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续篇:(三十三)

续篇:(三十三)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4064更新时间:2015-06-07 10:39:44
   “答应我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  雷辰逸的手被程涵蕾按住,声音沙哑的传来。  “你先答应,我就不动。”  程涵蕾的眼睛在夜色里亮晶晶的,雷辰逸低头咬了一下程涵蕾,沙哑的说道:“成交。”  说话间, 手也不规矩的滑了下去。每个人的心中都有叛逆的因子,这种近似于露天偷情的感觉,别有一翻味道。手解开了她的扣子,长指滑了进去。而另只手,很轻松的就从外衣里滑了进去,往下。而雷辰逸的风衣披住了两个人,把两个人正在做的邪恶的事情都遮挡住了……  雷辰逸吻的很炽烈,程涵蕾被摸的浑身发烫,头靠在他的肩膀上,细细的呻。吟着。在感觉到雷辰逸真准备脱她衣服的时候,立刻咬了雷辰逸一下。  带着警告的意味,雷辰逸的眼底染着火焰。  “蕾蕾……”  他每次这样叫她的时候,她就完全没有。程涵蕾握着他的手悄悄的松了,而他成功的推高了她的外套,埋头进去。程涵蕾侧坐在他的怀里,目光触及之处是海面。海滩上的确已经没有了人,眼前汹涌的海浪在拍打着岩石,而两个人坐在上面,身体承受着雷辰逸的攻势。  **,一发不可收执。  激情,在身体里爆|发开来。  颤抖的身体,整个软进了雷辰逸的怀里。而雷辰逸的喘息甚,头埋在她的胸口,不停的喘息着。  终还是停了下来,雷辰逸看着怀里娇喘吁吁的程涵蕾,低头爱怜的在她的唇瓣上亲吻了一下。虽然这里有些危险,可是带来的感受也更加不一样。两个人靠在一起缓和了一下气息,待平复了之后,雷辰逸抱着程涵蕾下来。  程涵蕾的腿还有些软,靠在雷辰逸的怀里,脸红扑扑的,像是在等待着人吞噬一样。  靠在那里相拥了好一会儿,程涵蕾这才缓了过来。  “回家吧。”个被下睛。  “好。”  两个人站起身,靠在雷辰逸的怀里,两个人依靠着往家的方向走。车还停在海鲜滩那里,两个人没有开车回去,一直走了半个多小时才到了家里。  隔壁的书房里  程贝贝坐在中间,雷梓瞳和雷梓煊坐在一边,画面里雷辰逸先跟她们在聊天。  “爸爸。”  三个小朋友一起跟雷辰逸打招呼,脸上都红扑扑的,明显的刚刚疯了。  “有没有听话?”  “有。”  程贝贝和程梓瞳一起回答,默契十足。而雷梓煊抿着唇,没回答。程贝贝和雷梓瞳见雷梓煊关键的时候掉链子,伸手捏了一下雷梓煊一下,雷梓煊从未撒谎过,耳根子都因为急而红透了。  “不能过火了知道吗?不然爸爸也保不住你们的pp。”  “爸爸,你最好了。”  程贝贝和雷梓瞳听得出雷辰逸的弦外之音,立刻狗|腿的拍马屁。  雷辰逸笑着,跟孩子们聊着天。程涵蕾洗了个澡走过来,见程涵蕾走过来,程贝贝和雷梓瞳立刻乖乖的坐好,一副乖宝宝的模样。  “妈妈,妈妈。”  程涵蕾被拉坐在雷辰逸的怀里,想挣扎,雷辰逸搂的紧挣扎不开。就坐在他的怀里和三个宝贝说话。  “妈妈你放心,我们都有乖乖的听话。对不对念念?”  “对。妈妈,你就放心吧,我们一定会乖乖的在家等你和爸爸回来的。”  雷梓瞳一本正经的回答,一脸的严肃的保证着。两个人不再拉关键时刻掉链子的雷梓煊,聊了一会儿。程贝贝打着哈欠对那边的两个人说道:“爸爸,妈妈,我们困了,我们去乖乖睡觉了。你们玩的开心啊。”  打着飞吻,然后迅速的关掉。  “雷梓煊,你撒谎都不会。”  两个姐姐扑了过来,哈着雷梓煊的痒。