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续篇:(四十九)相濡以沫

续篇:(四十九)相濡以沫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8047更新时间:2015-06-07 10:39:50
   “真的吗?太棒了爸爸。你一定要把安然阿姨追到手,不然我会不再崇拜你的。”  上官萱亲了一口上官睿,兴奋的从上官睿的身上滑下来。想到只要爸爸追回了安然阿姨,那么,他们真的就可以住在一起了。  上官睿看着宝贝女儿离开的身影,嘴角也不由的温柔溢开。拉开抽屉,看着里面安静躺在绒盒里的深海之星。  当初买下的时候,一方面是自己的私心,不想这代表着唯一爱的深海之星通过另一个男人的手送给安然。即使,他是如此的名正言顺。  买下深海之星,也不知道是否有一天有机会送给安然。如果没有安然,他一生也许都不懂得这世界上还真有爱这个字存在。  利益……  是婚姻唯一的条件,但是安然,那个十六岁就傻乎乎爱着自己的女孩。用她的每一个行动让他懂得,这世上真的有这样的爱情,这样让人无奈又心痛的爱情。  如若不能执手,便一生相守。安然,他唯一的爱。  ****************************************  在安然和安霖的要求下,还是给安母和刘伯伯办了个简单的婚礼。阳光暖暖的投射在身上,看着刘伯伯牵着妈妈幸福的笑着。安然的嘴角不由的勾起一抹笑容,其实人生在世,轰轰烈烈的爱情,不如此时的平淡幸福。平淡才是真,旅游的沿途,每次看到黄昏的伴侣相依在一起,那牵在一起的手,那偶尔的一个眼神一个微笑,都足以让人的心都暖了起来。  执手至老。这四个字,到了老才能明白何谓真谛。  细水长流,这是多么美好的事情。  来参加安母和刘伯伯的婚礼的人并不多,刘伯伯只有一个儿子,而她和安霖,加上程涵蕾带着雷辰逸和程贝贝,念念,煊煊。丘泽正好出差在外,让秦紫妍帮自己送了一份礼物过来。安然留下了秦紫妍,让一起参加婚礼。秦紫妍并没有拒绝。  刘伯伯牵着安母的手走过来,在蓝天白云和所有人的祝福里,相视一笑。  两个人都不再年轻的美好,但是这副画面,却意外的美好。  程涵蕾心中感触,雷辰逸似乎是感觉到了程涵蕾心中所想,握在手心里的小手更是紧了几许。十指交扣,心与心贴在一起。一个表情,一个眼神便已经知道对方所想。我与你,执手直至老。依然还会走到哪里都会牵着你的手,不会弄丢你。  一辆车,停在了外面。上官萱先推车下来,远远的便开口叫道:“安奶奶,笑笑来了。”  安母在听到笑笑的声音时,立刻转头。而安然在听到笑笑的声音时,也微怔的转身。而秦紫妍站在安然的身边,敏感的察觉到安然脸上细微的变化。随着安然的目光看向不远处停着的车,也看到了那个正推门下来的男人。  上官睿,她并不陌生。在安然和丘泽的故事里,这个男人始终占据着一个很重要的位置。在丘泽第一次提到上官睿的时候,她便在百度里找过上官睿的讯息。但这还是真正第一次见到上官睿,与百度里搜索出来的完全不一样。  他和丘泽是完全不同类型的男人,从他推开车门的那一刻,他的目光便在人群里精准的搜寻到了安然的身影,而目光一旦停在了她的脸上,便像是胶住了一般。牵着身边的小公主迈步向这边走来,目光都未曾移开过。  反面是安然,她的目光在上官睿走过来的时候,默默的避开了。  “安奶奶,笑笑想你。”  上官萱在安母的脸上亲了亲,然后把手上的礼物递了上来。