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018章:

第018章: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6207更新时间:2015-06-07 10:40:02
   这是两个人第三次亲吻,程贝贝完全没有刚刚任性骄纵耍小脾气的样子,唇瓣被含着,像是一只温驯的小羔羊一样的。那小模样撩拨的安泽心有一抹异样的感觉在悸动跳跃,手穿过程贝贝的黑色发丝,微微的扣紧了程贝贝的小脑袋。  发小气跃。程贝贝还是不懂得换气,被亲的憋到不行。小脸胀的通红又不舍得推开安泽,睫毛扑闪扑闪的,手捏在安泽的腰侧一副憋的不行想推开安泽,又不舍得推开安泽的小可爱模样。安泽的眼眸微微的眯着,两个人年龄一样,但是安泽的心智远远的比程贝贝成熟许多。  懂的更加比程贝贝要多的多,看着她这害羞带怯的模样。心中翻涌的不行,那蠢蠢欲动的是青春的悸动。那尴尬的开始起着反应的地儿让安泽脸也染上一抹不正常的红潮,唇有些不舍得离开。却在看到程贝贝那憋的通红的小脸时,嘴角微微上扬,眼神也柔和了几许。  稍微离开一些的唇看着程贝贝那微肿的唇瓣,那迷人的小模样让安泽忍不住捏了一下程贝贝的鼻子。  “是不是疏于练习,所以贝贝忘记了我说的要用鼻子呼吸了?”  微带沙哑的声音,有着一丝调侃。  程贝贝正害羞的不行,听到安泽的话,羞极的睁开双眼准备瞪安泽。当对上安泽那满是笑意的眼眸时,微微张着的小嘴轻咬着。伸手捏了一下安泽不依的嚷道:“你是不是常常找别人练习,才会知道这么多。”  那一捏,力道可不轻。  安泽面不改色,伸手抓住程贝贝那乱动的小手,不让她有大幅度的动作。唇瓣抵在她的小手上,眷恋的亲吻着。一下一下,那落在手上的吻,带着痒痒的感觉。程贝贝脸越来越红,心跳也越来越快。  “对你,我无师自通。”  那暧昧的言语,成功的再次让程贝贝刚刚撑起来的小宇宙,轰隆的一下倒塌了,再次完败,羞涩的埋进安泽的怀里。  “讨厌。”  娇羞的小女儿姿态,是他最温暖的眷恋。(酸酸甜甜的味道,是初恋的味道。)  ************************************  雷辰逸的车停在程涵蕾公司楼下,看了一眼时间差不多了。推开车门,下了车,靠在车边视线看向程涵蕾公司门口。  等了好一会儿,没见程涵蕾出来。  雷辰逸迈开步子,直接往程涵蕾公司里走。  秘书看到雷辰逸,站起身微弯身打着招呼。而雷辰逸对秘书微点头,迈步往里走。对于雷辰逸的冷冰冰,这些年如一日,他的笑容,只是为了程总和他们的孩子而存在着。  推开门,看着程涵蕾手上正拿着一样东西。  嘴角勾着一抹温柔的笑容,太投入并没有发现雷辰逸进来。  直到雷辰逸的阴影整个投射在她的身上,程涵蕾才发现办公室里进了人。不用抬头也知道能这样不敲门进来的人是谁,手还扣着明信片……  “老公。”  甜甜的声音,带着难掩的开心。  “程涵蕾女士,我非常的不满。你让为夫在楼下等了十分钟,现在又为了另一个男人展露笑颜,为夫很负责任的告诉你,我这里不舒坦了。你说,该怎么补偿为夫。”  雷辰逸面色颜色,眼神却有着一抹笑意,看着程涵蕾说的一本正经。  程涵蕾收好上官爵寄来的明信片,北海道的樱花美丽的让人窒息。看着樱花下的上官爵和Peony笑的那么开心,程涵蕾那颗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下了。