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续篇:(二十八)求推荐票,求推荐票

续篇:(二十八)求推荐票,求推荐票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4094更新时间:2015-06-07 10:39:41
   程涵蕾被问的一愣,话是这样没错。既然打了,当然得打赢,输了可就是挨打又没面子。  “哪有这样子的……”  “雷梓煊,雷梓瞳,跟妈妈道歉。并且保证以后再也不许打架了,快。”  雷辰逸搂住程涵蕾,知道程涵蕾根本就没有生气。雷梓瞳和雷梓煊还没反应过来,人精似的程贝贝却听出来了雷辰逸话的弦外之音。伸手扯了扯雷梓瞳,同样是人精的雷梓瞳看到程贝贝示意的眼神,立刻明白过来。  一手扯过雷梓煊,站到程涵蕾的面前,乖乖的说道:“妈妈,爸爸,我们知道错了。我们再也不敢随便打架了,你就原谅我们吧。”  雷梓瞳一边说,一边怂恿雷梓煊,不停的使眼色。双胞胎默契十足,这眼神一使,雷梓煊立刻坐到程涵蕾身边:“妈妈,煊煊下次不敢了。”  “爸爸,念念好疼,你看,都青了。”  雷梓瞳就顺势坐到雷辰逸身边,小脸仰着,明明就两小块,还在那里惊呼的跟什么似的。雷辰逸心疼的跟啥似的,立刻抱住雷梓瞳,一边念叨道:“该死的,谁敢碰我的宝贝女儿。”  “雷辰逸。”  一边心疼的看着儿子脸上的伤,不用说,冲在前峰的肯定是儿子。心疼着,又气着。听到雷辰逸还在那里煽风点火,真心想捏死雷辰逸。  “念念,下次不许再打架。女孩要有女孩的样子。”  以后谁欺负你,告诉爸爸,爸爸收拾他。  雷辰逸似模似样的教训着雷梓瞳,已经涂抹过药酒了。看着那漂亮的小脸蛋上的瘀青,真心心疼。用着小声音在雷梓瞳的耳边交待着,听的程涵蕾手上又用力的掐了一下雷辰逸。  雷梓瞳咯咯的笑着,搂着雷辰逸,香喷喷的吻落在雷辰逸的脸上。  “爸爸,你真好。”  马屁拍的雷辰逸受用的要命,伸手抱起女儿,一手牵起程贝贝往楼下走。  “明天周末,你们想去哪里玩?”  “爸爸,你说呢?我们听你的。”  这个时候,两个女儿可都乖巧的要命。但结果就是,雷辰逸是负责想地方的,而两个女儿是负责否定或同意的。  坐在沙发上的程涵蕾看着两个女儿粘着雷辰逸的模样,实在无奈。雷辰逸再这样宠下去,两个女儿真的要上天了。雷辰逸的确是有那个资本,女儿宠坏了,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有他撑着。也的确有那个本事撑着,可是就算女儿要富贵养,也不是这样教的……  “煊煊,疼吗?”  看着自己宝贝儿子瘦弱的模样,那脸上挂着彩,实在头疼。儿子很崇拜自己的两个姐姐,脸上都打成这样了,疼的缩气。听到程涵蕾问,雷梓煊声音轻轻的说道:“妈妈,不疼。”  “以后不许打架了知道吗?”  “妈妈,你放心,以后煊煊会一个人打赢的,不让姐姐被打。”  握紧拳头,雷梓煊非常坚定的说。程涵蕾头疼,看着儿子那坚定的目光。其实,儿子并不弱。  ********************************  丘泽出差去了,安然习惯性的七点多便起来。穿着家居服下楼,阿姨正在做早餐。听到安然的脚步声,从厨房里探出头来:“太太,早餐很快就好了。”  “嗯,谢谢。”  优雅的点点头,走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下。拿起桌上的报纸,今天的头版有些特殊。  上面醒目的是一张照片,照片里的人是出差在外的男人,她的老公。  似乎是习惯了看头版上登录两个人恩爱的照片,突然看到丘泽和另一个女人状似的从酒店里走出来微愣。