接着是上官睿站定,目光这才慢慢的从安然身上移开,转向安母。  简单的寒暄后,接着就是简单的婚礼仪式。  上官萱走到安然的身边,手伸手在安然的面前,小声的问道:“阿姨,我可以牵你吗?”  安然笑笑,伸手牵住了上官萱的手。上官萱对上官睿招了招手说道:“爸爸,笑笑在这边。”  然后调皮的对上官睿眨了眨眼睛,而上官睿微顿,迈步走了过来。  安然似没看到上官萱的小动作,直到上官睿走了过来,两个人中间隔着一个上官萱站着。谁也没先开口,而两个人一人牵着上官萱一只小手,上官萱则是左看看上官睿,或看看安然,见两个人都不说话,嘴抿着。  仪式已经结束,里面是自助餐的形式。眼尖的看到了程贝贝和念念煊煊,上官萱扯了扯自己的手,对上官睿和安然快速的说道:“爸爸,安阿姨,我去找贝贝了。”  上官萱在走远了一点后,转身对上官睿做了个加油的手势。接着就走向程贝贝。  上官萱刚走进程贝贝,便见从另一边走过来的安泽。从四岁那一年见过一面后,已经好些年没有见过安泽弟弟了。小时候的记忆,依稀还能记得安泽对自己的排斥。小的时候不明白是为什么,但是现在稍微懂事,已经渐渐的懂得。  其实心中还是有些担忧,害怕安泽对自己排斥。  还没想好怎么开口,安泽已经走过来。只是一个眼神看向她,然后点点头,接着就直接拉着程贝贝。  “跟我来。”  简短的三个字,程贝贝的手已经被安泽拉着往里走。上官萱被丢在原地,看着程贝贝被安泽拖的离开。  心中有些难受,弟弟过了这么多年了,还是很讨厌自己吗?抿着唇瓣,转头看着被人遮挡住的爸爸和安阿姨,两个人似乎是在说话。站在原地,一个人走向甜点的地方,拿起蛋糕小口的吃了一口。  不用失望,起码,弟弟没再对自己恶言相向,说明还是有进步的。以后真正成了一家人,她会好好表现的,一定会做个让安泽喜欢的姐姐。上官萱想着,心情便要好了许多。抿着唇瓣,开始慢慢的吃着东西。  角再拜女。**************************************  安然和上官睿从上官萱离开后,就一直站在原地。  上官睿看着安然。  眼神里的情感,毫不遮掩。  安然站在原地,其实不管时间如何流逝。这个男人始终会让她的心有着一阵涟漪,那些或是伤或是甜蜜在心口刻画的痕迹都太过于深刻。对他,她始终做不到无动于衷……记得徐志摩曾经说过:一生至少该有一次,为了某个人而忘了自己,不求有结果,不求同行,不求曾经拥有,甚至不求你爱我,只求在我最美的年华里,遇到你。  她在最美的年华里遇见了上官睿,其实如若问,后悔吗?  兴许理智应该说后悔,但情感上却不曾后悔。  一生,能够如此的爱上一次,怎能说上悔。  他与她,在错的时间里遇见了对的人。不管是命运的注定,还是彼此不够勇敢坚定。终究还是深爱了一场,终究此时,两个人面对面站着,不再有任何的波涛汹涌。他与她,此时站在同一条水平线上,可以以最平等的角度看着彼此……  一直垂下的眼睑,微微的上扬。看向比自己高上一些的上官睿,看着他那透着成熟气息的脸。岁月的痕迹,在他的脸上细碎的寻找到。  他不再是十六岁的安然遇到的上官睿。他也不再是十六岁的安然看不透的上官睿。此时的他站在自己的面前,什么都写在脸上,在她的面前,他似乎不曾再想过要遮掩。应该说是在只身一人的她面前,不想要再遮掩。  “安然……”  最后,还是上官睿先开了口……  有一句话,一直在心底想要开口问,却因为不想要为难她而一直隐忍着。她知道,七年的婚姻,她即使是一个人还未准备好。但是,等待的漫长,没有期限。