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续篇:(四十八)主动

续篇:(四十八)主动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5992更新时间:2015-06-07 10:39:50
   “安然。”  丘泽确定了站在不远处的短发女人是安然时,眼神瞬间柔开了。一年多未见,再见,已是恍然若梦。眼前的女子如此明媚,只是站在那里,淡淡的光彩从她的脸上流露出来。这一年多以来,有时候在酒入喉时,会反复的问自己,是否后悔。  大多的时候他摸良心说,会后悔。会想,如果不放手继续抓着她,也许会有另一翻新景象。也许他们不一定要走上离婚这条路,但是每每醒来的时候,又会被现实再次浇熄了那后悔的念头。现在,看着安然此时的模样,她的生命好似又在重新的燃烧了起来,慢慢的绽放出新的花火。  只消一眼,一瞬间,便已经明白,放手对于她来说是最好的。他,终于可以对自己说一句,不后悔。  大踏步的走向安然,前台愣住了,来这里半年了,她还是第一次见到丘总有这样情绪过于外放的时候。他整张脸都好似绽放开来了,那眼神里的光亮简直就是能融化冰。  安然沉静的笑着,也迈步走向丘泽。两个人在离一步之远的地方站定,丘泽手动了动,但是终究还是没有抱住眼前这个始终会牵引他情绪的女人。  “好久不见。”  一句淡淡的好久不见,蕴含了太多彼此懂得的情感。  “好久不见。”  像是一对老朋友在打着招呼,安然淡淡的笑着,伸开双臂。  丘泽的眼神更加的柔和,张开一直垂放在两侧的手抱住了安然。这个怀抱,依然如自己一年前离开时一样的温暖。嘴角轻轻的上扬,只是一个简单的拥抱,便松开了彼此。  前台已经呆住了,她刚刚挡住的究竟是谁。  电话突然响起,丘泽拿起电话,在看到秦紫妍的名字时这才想起来,自己差点忘记了……  “有急事吗?”  安然体贴问着,其实来这里,只是想要看看他。  “嗯,有点事情要处理一下。”  丘泽正在纠结着,不想错过安然难得的回来,最起码想和她一起吃个午餐。但是,秦紫妍那块儿……  “介意先陪我去个地方吗?然后一起吃午饭?”  丘泽在犹豫了一下,便提议。  “好。”  几乎是没有犹豫的,安然已经点头。  两个人并排往外走,那画面,看起来很是美好。在两个人走出去后,上了车离开,前台这才打电话到楼上一个资深的员工。问安然是谁,在知道安然是谁的时候,前台默默的泪流满面,还好她的前老板娘是个温和的女人,要是像小说里的那些个总裁夫人,她这饭碗真的不保了……  ********************************  如果说一年前,两个人准备离婚的时候,中间总有一道淡淡的悲伤在阻隔着。而现在,过了一年,彼此间的沉淀。再坐在一起,便明显的和谐了许多。中间好似那些个间隙都已经不再存在着,可以很是没有隔阂的聊天。  安然说着这一年多自己的旅行所收获到的点滴,而丘泽也会谈谈自己工作上的事情,还有丘父丘母,以及对小泽的依然喜爱。言词间,偶尔会提到秦紫妍。这个有些陌生的名字。喉间开这。  四十多分钟的路里,丘泽的口中提到了三次秦紫妍。  一个很动听的名字,安然不禁对这个叫秦紫妍的女子有着一丝好奇。  这些年来,还是第一次在丘泽的口中听到另一个女人的名字,在如此短的时间里,如此算高的频率听到。  也许是因为心中坦荡,所以没有什么需要在安然面前遮掩的。  两个人一起下了车,走进小区里。进了电梯,出了电梯。便看到一个女子穿着睡衣站在门外,一头卷发披在肩膀,这样的天气,穿着如此的单薄还显得有些寒意。靠在门边,正安静的等待着。在看到丘泽的时候,嘴角溢出淡淡的笑容。而随之在看到安然的时候,表情是没有变,眼神却是深邃了几许。  “很难想象,你会犯这样的错误。”  秦紫妍太过于沉静,也太过于事事有条理。很难想象,这种扔垃圾把钥匙丢在家里这种事情会出现在秦紫妍的身上。