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番外:点点在风心(完)

番外:点点在风心(完)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12464更新时间:2015-06-07 10:39:55
   “熙哥哥……”  微不可闻的声音,外面的风拓熙却敏锐的听到袁点点那软软哝哝的声音。手上的力道一松,警告的看了一眼黑泽治也转身就往袁点点的房间走去。  “点点现在需要休息。”  袁绝夜身体挡在袁点点的门前,目光看向黑泽治也,眼神里并没有任何寒意,可是那一眼却让人明显的感觉到他的不悦。  “黑泽啊,点点出现这意外,也没有办法招待你们……”  “袁兄,我们还有什么好客气的。你专心照顾女儿, 我以后再来打扰。”  黑泽先生也是听懂话的人,立刻跟着说。而黑泽治也看着袁点点那关上的房门,再看了一眼父亲。想开口,却被父亲的一个眼神给压了下去。  袁绝夜送黑泽先生和黑泽治也到房子外,黑泽治也看着袁绝夜弯了个九十度的弯腰。  “袁叔,能把点点交给我吗?我喜欢她,等她成年我就娶她。”  袁绝夜表情未变,看着黑泽治也淡淡的说道:“你有把握让点点永远如此天真单纯,快乐的过一生吗?”  对一个女人,许一生的承诺,不是每个男人都可以做得到的。  黑泽治也被问的一愣,他只是单纯的觉得从未遇到过袁点点这样单纯可爱的女子。而这样有些傻乎乎的女子不疑有他的是做妻子最好的人选,不管他在外如何红旗飘飘,她也会傻乎乎的不会知道,只要随便骗骗就会敷衍过去。  袁绝夜未再回答,但是结果已经显而易见。  “我可以。”  黑泽治也在缓和了十几秒后,回答。  袁绝夜眼眸更深,他的犹豫就已经说明一切。  “冷情,叫拓熙出来。”  袁绝夜没有回答黑泽治也的答案,而是直接让冷情进去叫风拓熙。  黑泽治也不明所以然……  “拓熙,你有把握让点点永远如此天真单纯,快乐的过一生吗?”  “有。”  简单的一个字,几乎是没有犹豫的就出口应允了。从看到袁点点从马上落下的那一刻,有些一直不明白的感觉,在那瞬间已经明了。  “袁叔,他说有就能有吗?”  黑泽治也的声音让风拓熙微微侧目,眼神里的冷寒之气一闪而过。目光直视着黑泽治也薄唇轻启,一字一句的说道:“我以生命起誓。”  说完,风拓熙便已经转身,留下黑泽治也站在原地。唇瓣蠕动了半天,也未敢说一句以生命起誓。谁都知道袁绝夜是什么样的人物,而如果以生命起誓意味着什么。这一生就只能有袁点点这一个女人,如果她有任何的不快,就意味着拿自己挑战袁绝夜……  “袁兄,不打扰了。”  黑泽先生看着自己的儿子,眼神里带着威胁。他们的实力完全不足于跟袁绝夜抗衡,他可没有想过要因为儿子的婚事把山口组推到危险边缘。这些年的交好,不值得因为一个女人而被摧毁。  “冷情,帮我送送黑泽兄。”  袁绝夜转身往里走,眼底有着一抹满意。他在风拓熙的眼里看到了自己当年对妻子的那抹光芒,以及坚定。这些年来,妻子即使去世一段时间了,却依然没有另娶。不仅仅是因为疼爱女儿,不想让女儿有任何的不愉快。更多的是因为对妻子的感情,他在娶妻子的时候,曾经宣誓,这一生一世只忠于她。即使妻子在临死之前让他找另一个人代替她照顾他,当时他答应了,那是他对妻子撒的第一个谎。  除了妻子,他已经看不到任何人。失去了她,他已经失去了再爱人的能力。  ***********************************************  袁点点并没有什么大碍,脸上的擦伤都已经涂抹了药。头撞在了石头上,也未留下后遗症。只是因为受惊过度而导致昏迷,一直未醒来。  咕咕……  半夜里,肚子欢快的叫着。袁点点睡的迷迷糊糊的,嘴里昵喃咕哝道:“烤鸭,红烧蹄膀,肉圆……”  一边在那里咕哝,嘴还在那里吧唧的搭着嘴,一丝不明液体也随之从嘴边滑了下来……  守在一边的风拓熙在听到床上睡着的袁点点说话时,立刻凑近。以为袁点点哪里不舒服,但当听到袁点点嘴里吧唧话说的是什么时,忍不住不雅的翻了个白眼。  