想陪在她的身边,蠢蠢欲动如此的强烈……  他想要为爱勇敢一次,不止是默默的等待。  如果不问,怎么知道她给的答案。他想要知道她的答案,她是如何想。  就如她看得到他眼底的情感,他同样看得到她眼底深处那份不曾变的情意。  “我们还能重新再开始吗?”  **********************************  “臭安泽,你又骗人。”  程贝贝在角落的位置甩开了安泽的手,漂亮的大眼睛瞪着丘泽。两个人一晃都有半年未见了,而安泽好像又……又帅了几分了……  小心有点噗通的……  学校不乏长的好看的小男生,但是好像都少了安泽身上的那味道。  安泽的手被甩开,好似也没介意。其实见面的时间真的太少,只要有机会,安泽就想和程贝贝腻歪在一起。怎么也看不够。  “我抱抱。”  安泽伸手,张开双臂。程贝贝脸微微的一红,咬着唇瓣有着小女儿的娇羞。  “不要,你是骗子,不要跟你抱抱。”  程贝贝的视线只达到安泽的胸口,同样十二岁,安泽明显的要比程贝贝高上很多。两个人的身影差距早在八岁的时候就拉开了距离……  安泽看着耍脾气的程贝贝,淡淡的解释道:“我没骗你。”  “还说没有,你答应过我的,不许再摆脸色给笑笑看。我跟笑笑是好朋友,你说话不算话,害得笑笑不开心,你没看到笑笑刚刚表情有多么的不开心。”  如果不是因为害怕笑笑尴尬,当时她就想咬他。  安泽的眉头轻蹙……  他当时倒没有考虑到上官萱的心情……  “没话可说了吧,还说没骗我。”  程贝贝郁闷,他都答应了她说不像以前一样的待笑笑。虽然还没答应叫笑笑姐姐,但是不再像以前一样不让她和笑笑一起,不对笑笑有好脸色已经算进步了。但是没想到,他只是敷衍自己,骗自己。  哼,骗子。  程贝贝甩手就要走,安泽眉头蹙的更紧了。伸手拉住程贝贝的手直接用身体抵住了程贝贝,制止了她离开的行径。  “下次不会了。”  “不相信你的下次了,你放开我,我不要跟骗子说话。”  程贝贝扭动了一下,手拍着安泽的胸口,用力的掐着。  安泽小身板现在可硬实了,程贝贝一捏,尽是疼了自己的手。脸上的表情就更是不好看了,低头就要咬安泽。  “我只是想跟你多相处一些时间。”  程贝贝已经贴到了他的肉了,已经准备开始咬了。在听到安泽的话时,脸一下子就红了。心更是小鼓在乱撞了起来,他……  两个人很少见面,平时,她过的挺如鱼得水的。在学校又吃的开,父母的疼爱,学校的受宠。其实,想安泽的时间并不是很多。只是晚上睡前,会想想安泽。但是每年的见面时,越是长大,那种感觉就越是明显。他一靠近自己的心跳就会加速,就如现在一样。  知道他想和自己多相处一会儿,所以没有顾上和上官萱说话。心里就别有一翻莫名其妙的甜味儿,在翻涌着冒着甜蜜的泡泡……  顺势的,安泽就这样抱着程贝贝。  程贝贝的头贴在安泽的怀里,小手也就悄悄的搂住了安泽的腰。  其实从幼儿园开始就没少被表白,再到上一年级,到现在,每天几乎都会收到表白。  “XXX是谁?”  安泽抱了程贝贝一会儿,低声问着。  “你怎么知道XXX?”  程贝贝从安泽的怀里抬头,有些震惊。这是最近挺缠人的一个初二的学长,从用情书表白后,就天天跟在她的身上,像是一个跟P虫一样。还幼稚的在竹子上刻什么,XXX永远爱程贝贝。  程贝贝不知道安泽正低头看她,这样一抬头,两个人的视线在一起,而她仰起的头正好就是与他低下的头近距离下的贴近着。两个人的唇瓣近在咫尺,只要稍微再向前一点,就能亲到程贝贝的小嘴。  安泽呼吸一窒,从小一起长大。一直到五岁分开,其实两个人没少玩亲亲。