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番外:点点在风心(一)

番外:点点在风心(一)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6080更新时间:2015-06-07 10:39:51
   意大利,西西里岛  随着铁门遥控打开,十几辆黑色的劳斯莱斯从铁门里开出。沿路,不管是行人还是车辆,都远远的开出了一条道。这是意大利,西西里岛的袁家。车,一排排的停在一间豪华的会所前。一排排的车门打开,一字排开的黑衣黑裤戴墨镜的结实男子,排成了两排。在最中间的车前停下,车门被从前座下来的男人拉开。  一双意大利手工皮鞋踩在地面上,一身笔挺的纯手工西装包裹着他结实的身躯。他是现任的黑手党的当家人,袁绝夜。在一左一右两个人的拥护下,在无形中透出的气场里,迈步往里走。  在所有的人都走了进去之后,后备箱后面发出一些声响。接着后备箱便被推开一道缝,透进去的光,只见一双圆溜溜的眼睛正在四处的转动着。在确定了没人后,这才慢慢的推开。滑溜的从后备箱里怕出来,但因为手脚并不是很利落,却自以为很利落。双脚没有成功着地,而是直接以不雅的姿势趴到地上。远远看去,像是一肉饼贴在地上。  袁点点啊了一声,但似乎又想到啥似的,立刻伸手捂住嘴。趴在地上龇牙咧嘴的四处左右张望着,见没有人注意到她,这才从地上怕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尘,吸了吸鼻子,把眼眶里的眼泪伸手抹去。  扯了扯自己的小背包,袁点点微微仰起自己的小脑袋。  袁点点的离家出走计划宣布成功。  从来不知道外面的人原来这么多,从来不知道外面的东西这么好吃,也从来不知道外面的东西这么好玩。  十岁的袁点点,迈着小粗腿,一路吃到底。  唐人街里的很多好吃的东西,她都没有吃过。在家里,每天都吃着精致的小点心,每天都是一盘盘很好看也很好吃的菜,但是再好吃的菜一吃就是十年,再变着花样吃,还是毫无新鲜感。她偶然听到家里的佣人说了一些从未听过的食物,那是她从未接触过的世界。  她想问,但是还没问就被爸爸挡了下来,被抱的离开。  从那以后,再没有人在她的面前提外面的世界了,那两个说外面好吃的姐姐也不见了。她看得到的世界,永远只有家里的那大花园,家里的大草坪,家里的小游乐场,家里的马场,家里的……全部都是家里的,外面是什么样子,她完全不知道。  于是……  袁点点在十岁生日后,许了一个生日愿望。听家里的佣人姐姐说,只要有了老公就能够去另外一个地方了。所以,她许的愿望就是找一个老公,找一个长的很帅的人当她老公。虽然她并不知道,老公是什么意思,只要可以带她离开这个只看得到一片天空的地方。  袁点点一手拿着棉花糖,一手拿着肉串,上面涂满了酱料。一边往嘴里喂,滴溜溜圆的大眼睛灵活的转动着,看着路上新奇的东西。  只顾着四处张望的袁点点,没注意到前面的路。对直不打弯的就撞进了一个比她高了大半个头的大男孩的怀里。  “啊……”  袁点点圆嘟嘟的身子被撞的往后退了一步,手中的棉花糖整个贴到了脸上,而手上肉串上的酱汁在大男孩的白衬衫上留下醒目的痕迹,酱汁的香味还一阵阵的从那白衬衫上飘出……  风拓熙眉头紧蹙,十岁的他遗传了米朵朵和风澈冰的优点,轮廓分明。那双迷人的双眼微微的眯着,紧绷的下额嫌弃的看着自己白衬衫上的污渍,目光再看向肇事人。  一个胖的不堪入目的……女……生。脸被淡粉色的棉花糖遮住,看不真切。只看见两只沾满了油渍的小手,手背上还有酱汁和一些不明物体正用那脏的不能用言语形容的手在脸上扯棉花糖。整个的感觉就是邋遢,脏。  风拓熙心中嫌弃,满腔的怒意在看到眼前这多看一眼都会伤眼睛的胖女生后,再看一眼自己胸前的酱汁,迈步便离开。  宁愿忍受这一刻的脏,也不愿意和这样的人有多一秒的牵扯。  