每次收到了上官爵的明信片程涵蕾都会很开心,只要知道他过的好,不管能不能见面,她都觉得安心。  关上抽屉,上了锁后站起身。微微仰头正好和微低头的雷辰逸面距离相近,气息相吐都缠绕在一起。  “啧啧,雷辰逸先生,真没看出来你也变了。刚结婚那会儿,山盟海誓说的好听,在楼下等我半小时,一小时都无怨无悔的,那表现叫一个情深似海。现在,啧啧……才等上十分钟就已经抱怨了。果然啊,你开始嫌弃我人老珠黄了。你说你说,你违背了当初的承诺,该怎么补偿我?”  程涵蕾也说的一本正经,还附带有模有样的伸出食指去戳雷辰逸的胸口。用的力道不大,但也是一下一下的。倍撩人的慌。  雷辰逸的眼神立刻深邃了,老夫老妻的两个人,雷辰逸对于程涵蕾的撩/拨那依然是经不住一点。。  “补偿吗?”  雷辰逸的眼眸一暗,熟悉他的程涵蕾立刻往后撤退。可是身后是椅子,一退腿碰到了椅子,膝盖一弯整个人就坐进了椅子里。方便了雷辰逸的双手撑在了椅子两侧,整个逼近。程涵蕾就避无可避的被抵在椅子里,远远的看着。雷辰逸整个身子都罩着程涵蕾,把她融入了身体里。  “给你。”  沙哑的声音,落下的唇瓣。程涵蕾完全没有避开的机会,已经被雷辰逸吻了个正着。  熟练的技巧,很快程涵蕾就成功的被雷辰逸拿下。只剩下喘气声和满脸的红潮,手紧紧的抓着雷辰逸的腰身,身体软成了一滩水。  “老婆,够吗?”  有些依依不舍的摩挲着程涵蕾被自己吻的红肿的唇瓣,头抵在程涵蕾的额头上。  两个人的气息都有些不稳,程涵蕾的脸上被雷辰逸那热呼呼的呼气喷的脸火辣辣的滚烫着。娇嗔的瞪了雷辰逸一眼,然后拍了一下雷辰逸的手臂声音有些不稳的说道:“起来,还要去医院看贝贝。”  雷辰逸很享受的看着程涵蕾红扑扑的脸,美人脸红,简直就是赏心悦目。  微微起身,伸手拉住程涵蕾的时候,在她的唇瓣上又浅啄了一下再起身。刚刚的吻已经让程涵蕾的唇瓣红肿,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程涵蕾拿起镜子看了一眼自己肿了的唇,狠狠的瞪了雷辰逸一眼。  “你下次再敢在办公室里亲我,我就饿你一个星期。”  恶狠狠的对雷辰逸恐吓着,而雷辰逸只是含笑的看着程涵蕾,伸手搂住程涵蕾的腰,心情明显的大好。  程涵蕾对雷辰逸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他结婚后,脸皮是越来越厚了,特别是在自己的面前。  雷辰逸发出一道清晰的笑声,拉开办公室门的时候,让公司的高级职员们都立刻抬起头来。虽然这样的情景这些年来看的也不少,但每次都他们一个个跟打了鸡血一样。看领导的八卦,总是那么的让人热血沸腾。  娇羞的程总,兽/性得到稍微满足的雷总,那高大与娇小,郎豺女猫的模样,还有程总那微微红肿的唇瓣,以及雷总脸上难掩的春风得意,这婚后日子过的是一如新婚时滋润啊。枯燥的工作时间,有八卦看,每个人都用各种方式明着做事,实质着眼神咻咻的往两个人的身上扫。  直到进了电梯,电梯|门还没关,亲眼目堵了刚刚这暧昧的一幕时,立刻迫不及待的一个个发表意见。关于刚刚雷总和程总在办公室里究竟是发生了怎样程度的暧昧。  有些按嘴唇肿的程度来推测刚刚吻的时间,还有按照时间来算计着究竟是到达了几垒,全垒时间够否?  一个比一个邪恶,一个比一个笑的猥琐。程涵蕾在电话门关上的时候还靠在雷辰逸怀里,瞪了雷辰逸一眼,此时的雷辰逸完全没有被人议论时的不愉快,反而心情大好。在外秀恩爱神马的虽然讨厌,但是,他现在是越来越喜欢了。  “满意了?”  