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014章:安然/上官睿

第014章:安然/上官睿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4035更新时间:2015-06-07 10:40:00
   其实什么也没有做,只是静静的看着屏幕上的照片,安然浅浅的温柔的笑着……  指尖的烟燃烧着,又熄灭。再点燃,又熄灭。一只只,一根根,最后变成了烟头按在了烟灰缸里,堆的满满的。  ***********************************  上官睿今天心情很好,开着车,脸上明显的勾着笑容。而上官萱坐在后面,也哼着歌心情也同样的好。  安然坐在副驾驶座上,侧头看着上官睿的轮廓。他的开心明显的写在脸上,今天安泽的一句谢谢像是拨开了他心中的那抹子阴霾,好似看到了阳光一般。上官睿感觉到了安然的眼神,在绿灯的时候转过视线迎向安然的眼睛,那么的黑亮,里面闪着褶褶的光芒。  这样的眼神两年里,只有在他搬到自己隔壁的时候,他用那如黑谭般的眸子看着自己,仿佛那一刻就是拥有了全世界。此时,因为安泽的两个字,同样让他觉得拥有了全世界。  车停在了上官萱学校附近的小区里,先把上官萱送了进去。  “我在这里等你。”  安然坐在楼下车里,并没有和上官睿一起上车。  慕容雪在萧易的坟前殉情后,慕容雪的父母从国外回来,照顾着上官萱。对于上官睿并没有任何迁怒,但是对于安然却没有办法要求他们用真心接受。即使这一切,说起来对错分不清。  “阿姨,晚安。”  上官萱在安然的脸上亲了亲,然后转身牵着上官睿往里走。  父女两个人相视一笑,大手牵着小手。上官萱不能蹦跳,但却用晃动着肩膀来表达自己的开心,想到自己亲手织的手套被弟弟收下了,怎么想都觉得开心。  没等多久,上官睿便踏着月色走过来。看着上官睿坐进车里,启动车。  车缓缓开上路,安然回S市一般都住在程涵蕾的家里。  “陪我喝一杯去?”  上官睿的车开了三四站路后,在等绿灯的时候看着安然征求着安然的意见。  “好。”  话到了喉间,最后还是点头同意。今天的上官睿很是开心,而她也不愿意扫了上官睿这一份开心。  上官睿在看到安然同意后,眼底明显染上一抹开心。那抹黑亮的情绪越发的闪亮了,看着安然正好绿灯亮起,车缓缓的开启。  车停了下来……  安然看着那熟悉闪动的霓虹灯,这里是她和上官睿开始的地方。  两个人并排走了进去,坐在角落的位置。上官睿点了酒,今天晚上的上官睿兴致高到极点。上官睿喝了很多酒,安然阻止也没有阻止了。上官睿一杯杯的喝下,然后眼神开始有些迷离。看着安然,嘴角勾起一抹迷人的笑容说道:“安然,我告诉你。其实我一直在脑中幻想着,小泽叫我爸爸的时候,我会是什么反应。”  “睿……”  安然的心中一紧,十几年来,上官睿从未听到安泽叫他一声爸爸。而上官睿一直等待着,而她也看得到。可是,她却没有办法勉强安泽叫上官睿爸爸,偶尔在安泽的面前提,安泽只是默默的听着,并没有任何表态。  安泽年龄越大,思想便越是成熟,做任何事情已经不需要她的操心,更加是她没有办法去干预的。  “其实我已经很满足了,起码现在小泽不会对我冷面相向了。安然,今天我很开心。我好久没有这么开心了,真的,很久很久没有这么开心了。”  上官睿又喝了一杯酒,眼角笑意上扬。微微上扬的弧度,那细细的纹路让安然心中一紧。  岁月不饶人,即使保养的很好。可是眼角却依然看得到岁月的痕迹,这个男人默默的陪着自己已经两年多了……  一晃,有些晃神……  上官睿去了洗手间,安然等了好一会儿没见上官睿出来。