丘泽走出电梯在看到环着自己的秦紫妍,嘴都有些哆嗦。她惧寒,特别怕冷。一边调侃,一边伸手解下外套,披到了秦紫妍的身上。  “人生总有一些事情是难以预料的。”  秦紫妍环抱着自己,也没客气的拉上外套然后耸耸肩。  丘泽从口袋里拿出钥匙打开门,秦紫妍看着安然伸手说道:“你好,我是秦紫妍,总算见到了真人了。”  安然微愣,却还是伸手握住她的手。有些人,第一眼便会让你有一种莫名喜爱之感。安然很喜欢面前这个女人,两个人的手握了握,虽然有些困惑秦紫妍嘴里的那句,见到真人。  丘泽已经打开了门,在听到秦紫妍的话时,不由有些尴尬的看了一眼秦紫妍,一个眼神,便别有一翻味道。安然依然浅浅的笑,眼神来回的在丘泽和秦紫妍的身上看了两眼。丘泽敏感的察觉到了安然的想法,张唇准备解释,但似乎又默默的吞下了解释。  “进去坐坐?”  秦紫妍拉开门,以主人的姿态邀请着。  “好。”  在丘泽开口前,安然已经点头应允,丘泽只能跟着两个人女人一起走进去。  玄关处摆着两双拖鞋,一双是属于丘泽的。丘泽自然的换鞋,在穿上拖鞋的时候一愣,侧头看向安然,那眼神里有着一丝急切。现下,好像有些东西越发的觉得误会起来。其实明明没有什么事情,他跟秦紫妍的关系……  本来早已经离婚的两个人,即使各自有各的生活,并不稀奇。也不需要向对方解释什么,可是丘泽……  在看向安然的时候,安然的视线只是看向里面的摆设,并没有看向丘泽。  秦紫妍看着丘泽的表情,眼神里不禁晕开一抹淡淡的笑意。  “闲来无事,迷上了下厨。丘泽便成了这白老鼠,偶尔会被我抓过来当试吃的白老鼠。”  一句话,算是解释了两个人的关系。  她和丘泽之间有一种很微妙的关系,兴许是认识了太久的关系,彼此间有着一默契。只消一个眼神,便已经懂对方心中所想。  安然浅笑,看着秦紫妍越发是觉得喜欢。  秦紫妍家里布置的很是温馨,处处可看出她的用心。一眼便能知晓这个女子是懂得生活的女子,她把自己的生活安排的很好。秦紫妍去为两个人煮咖啡的时候,安然坐在那里,丘泽坐在一边看着安然……  “我和紫妍……”  “她是个不错的女子。”  安然对秦紫妍的好感,自然而流露。见安然如此说,丘泽突然发现有些事情解释起来已然不必要。  眼角余光扫过一边,在看到开着的电脑正是一篇专栏。安然微愣,正好秦紫妍走过来……  “这是你写的?”  “嗯。”  “我一直在想写这专栏的女子是个怎档的女子,才能拥有这样玲珑的心思。今天竟然见到了本人,比我想象中还要美好。”  安然在旅游的这段时间里,偶尔发现了秦紫妍的专栏。便一发不可收拾的迷上了她的文字,不得不说,她的心境的改变,有一部分原因要归究在这些文字上。在她的文字里,她感受到了那股子自由的气息。  对待感情的独特的见解,着实让人不得不去想怎样的女子才能拥有这样一颗玲珑剔透的心。  “人,总是当局者迷。处在局中的人总是看不清局中事,而如若有一天,我处在情感的局里,也许我也不能看得通透。”  “的确,都说旁观者清。看别人的故事,总是能够看得出一二。而自己活在故事里,也许就没有那样的理智,那样的处处考虑周全。”  “所以,人才会走过很多的错路后,方发现,应该如何走才是最正确的路。”  两个人女人,一来一往的说着,丘泽发现自己在一边竟然插不上话。  在聊的兴起时,秦紫妍留安然这里吃饭。让她尝尝自己的手艺,安然也没有客气,两个人便走进厨房,丢下丘泽一个人在客厅里对着已冷却的咖啡。  这……  究竟是哪一出……  *****************************************  从秦紫妍家里出来,安然坐进了丘泽的车里。  丘泽并没有立刻开车,看着安然沉静的脸。  安然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其实一直担心的是丘泽的幸福。她没有给丘泽幸福,这七年来留给丘泽的感觉只是一个空壳子。对丘泽,无论如何说都是有着歉意。