程贝贝没少被安泽骗着亲过,而程贝贝那时候还不懂得亲亲是什么意思。但到七岁开始,她已经不再用亲亲表达感谢了。偶尔会亲雷辰逸之外,和安泽见面也再没玩过亲亲的游戏了。  一晃,两个人都十二岁了,更加没有除了拥抱外过于亲密的行径。此时,两个人的距离太近,近到感受到彼此的气息。  “闭上眼睛。”  安泽的声音有些低哑,安泽变声比较早。一般人十四五岁,他十二岁,声音就已经开始有些变。程贝贝看着安泽的脸,帅的一踏糊涂。从小就喜欢帅哥,这几年来,这毛病也没改过。真心没遇到过比安泽还好看的男生,这会儿被安泽这样盯着,脸就不受控制的红。  十二岁,早就对感情有着懵懂的了解。  “臭安泽……”  程贝贝脸火辣辣的烫着,想推开安泽,可是手抵在他的腰上,怎么也动不了。大大的眼睛水汪汪的,睫毛轻轻的煽动着,最后还是乖乖的闭上双眼。  一道软软的唇瓣贴在了她的唇瓣上,程贝贝人生上第一次意义上的初吻。安泽只是贴着她的唇瓣,轻轻的啄了几下,然后就把程贝贝给搂进了怀里。  程贝贝没了平时的风风火火,此时有点像只小绵羊的贴在安泽的怀里。心中的小鹿更是乱撞着,嘴上还是热热的。忍不住的伸着一只手摸了摸自己的嘴唇,那动作让安泽又是一阵冲动。差点没又亲了下去,松开了程贝贝,拉着她坐在一边,手牵着她的手……  程贝贝一手搭在膝盖上,一手被握在安泽的手心里,只觉得小心滚烫滚烫的。  两个人聊了一会儿,程贝贝说饿了,安泽就拉着程贝贝起来准备去吃东西。程贝贝说要去洗手间,安泽就陪着她去。在二楼,程贝贝走进去。当脱下底/裤的时候,看着上面红红的,程贝贝吓到了。怪不得刚刚安泽亲了自己一下,自己就觉得有什么东西一下子下来了。  当时害羞没注意,但是现在一看到红红的……  臭安泽亲了她一下,她怎么就流血了。  “臭安泽……”  程贝贝有些吓了,还没遇到过这样的情况。一下子就慌了,在里面叫着安泽。安泽正在外面等着,一听到程贝贝带着哭音,立刻紧张的问道:“贝贝,怎么了?”  “臭安泽,我……我流血了……我怕……”  流血……  安泽惊到了,也顾不了其他了,立刻冲了进去。程贝贝没想到安泽会冲进来,在听到安泽拍门的时候,立刻脸红的拉上底/裤,然后低着头咬着唇瓣,眼眶里还含着眼泪在打转着。  “哪里流血了?”  安泽见程贝贝脸上染着的眼泪,紧张的拉着她的手臂,上下打量着。  程贝贝脸更红了,那么私人的地方让她怎么开口,手捏着裙子不知道怎么开口。而安泽在上下打量着间,看到了程贝贝裙子后面沾着一块红。因为程贝贝的关系,女生生理这一块他大概也了解。在看到那红的时候,脸也跟着有些红了。  但一看到程贝贝那红通通的眼睛,于是立刻脱下外套,在她腰上一系。然后拉着程贝贝的小手说道:“别怕,没事。”  安泽和安然打了个招呼,在看到站在一起的上官睿时,没有开口,但却是对上官睿勾勾唇角,然后便转身离开。  上官睿站在原地,看着安然。  眼眶突然就湿润了……  “小泽他……对我笑了……”  上官睿的目光追随着安泽的身影离开,而声音沙哑的厉害。  安然没有搭话,眼神里却有着一丝欣慰。  这几年来,在军校的安泽是越见的成熟。看待事情,也是越发的成熟。对于上官睿的态度,他一直未曾表态过。这也是她第一次看到他十二岁对上官睿的态度,不管她的路如何,她终究是希望安泽对上官睿的态度可以缓和一些。  不说立刻接受上官睿,但是别以敌对的态度。  从小的教育,她也有错。想要挽回的时候,安泽已经深入骨髓了,对这个父亲,带着浓厚的怨气。解不开,化不了。而现在,看关殁泽的态度,安然也忍不住扬了扬唇角。  “时间,也许真是最好的良药。”  可治百病。  上官睿的那句我们还能重新开始吗?安然并没有回答,只是轻轻的摇摇头。  转身,离开。  安然走向安母和刘伯伯处,融入了人群当中。上官睿站在原地,看着安然的背影。并没有追上去,她的答案,他已经懂得。  ******************************************  安泽绕是故作冷面,在走进楼下便利店去买女性用品的时候还是红了脸。十二岁古铜色的脸上看不太出颜色,低着头走过去。在看到了女性用品后,上面摆着一排排的。安泽有些分不清应该挑选什么样的,皱着眉头看着那些。  家里等着的程贝贝自然更加不懂,而现在让他去找妈妈或是干妈,他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而且,程贝贝是他认定的妻子,不管如何这些事情总是要学的。他想要照顾她,现在不能时时照顾。但是能够照顾到的,他都希望是由他亲手照顾的。  “请问,女孩子第一次……应该用什么样的比较好?”  安泽在犹豫了一会儿后,就果断的有了结论。看着一边的售货员,主动的开了口。因为脸色较深,表情装的够镇定。问的也是一本正经,导购员以为是家里没有大人,妹妹或姐姐第一次来事,所以孩子过来。  挑选了少女系列递给安泽,安泽接过,淡定的说了谢谢。然后付钱,在走出便利店后,耳后根一阵燥热。  回到家里,程贝贝眼泪汪汪的。臭安泽让她等着,她就乖乖的在家里等着。坐在马桶上面,手捏着膝盖。等安泽回来,在听到门响的时候。很快挭听到安泽走过来的声音。  “我……臭安泽……我不会用……”  在看到安泽拿回来的东西时,程贝贝大概是知道了自己是怎么了。刚刚安泽离开的时候,告诉自己是女孩子都会经历的。妈妈以前也告诉过她,但是一直没放心上。没到自己身上,总不会放心上。现在,突然来了,有一种手忙脚乱的感觉。  想打电话问妈妈,但是现在安泽在帮自己买这些。总觉得这么私隐的事情,被妈妈她们知道了,安泽在帮自己做,会害羞的厉害。  但是……  不问,这个东西,自己又真不会用。  安泽的身体是背过去的,在听到程贝贝的话后,也愣了一下。糟糕了,他忘记了问店员应该怎么用。  “臭安泽……”  程贝贝的脸已经红的快能煮热水了,手扣在膝盖上,用力的收紧。  安泽耳后也是燥热一片,薄唇轻抿着。最后还是豁出去的转身,一脸的若无其事再次拿过那会让他面红耳赤的东西。  “等会。”  拿着便走了出去,过了没多久,安泽走了进来。手中拿着的是她带过来换洗的衣服,卡通的小内在他的手上,而上面已经垫上了东西。程贝贝燥红着脸伸手接过,安泽自己也尴尬的不行,在看到程贝贝接过后,就直接关上了洗手间的门。  洗手间里的程贝贝着实是羞涩的厉害,快速的穿上。然后便听到门上传来敲门声……  “干嘛。”  程贝贝在害羞,声音故作粗鲁……  拧开的门,手中拿着的是她装衣服的袋子。程贝贝伸手接过,在换好衣服忸怩的从洗手间走出去的时候,已经是二十分钟后的事情了。  一出去,便看到茶几上放着一碗东西,有着刺鼻的姜味。  “喝了。”  安泽拉过程贝贝坐在自己身边,端起那碗正好是入口温度的红糖姜水,在百度里找到说是对女孩子生理期比较好。  低头,把手中的红糖姜水喝下……  红糖太甜,好似,一直甜到了心口里……  那一年,两个人十二岁,一起经历了程贝贝的第一次人生蜕变。  青梅闹竹马~  (青梅是否与竹马携手一生,经历人生的每一个第一次。咱们静待下周的番外揭晓。