于是站起身,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洗手间已经并没有换大模样,只是重新装修了。安然站在洗手间外,看着里面进进出出的人,并没有看到上官睿。多年以前,也是这间洗手间里,她找到了上官睿。那个时候自己竟然有勇气走进男洗手间里,一想到多年以前,安然有些恍若隔世的感触……  上官睿从洗手间走出来,一手扶在墙壁上,看着安然怔神的样子。眼神越发的迷离了起来,喉结上下滑动着,她的脸在灯光下柔和的迷人的让人移不开视线,岁月的痕迹在她的身上只是让整个人越发的让人沉迷。上官睿很久不曾应酬喝酒了,以前靠着酒精麻痹自己的脑神经,而自从住到安然的隔壁后,酒已经渐渐的戒了。不常喝酒,酒量好像变得差了许多。今天并没有喝那么多,整个人就有些晕乎的感觉。  选择这里,是因为他们的开始。选择这里,是因为他不曾忘记两个人的点点滴滴。选择这里是因为,他很感谢那一份开始,有了一份深刻,即使过程痛成那样。  “安然。”  声音里带着一抹倦缠,安然微微的回过神来。眼神教缠在一起,与刚刚的回忆撞到一起。那天,他也是喝多了,眼神也是如此的黑沉而迷离,也是那样看着自己,然后直接吻住了她。脑中的思绪在飞扬着,心也随着回忆在起伏着。上官睿的身后有人进进出出,安然的脸上很快就平静了。  “你喝多了,我送你回去。”  伸手扶住上官睿,上官睿把重量交给了安然。也没有逞强,自己好像是真的喝多了。  两个人走了出去,安然把上官睿扶进了副驾驶座里。然后自己坐到驾驶座,还好自己晚上没喝什么酒。  车,缓缓的开离。离开了这个开始的地方,安然送上官睿回到他在S的居所。以前和慕容雪住的地方,他已经没有再住下了。一直知道他住在哪个地方,但从来没有上去过。安然把车停了下,上官睿已经靠在椅背上晕晕沉沉的睡去了。  “上官睿。”  安然推了一下上官睿,没有反应。  下了车,然后绕到另一边,解开上官睿的安全带。  “安然,我爱你。”  咕哝的声音,让安然的手上动作一顿。看着上官睿还闭着的双眼,默默的看了几秒然后退开。  “上官睿,到家了。”  手上的力道稍微重了一些,上官睿被推的迷糊睁开双眼,浑浑然的有些分不清东南西北……  “嗯……难受……”  上官睿似孩子般的皱了一下眉头,一腿迈下来,手搭上了安然的肩膀。安然承受着上官睿的力道,看着上官睿那皱成了一团的脸。有些无语的看着上官睿,从来不知道上官睿喝多了会是这样子。两个人其实真正在一起的时间并不多,好像那次喝醉做了之后,自己累的不行,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模样。这还是第一次自己清醒着看着上官睿醉的模样,整个人有些像耍赖的孩子一样……  “睡一觉就不难受了。”  安然声音轻轻的哄着……  “好。”  点点头,重重的一点头,身体的重量就往前,安然很费力的才把上官睿给撑了起来。  进了小区,坐进电梯。然后问了上官睿在哪一层,上官睿报了一个数字。安然愣了一下,记忆里的某个地方与此重叠在一起。  从上官睿的口袋里拿出钥匙,然后打开了门。其实心中在听到楼层的时候,心中已经有了小小的悸动。而此时,当拿着钥匙打开门按开灯的那一刻,真的震惊了。  明温笑情。二居室,当灯打开看清了里面的一切时,安然的心好似被用力的撞了一下。突然间窒息般的收紧了,呼吸一瞬间变得很是困难。眼前有些模糊,这里的每个摆设都带着最深沉的记忆。  站在门外,安然一时忘记了要走进去。入目的一切对她来说,刺激性有些太强了。  “唔……”  上官睿难受的动了一下,唤醒了安然的沉思。伸手搂住上官睿,迈步走了进去。  