程涵蕾再次被职员们当成了动物员的稀有动物观看了一遍,看到雷辰逸还一副得瑟的模样,真想一巴掌拍碎他的笑容。  想着公司那一群八卦的员工,以前并不是这样子的啊。这究竟谁把他们领上了八卦的道路,还如此孜孜不倦的进步着,完全不用任何人督促。如果不是工作能力实在太让人没话说,程涵蕾真要考虑把这一群八卦起来简直可称之为疯狂的一群人给都集体开了……  “如果不满意,是不是能在这里再来一次补偿?”  雷辰逸厚脸皮的搂着程涵蕾开口……  “唔……”  小腹被程涵蕾的手肘顶了一下,力道不大,但却有疼痛感。雷辰逸作势的微弯身,一副受伤的模样。但程涵蕾却丝毫不看在眼里,电梯|门一打开,迈步就往外走。但是嘴角忍不住的上扬,每一天的每一天,即使有着小争吵,有时候因为孩子和工作会觉得很疲累,但是,大部分的时候,她会觉得,真的很幸福。  程涵蕾没走几步,便被身后大步跟上来的雷辰逸再次搂进怀里,那大手自然的搭在程涵蕾的腰身上。高大的他把娇小的她护在怀里,两个人的步伐一致,她的眼睛直视前方,眼角上扬。他的余光看向她,目光温柔。  ***********************************************  雷辰逸的车停在医院停车场,和程涵蕾一起把给程贝贝买来打发时间的一些书和NDS往病房里走。  没有想太多的就推开病房门,程涵蕾走在前面。在推开病房门,看着病床上搂在一起,氛围暧昧的安泽和程贝贝。程贝贝那有些肿肿的唇瓣,与自己刚刚是一模一样的。  程涵蕾还来不及反应,身后的男人早就已经被怒气包|围着。那扣在手中的手提袋啪的一声重重放下,那力道弄的袋子很响。  病床上程贝贝刚又被安泽吻了几次,说是要勤于练习,省得每次吻她她都会忘记呼吸。到时候,要憋出了个毛病来,他没老婆了就亏了。于是半推半就的,程贝贝就被安泽吃豆腐吃了一次又一次。安泽是亲上瘾了的,亲了又亲。这会儿,亲完刚抱在一起腻歪,没想到,程涵蕾和雷辰逸会提前的回来。  有一种小孩子玩过家家偷亲亲被家长抓住的狼狈尴尬和害羞,程贝贝在听到声响后立刻从安泽的怀里抬起头,当看到站在门口的爸爸和妈妈的时候。脸咻的一下红到了底,坐在那里,一时间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最后,唯一想到的就是立刻躺下,被子一拉把小脸一蒙,直接当小鸵鸟了。  安泽的面色也有些异样的颜色,虽然十五岁有亲吻在少年的眼里,也算是正常的事情。可是被大人算当场抓住的感觉,总觉得有些别扭的不行。  立刻从病床上坐下来,安泽站在病床边,看着已经成鸵鸟一样的躲进了被窝里的程贝贝。目光收回,坚定的转向雷辰逸和程涵蕾。  “干妈,干爹,我会对贝贝负责任。”  一句话,说的很是坚定。安泽面色上有着一丝褐色,但是眼神坚定。  “负责,你才多大就跟在我面前谈负责。你用什么负责?你懂什么是负责?贝贝才多大,你竟然敢亲她?太不像话了,太不像话了。”  雷辰逸气的有些语无伦次了,他的宝贝女儿竟然被这臭小子亲了去。  鼻孔呼呼的喷着热气,这不是刚刚在程涵蕾办公室里的假装生气,这是真的气的七窍生烟了,要是再不灭火,头顶都要冒着寥寥青烟了……  程涵蕾看着安泽安静听着雷辰逸的指责后,目光依然坚定,眼神偶尔扫过病床上的那只小鸵鸟说道:“我现在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为了对贝贝的未来负责,我会娶她,给她幸福,就像干爹对干妈一样。不离不弃。”  雷辰逸一听,又炸毛了。毛都还没长齐,竟然敢说娶她宝贝女儿。还不离不弃,他懂个P不离不弃。