袁点点还来不及哀悼自己的棉花糖和躺在地上的肉串,她的人生不知道有对不起这三个字,从来都只有别人跟她说对不起,从小的教育也没有对不起这三个字。可以说,袁点点十年的日子里,单纯的如一张白纸。  不知道要道歉,只知道扯开了脸上的棉花糖后再快去重新买一份。但是当眼睛不再被棉花糖遮住后,擦肩而过的风拓熙被袁点点看见。  真好看。  比自己高上大半个头,比爸爸还要好看,比冷风哥哥还要好看,比冷情叔叔还要好看……  帅=老公。  袁点点几乎是没有犹豫的,伸开肥胖的双臂就抱住了风拓熙的腿。风拓熙只想快些回到海边的度假酒店,换下衣服。这样脏兮兮还带着味道的感觉,让他有一种想捏死人的冲动。而迈开的脚步被牵制住,一个没注意让开就让那双脏兮兮的手抱上了他的腿,直接印着他的裤子。  阴沉的表情,阴霾的眼神。十岁的风拓熙已经浑然天成的冷冽气息,没有冻住袁点点。出生在意大利第一黑道世家,从小面对的就是一张张比冰还要冰的脸,早就已经习以为常,在外再冰冷的脸,在面对袁家唯一的小公主的时候,都会是温柔的能滴出水来。所以,在袁点点的认知里,冰冷的脸不算什么,反正都会很喜欢她。  “你长的真好看,你做我的老公嘛。”  紧紧的抱住风拓熙的腿,她真走运,离家出走的第一天,就遇到了自己的老公。仰起的小脸,还是傻乎乎的笑容。那张脸没了有棉花糖的遮掩,映入风拓熙的眼底。一眼就是看到她那双黑亮的好似黑宝石一样的大眼睛,微微的一怔。  一双很美丽的眼睛,相形于她的邋遢脏,这双眼睛简直就是糟蹋了。  只是微微的怔神,风拓熙已经毫不犹豫的甩腿,手未去扯袁点点的衣服,此时的袁点点在他的眼底就跟病菌一样,避之不及。  “放手。”  两个字,冷的空气都能降低几底。  “不放不放,你长的这么好看,你做点点的老公嘛,好不好?好不好?”  袁点点拿出了平时的本事,每次只要用这一招对老爸,除了让她一个人外出跟其他小朋友玩外,其他的事情老爸几乎是立刻就答应了。这是袁点点从小用到大的最厉害的招术,百试不败。  “我说,放手。”  “不要,不要,你就做点点老公嘛,你答应点点嘛,答应嘛。”  袁点点被拖的走了两步,整个人就像是赖皮膏药一样的贴在风拓熙的身上。沿路的人都投以好奇的眼光,风拓熙不是不曾被人注视过,但还是第一次因为被一个胖的不可思议,丑……虽然不能说丑,但脏的不可思议的女生缠着,还是个花痴……  风拓熙最后一点耐心在看到袁点点那因为激动撒娇而从嘴角流出来的不明物体的时候,下不了手也下了手。手扣在了那满是肉的肩膀,用力一拉。袁点点肥嘟嘟的身体被风拓熙一把一拉,缠在他腿上的双手被拉开。毫不犹豫的脱手,袁点点肥嘟嘟的身体被扔离……  因为注意力都集中在怎么摆脱这个自称点点的花痴上,风拓熙也没有注意到四周有什么变化。在甩开袁点点的时候,自己的身体被人扣住。而袁点点则落入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怀里,他结实的双臂稳稳的抱住肥嘟嘟的袁点点。  “爸爸。”  袁点点没有感觉到以为的疼痛,她最怕疼了。反面是被人抱住,一感觉到那熟悉的怀抱,袁点点立刻熟练的在袁绝夜的怀里扭动了一下,接着就找着一个最舒服的姿势搂住袁绝夜的脖子。如以往一样的亲了一下袁绝夜的脸,然后肥嘟嘟的油呼呼的手指向风拓熙。  “爸爸,我要他做我的老公。”  那可爱荡漾出来的笑容,那裂开的雪白牙齿,那水汪汪的大眼睛,那一句话,就注定了两个人的牵扯。  ************************************  沙滩边,米可儿和米朵朵正在沙滩边玩沙子,地上躺着一个人形玩具。米朵朵玩的不亦悦乎,风轻轻的吹着。(米可儿VS风澈冰。米朵朵的故事在《粉粉老婆:女人,你要负责里。》  玩到傍晚的时候,米可儿和风澈冰牵着米朵朵回入住的酒店。米朵朵一边哼着歌,一边欢乐的跳着。  风拓熙从小就早熟,自己很有思想。所以,在这里度假。因为风拓熙不喜欢海边玩,觉得太无聊。所以就一个人去附近四周转转,虽然是在异国,但这也不是第一次。对于自己的儿子,风澈冰还是很是放心。  