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续篇:(三十一)

续篇:(三十一)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4061更新时间:2015-06-07 10:39:42
   “明天我跟雷辰逸准备去补蜜月旅行,还准备说晚上给你打个电话说一声的呢。”  “玩的开心点。”  安然默默的把到嘴的话给咽了下去,其实本来没准备打这个电话,却还是在撑的累的时候,想听听涵蕾的声音。好似,全世界只剩下程涵蕾可以让她依靠了。  后退了一步,把自己埋进靠椅里,整个蜷缩起来,伸手圈住了膝盖,努力的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很正常。  “找我是不是有事?”  程涵蕾翻了个身,问。  安然在电话这边摇摇头……  “没事,就是想你了,打个电话给你。”  “安然……”  程涵蕾总算察觉到安然言语间有些不对劲,整个从床上坐起来,脸上的表情有些严肃。前几天关于丘泽的头条她是有看到,两个人也在Q上聊过这件事情。安然说了没事,丘泽有分寸。  “嗯?”  “你没事吧。”  “我当然没事,对了,你们准备去哪里蜜月旅行,记得给我带礼物啊,我要最好的最贵的最漂亮的。”  “好,没问题。我还不知道地点是哪里,雷辰逸到现在还没告诉我。安然……你真的没事吧。”  “我有什么事啊,我很好,你放心吧。”  程涵蕾沉默了,还是有些担心。雷辰逸从浴室里走出来,看着程涵蕾和安然打电话,安静的走到换衣间里去换衣服,把空间留给两个人。  安然握着电话,见程涵蕾沉默,于是补了一句说道:“你该不会是还担心上次丘泽上报的事情吗?那都是记者胡乱在那里写的,丘泽那个人你还不知道吗?我就是想让他出轨他也不愿意出去出轨,这点自信我还是有的。你放心去旅行,我很好。不用担心我。我都这么大的人了,什么事情都有分寸,放心吧。”  “有事给我打电话,知道吗?”  “嗯,我知道。程涵蕾,我知道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都还有你。”  安然感性的开口,程涵蕾眼眶立刻酸了酸。  “讨厌。”  “我先挂了,丘泽回来了,我要下楼了。”  “嗯,好,电话联系。”  “好。”  挂了电话,程涵蕾的表情还未恢复正常。雷辰逸已经换好家居服走出来,看到程涵蕾坐在床边呆呆傻傻的模样,站到她的面前,伸手揉了揉程涵蕾披散下来的长发,像是对待小孩子一样。  程涵蕾伸手握住雷辰逸的手,有些担忧的说道:“老公,我有些担心安然。”  她越是说的好,她便觉得她越是不好。  “老婆。”  雷辰逸顺势伸手搂住程涵蕾的肩膀把她带进自己的怀里,然后温柔的抚摸着她已经快及腰的长发,手指在里面穿梭着。声音,淡淡的,如春风般的飘进她的心里。  “安然有一条自己要走的路,她会选择什么都不告诉你,就是因为她已经能够自己一个支撑。她和你一样大,你可以独当一面处理问题,她一样可以。如果真的需要你的时候,安然不会不找你,不告诉你。”  “嗯。”  想想雷辰逸说的也对,伸手搂住他的腰。在面对在乎的人上面,她有时候会犯糊涂,可是雷辰逸总是会在一边耐心的告诉她,详细的说明,让她自己做决定。头埋在他的小腹上蹭了蹭。。  时光倒流,还记得曾经两个人因为安然的关系,曾经闹的很僵过。  那时候的他,眼底容不下一粒沙子。甚至于是安然,他都无法忍受。  想想那个时候,他表达的方式,程涵蕾忍不住的扬了扬唇角。其实他只是不懂得如何去爱,其实早在很久以前,他就是喜欢上自己了。