秦紫妍是她的意外收获,在秦紫妍的家里,她看到了丘泽的痕迹。  他们之间的那种默契,是她和丘泽不曾拥有的。即使丘泽自己没有发现,但是他的细微上的动作却已经表达出来,秦紫妍已然在他的生命里划上了痕迹。  说不酸也不尽然,毕竟这是曾经爱了自己很多年的男人。是自己心中一方特殊的存在,但是那抹子酸却敌不了对他的祝福。  一年多的时间,她放开了许多。也懂得了退到局外再去看这个问题,终究,希望他可以得到幸福。  秦紫妍说的很对,人总是当局者迷。  “我买了些东西给伯父伯母,放在家里,你送我去取帮我送给伯父伯母,顺便帮我问一声好。”  “好。”  丘泽点点头,车缓缓的启动,秦紫妍站在阳台上,看着车驶离。  如此一个女子,的确值得丘泽爱了这些年。  **************************************  丘泽在安家坐了一会儿,便起身离开。安然送丘泽到门口,微笑着说再见。  再见,还能再相见。  丘泽看着安然,静静的几秒。提着东西离开,门关上的时候,安母心中有些淡淡的不舍。这个女婿是真的没话好话,但是这些年来,一直默默的照顾着她和安霖的人,也一样是个值得依靠的男人。  “安然啊。”  安母犹豫了一下还是开了口……  “妈?”  安然抬头,看着安母。  “你和丘泽现在……你们有没有打算复婚……我看这孩子心还在你这块儿……”  “妈,我和丘泽已经离婚了。我们没有打算过复婚,他现在已经有主了,只是自己还没有发现而已。”  安然想到了秦紫妍,异样的情绪还是有,但却真心的希望,丘泽可以找到另一份祝福。  他们退回了朋友的位置,才可以如此自然的相处。  那般玲珑剔透的女子,才适合丘泽。  “那……上官睿这孩子呢?”  这些年来,即使安然嫁给了丘泽,上官睿却未停止对她和安霖好。一年总要来上几次,带上很多补品送给她。有时候,只是进来坐坐便离开。每年她的生日,因为安然都要来为她庆祝生日。他只是打电话来祝福,却从未忘记一次。  但凡母亲节,他也会打电话来问候。  十几年如一日,没有一次是忘记的。  她知道,他会如此用心,无非是因为她是安然的母亲。他待她好,如亲母也只是因为爱着自己闺女。  这份用心,也着实让她很是感动。其实安然已经嫁给了丘泽,实在不应该再受他对自己的好。可是,看着上官睿那孩子的眼神,又不忍拒绝。他的母亲早逝,俨然已经把她当成了自己的母亲。所以,他希望她可以让他尽尽孝心。  这些,他从来不让她告诉安然。而因为安然结婚了,这些也不方便说。也怕安然有什么心思,会影响到了她和丘泽的关系。毕竟已经为人妇,如果跟其他男人有牵扯不好。那次的电梯事件,着实让她担心的厉害。  还好,两个孩子都是理智的孩子,只是,她很是心疼,心疼自己的女儿。  安然微微愣了一下,从一年多前见了一面之后,两个人便没再见过面。  没用手机,也没再有任何的联络。甚至关于他的消息,她也是甚少的关注。  没有想过要跟上官睿再如何,跟丘泽的结束。她只是想要寻找一条新生的路,让自己为自己活一次,没有想过要跟上官睿如何。  “妈,其实一个人挺好的。”  安然只是微怔,便已经浅笑出声。  “怎么能一个人呢?安然啊,虽然说养儿防老,但是啊,人还是需要一个伴。妈就是深有体会,你爸走的早,现在妈就一个人挺孤单的。妈不想你踏上妈这条路,妈希望你好好的再找个人,以后老了也有个伴。不管是跟丘泽复婚啊,还是跟上官睿在一起,或是跟其他人,妈都没意见。妈就是希望你好好的,你明白吗?”  “妈,我明白,我会放心上的。你不用担心我,妈,其实楼下的刘伯伯挺好的,我看他对你也挺上心的。我跟安霖都大了,你也该考虑考虑自己了。”  安然看着安母,淡笑着开口。  一提到刘伯伯,安母老脸一红。  “胡扯什么呢?妈都一把年纪了。”  “妈,不是你刚说的老来伴吗?你别那么介意别人说,自己过的好就好。我跟安霖就一个想法,你好就行。其他的,你别顾及那么多。我们都没意见。”  安然把话凉开来了……  “你们真的不介意妈和你刘伯伯的事吗?”  