退开时,在看到袁点点嘴角那不明液体的时候,风拓熙无语的看着那不明物体……  拿起一边的纸,即使一脸嫌弃,还是动作温柔的把那不明液体给擦掉。然后转身,往楼下走。  半小时后,风拓熙后中端着香喷喷的饭菜上了楼。刚推开房间走了几步,床上躺着的袁点点鼻子就可爱的皱着,那在吸着香味的模样,可爱的让风拓熙眼神不由的柔和了几分。  虽然这个女人长的不怎么样,身材不怎么样。脑袋瓜子也不是那么的好使,偶尔笨的实在让人想要嫌弃。有些粘人,但鉴于只粘自己就不与她计较了。小嘴够甜,吻起来也够美味。身上有肉肉,抱起来也比较舒服。  虽然处处都不达他择偶的标准,可是整个袁点点的缺点堆在一起就成了让他顺眼的存在。  算了,不逃避了。其实早就应该承认了,这个小女人早就在她的无敌赖皮功里让他给沦陷了。已经习惯了这个一个小傻瓜缠在自己的身边,摆脱不掉了。  他就吃点亏,收了她吧。  端着菜已经快到床边了,只见床上的袁点点本来只是皱着鼻子在那里吸啊吸啊的,随着他迈步子,那鼻子皱的更厉害。突然,整个人就从床上弹了起来。而眼睛攸地睁开,跟午夜惊魂的炸尸一样。  袁点点圆溜溜的眼睛锁定在风拓熙的手上,视线那一转都不转的盯着。然后伸手就要从风拓熙的手上接过,但是太烫,啊了一些跌回床上。那震动牵动了头上的伤口,疼的袁点点小嘴倒抽了一口气。然后唇瓣就抿着了,一副要哭没哭的样子。  “熙哥哥……呜呜……点点怕死了……点点以为再也看不到你了……”  袁点点一疼就想到了从马上摔下来,顿时眼泪就往下滚。手扯住刚把东西放下的风拓熙,就着擦了一下眼泪。然后抬起小脸,伤心可怜的说着。  “让你以后还骑马,谁允许你去骑马的……”  “小白好可爱。”  袁点点眨着眼睛,力求给自己找借口开脱,可以从轻发落的不用受到重惩罚。  “还敢说!”  风拓熙的眼神一冷,瞪的袁点点立刻瘪嘴。  “下次不敢了。”  再借她十个胆,她也不敢骑马了。小白看起来那么温驯都会这么的吓人,还把自己摔下来。果然爸爸和熙哥哥是对的,自己不应该学骑马。可是,每次看到熙哥哥和爸爸他们骑马,她就很想骑马……  “熙哥哥……”  袁点点眼斜啊斜的,往一边的桌上斜着。眼就瞅着那冒着热气的饭菜,肚子又开始欢快的叫了起来。真的好饿啊,好想吃。不由自主的吞咽了一口口水,特别没出息的模样。看的风拓熙忍不住伸手捏了捏袁点点的鼻子,袁点点哼唧着也不敢挣扎,眼神就这样看着眼巴巴的……  风拓熙坐到一侧,伸手拿起汤然后拿起勺子舀起一勺子递送到袁点点的嘴边……  袁点点这下子被美的冒泡了,这就是她幻想了千万遍的场景啊。她也没少暗示明示的试图让风拓熙可以喂自己,可是每一次都以失败告终。这一次,竟然会因祸得福的让熙哥哥愿意喂自己,好幸福啊,好幸福啊。  袁点点傻笑着张开嘴,把汤喝了,然后一脸幸福的看着风拓熙说道:“熙哥哥,你真好看。”  “我跟黑泽治也哪个好看?”  袁点点被风拓熙突然丢来的问题问的一愣,一时没回答上来。风拓熙的脸立刻黑了,袁点点是有些傻。但是跟风拓熙相处这么久,风拓熙喜欢听什么话。  “熙哥哥好看,熙哥哥最好看。熙哥哥是这个世上最好看最好看的人。”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  拍的风拓熙脸色渐缓,然后汤又送到她嘴边了。袁点点又幸福的开始喝汤,直到把袁点点喂饱了,袁点点摇摇头,表示不吃了。  “全部吃了。”  “熙哥哥,饱了。再吃会长胖的。”  “瘦了不好看。”  “胖了你会不喜欢我的。”  袁点点摇头,胖了不好看,她要坚守底线。不能把自己撑的跟以前一样圆溜溜的。  “我不喜欢瘦的。”。  风拓熙淡淡的开口,然后顺手把未吃完的饭菜汤往一边一放,站起身就往外走。袁点点被说的一吓,见风拓熙面色又变了,而且那表情不像是说假的。立刻拿起风拓熙刚放下的碗,快速的把剩下的横扫进了肚子里。撑的不雅的打了个饱嗝,而风拓熙已经走到了房门口,眼角余光看着身后的袁点点那狼吞虎咽的模样,眼神不由又深邃的染上一抹笑意。  还是养胖点好,养胖点就没人跟他抢了。