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续篇:(三十六)虚情假意

续篇:(三十六)虚情假意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5056更新时间:2015-06-07 10:39:45
   丘泽的眼神,冷如冰。安然再看向坐在沙发上的丘渊和蓝苑,两个人似乎还处在震惊当中。听着丘泽刚刚说的话,他们仿佛被人给捶了了几捶一样。他们的眼底从震惊到失望,再到对丘泽的心疼。他们一直以为幸福的两个人,自己儿子竟然背负了如此多。  安然离开了,丘泽还站在原地。他没有看她的背影,只是低着头。拳头那用力的扣紧,疼的有多窒息。引擎的声音启动,车的声音渐行渐远。丘泽依然站在原地,蓝苑一直以为两个人相爱,一直以为……  “阿泽。”疼在给中。  心疼看着丘泽,自己的儿子,究竟受了多少的折磨。他们眼里的好儿媳妇究竟伤了自己儿子多深……  “爸,妈,对不起。是我不孝,让你们到现在都没有亲孙子抱。让你们一直失望,儿子对不起你们。”  丘泽的声音很轻,一滴眼泪从眼眶里滑落。悄无声息的消失在自己的衣领里,如果能痛到麻木也许就不会再痛了。  “阿泽,这不是你的错……你放心,这件事情我们不会就这样算了。这些年,算是白养了两只白眼狼,这样的女人离了也罢。她的心根本就是暖不了,也喂不熟。她带来的拖油瓶自生自灭去,明天我就让你爸……”  蓝苑心疼死了,站起身想要靠近丘泽。  丘泽却抬起头,看着蓝苑……  “妈……”  眼神没有什么生气,阻止了蓝苑的喋喋不休的心疼。转向丘渊,丘渊看着自己的儿子。即使他没有做到自己从小要求他的,但是这个儿子同样也让他为之骄傲。  一个男人肩膀上扛着的责任和负担,这些年来,他的儿子没丢丘家的脸。  “放心。”  “谢谢爸。”  不管这场婚姻的开端是错还是对,不管安然是出于什么样的心思不要他的孩子,不管他此时有多么的生气愤怒,终究,小泽是无辜的。终究,他们疼爱小泽是发自内心的。终究,他不忍心大人的事情牵扯到孩子。  “阿泽,你要去哪?”  “让他一个人静一静。”  丘渊伸手扯住蓝苑,看着离开的丘泽。他每走一步都好似是踩在刀尖上一般,直至消失在两个人的视线里……  *************************************  安然开着车在c市漫无目的开着,记忆回潮。  眼前一幕幕的闪过,安然眼前越来越模糊。  滋……  急速的刹车声,安然的车停了下来。天早就已经黑了下来,灰蒙蒙的一大片,好似天要塌下来了一般。。  她的天,真的崩塌了……  豆大的雨点一滴滴的拍打在挡风玻璃上,安然看着身边来来往往的车。突然有一种不知道应该何去何从的感觉,解释吗?她甚至不知道从何解释,不管如何解释,错的始终是她。  的确是她亲自签了拿孩子的同意书,的确是扼杀了未成型的小生命……  车再次启动,安然再次飘荡着。  她唯一可以打电话的人就是涵蕾,而涵蕾还在补度蜜月没回来。雷辰逸一定是给她安排了很浪漫的的蜜月之旅,她怎么能把自己的痛苦加注到程涵蕾的身上,让她甜蜜的旅程里添加不必要的担忧……  不知道开了多久,车终于停了下来。安然抬起头来,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开到了妈住的小区。坐在车里,看着上面亮着的灯,妈现在应该坐在电视前看着cctv的家庭伦理剧。雨还在下着,那声音没有什么节奏可言的在耳边拍打着。  安然趴在方向盘上,脑中嗡嗡的回荡着丘泽的那些话。  这些年来,自己究竟是真的付出了些什么……  自己究竟欠了丘泽多少……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安然坐在车里,熄了火灭了灯。没有上楼,只是一个人呆呆的趴在那里,静待着时间的飞逝。  都说结了婚,不管发生了什么难受的事情都不要把自己的妈妈当成依赖。因为如果你难受了,就算你什么也不说,妈妈也会跟着担心。找的一个肩膀依靠却是把自己的烦恼加注在了妈妈的身上,她已经够让妈操心的了……  满车里的悲凉,前面一片灰暗。  **************************************  “别喝了,我这里是咖啡厅,不是酒吧。”  秦紫妍伸手夺过丘泽手上的酒杯,声音一直是温和淡淡的。坐在丘泽的对面,看着一瓶已经见底的烈酒。而另一瓶已经喝了一半了,如果不是店员打电话过来,她还不知道丘泽一个人在这里喝了这么多酒。  丘泽是空着腹喝的酒,只觉得酒入喉咙,火辣辣的烧着咽喉。  