人都没人再是他的对手。  七岁,已经可以与里面十四岁的人对峙。他的身上那股狠意,让人不由感叹,天生是适合走这条路的人。  一晃就是两年,九岁的时候。风擎宇开始学着拿枪,在训练枪法的时候,袁绝夜站在冷风的面前,看着风擎宇研究着枪只,淡淡的说道:“别让他的手上染上血腥。”  他的孙子,他只想让他变强。可以有能力站在黑手党里,不会有一个人有异议。同样,他不想让他的手沾上鲜血。他知道杀人的感觉,知道杀人是有瘾的,知道当手上沾上了鲜血,是难以停下来的。  冷风点点头,这两年来,风擎宇只与袁点点联系了一次。当听到那边哭的眼泪鼻涕估计一脸的白痴妈,风擎宇当时脸上还肿的厉害,身上青青紫紫四处都是痕迹。却只是靠在那里淡淡平静的说道:“我很好,不用担心。”  夜,暗的伸手不见五指。  风擎宇靠在走廊的宽阔的扶手,手中正用刀雕刻着什么。  里面,是阵阵压抑的哭声。十三岁的白雪第一次杀人,手上沾着鲜血回来,到现在还在泪流满面。不敢哭的大声让冷风知道,眼泪是不允许的,如果让冷风知道了白雪哭,那么后果是很可怕的。  没有进去,里面偶尔会听到安抚声。但风擎宇还是冷冷的雕刻着手上的东西,这已经是第二个了。  还有一点就完工了,没有月光的夜,只有远处走廊上的灯光。当最后一刀收工,风擎宇把刀收回靴子里,低头看着手上的雕刻品。这完全是按照袁点点e过来的照片雕刻着的,还是那白痴一样的笑容。  嘴角,柔和了一分。手轻轻的摩挲过那张小脸,好像越来越标致了。在他的眼里,最美丽的女子。虽然,很笨,很白痴。  雕刻被收回怀里,风擎宇转身回到房间里。睡的很普通的通铺,没有人知道他的身份。都以为他是与别人一样,会被培养成杀手的人。白雪还在哭,风擎宇躺回被子的时候,冷声说道:“自己选择的路,如果害怕就割了废了自己离开这里,如果要留下来,就别哭。眼泪,是弱者的表现。这里属于强者,不是弱者的世界。”  “你知道什么?”  今天一万字更新完毕,明天见。  推荐完结文《致命婚姻:女人,你只是棋子》很虐的文文。《粉粉老婆:女人,你要负责。》很**的文文。《危情陷阱:女人,别想抗拒!》。紫紫推荐,质量保证。不入坑会后悔滴哟。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