这小傻瓜也真让人不闹心,刚漂亮一点就有人窥探。这些年都无人问津,现在突然有人注目了,这种感觉,不好。  *************************************************  十六岁,袁点点的成人礼后。  “熙哥哥,你这是带我回去见家长吗?”  从一上飞机就开始喋喋不休的袁点点,刮噪的让风拓熙想拉个帘子说不认识她。关于让袁点点随他回去见父母的事情,袁绝夜持有不同的意见。但是最后还是敌不过袁点点的无敌撒娇功力,加上,他不能保护点点一辈子,点点的未来是要交给风拓熙来保护的。  风拓熙十六岁,能力已经不输不凡。把点点交给他照顾,应该很是放心。  所以,本来是准备私人飞机送两个人的。但是袁点点却吵着要自己坐一次飞机,风拓熙当时也帮着说了几句,而现在,听着刮噪的袁点点从上机开始,一路问到底。现在没东西问了,又开始拿他们回去见父母做文章了。  “袁点点。”  “有。”  袁点点看到风拓熙总算又理自己了,开心的凑过去。  “啊啊啊……疼……”  袁点点抓着风拓熙的手,他捏自己的脸捏上瘾了,从自己马上摔下来后,他好像就开始迷上了捏她的脸。时不时的就捏她的脸,捏的她脸红扑扑的。这一年来,她又长了一点肉。虽然不像以前一样胖的不可思议,但是离纤细远的没有边。脸还是圆圆的,腰上还是有些肉肉。手臂还是有些甩甩肉,可是她又不敢不吃。因为风拓熙说,不喜欢瘦的……  风拓熙看着袁点点那因疼皱成一团的小脸,心情就突然好了。手上一松,亲昵的弹了一下袁点点的额头说道:“我看看脸皮有多厚。”  袁点点揉着脸颊,噘着嘴无声的哼了一下。  好吧,是她听到风拓熙要回去后,就死皮赖脸的缠着他要他带她回家。他不松口,她就去爸爸那里撒娇,撒娇啊。通过一个星期的努力,成功的攻破了爸爸的防线。然后老爸一开口,熙哥哥就立刻同意了。  想到这个,袁点点还是有些得意的。  她成功的让熙哥哥带她见父母了……  “熙哥哥……”  几分钟后,袁点点脸颊不疼了。翻看着自己手上的杂志,看着看着,突然看到了一句话。那不甚聪明的脑袋,好似一瞬间就明白了一样。顿时得瑟的跟偷了腥的猫一样,欢乐的又凑到风拓熙的面前,一把揭开他脸上的眼罩,然后嘿嘿嘿的笑……  “袁点点。”  风拓熙的声音有些低,耳朵边就像有苍蝇一样在不停的嗡嗡的叫。这半年里,风拓熙也不止一次的问自己,怎么就载在了她这小丫头片子的手上呢。  “熙哥哥,其实你是喜欢我是吧。”  一句话,问的风拓熙表情一怔。大手快速的把眼罩拿过,就要往哪里罩。袁点点哪里会放过他,整个人都扑到了风拓熙的身上,然后把手中的杂志得意的扬着……  “书上说了,打是情骂是俏。有些酷酷的男生喜欢一个人不好意思说,就只能欺负她吸引她的注意力。熙哥哥,其实你早就喜欢上我的吧,所以才会一直欺负我……”  袁点点越说越得意,她是没少对风拓熙表白。但是风拓熙还一次都没有对她表白过,每次他亲她的时候,她都问他为什么亲她,是不是喜欢她。他都能找各种的理由借口,而她都会被傻乎乎的糊弄过去了,这次,可没那么容易被糊弄……  “熙哥哥,你快承认吧,你是喜欢我的。你放心,我是不会笑话你喜欢我比我喜欢你早。你快承认吧,快承认吧。”  袁点点整个都欺到了风拓熙的身上,在他身上不停的折腾着。风拓熙被袁点点扭的脸色越发的沉,突然拉起一边的毯子直接盖在了两个人身上。  突然而来的黑暗,袁点点一愣。直到唇上传来熟悉的热度,袁点点立刻搂住风拓熙的脖子,一点也不羞怯的把自己的唇张开,让风拓熙的舌尖滑进去。慢慢的越发深入的吻着袁点点……  袁点点被吻的气息越来越不稳,而风拓熙的手不规矩的在腰侧揉着。揉的袁点点的身体越来越热,那熟悉的热流又开始在身体里来回的窜了。头等舱只有两个人,袁点点在感觉到腿间又抵着的东西时,立刻羞红了脸。  她已经知道了那是什么,每次两个人亲完,熙哥哥摸完自己,他的身体都会变成这样。  现在,又变成这样……  呼吸越来越不稳,脸涨的通红。在毛毯下,更是觉得憋气的厉害。小手开始掐着风拓熙,在差点窒息的时候,风拓熙总算是放开了她。