胃,翻搅的在疼着。  丘泽在感觉到手上的酒杯被人拿走的时候,眯着双眼,眼底已经有了一些醉意。看着面前有些朦胧的身影,隐隐的看得出轮廓。丘泽伸手把秦紫妍夺过的酒杯又拿了回来,仰头就把那酒给饮尽。  “要喝酒找其他地方喝去,别把我这里弄的酒气冲天的。”  秦紫妍的表情微变,看着丘泽喝的面色都已经有些白了。伸手夺不过来酒杯,一直很稳的声音此时夹杂了些许怒意。  丘泽深深的看着秦紫妍,见她眼底的那抹认真。  手撑在桌上,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没说话,转身就准备下楼。  秦紫妍这下子倒愣了,看着丘泽真的往楼梯的方向走。人都一走一晃,好似随时都会跌倒。这要真下楼梯,别指着从三楼滚下去。在自己店里滚下去,自己还得闹心。  “真是……”  秦紫妍细眉皱着,那恬静的小脸上打出一道道结,无奈的站起身往丘泽身边走。伸手就拉住丘泽……  “别管我。”  丘泽避开秦紫妍的手,心中有怒气在酝酿着。这是他唯一想得到可以让他安静的呆会的地方,可以让他释放一下自己情绪的地方,可是……  原来,天大地大,真的没有他丘泽可以容身的地方。  酒喝多了,丘泽根本就没控制自己的力道,秦紫妍本来就瘦,身体被丘泽的力道一挥,整个后退了几步。脚上的高根鞋不稳的往后呛哴着,头撞到了一边的墙角上,疼的秦紫妍倒抽了一口气。  抽气声让丘泽听到,丘泽稳住身子看向秦紫妍。见秦紫妍脸皱成了一团,手摸着后脑勺,莫名的内疚感。  “抱歉。”  “没事,楼上有房间,你要不要去休息会?”  这话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是邀请,特别是对于一个喝醉酒的男人。但是丘泽却知道秦紫妍只是单纯的想让他去上面休息一下,而丘泽看着秦紫妍。之所以会跟秦紫妍两个人维持着关系,不害怕纠缠,不害怕感情变质,就因为秦紫妍身上的这份恬静和淡然,她好似有一种看透世间感情的通透感……  和她在一起,只能用两个人字来形容,舒服……  是真的身心放松的舒服,有时候只是安静的坐在这里,喝上一杯咖啡,整个心都沉淀下来。所以他喜欢这里,不管是工作还是和安然发生了什么事情,他都喜欢来这里。这是一种习惯,在这几年里,累积出来的习惯。  所以,在让安然滚了之后,自己离开丘家大宅后和,自己第一时间就来到这里。  “你真没事?”  丘泽好似酒醒了一些,看着秦紫妍,关心的问着。  “没事。”  秦紫妍的声音又恢复了平平的,拔了拔自己的卷发。  ***************************************  走进秦家妍上面的房间,认识了大概快四年了,这还是丘泽第一次走进她的房间里。推开房门,看到的第一眼就觉得和秦紫妍的气质很相符,只是一眼就能感觉到这里应该是她住的地方。  里面有着淡淡的茉莉花香,空间并不大,但是布置的很是温馨舒服。淡色系的风格,窗帘在轻轻的飘动着,笔记本摆放在电脑桌边,一边放着三盆小植物,生机勃勃的。  一张一米二的床,素雅的花色。被单抚的很整齐,而被子整理的更是整齐。  秦紫妍走在前面,弯身整理着床铺,铺好了床之后,转身看着还站在门口的丘泽。  “你不怕?”  一个酒醉的男人,一个女人。虽然说不上是天姿绝色,但却绝对是吸引人的女人。  丘泽未直接迈步走进去,而是似认真,似开玩笑的开口。  秦紫妍没有装不懂,都已经三十岁了。对于很多事情,了然于心。站在那里看着丘泽,眼神里的平静光芒让丘泽突然间觉得自己问了一个很傻的问题。迈步走了过去,脱了外套靠进了床里。秦紫妍走到外面,没过一会儿,手中端了一杯东西走进来。递到丘泽的手中说道:“喝了,醒了会舒服一点。”  丘泽伸手接过,没有任何疑问的就喝了。  秦紫妍拉上窗帘,然后看着丘泽说道:“你就在这里休息,我晚上还要赶稿,先走了。”  “谢谢。”  秦紫妍笑笑,收拾了自己的笔电,然后转身往外走。门轻轻的的合上,丘泽躺在满是茉莉香味的床上,自从认识了安然后,他好似未曾再躺在任何其他女人的床上。  闭上双眼,胃有些翻撹的在疼着。  迷迷糊糊在疼痛中睡着……  ********************************************  半夜里,秦紫妍疲累的呼出一口气。明天一早本来要交稿的,半夜的时候却朦胧的接到了丘泽的电话,听到他在电话里痛苦的声音。秦紫妍立刻放下手上的稿子,快速的换了衣服,拿了车钥匙便往咖啡厅赶去。  推开房间的门,浓郁难闻的味道冲进鼻子里,秦紫妍一眼便看到床上痛苦蜷缩成一团的身影。  