又玩成了一团,直到九点多,阿姨过来催睡觉。程贝贝和雷梓瞳凭藉着可爱漂亮加会撒娇,成功的把睡觉时间推到了十点多。到真累了,才回到房间里睡觉。  雷辰逸关了视频后,就抱着程涵蕾往浴室走。  “我已经洗过了。”  “再洗一次。”  剥着程涵蕾的衣服,很快就剥干净了,程涵蕾挣扎失败的抱进了浴室里。。  主卧里有一个很大的浴缸,两个人泡在里面,打闹着。程涵蕾趴在雷辰逸的怀里,细细的吻着他的脸,再慢慢的往下。在感觉到雷辰逸的身体变化时,笑着突然起身。裹着浴巾就跑出去了,丢下雷辰逸一个人在浴室里。  笑的欢乐,雷辰逸从浴缸里起身,去追程涵蕾。  两个人裹着浴巾在房里追逐着,程涵蕾累的整个倒进阳台里的躺椅里笑着投降……  发丝还有些湿,雷辰逸低头压着程涵蕾啃咬了一翻,然后走进屋里拿着吹风机,两个人互相吹干了头发,然后雷辰逸挤进了大的躺椅里,把程涵蕾抱在怀里。  到了夜晚,整个岛很安静,这是都市里没有的寂静。这里就算是郊外的别墅也无法做到这一点,满天的繁星,美丽非凡。远处,海面美丽的起伏着。岛的四周有着灯,在夜晚都亮了起来。环绕了一圈,看起来很是美丽。  雷辰逸搂着程涵蕾,薄唇细细的吻着她的脸。程涵蕾抵着雷辰逸的胸口,坏坏的笑道:“还记得刚刚说答应我的一件事吗?”  “嗯。”  雷辰逸不甚专心的搂着程涵蕾,手在不规矩的游走着。  “等会。”  程涵蕾拍走雷辰逸的手,从雷辰逸的身上下来,然后往房里走。雷辰逸不知道程涵蕾在玩什么,见程涵蕾跑回房里,一会儿又出来。双手别在后面,然后用一副很坏坏的模样看他。  “什么?”  程涵蕾没立刻拿出来,而是挑了一下眉头说道:“你说过的不能反悔的。”  “嗯。”  雷辰逸的眼底有笑意,很放纵程涵蕾偶尔的孩子气。  程涵蕾从身后拿出一样东西,然后成功的让雷辰逸的脸色绿了。看着程涵蕾手上的东西,说起这情趣内.裤,还是两个人结婚三周年的时候,腐竹送给他们的礼物。当时雷辰逸没穿,所以程涵蕾就收起来了。  上次说要蜜月旅行的时候,正好看到这个,程涵蕾心中起了坏心眼要逗逗雷辰逸,所以就把这个拿出来了。想看看雷辰逸穿上这个是什么模样。想到他平时一板一眼的,这会儿穿这样的东西,会不会别有一翻味道。  “说了不许反悔的哟!”  晃了晃自己手上的底.裤,果然女人是宠不得的,一宠就越来越无法无天。  心中虽然如此想,雷辰逸还是伸手接过了……  看着程涵蕾脸上那副等着看好戏的样子,手上还一板一眼的拿着手机准备等他出来拍照留恋。雷辰逸眼神微微的一黯,视线扫过手上的薄薄一物,嘴角突然微微上扬。  程涵蕾看着雷辰逸很配合的直接往里走,坐在躺椅上看着面前的美丽风景,等着雷辰逸出来。  没一会儿,雷辰逸便听到脚步声。  程涵蕾转头,第一眼是雷辰逸那俊逸的脸,在灯光的笼罩下,显得更是迷人。而慢慢往下,是手感极好的胸肌。再往下,是六块腹肌身材没一点变化。反而是越来越结实。再慢慢的往下,当视线停在了雷辰逸刚穿上的某地儿的时候……  脸刷的一下成了红富士……  胀的都快充血了,眼神咻的一下离开。  雷辰逸眼底染上笑意,刚刚在看到程涵蕾手上拿的时候,一开始是脸绿。接着在看到尺寸的时候,立刻就坏心眼了。可以想象这小了两号的穿在自己身上会是什么样的效果。雷辰逸果然见到了成效,坏坏的看着程涵蕾脸红透的模样……  摆了个诱惑的姿势对程涵蕾说道:“不是要拍吗?”  程涵蕾以为两个人结婚都这么久了,自己应该已经脸皮练就的厚很多了。可是没想到,自己在看到眼前这么让人喷鼻血的一幕时,还是控制不住的害羞。  “不拍了?”  程涵蕾头一别,伸手就要推已经压到自己身上的雷辰逸。  雷辰逸双手撑在两边,灼热的气息喷在程涵蕾的脸上。而手指更是顺势而下,缭绕的抚过程涵蕾的脸颊。