袁点点重重的喘息着,在看到风拓熙那黑乎乎的眼睛时,脸红的可怕。  他每次在吻完,要继续往下摸自己的时候,就是这样的眼神。袁点点咻的从风拓熙的身上滑下来,乖乖的坐回自己的位置。眼神悄悄的瞄过风拓熙腿间那有些撑起来的地方,脸更红了。闭着眼睛咻的拉过毛毯把自己一裹,一副要睡觉了的模样。  “不问了?”  风拓熙得了便宜还卖乖,看着比什么时候都温驯的袁点点。袁点点被毛毯裹住的小脑袋不停的摇着,没出息的投降了。耍起流氓来,她一直是初级菜鸟。熙哥哥才是最最最邪恶的人,他刚刚的手都……  脸,更红更烫了,真的好羞涩……  ************************************************  米朵朵听闻哥哥要带个小嫂子回来,一直只闻其人,不见其人。  米朵朵脖子都快望长了,眼见着车往这里开来。立刻松开皇甫栉风的手,迈开步子迎了上去。  袁点点一打开门,就见一道身影扑了过来,而她就被搂了个正着。  “小嫂子。”  一声小嫂子,叫的袁点点顿时对抱着自己的女孩好感十足。这声嫂子,实在是太好听了。  “乱叫什么?”  一个爆栗子敲在了米朵朵的额头上,风拓熙从一边推门下车,就听到自己这个不靠谱的妹妹乱叫人。  “哥,她不是小嫂子吗?不是小嫂子你带回来做什么?你还想瞒我,可儿都告诉我了,说你会带你未来的老婆回来,你未来的老婆难道不是我的小嫂子吗?”  米朵朵小嘴得理不饶人,那有条有理的,说的风拓熙脸色微沉,古铜色的脸上明显闪过一抹尴尬。而袁点点则听得兴奋的不行,那一句未来的老婆,听的她是心花怒放啊。突然间对眼前这个漂亮的小姑子喜爱那简直不是一点两点啊,好感迅速的升温,眼见已经滚热滚热的了。  “真的吗?熙哥哥真的说我是他未来的老婆吗?”  “当然,我没有骗你,不信我带你去问可儿。”  神哝上挡。“米朵朵。”  风拓熙对自己的妹妹从来都没办法,声音大也吓不到米朵朵。因为她有人撑腰,完全不怕一向疼自己的哥哥。对哥哥扮了个鬼脸,拉着袁点点就往里走,兴奋的要去找米可儿。而风拓熙眼神扫向皇甫栉风说道:“管管你老婆。”  “大舅子,这个,真心管不了。”  皇甫栉风疼米朵朵是出了名的,现在看米朵朵这么开心,也绝对不会逆了未来老婆的意。给了一个无能为力的表情后,立刻跟在米朵朵的身后,那眼神看向米朵朵,叫一个深情倦缠。  风拓熙一个人站在后面,黑线满布……  客厅  米可儿有些紧张的坐在那里,不时的问风拓熙……  “老公,我这样真可以吗?”  “老公,真的不失礼吗?”  “这第一印象会不会不好?”  那紧张的模样,跟今天是她见公婆一样。  从昨天风拓熙打电话回来说会带个女孩回来,米可儿一早起来就开始各种在试衣间里挑衣服,单独的试衣间里,只见米可儿穿着家居拖鞋从头走到尾,再从尾走到头。衣服是一件件的挑过,然后往身上比着,对着身后的大试衣镜各种摆弄着,怎么就挑不到一套满意的。  风澈冰一早醒来身边的软香温玉就不在身边,怀里空荡荡的立刻就醒来。掀开被子起身,就看到连着主卧的试衣间的门打开着,风澈冰走过去便看到自己的小女人在那里皱着眉头纠结的模样。  “怎么了?”  “老公,你说我今天穿什么好?”  于是,这个开端就一直挑选了整整三个小时,最后还是宝贝女儿出场才让米可儿不再在试衣间里纠结着。  一行人走进去,袁点点在看到里面坐着两个人的时候,先是困惑的皱了一下眉头。  米朵朵刚准备介绍的时候,袁点点困惑的转头看向米朵朵问道:“朵朵,你和熙哥哥还有姐姐吗?”  两个人从外面走进来的这段路,俨然已经熟悉了。而走在最后面的风拓熙正好听到这句话,双眼有些震惊的看向自己的傻女人。这话,是她说出来的。平时虽然很会撒娇的拍马屁,但这种有技术含量的马屁,实在不是袁点点这小傻子有的功力。  米朵朵也震惊了,这小嫂子看起来有些傻乎乎的,但是这关键时刻说话可一点也不傻啊。看看这话说的,多水平,马屁拍的如此悄无痕迹……  米可儿这紧张的情绪在看到袁点点的时候,消失的无影无踪。那句姐姐更是让她心花怒放,前几天还在为眼角多了两道痕迹而心情不好。这会儿,简直就是飘飘然。  