上官睿的胃在翻搅着,手松开安然就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门在关上的时候,安然听到里面上官睿吐着的声音。而安然就站在客厅里,看着里面熟悉的摆设。细致到沙发上用的抱枕,餐桌上铺着的桌布。细致到厨房里的用具,和摆设。细致到门口放着的拖鞋,一男一女,一如十几年前的款式。  安然只觉得眼前有些模糊,记忆太汹涌了。那些刻在了心口里的爱,汹涌的冲击着安然。这些年的沉淀让性格是越来越淡然了,而面对很多事情都很少有过多的波动。  此时,却有些无法平静下来。  浴室里传来声响,好像是开了水正在漱口。没过一会儿,浴室门拉开。而上官睿脸上滴着水,吐过后好像清醒了许多。拉开的门,看着站在客厅里的安然。安然听到浴室门开的声音,转过头,而视线就这样撞到了上官睿的视线……  灯光下,眼神太深邃。  灯光下,眼神太迷离。  安然有一种不太能招架的感觉,这种感觉强烈到她已经无法压下心中的那股子悸动。看着上官睿那有些转深沉的目光,安然嘴角有些僵的扯出一抹笑容,对上官睿说道:“你早点睡,车我开走了。”  转身间,手刚握到门把,只觉得一道熟悉的气息从身后席卷而来。上官睿的大手已经牢牢的扣住了她的手腕,灼热的气息喷于她的后颈。敏感的带动了一阵阵的鸡皮疙瘩。安然的呼吸有一刻是停止的,只觉得心口处的那块地方,有什么东西要破茧而出……。  他的气息太熟悉,而他胸口的热度太灼热,他那扣在自己手上的大手,烫的让她的肌肤敏感的起了一层层的疙瘩。  喉咙干的厉害,想要开口叫上官睿的名字,让他放手。可是,身体的毛细孔尽数的打开。好似有什么东西在蔓延着,无力再去挣扎。  “安然……”  沙哑的声音,男人成熟的魅力是让人无力抗拒的。  这是两人做邻居以来,第一次的走在暧昧线上。安然的双腿有些难以支撑自己的身体,手被按的扣在门把上有些疼。那抵在自己身后的热烫明显的是在宣誓着他此时身体的渴望,安然知道如果这一步的迈出,有些东西势必要改变。  上官睿借着酒意,气息更是灼热了。  唇几乎在贴上了她的肌肤……  “我爱你。”  三个字,沙哑的不行。  在车里听到了一次,现在又听到他口中的三个字。  她知道,他爱她。如同他知道,她爱他一样。只是中间隔着一层的纱,未曾挑破。他与她之间,中间有着许多横跨在那里。他懂得她心中的坎,也知道保持着这样的关系对两个人最好。她会没有压力,与欲/望和她的笑容相比,他宁愿选择后者。  也许是隐忍了太久,身体的欲/望已经被压制的差不多了,此时,这样汹涌还是第一次。那生生的疼着,好似想要立刻生吞活剥了安然一般。他想放手,可是双手却放不开。手中她的热度,鼻息间她的气息都在撩/拨着他身体最深处的渴望……  他想要她。  只想要她。  这十几年来,身边的you惑何其多。可是他的身体却只想要她,只会对她有悸动。  “留下来好吗?”  又是沙哑的几个字,安然已经觉得节节败退……  “上官睿。”  安然闭上双眼……  “别拒绝我,安然。”  上官睿向前迈了一大步,这一次没有给安然退开的时间。伸手转过安然的身体,低头吻上了安然的唇瓣。安然只觉得一道气息笼罩而来,上官睿的气息已经满满的占据了她的唇腔里。那带着酒气和漱口水的味道在舌尖缠绕着,安然最后一道防线被摧毁的一点也不剩下。  推荐老文《致命婚姻:女人,你只是棋子》戚碧落和黑耀斯的故事,极虐心虐肺的文,喜爱的可以入坑。  《粉粉老婆:女人,你要负责。》米可儿和风澈冰的故事,深情小虐心故事。喜欢的欢迎入坑。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