回到海边的酒店,他们开的是公寓式的家庭房。一间主卧,两间房。米朵朵早就乖乖的去浴室洗澡了,下午把爹地当成了道具堆着玩了一下午,身上满满的都是沙子。米可儿则进去帮米朵朵清洗,风澈冰站在风拓熙的房门前敲了敲门。  “拓熙。”  里面没有回声……  拧开门,看着空荡荡的房间,风澈冰的表情微微变了。平时风拓熙也会一个人在四周转转,但是从来不会这么晚还不回来。看着空荡荡的房间,懂事的风拓熙绝对不会一个人乱跑。没立刻告诉米可儿,而是先下楼问了一下前台,在确定了没有看到风拓熙回来后,这才面色沉凝的转身快速的往回走。  ************************************  “啊……好疼……”  “啊……真的好疼啊……”  “啊……点点要疼死了……”  “啊……爸爸……手下留情……”  子莱出戴。“啊……爸爸,你怎么忍心打点点……”  “啊……爸爸……你说你最宝贝点点的……”  满是童话味道的房间里,袁点点哭的惨绝人寰。袁绝夜这还没下手,袁点点已经叫成了这样。都没下手,都不知道从哪儿疼的。  站在一边的冷情,冷面阎罗也有破功的时候。看着从小看到大的小公主,实在是不笑都不行。这样的小宝贝,哪会不疼的道理。  “爸爸……”  袁点点也发现了自己还没被打,喊了半天空话也有些不好意思。趴在袁绝夜的腿上,小哈巴狗似的转过身看着袁绝夜,眨动着她那双仿佛会说话的眼睛,一眨里面的眼泪就给眨了出来……  “你怎么舍得打我这么可爱的女儿……”  噗……  袁绝夜被袁点点那卖萌的模样给逗的差点破功,反倒是夜情直接破了功笑出声。但一笑立刻发现有损自己的形象,嘴唇又抿了起来。恢复一脸的严肃,但是嘴角却明显的因为压抑着情绪而抽搐着……  袁绝夜实在没办法对着那一双和爱妻一样的眼睛的宝贝女儿下手,有些无奈的伸手把袁点点给提起来放在一边。  “爸爸,我就知道你最爱点点了,muma,点点也最爱你了。”  袁点点狗腿功力一绝,刚被放到一边,看到袁绝夜的表情就知道自己又成功过关了。于是立刻又蹭到袁绝夜的怀里,然后搂住袁绝夜的脖子,讨好的在袁绝夜的脸上重重的亲了一口。袁绝夜那严肃的模样再无法维持,有些无奈,有些疼宠。自己这唯一的女儿,怎么能不疼。  可是,他好像是真的太疼自己的宝贝女儿,因为身份特殊的关系。只想让自己宝贝女儿被保护的滴水不露,而不会再重蹈覆辙。想到自己的爱妻因为自己的关系,而丧失了生命。他直到现在都不能原谅自己,所以,他唯一要做的就是要保护好自己的女儿,绝对不要再让当年的事情再发生一次……  “点点,爸爸只有你这一个宝贝女儿。以后想做什么事情都要告诉爸爸,让爸爸确定了你的安全才可以去做。不许再像今天一样,一个人偷偷的躲在后车箱里,爸爸知道你不见了,有多担心你,知道吗?”  袁绝夜认真的看着袁点点,虽然不知道袁点点懂不懂他说的意思。但是,他一想到听照顾袁点点的于妈说点点不见了的时候,他当时的心情……  “爸爸,我知道了。点点保证,不会再这样子了。”  袁点点似懂非懂,只是看着袁绝夜那双眼睛,心里有些揪揪的不舒服。于是乖乖的点点头,在看到袁绝夜表情终于松了,而且笑了的时候。这才立刻也跟着松了口气的顺杆子往上怕的说道:“爸爸,今天点点吃了好多好吃的东西,以前点点都没有吃过。点点以后不乱跑了让爸爸你担心,但是爸爸以后可不可以让点点吃今天吃的那些好吃的。”  “那些不卫生。”  “爸爸……”  “爸爸……”  “好爸爸……”  “最好的爸爸……”  袁点点努力的撒娇着,而袁绝夜并不仅仅因为袁点点的撒娇而应允,而是因为今天袁点点的行径。他,是不是太过于小心翼翼,而造成了反效果。  “好,爸爸答应你。”  “爸爸,点点爱你。”  袁点点兴奋的从袁绝夜的怀里跳下来,蹭到冷情的怀里,在他的脸上也亲了亲。开心的说道:“爸爸同意了,爸爸同意了。”  ************************************  米可儿心不在焉的和米朵朵两个玩着游戏,而风澈冰早已经漂白不再涉及黑道上的事情。