这媳妇,她太喜欢了。  “熙哥哥,我是不是说错话了?”  袁点点见大家表情都是各有不同,没一个人回答她。不禁有些担心的转过头看向风拓熙,那眼神有些求救的意味。风拓熙一看到袁点点的眼神,顿时明白了。  傻人有傻福,无心插柳柳成荫……  “她是我妈。”  “啊,怎么会这么年轻。”  袁点点完全是不会隐藏情绪的,有什么都直接表露在脸上。那被吓到的表情让米可儿立刻笑出声,她媳妇怎么这么可爱。  风澈冰一向严肃的脸,此时也是忍不住布上了笑意。果然只有这样傻乎乎的女孩才可以让自己的儿子吃住,看着风拓熙那无奈却是宠爱的表情,风澈冰眼底满是对袁点点的欣赏。  风拓熙这一眼一看,也知道,袁点点获得的呼声有多高。一开始还担心家人会觉得袁点点有些傻傻的,但现在,他的担心好似完全是多余了。  “没关系,没关系。你叫点点是不是?拓熙说你喜欢吃月儿做的甜点,她等会就会过来,特意给你做了很多。”  “真的吗?伯母,你真好。”  袁点点双眼都在放光,立刻特别亲切的走到米可儿的身边,伸手挽住了米可儿。那自来熟的模样,就跟她本来就是这一家子似的。  “叫什么伯母,跟哥一样叫妈咪。我直接叫你点点可不可以?”  “当然可以。”  袁点点一听叫妈妈,脸蛋立刻就红了,害羞的看了一眼风拓熙,见他没有什么意见。只是在她看过去的时候别过视线,袁点点立刻扯唇一笑,甜甜的叫道:“妈妈。”  “爸爸。”  很不客气的转向风澈冰叫着……  风拓熙站在那里,嘴角微微的抽搐,但是眼神却很是柔和。看到袁点点这么快就融入了他的世界里,这种感觉,真的挺好。  和风澈冰以及皇甫栉风,皇甫瞿坐在沙发上,而那边是恋月儿,米可儿,米朵朵和袁点点。吃着糕点,时不时的就传来笑声。而笑点一般都是从袁点点身上得到的。风拓熙侧头看向那边,从外面透进来的光线洒在小傻瓜的身上,那么的柔和。  *********************************************  从十六岁被带回家后,袁点点认识了米朵朵。两个人迅速的打成了一片,米朵朵相较于袁点点要人精了许多。在听到了一直是袁点点倒追着风拓熙,而且风拓熙直到现在还没表态。作为一个合格的小姑子,也是一个很喜欢自己小嫂子的小姑子,米朵朵充份的发挥了自己的作用。  “这样,这样……你听我的没错,我保证有用。”  “真的吗?”  越洋电话里,袁点点有些不确定的问着米朵朵。虽然说,米朵朵提的,最后的好处她是有些心动啦。但是,还是有些担心。要是她没有弄成,反倒成了反效果怎么办。  她是真的没有太大的把握,可以做好……  “真的,我还骗你吗?想当年,我就是这样把栉风哥哥骗到手的,你有没有看到他对我死心踏地的,我告诉你,我就是用的这一招。真是百试百灵啊,你想不想我哥像栉风哥哥对我一样对你,想的话,就行动吧。”  “想。”  袁点点顿时任何其他想法都消失了,立刻坚定的重重的点头。  想到在风家的时候,看到皇甫栉风对米朵朵的宠溺,真是让她好羡慕啊。反观熙哥哥,袁点点顿时觉得要委屈的噘嘴了。她都已经叫了爸爸妈妈了,他竟然还都没有向自己表白过,这不科学。  “朵朵……”  “点点,我……我有点事……我们以后再说……”  米朵朵看着不知道何时站在自己身后的准老公,皇甫栉风。在看到他伸手扑向自己的时候,立刻对电话那边的袁点点说完,迅速的挂了电话把电话往一边一扔。  这……  这……  吹牛吹的有些吹大发了……  刚刚只顾着让小嫂子推翻地主翻身为主,一时没注意到皇甫栉风进来了……  “你……你怎么能不经同意就进我的闺房……”  米朵朵一手拿过枕头护住自己,缩到最角落,一脸防备的看着皇甫栉风。  她不想被惩罚……  他的惩罚,好凶残……  “朵朵,要不你当面告诉我,我是怎么被你手到擒来的,我也比较好奇……”  “栉风哥哥……我错了……”  米朵朵没出息的投降,主动的爬到皇甫栉风的面前,伸手搂住他的脖子,示好的在他的唇上亲了又亲。  “不够……”  又亲了一下……  “不够……”  又亲了一下……  “不够……”  米朵朵嘴都吧唧疼了,他还说不够。于是,发飙了。  “皇甫栉风,你够了没?唔……”  嚣张的声音直接被堵住……化作一声声暧昧的呻|吟……  *********************************************  西西里岛  风拓熙明显的感觉到这三天有些不对劲,这不对劲的来源就是那个坐的离自己有些远的小傻瓜。  这三天,晚上没人再偷偷的跑到他房间,她也不再像之前一样的粘他。三天,已经没有任何机会可以亲到她。  风拓熙的眼神有些深邃的看向正在咯咯笑的袁点点,突然站起身往外走。  正在跟于妈两个人说话的袁点点在感觉到风拓熙站起身后,小脸上故意的笑容有些收敛。眼眸微微的下垂,眼角余光小心翼翼的看向已经消失在门口的身影。突然有些不确定米朵朵说的是不是可行,都已经三天了,他还是没有什么反应。  轻轻的咬住唇瓣,心情有些不好的往楼上走。  这三天过起来真的挺难熬的,想管住自己的脚,自己的表情,自己的嘴真的好痛苦啊。她好想靠在熙哥哥的怀里,好想亲亲熙哥哥啊。可是……可是……  脑中想到昨晚米朵朵的话……  她不能放弃,不能先输。再忍忍,想想以后的美好日子,这几天,能忍的过去。晚上,狗头军师又开始出谋化策了。这一次,米朵朵可是聪明了许多,直接把门反锁了,而且眼睛时不时的就盯着门,这样给袁点点出馊主意。不对,是好主意。  她自己就是被皇甫栉风一杯酒给阴的酒后乱性,还被苦逼的捉歼在床。就这样没有任何上诉的机会,就这样被人给套牢了。自己偶尔YY一下怎么把皇甫栉风阴到手的剧情,还会被惩罚。这日子,真是没办法过了。  现在,送上门来的袁点点,简直就是上天为了弥补她遗憾而特意为她安排的。如果她不发挥一下自己天才的小脑袋,简直对不起可儿和爹地生这么聪明的脑袋瓜子给她……  于是,米朵朵这狗头军师,巴拉巴拉的和袁点点说了第二招。这第二招出,袁点点真心有些胆怯了。但一想到米朵朵勾勒出来的美好蓝图,什么可怕的画面都给忘记了。  第二天  风拓熙从早上没看到袁点点,中午午餐时间,还是没看到袁点点,一直隐忍着没有开口问,但直到晚上的时候,还是没有看到袁点点。于是,风拓熙有些忍不住的问着于妈:“于妈,点点呢?”  “小姐今天会晚些回来。”  “去哪了?”  “说是去逛街看电影吃饭了。”  于妈回着,转身就进了厨房。而眼神看向风拓熙,风拓熙有些食不知味的吃了几口便放下碗筷。迈步往楼上走去,于妈一看到风拓熙往楼上走,不由有些急的准备出来给袁点点打电话。晚上八点的时候,袁点点从车里下来。晚餐刚开始,就接到于妈的电话,在听到于妈说熙哥哥一点反应也没有,只是回房间了。顿时难过的不行,朵朵骗人,还说这样和别的男生出去,熙哥哥知道了一定会立刻冲过去把她带走……  然后她就可以傲娇的不跟他回去,然后就逼他说喜欢自己,以后就可以翻身做主人了……  “点点。”  手腕被那人拉住,她根本连对方长什么样子都没仔细看。这是爸爸的一个朋友的儿子,也记不得叫什么了。只知道长的挺高的,此时两个人面对面,她只到他的胸口。  “今天相处一天,我对你感觉不错,你呢?”  “嗯。”  袁点点没啥心思,就敷衍着。  那人立刻顺势的说道:“你能给我个机会,让我做你男朋友吗?”  袁点点一听到男朋友三个字,心中一酸。熙哥哥从来都没有承认过自己是他的女朋友,她有时候想,自己都见家长了,怎么也是内定的了吧。可是,每次看到朵朵和栉风在一起的画面又觉得,不是这样子的。如果两个人已经定下来了,为什么他从来不说喜欢她,也从来没有承认过她是谁……  低迷的情绪,袁点点突然感觉到一道熟悉的光芒从黑暗里传来。袁点点抬头看着面前的男人,不甚明亮的地方看着面前的男人。赌气的说道:“好。”  那人没想到自己的请求会被应允,开心的伸手准备抱袁点点。袁点点往后退了一步,那排斥的模样让那人立刻往后退了一步。体贴的说道:“今天玩了一天,你也累了。你早些上去休息,明天我们再出去玩。”  “好。”  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就胡乱的应着。看着那人被送离开,而袁点点转身就往里走。