只是他一直不承认,而那时候,因为身份的关系一直被困在一个局里,自己也看不懂。  现在,回头看看两个人的曾经,伤害都成了一种难以磨灭的记忆,一种很美好的感觉。  C市  安然挂了电话,把手机放在一边。  楼下,还是很安静。  好像丘泽从那天离开后,就没再回来过。不想让阿姨看出两个人之间闹冷战,安然放了阿姨几天假。家里,从丘泽离开后就一直安静的可怕。这几天来,安然很少吃东西。不是不想吃,只是每次站在厨房里做东西的时候,总是时常的会愣神。  等做好一桌子的菜后,拔丘泽的电话依然是转进语音信箱,最后那单调的声音让安然看着一桌子的菜,再次失了胃口。  默默的把做好的菜一碟碟的倒掉,再回到房间,蜷缩在那里等待着。从夕阳落下,再到夜色深重。裹着毛毯睁着眼睛有时候就这样到了天明,她知道只要自己的一句话便可以。只是,爱吗?  不爱,她做不到欺骗。  默默的闭上双眼,安然紧咬住唇瓣,眼眶酸涩的厉害,最终眼眶还是干涩一片。  ************************************  “你这是何苦呢?不开机,这是怕她打电话给你还是怕她不打电话给你?”  坐在丘泽对面的女人端起桌上的咖啡轻抿了一口,他已经在这里泡了几天了,每天下班后就到这里坐着……  “哪里来这么多废话?”  丘泽被戳中心事,有些烦燥的看了一眼坐在对面的女人。  对于丘泽的烦躁,只是淡淡的笑着。她的身上有着一抹从容感,三十岁,是这间咖啡厅的老板娘。二十四岁便开了这间咖啡厅,她很少来咖啡厅,偶尔会以客人的身份来坐坐。  “回家吧,你老婆一定很担心你。”  “她?我不回去她估计会更加开心,觉得松了口气。担心?如果会担心,那就不是安然了。”  丘泽有些自嘲的开口,拿起桌上冷掉的咖啡喝了一口。  “让你别喝黑咖啡,你还不听。我帮你重新煮杯咖啡?”  虽然说是征求他的意见,但是却已经在开口后已经站起身。这是咖啡厅的三楼,采光度非常好,如果是下午的时候,那大片倾斜的玻璃会很好的把阳光都折射进来,让人整个心旷神怡。  只要她在的时候,这里就是为她一个人开放的。她喜欢在这里画些画,或是安静的写些东西。  这间咖啡厅是她的收入来源,而写作和画画却是爱好。现在在某间情感杂志的专拦偶尔写写文章,在网络上有一定的知名度。而画画,只是纯欣赏。没有什么风格可言,只是想画什么,便会画什么。  丘泽靠在那里闭上双眼,满天的繁星,三楼的灯光很是让人舒服。因为想安静,所以来了之后,这里就很安静。  秦紫妍穿着一件长裙,裙摆拖地。大方得体,不张扬却又不单调的。如此素雅的颜色,穿在她的身上,恰到好处,不会显得毫无生气。不说话的时候,秦紫妍很是安静,是个最好的倾诉对象。  在写稿的时候,喜欢喝上一杯咖啡。而速融咖啡实在是难以入口,所以秦紫妍便为了不虐待自己便买了咖啡机,开始为自己煮咖啡喝。这几年下来,渐渐的练就了一手不错的煮咖啡的本事。  每个动作都很慢,每个动作都很流利。一步一步的动作,有条不紊的。其实不得不说,看着秦紫妍认真做一件事情的时候,是一种享受。她并不算什么美女,甚至算是普通。但是她沉静的时候,自然有一股魅力散发着。  很快,沸腾的咖啡豆。咖啡的香气开始在整个三楼飘荡着。丘泽眯着双眼,闻着咖啡的香气。这几晚都没有睡好,每天在这里泡到很晚,然后开车回公司休息。都会想安然会不会睡不好,偶尔车停到楼下,却又转身离开。  撕开的裂口,突然间不知道应该怎么再把裂口拉回来。听行实点。  “好了,尝尝。”  把手中冒着热气的咖啡递到丘泽的面前,然后顺势坐下来,把自己的那杯也放到自己的面前。  “要吃些小点心吗?”  这几天,他估计都没有好好的吃东西。  “嗯。”  没拒绝,是真的饿了。  秦紫妍从楼下端来一些点心,两个人吃着点心,喝着咖啡。  