丘泽和另一个女人的照片边是,摆的是她和丘泽看起来很恩爱的照片。上面噱头无非写的就是关于家花没有野花香,究竟是在外逢场作戏,还是与家花早已没有感情。甚至,连一直没有孩子这件事情也被提了出来。  安然大致扫了一眼,便放下了报纸。正好阿姨的早餐已经做好,安然走过去,坐在那里吃着早餐。  吃了早餐,安然如往常一样的做自己的事情。丘泽出差今天中午会回来,说是会回来吃午餐。吃了早餐,安然就自己开车去了菜场。穿着舒适的衣服,在有些脏乱的菜市场并没有格格不入的感觉。  细细的挑选了一些丘泽爱吃的菜,然后坐回车里,开车回去。  一直忙碌到中午,走到外面,才发现有几个未接电话。  看到是丘泽的电话,安然回拔过去。  “怎么没接电话?”  丘泽的声音有些怪,安然声音未变的说道:“刚刚在厨房里做饭,还有三个菜就能吃饭了,你到了吗?”  丘泽坐在车里,脸上的表情微微的有些变化。两个人简单的说了几句,便挂了电话。  车里,一侧放着c市今天的报纸。上面那么醒目,昨天被拍到的时候就知道今天c市的头版一定会是这个。其实昨天拍到后,他有很多时间可以把这些照片买下来,直接切断了这条新闻。  但是……  客厅里,安然看着电话。静静的盯了一会儿,把电话放下。  厨房里,一道恬静的身影忙碌着。长发被高高的盘起,几缕发丝顺着脸颊垂下。丘泽从外走进来,站在厨房门口,就这样安静的看着安然的背影。心,有一股很安逸的感觉。  “你回来了。”  感觉到丘泽的目光,安然关了火,把最后一道菜盛进盘子里。丘泽本来靠在厨房门口,在看到安然盛菜的时候走过去伸手接过。  “嗯,知道你饭好了,车开了快一些。”  “我可以等你,以后别开快车了,危险。”  “知道了。”  安然看着丘泽把菜放到桌上,再把一道道菜上面保热的碟子拿开。自己盛了两碗饭走了出去,一碗放到到丘泽的面前。  “吃饭。”。  身上还系着围裙,低头夹菜的时候,那几缕发丝又垂下,有些瘙痒的感觉。安然还未伸手缕过,一双手已经取代了她的位置把那不乖的发丝给缭到耳后。  安然微微一笑,丘泽的心软的跟什么似的。  两个人没有过多的语言,算是比较安静的吃了饭。饭后,丘泽帮着收拾碗筷。安然伸手推着丘泽出去,自己一个人在里面洗碗。丘泽没有离开,就站在那里看着安然洗碗的样子。侧脸,看起来很温暖。两个人靠的明明很近,他只要再向前走两步,就能把她收进怀里,真实的感受到她的存在。  只是……  结婚已经快七年,他与她的心,中间总是隔着一些什么。跨不过去,即使他已经很努力很努力。  “没什么想问我的吗?”  最后,还是丘泽沉不住气的开口。两个人之间,明明应该是女方沉不住气,但是,每一次遇事总是他自己沉不住气,真的应了那句话,男女之间付出多的那一方注定了要累一些。  “什么?”  安然洗碗的动作停了一下,侧头看向丘泽。眼底有着淡淡的光芒,时间的锤炼,她好似越来越静了。以前有安泽在身边,安然还会感觉到很有生气。但是现在,安然越来越安静了。有时候两个人明明在说话,他甚至都有一种她是没有形态的空气。  内敛,安静的女子。一个把心事隐藏的太好,把一切都隔离在她的世界之外。挑不出一点毛病,找不到一点茬。她很好,好到让他觉得,他们是很幸福的。但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他始终知道,他离她的心,差了那么一点。  安然在发现丘泽的目光变深邃了一些,像是突然想起了丘泽是在问什么……  “你是说报纸上的事情吗?”  丘泽没说话,只是依然一动不动的看着她。  “都这么多年夫妻了,我还不了解你吗?老公,我相信你。”  我相信你,多么动听的四个字,这是多少男人想要的四个字,只是听进丘泽的耳里,却满满的都是刺,刺的心一阵阵揪着的疼。  “我故意的。”  丘泽在安然说完后,一直没接口。却在安然又转过头继续洗碗的时候,突然开口。  安然刚擦干手中的碗准备放下,听到丘泽的话后。手上的动作没显的顿住了,只是几秒,又继续轻声放下。接着拿起另一个,准备擦干净。  “我说我是故意的。”  丘泽突然一手拉住安然继续擦碟子的动作,手上的力道太大,安然气在手上的碟子就这样从手中一滑。哗啦一声,落地,碎成了几半。  安然明显是怔住了,丘泽,已经很久不曾有这样失控的举动了。有些愣愣的从地上的碟子上移开视线,然后慢慢的转向丘泽。  “老公,你怎么了?”  还是那么温柔的声音,就算他此时扣着她手上的力道那么重,重的很疼。安然还是那么的沉静,明明刚刚的那一刻有情绪变化。但是只是几秒,就已经恢复了平静。  又是这样一张脸,一张平静到让人无法发火。甚至想找茬都找不到的脸,她如此的安静的看着他,好像是在看一个闹脾气任性的孩子。  丘泽闭了闭眼睛,突然间很累。就像是绷了太久的机器一直在转在转,绷到了一个极限后,有些承受不住了。  “安然。”  丘泽似是豁出去一般,突然紧紧的搂住安然。这样激情有力的拥抱,已经好久不曾有了。两个人都是那么温柔的对待着对方,不曾再吵架,一直都是有商有量的,完美的夫妻典范。这样的拥抱,抱的人有些窒息。安然手空在半空当中,整个被压的肺都好像要炸了了一样。  “你,爱上我了吗?”  咬字清晰,一字一字的在安然的耳边问着。安然垂放在空中的双手突然就顿住了,手慢慢的放下,整个人好似突然被戳破了的气球,一下子卸掉了所有的元气。  厨房里,一时间安静的可怕。丘泽没再说话,只是更加用力的抱着安然,好似这样就能把自己揉进她的心里。  安然心揪的厉害,这个问题,她知道有一天丘泽一定会再次问她。  她以为,他会懂的。  她以为,自己做的已经够多了。本既后煊。  她以为,她和丘泽就这样可以相安无事的过完一生。  对于自己的选择,她已经认命,更加想努力的扮演好自己的角色。每一天,对着镜子中的自己练习着微笑,不再蠢蠢欲动。甚至不再去想过去。她隔绝了一切的奇想,只想淡然的做丘泽的妻子,做一个他背后的好女人……  “丘泽,对不起。”  最后,安然在张了无数次嘴后,还是无法说出一个爱字。这个字眼,她曾经在十六岁的时候,对一个男人说过。至此,爱好像就终结于此。对爱的人,可以一次次说出一个爱字,但是,不爱的人,终究是不爱。  她无法骗自己,无法骗丘泽。  唇瓣在哆嗦着……  这样,还不够好吗?  “为什么?我究竟是哪里做的还不够好。为什么,你不能爱上我。”  为什么?  安然自己都想找到一个答案,为什么,一个如此好的男人,为什么已经做了七年的夫妻,她的心却始终无法对他打开。就算是两个人躺在一张床上,就算她已经很努力的想要让他住进去,但是……  “对不起。”  她已经很努力了,可是,她做不到……  “对不起,呵呵。我爱了你十一年,换来的就是一句对不起。”  丘泽一把推开安然,当一根弦扯断了,所有的表面平静都彻底的被扰乱。心,被撕碎了。他在让记者拍到的时候,他的心里有那么一丝丝期待,哪怕是安然打电话问一句,不质问,只要问一句,问一句是怎么回事。  这不是一个老婆最应该的反应吗?  可是安然什么也没有……  一句相信他,究竟是相信他,还是不管他出不出轨她都不介意。甚至,她在心里期待着他会出轨,这样她就有理由离开自己了……  今天四千字更新完毕。明天见。  推荐完结文《致命婚姻:女人,你只是棋子》很虐的文文。《粉粉老婆:女人,你要负责。》很**的文文。《危情陷阱:女人,别想抗拒!》。紫紫推荐,质量保证。不入坑会后悔滴哟。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