刚走到门口,手腕就被扣住。袁点点有些气恼,便甩着风拓熙的手腕。  风拓熙脸色阴沉的可怕,他的小傻瓜明明知道他在竟然敢答应做别的男生的女朋友。看着她的小脸,这几天的故意疏离就因为那个路人甲吗?  “袁点点。”  风拓熙又拿这一招出来,袁点点心中很难受,米朵朵说只要风拓熙喜欢自己,就一定会去的。现在,他不仅没去,她答应做别人的女朋友,他都没有反应。直接说明,他根本就不喜欢自己。不喜欢自己还故意给自己错觉,不喜欢自己还总是动手动脚,总是亲自己。不喜欢自己,早就拒绝自己好了。为什么一定要给自己希望,让自己以为他是喜欢她的……  “我知道我自己的名字,不用你告诉我。”  再柔顺的猫发彪了还是很是厉害,亮起的牙,凶狠的面向风拓熙。手不客气的甩开,就往里走。  人都已经睡了(其实也可以说装睡了……)  “袁点点。”  她简直吃了雄心豹子胆了,竟然甩开他的手。  不理他……  袁点点继续往前走。  风拓熙眼神冷的厉害,几个大步就已经拉近了两个人的距离。大手直接扣住了袁点点的腰,轻松的把袁点点给抱了起来。而袁点点突然腾空,条件反射的就是搂住风拓熙。在发现自己被腾空夹起后,立刻伸手拍风拓熙……  “你放开我……我不想理你……”  袁点点伸手拍着风拓熙,挣扎着。  风拓熙的脸跟冷面罗刹一样,抱着袁点点,迈开步子很快就已经到了房间门口,把袁点点直接扔到了床上。  “你敢下床试试?”  “我为什么不敢下床,你以为你是谁?”  袁点点说着就要下床,但墨迹的动作,墨迹了半天也没敢真的下床。眼睛瞪着风拓熙,就突然间觉得很是委屈。他为什么总是这样子,如果不喜欢自己为什么要这么管自己。让她自己一个人误会,让她一个人胡思乱想……  眼泪滚出来,越来越多。  风拓熙没想到袁点点突然哭了,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靠近,手胡乱的擦着袁点点脸上的眼泪。  “哭什么哭,说了不许在我面前说哭。”  “我就要哭,我就哭,反正你都不喜欢我,你管我哭不哭……”  “谁说……”  后面的话被敏锐的收了回去,看着袁点点那哭的眼泪汪汪的眼睛,眼神别开。  “你果然不喜欢我,风拓熙,你个坏蛋。我不要理你了,我不要你当我老公了,我要找其他人当我老公……”  “你敢。”  风拓熙一把抱住往床下跑的袁点点,再次给拉了回来。袁点点被搂在怀里,眼泪鼻涕都尽数的往他的衣服上擦。而风拓熙的心被哭的一揪了揪的……  “袁点点,不许哭。”  “我就要哭,我就想哭,我难受,我就要哭。”  袁点点不听话,反而是越哭越凶。哭的风拓熙脸色更是沉了一些,大手擦着袁点点脸上的眼泪,越来越温柔。  “乖,不哭了。”  那突然变得温柔的声音让袁点点抽了几下,看着风拓熙脸上的表情。这种表情,爸爸也常常看自己,这是心疼的表情。袁点点像是瞬间明白了什么一样,原来,熙哥哥最怕自己哭啊。  “呜呜……你不喜欢我……”  “……”  “呜呜……我要跟其他男生约会……”  “袁点点,谁借你胆了。你是我的,听到没有。”  “我不是你的,你没有说过喜欢我。”  袁点点哭的不停歇,一边说一边拿起风拓熙的衣袖擦着自己的鼻涕。风拓熙的脸上黑线几条,看着袁点点完全没有要停下的意思。  “袁点点,你要怎么才不哭了?”  “我要你说喜欢我?你究竟喜不喜欢我?”  “这不是废话吗?”  “呜呜……你嫌弃我……嫌弃我说的都是废话……哇……”  袁点点哭的更凶了,吊开了嗓子又让声音大了一些。  风拓熙算是拿袁点点没办法了,看着那哭的红通通的鼻子,看着那水汪汪的眼睛,一边不忘记哭,一边用很期待的眼神看着他。  他的小傻瓜快被自己喜不喜欢她给弄的真成小傻瓜了……  “不是想听我喜不喜欢你吗?别哭了。”  “呜呜……”  袁点点用力的吸了吸鼻子,声音带着哭音的抽泣了几下。然后眼泪都在眼眶里打转着,看着风拓熙。一副他要骗她,她就立刻水淹了他的姿态。  “袁点点,听清楚了。我喜欢你,明白了吗?”  “嗯。”  袁点点用力的点点头,哇的一声又哭出来了。哭的风拓熙莫名其妙……  “不是说喜欢你了吗?