她煮的咖啡,称不上极品,但是却很好入口,浓郁的香气在唇腔里飘散着……  静静的,一晃又是十点多。  “谢谢。”  “不客气。”  一边收拾着,看着丘泽往楼下走。  在他下楼的时候,秦紫妍轻声说道:“在心里想还不如直接去面对,逃避始终不是最好的办法。”  丘泽没有停顿,脚步依然的往前走,直到声音消失。秦紫妍开始收拾桌上精致的糕点碟子和咖啡杯。  走回刚刚的位置安静的洗着咖啡杯,然后放好。关上灯,往楼下走去。楼下还有三三两两的客人,有情侣,有朋友,交头接耳。悠扬的音乐在耳边响起,秦紫妍迈步往自己停车的地方走去……  ********************************  车熄火,丘泽坐在车里,点燃一只烟。  烟雾缭绕着,圈出一圈圈的烟圈。  很快,车里笼罩着浓郁的烟雾。  在心里想还不如直接面对,逃避始终不是最好的办法。  秦紫妍的话在耳边响起,丘泽灭了手中的烟推开了车门。  走进家里,客厅里留着一盏灯。如这些年来每一晚一样,不管他回来的多晚,都有一盏灯为他点亮着。  迈步走了进去,伸手脱下外套。闻着满是烟味的外套,丘泽的眉头微微蹙起。就在楼下简单的洗了个澡,去了一身的烟味后这才往楼上走去。  主卧,依然点着一盏地灯。微微灯光如一团晕开的温柔,笼罩在床上那蜷缩成一团的身影。  走近,居高临下的静看着安然那睡着依然紧皱着眉头的小脸。短短的几天,下额又消瘦了几许。她真是越来越瘦了,有时候抱在怀里都有些隔应着的疼。  安然睡的并不安稳,这几晚总是时常的醒来。似是感应到了丘泽的存在,安然慢慢睁开双眼。丘泽的脸便映进她的视线里,安然嘴角慢慢的漾开,一抹温柔的笑容在嘴角绽放开来。  “你回来了。”  撑着双臂起身,安然没有去问这几天他去了哪里,只是用那双眼睛温柔的看着他。就像这几夜他没有夜不归宿,就好像两个人没有争吵过。  心里,泛起一阵难以言喻的感觉。不知道是难受,还是应该开心。  “饿了吗?我给你煮点夜宵。”  说着,安然就要掀着被子起身。习惯性的动作,习惯性的浅眠。每天只有等他回来后,她才会真的去睡一会儿。常常他在书房里两三点的时候,他进来,她就会醒来。或是,她会在半夜的时候,在他还在忙碌或是想心事的时候,会下楼悄悄的为他做上一份夜宵,安静的放在他的手边。  其实,她真的有做一个好妻子。很好的照顾他,如果有些事情不去那样计较的话,如果不是那么渴求她的回应。其实,她真的已经做的很好了。  “不用了,我刚回来的时候吃过。”  丘泽按住安然的肩膀,掀开被子顺着安然躺下。安然立刻挪动了一下身子,让出一些空间给丘泽。他身上是家里沐浴露的味道,明显回来的时候洗过了澡。  “刚在楼下抽了烟。”  看到安然的表情,丘泽条件反射的解释着。  “我没乱想。”  安然说完后,又有些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丘泽。那表情让丘泽的心中一紧,薄唇蠕动了一下,到了喉间的话,还是默默的给咽了下去。  “睡吧。”  “嗯。”  安然松了口气一般,顺着他的搂抱躺下,这一晚,两个人什么也没做。丘泽只是紧紧的搂着安然,那么用力的搂着。安然的脸贴在丘泽的胸口,耳边是他的心跳声。其实明明两个人都在努力,明明两个人为了对方都在妥协,都在用心的想要改变自己。可是,为什么这么好的他,她就是爱不上。  她为什么就是给不了丘泽想要的那种爱……  其实,人的一生深爱过一个人,品尝了痛到极致。品尝了爱而不能,伤到了透彻,已经不敢再去爱。  慢慢闭上双眼,安然的眼角有些湿润。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