安母有些迟疑的开口,其实她和老刘两个也的确想过要重新再组个家庭,但是现在这社会上也有太多子女反对父母再重组家庭的。也有因此而闹的很僵的,家里好不容易完整和谐。她不想因为她的事情,而又让家里有任何波折。  “不介意,安霖也不介意。”  正在这时,门铃响了。安然站起身对安母挤挤眼睛说道:“我回房了,应该是刘伯伯来了。”  留下安母有些尴尬,又有些欣慰。心中的一块大石头也落下了,一直不知道怎么和女儿和儿子说,没想到女儿儿子竟然早就知道了。老刘一直在催,但是她又实不知道怎么开口,这下子总算是了了一桩心事了。  安然在房里,听着外面安母和刘伯伯的对话。听着刘伯伯那有些激动的声音,嘴角不由的勾起一抹笑容。  **************************************  S市  “爸爸。”  上官萱敲了敲书房的门,拧开便看到上官睿把东西收进抽屉里。其实她早就知道了那里面收藏的是什么东西了,明明就很喜欢安然阿姨,怎么不去追呢。  “有不会做的作业吗?”  “不是。”  上官萱摇摇头,她才没有那么笨呢。  上官睿不再开口,静看上官萱走过来。  “爸爸。”  “嗯?”  看到小丫头靠在自己面前,一脸严肃的看着自己,一副要跟自己深度谈话的模样。  “你是不是应该找一个伴了,你看你都长皱纹了。你已经没有时间再耗了,该是找个伴的时候了。”  “怎么,笑笑嫌弃爸爸老了?”  “是啊是啊,我嫌弃你了。你赶快找一个不嫌弃你的人吧。”  上官萱可爱的皱了皱鼻子……  上官睿失笑,看着女儿可爱的模样。这丫头开了口,后面肯定有后招……  沉默的没接口,果然上官萱已经装不住话了。坐进上官睿的怀里,手搂着上官睿的脖子说道:“爸爸,我听贝贝说,安然阿姨回来了。”  “嗯。”  上官睿的表情微怔,一直关注着她的消息。她走的每一个地方,他都知道。而她何时回来,他更加知道。他知道她需要时间,所以他愿意给她时间,让她再走回他的身边来。所以,他在等待,等待着她再回到自己身边。如果她愿意,会再走回自己的身边。  只是,她好像没有这样的想法。  心,悄悄的揪了一下,却没有在上官萱的面前表露出来。  “爸爸,贝贝说安奶奶要办婚礼。她爸爸妈妈都会过去,你不过去吗?”  上官萱有时候也会被上官睿带着去看安母,所以,对安母一直称呼为安奶奶。  “爸爸,你这样是不对的。你也说安奶奶要当成亲奶奶一样的,你不就是相当于安奶奶的亲生儿子吗?你怎么可以不过去呢?你这样是不孝顺。爸爸,老师教过,做人子女一定要孝顺,否则雷公公会生气的。”  上官萱一本正经的说着,而上官睿捏了捏上官萱的鼻子,有些不想继续这个话题的说道:“好了,爸爸知道了。大人的事情小孩子不用操心,爸爸有分寸。你快回房间洗澡睡觉,明天还要上课。爸爸还有工作要忙,你乖。”  “爸爸。”  上官萱并没有下去,而是捧着上官睿的脸,很严肃的看着上官睿的脸说道:“你逃避问题是不对的,你明明就很喜欢安然阿姨嘛,为什么不去把安然阿姨追回来当我的妈妈。你别忘记了,你答应过笑笑的,有一天要让笑笑和你,还有安然阿姨,还有弟弟住在一起的。”  上官萱认真的说着,那小脸上有着一抹希望。其实从四岁的那一年开始,这个愿望一直没有变过。  “笑笑……”  他食言了……  对他的宝贝女儿食言了。  “爸爸,男生要主动一些。贝贝说,都是弟弟主动的。你怎么能不主动呢?想要追到女生是要主动的。”  上官睿有些哭笑不得的看着上官萱……  想要说,小孩子哪里知道什么是主动不主动。但是细想,上官萱的话不无道理。他是不是太被动了一些,因为不想逼安然所以等待。但是安然的性子,这些年来早已经不再是以前的安然,他一直等待,也许永远只是在原步。  一个人想,一个人去揣摩去想象她究竟是在想什么,还不如去问一句。  “爸爸这次是真的知道了,爸爸带你去C市。”(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