怎么还哭。”  “我高兴。”  袁点点搂着风拓熙的腰,哭的更加凶猛了。风拓熙看着怀里哭的泪人儿似的袁点点,突然把袁点点整个抱起来往床上一放,居高临下的看着那满是眼泪的眼,质问道:“今天的人是谁?”  “不知道。”  “袁点点。”  “人家真的不知道,是朵朵让我找个人来气气你的,一气你你就会去找我,然后对我表白。可是,于妈说你知道了没有去。所以,我就好难过……我……”  袁点点说着说着,又哭了。想到刚刚在餐厅里接到于妈的电话时,自己有多难过。现在……委屈的眼泪又直滚了……  米朵朵……  风拓熙咬着这三个字,竟然敢害得他的小傻瓜哭成这样子……  “阿欠……”  彼岸的米朵朵用力的打了两个喷嚏,吸了吸鼻子,自己是不是感冒了……  “袁点点,你下次再敢不经我允许跟别人出去,看我怎么收拾你。”  “我可以不跟其他人出去,但你要每天都说喜欢我?”  “知道不就可以了。”  风拓熙的声音有些害羞的没好气……  袁点点嘴一瘪,又有要哭的前奏。  “好。”  憋屈的,风拓熙只能应允。谁让他真的不想看到小傻瓜哭,而且刚刚他发现,其实说喜欢这小傻瓜,看到小傻瓜那整张脸都绽放出快乐的光芒,是一种特别的享受。  *************************************************  十七岁  风拓熙决定十八岁娶袁点点,把这个让人操心的小傻瓜给娶回家。  袁绝夜一直想要让风拓熙接手黑手党,可是风拓熙却果断的拒绝了。他现在已经可以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而不再需要黑手党的庇佑。他想要让他的小傻瓜在没有负担的生活里生活,每天都可以快乐快乐的。  两个男人谈了几个小时,最后应允了。  而风拓熙答应袁绝夜的便是当初许诺的,会许袁点点一生都如此天真,单纯。如此的快乐……  十八岁,袁点点和风拓熙与皇甫栉风和米朵朵一起举行了婚礼……  (婚礼详见,《粉粉老婆:女人,你要负责。》的番外。  在繁琐的婚礼结束,袁点点真的累死了。  坐在总统套房,暂时用来作为两个人新婚之夜的新房。  袁点点穿着洁白的婚纱,铺满了整张床。整个人没有形象的倒在上面,整个人融入在一片雪白里,像是一个坠落在凡尘的仙子一般。风拓熙打开门走到里面的房间,推开房让便看到这一幕。这个已经撩拨了他几年的小女人,躺在那里。  两个人有几次的擦枪走火,而今天晚上,他终于可以完完整整的拥有了她。  他的妻,他要呵护疼爱一辈子的大小孩。  声响完全没有响醒累了的袁点点,还睡的香喷喷的。风拓熙坐在一边的安静的看着袁点点的睡颜,看的一时有些痴。今天的袁点点特别的美丽可爱,手指轻轻的抚过她的脸颊,感受着那滑嫩的感觉。  “熙哥哥……”  喃喃的叫着风拓熙的名字,在那熟悉的触感里。睡的有些迷迷糊糊的,分不清是梦话还是含糊话。  风拓熙伸手握住了袁点点的手,整个人覆盖而下。  薄唇贴在她的唇瓣上方,轻声叫道:“老婆……”  “老婆……”  袁点点迷迷糊糊的听到声音,睁开眼睛迷糊的看到了风拓熙。甜甜的一笑,刚刚她好像听到了他叫自己老婆。好好听……  “熙哥哥……”  傻乎乎的笑着,却是最撩人的药。摧毁着风拓熙内心的防线,眼神也随之深邃了许多。  “叫老公……”  “老公……”  袁点点乖乖的叫着,脸却因为这改变的称呼而慢慢的变红。而风拓熙在那抹红潮里,低头吻住袁点点沙哑的说道:“你是我的了……”  夜已深,属于两个人的新婚之夜,正在火热的上演着……  (最近和谐很生猛,我们很小清新的结束了新婚之夜。啦啦啦。晚安。)  点点的今天结局了。明天开始写贝贝的番外。喜欢贝贝的亲们,记得锁定。  欲知皇甫瞿,风澈冰,米朵朵,米可儿神马的故事,请锁定《粉粉老婆:女人,你要负责。》与袁点点同类型的故事,深情情深。欢迎入坑。  《致命婚姻:女人,你只是棋子》虐文,戚碧落与黑耀欺的故事。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