声音沙哑的开口道:“蕾蕾,下次想看我穿这些,记得买大两号的,我的尺寸你还不知道吗?”  那太邪魅的声音逗的程涵蕾脸越来越红了,耳根子燥热难当。  “雷辰逸。”  知道雷辰逸在逗自己,这叫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谁知道他穿上了会是这样的效果啊。这哪能看啊,看一眼都能让人想把自己埋进鸵鸟壳里。  “这么费心的带来,又费心的设个陷阱让我跳,现在倒不看了。蕾蕾,这不是不划算吗?”  “你还说。”  程涵蕾郁闷死了,搂着雷辰逸的脖子,就在他的颈侧一咬。  雷辰逸的身体一绷,而那本来就小的尺寸此时又绷的更紧了一些。而越发的明显,程涵蕾眼角扫过,脸更红了。  “蕾蕾,点了火今晚可就不能喊停……”  雷辰逸眼底的**一点也不遮掩,看的程涵蕾心惊。  支吾着想说,但是雷辰逸已经不给她机会……  顺势压了下去,低头堵住了程涵蕾的唇瓣,吻的程涵蕾飘飘欲然。衣服尽褪,沙哑的声音在耳边带着**的勾搭着程涵蕾……  “蕾蕾,脱了……”  手拉着程涵蕾的手往上按,程涵蕾脸越来越红。闭着眼睛,喘息着被压在躺椅里。滚烫的气息,滚烫的身体相贴在一起。热情,在美丽的风景下,肆意的……  晚风徐徐在吹,远处的灯火照着这对有情人。  双腿拉的太开,酸的厉害。从外被抱到里,柔软的大床上,身体被压成了一个高难度的姿势。  一夜,结实的的床也抵不住雷辰逸的生猛,力道太强,连床都在吱呀欢快的叫着。那声音听的程涵蕾头皮发麻,身体就更是敏感。尖叫着求饶,最后是细碎的呜咽声。疲累,终是消不了被挑起的火焰。  热情一直延续至深夜,餍足的某人总算是饶过了已经哭的喉咙沙哑了的小女人。  睫毛在颤抖着,眼角含着泪水。分不清是太过快乐,还是太疲累。那泪水随着睫毛的轻颤,楚楚动人。  低头,缠绵的在她的唇上吻了一下。细细的抚过汗湿的长发,有些怜惜的看着被自己折腾了一晚的小女人。大手搂住,扣进了自己的怀里。如云的长发,披散在枕头和胸口中上,缠绕间,丝丝缕缕的缠进他的心里……  得此一挚爱,挚爱一生。  *************************************  c市  第二天  安然一早就醒来,睁开双眼便迎上丘泽的双眼。  “早。”  “早。”  低头在她的唇上亲了一下,安然浅浅的笑着。伸手撑起身,看着丘泽说道:“你再躺会儿,我去给你做早餐。”  “嗯。”  点点头,安然不知道昨晚丘泽会回来,这些天自己一个人呆着,也没让阿姨过来。  掀开被子下床,双腿踩在地上膝盖还是有些疼。迈着的步子,顿了一下。走路有些不正常,丘泽靠在那里在看到安然双腿好似有些不对劲。  “老婆。”  丘泽立刻掀开被子,叫住安然。  “怎么了?”  安然站在原地转头看丘泽。  丘泽没说话,直接走到安然的身边,伸手抱住安然,在安然错愕的声音里直接走到床边。安然被按坐在床上,而丘泽则立刻单膝跪下,小心翼翼的卷着安然的裤管。  “老公,我没事。”  安然一惊,伸手就要按住丘泽的手。  丘泽抬起头,看着安然。安然的手慢慢松开,而裤管被推高,膝盖上的伤还没有结疤,但是那道伤口还是清晰可见。丘泽再推起另一个裤管,依然是这样。在白皙一片当中,那两道伤口刺的丘泽眼睛发疼。  “是我不小心碰到了,真没事。”  “那天弄的是不是?”  推荐老文:《致命婚姻:女人,你只是工具》很虐的文儿,喜虐的可跳坑。《粉粉老婆:女人,你要负责》男专情,女痴情。《危情陷阱:女人,别想抗拒》也是禁忌文,有肉,喜素食的可绕过。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