啦啦啦,下周开始写程贝贝的番外,人家期待你们的支持。表抛弃我啊。)  *******************************************  在安母和刘伯伯重新组织了家庭之后,安然并没有在C市多做停留。  在离开之前,去了秦紫妍的咖啡屋喝了她给自己冲的咖啡。  有时候,觉得和秦紫妍在一起是真的很舒服。她有些理解,为什么这些年来,秦紫妍一直能够留在丘泽的身边。这样一个女子,该是多么值得人拥有。  他们之间因为丘泽而牵扯在一起,却从来不谈论关于丘泽的话题。  两个人会聊一些所见所闻,聊一些彼此的感想。会就一篇文而各抒己见,偶尔也只会静静的坐在一起。  安然准备回小城的时候,秦紫妍开车来到安家来送安然。  站在楼下,秦紫妍和安然抱了抱。  短短几日,好似已是知心好友……  相视一笑,好似已经认识许多年。  缘份这种东西,有时候真的很难懂。有些人处了很多年,并不见得能够交心。但有些人,只是一次的交谈。便足以让你愿意交心,好似认识了许多的知己。  秦紫妍看着安然的车慢慢离开,微微的仰头看向阳光。  今日阳光明媚……  明日的路,也会依然明媚。  不管是她,还是她。  *******************************************  一晃,已经来小城一个月了。每天过的都很规律,这里的人都很是热情朴实。安然一早提着菜从菜市场回来,刚回到家,便看到隔壁正在搬东西。  “安小姐,早啊。”  “秋姐,早。”  安然走了过去,看了一眼那些打包的东西。  “你们要搬家了吗?”  “嗯,我家那口子准备去外面发展,我跟着一起过去。真舍不得你。”  虽然才做邻居一个月,但是两个人平时聊聊天,窜窜门子。自然有着不舍。  “有时间回来坐坐。”  “一定一定。”  寒暄了几句,安然听闻秋姐说已经有人买下了这里。明日下午就会搬过来,安然只是听着。人来人去,来来去去。人生总是不停的面临着相聚和离别,有着不舍,却也是祝福着别人越来越好。  给自己做了早餐,接着就是整理着菜,准备好,午餐再用。  想着明天要来新邻居,自己是不是应该做些点心算是友好的打招呼。  心中想着,安然也就开始准备着。  一忙碌便是中午。吃了午饭,安然习惯性的在阳台上晒晒太阳。午后的阳光,暖暖的照上。披上摊子,闭上双眼睡上一小觉,下午去了小书房看了会书。然后登录Q,和程涵蕾秦紫妍说上几句话。再看看最近的热点,关注一下新闻。写写随笔,已是傍晚。  一天,如此便已过去。第二天一早,安然同样买菜回来,便看到果然有着一辆大货车装着东西,正在卸货。看着正在忙碌的人,也不知道谁是主人,也就没有上前打招呼的直接回了家。  把昨天准备好的,开始烘制。  三个小时后,当安然装好了糕点,准备送到隔壁的时候,便听到有人按着门铃。安然手上还端着糕点,就着开了门。  阳光正从外投射过来,照在站在门口人的侧脸上。他的目光带着温暖的光芒看着她,那眼神里的情感,深邃而不遮掩。  安然突然间有些语塞,在看到他站在门口时,似乎已经明了一切。心,却有些温热的起伏了一下。  未有的言语,淡淡的感动在心底流淌着……  一晃好似回到了十六岁那年,她第一眼看到他从车里走下来,那一眼,心中的悸动。有些人,一眼便已万年。  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完)(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