没顾自己干净的房间被弄成了什么模样,立刻快步走到床边坐下……  “丘泽……”  “丘泽,怎么了?”  伸手拍拍丘泽的脸,那惨白如纸的脸正扭曲成了一团。而秦紫妍叫了半天也没有叫醒丘泽,看着床上地上都是他吐的污秽物。先放开了丘泽,先打了电话叫救护车。然后直接走进小浴室里,拿起热毛巾清理了一下丘泽的身上。  当热毛巾清洗着脸的时候,丘泽哼唧了一声。手抓住了秦紫妍的手,睁开双眼,眼底满是痛苦……  “安然,为什么要打掉我的孩子!为什么,我这么爱你,为什么你不爱我。为什么一定要做让我无法原谅的事情,为什么……”  那是丘泽心中最深处的痛楚,那似野兽受伤了的哀鸣声,让秦紫妍的心突然揪了一下。  丘泽只是一个知心朋友,对待感情,她看的一向很淡。曾经伤到了彻底,也看得太透了感情。所以,爱情之于她来说,早已经不再重要。甚至不曾想过要再去碰触,而丘泽是个很好的谈天对象。  和他说话,总是会让心情很沉静。  其实她很喜欢一个人,而丘泽是她这几年来唯一愿意打开心房和他做朋友的人。  一直都说,男女之间没有纯洁的友谊,而她和丘泽之间,她一直认为是最纯的感情。她有丘泽这样一个蓝颜知己,很是满足。  这还是第一次,秦紫妍有一种心疼了他的感觉。  这个男人,让她看到了曾经的自己。曾经为爱沉沦,爱着一个已婚的男人。沉沦在一份永远无望的感情里,最终,精疲力尽,一切只是一场美丽的谎言。  拿着支票,她离开了。一个人来到这里,开了这间咖啡厅。  取了一个名字,叫惑情。  惑情,惑情。迷惑的感情,以此来提醒自己,别再走入会让自己迷惑的感情里。  “安然,为什么!”  手上一疼,秦紫妍的眸色有些深邃。电话也在同时响起,救护车已经停在了楼下。丘泽又痛的失了意识,而秦紫妍看着人把丘泽抬了下去。愣了一会儿,这才迈步跟了上去。  走出咖啡厅,一阵冷风吹过来。秦紫妍眼底的那点迷惑,又瞬间变得清明起来。  *********************************************  医院  浓浓的消毒药水的味道充塞在病房里,丘泽感觉到脸上有着温热的感觉。身体好似没有一点力气,昨夜未吃,空腹喝酒,还都吐了。等脸上的温热气息消失的时候,丘泽慢慢睁开双眼,侧眼便看到安然正认真的搓洗着毛巾。  拧干了毛巾转身准备帮丘泽再擦一遍脸,让他舒服一些的时候,迎上了丘泽的视线。  安然也是一夜未睡,半夜接到秦紫妍的电话便立刻赶了过来。照顾丘泽,一直到现在。  丘泽的眼神太过于难懂,安然想到昨晚发生的一切。手中还拿着毛巾,一时间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抿着唇瓣,安然最后避开了丘泽的目光,握着毛巾准备帮丘泽擦脸。  头,别了过去,避开了安然的触碰。  安然一愣,心口笃笃的在疼着。  知道丘泽不想看到自己,可是她也不能丢下他不管不顾。  端着盆往浴室走去,倒掉水,挂好毛巾走出去。  “我去给你买些粥来暖暖胃。”  丘泽未开口,安然低着头,往外走。安然走到病房外,靠在墙壁上。深深的呼出一口气,千般的绞痛,心,很疼。  丘泽看到安然离开的背影,想着她小心翼翼的模样,喉咙苦涩。  他们之间,为什么一步步走的越来越远……  那曾经以为会越拉越近的距离,最后却是越来越远。  他,永远不能原谅她拿掉了他的孩子。其实千般理由,万般的借口,最后汇集而成的还是一个不愿。一个不爱,一个不愿所以,他的孩子是她的负担。不愿意生他的孩子,是不是在为自己以后离开可以毫无牵挂。  直到安然的身影消失在视线里,丘泽有些沉痛的闭上双眼。  这件事情,让他的心拉开了一道太大的裂痕。  想要看到她,却又不愿意看到她。  爱,并不能因为一件事情而突然就不爱了。但就因为爱,所以才会在看到她的时候那样万箭穿心。有些痛苦的闭上双眼,丘泽的脸上写满了疲惫。  安然离开将近一个小时这才回来,手中提着他最爱的那间粥铺的粥。  “喝点粥。”  她有些讨好的意味……  端着粥,舀了一勺子递送到丘泽的嘴边。丘泽脸色微冷,视线未看向安然。在闻到粥香的时候,心中的情绪复杂到难以用言语来形容。几乎是在理智未能控制的情况下,大手已经挥出,而安然端在手上的粥被丘泽一把挥开,热汤的粥尽数的洒在安然的身上。  手上更是直接沾了些许热粥,安然疼的瑟缩了一下。手背一片红,而丘泽在看到自己烫到安然时,手是条件反射的想伸出拉住安然的手看看。但是被单里的手刚动,又默默的握紧。  “我不需要你的虚情假意。”  丘泽的声音生硬而冰冷……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