而意大利的袁家他是知道的,但是就是不明白,他们怎么会抓走他的儿子。从来都是井水不犯河水,更甚,他已经不再掺合黑道的事情。  通过皇甫瞿的关系,袁绝夜也是卖了皇甫瞿的面子,加上风澈冰当年也是道上有名的人物。  开的车停在了铁门外,而走进去,已经经过严格的一层层关卡。直到坐上袁绝夜派来接他的车,开了十几分钟,总算停在了一间豪华大屋前。门外只是站着两个人,在车停下时拉开了大门。风澈冰走了出来,看了一眼打开的门,面色沉静的迈步走了进去。  沙发上,袁绝夜坐在上面,看着几年前退出了黑道的风澈冰还是一身难以遮掩的气势走了进来。只身一人,未有任何的枪械走进偌大的客厅里,面对着意大利黑道的第一人,竟然没有任何俱意。  风拓熙从楼上被带下来,风澈冰在看到自己儿子没事的时候,这才悄悄的松了口气。  袁绝夜对风拓熙也有些欣赏,果然是虎父无犬子。风澈冰的儿子的确是够冷静,够独特。面对他的时候,都能面不改色。十岁,就有一股大将之风。实在是不可多得的人才,他很适合黑道。  袁绝夜的欣赏,被风澈冰拒绝。他从来没有想过要让儿子走上黑道,自己漂白后,便没再想过要再涉及入黑道。  “爸爸,我想留在这里。”  风拓熙站在风澈冰的面前,声音里难掩一抹坚定。这里,无疑是成长最快的地方。  ************************************  入夜  走廊里传来极轻的声音,风拓熙刚闭上双眼,听到声响立刻睁开双眼。从小就有敏锐的观察力和听觉,闭眸未言语。冷情师父说,首先练就的就是听力和视力。眼要尖,耳要明。他以为是冷情来突击检查,但是却没想到……  吱呀……  门把被拧动,然后慢慢的被推开,一个小脑袋伸了进来。  那双如黑宝石的眼睛在黑夜里闪烁着灵动的光芒,滴溜溜的转动着。在看到床的位置时,袁点点那肥嘟嘟的身子挤进了房里。不太明的房间,袁点点刚走几步脚就踩到了地毯,整个扑倒在地毯上。手捂着嘴,不敢发出声音。眼睛滴溜溜的看着床上,见床上没动静。麻溜的从床上怕起来,继续前行。  “啊……啊……”  刚怕上床的袁点点,便被一双腿给直接踹下了床。那袁滚滚的身子在地上滚了两圈,疼的袁点点嗷嗷叫。灯打开,风拓熙便看到袁点点一手捂着屁股,有睁大着双眼看着从床上坐起来的风拓熙。  “熙哥哥……”  有些委屈……有些撒娇的味道……  “啊熙哥哥……我要跟你睡……熙哥哥……你是要做我老公的,你别害羞嘛……”  砰……  袁点点已经记不得是多少次被从里面扔了出来,坐在门外的地毯上。看着不远处看着自己的冷情,拍拍屁股站起来。她袁点点才不会因为一点挫折就放弃的呢?别以为她笨,她可不笨。电脑上说了,想要一个人成为你的老公,就一定要怕上他的床。所以,她袁点点自离家出走后,又一宏伟目标就是……爬上风拓熙的床……  关上门的风拓熙,眉头微微的皱着。却是在落锁间,又收回了手。转身回到床上,掀开被子躺了回去。来这里已经一个月了,几乎每天晚上都要上演着这样一出。而他也的确可以锁门,但是,从第一天晚上后,他也没有想到要落锁这回事……  每天……似乎成了一种调味剂……  ********************************  一身汗水味,十二岁的风拓熙在浴室冲洗着自己身上的汗水。拉上的浴室门,水流声从里面传了出来。而一道身影再次出现在风拓熙的房里,赤脚光溜溜的用床单裹着自己,贼头贼脑的垫着脚往浴室靠近……  电脑上说……  如果一直怕不上老公的床,那么就让她和他坦诚相见。  对于坦诚相见这四个字,她还得别的百度找到了解释。就是光溜溜的,她和他光溜溜的面对面。  眼见着风拓熙的裸.体就在前方,袁点点着实兴奋了。他要是看到她光溜溜了,就要负责任了。他就是他的老公了……  一……  二……  三……  袁点点在心里数了三声,然后伸手去拉浴室的门……手还没碰到浴室门,浴室门已经从里面拉开。(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