他的宝贝女儿他还没接受长大,就已经在听什么娶不娶的了。实在够让人生气的,这安泽是越看越觉得不顺眼了。抢他宝贝女儿的人,他都看不顺眼。  “雷辰逸。”  程涵蕾拉了一下炸毛的雷辰逸,看着安泽那坚定的小脸。其实她和雷辰逸都知道,安泽并不是像其他小男孩一样毛毛燥燥的。他做的每一件事情都很有分寸,而且,十五岁少男少女亲亲其实算是正常范围里。但是,作为父母即使知道算正常,也没办法真的去说,我允许你们在我们的眼皮底下做这些事情……  “小泽,那里面有给贝贝买的东西,你拿出来给贝贝。你,跟我来。”  程涵蕾一边吩咐小泽,一边拉过雷辰逸就往里面走。雷辰逸瞪着安泽,步子不挪动。那眼神好似自己走开一会儿,自己宝贝女儿就会被吃掉一样。  “雷辰逸。”  程涵蕾的声音已经有威胁的成份在了,安泽那明显强撑着。其实已经尴尬到不行,但还是不忘记坚定自己的立场,那说出来的话每个字都估计在他的心底演练了许多遍。实在是不忍心再责备安泽,但是又不能真的当什么也没有发生过。只能先把雷辰逸拎进去再说,再让雷辰逸说下去,自己宝贝女儿虽然脸皮不薄,但毕竟才十五岁,撑不住。  雷辰逸看着程涵蕾真的生气了,于是狠狠的看了一眼安泽,冷声说道:“离贝贝远一些。”  “行了。”  程涵蕾见雷辰逸越来越上纲上线,拉扯着雷辰逸往里走,然后把门关上。  门一关上,雷辰逸就生气的发毛说道:“蕾蕾, 等会打电话给安然,让她好好教教安泽。究竟怎么教育安泽这孩子的,才十五岁就对我们贝贝动手动脚,成何体统。再这样下去还了得,我女儿不得被吞下肚子里。到时候清白没了,我不抽死安泽。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以前牵手就算了,我就忍了。现在竟然背着我们偷亲贝贝,不行,我得跟贝贝谈谈,让她以后不能被安泽这臭小子骗了……”  “雷辰逸,你发表完意见了吗?”  程涵蕾听着雷辰逸那毫无理智可言的话语,看着雷辰逸,眼底有一抹凉凉之意。雷辰逸视线总算落在了程涵蕾的双眼上,看着程涵蕾的目光。有些错愕的看着程涵蕾说道:“蕾蕾,你不生气吗?那臭小子占我们女儿便宜。”  程涵蕾看着雷辰逸那副不可思议的模样,好像她没像他一样的炸毛不正常……  程涵蕾双臂环着,看着雷辰逸凉凉的说道:“我说雷辰逸先生,就算你不再是二十出头青春年华,记忆力退化我也能理解。但你应该没退化到不记得,你自己当初跟夏若雨谈恋爱的时候是几岁吧!你也别告诉我,你跟夏若雨两个人当年谈恋爱就纯纯的天天中间隔着一米走路吧。连个小手都没拉过,连个嘴都没亲过吧。”  酸到牙疼的话,听到雷辰逸有一种自己把自己套进了一个环里,掉进去了快跳不出来了。  “也不知道是谁在我十五岁就跟个禽/兽似的想尽办法实以兽/欲,各种威胁,猥琐都能做的出来 。你也好意思说小泽啊,你得坐在那里仔细想一想然后再比一下小泽。小泽比起你来说,正人君子多了。起码人家现在十五岁就知道了站在我们面前说要娶贝贝,你再看看以前的你。啧啧,你还上岗上线的没完没了了。”  程涵蕾那字字句句间的言语把雷辰逸堵的不行,时光倒回。那些岁月里,自己龌/龊的简直人神共愤,现在想反驳一点立场都没有。  虽然拿自己十五六岁再到二十多岁的那段岁月里,自己所作所为,也的确是没有什么所谓的带头作用。但自己是自己,别人是别人。自己的宝贝女儿被别的臭小子占便宜,他的心怎么着就不舒爽。  “这件事情我会跟小泽好好谈谈,贝贝没有你想的那么傻乎乎的。而且,小泽也的确是个值得贝贝托付终身的好对象。小泽有责任感,对贝贝专一,又包容贝贝。贝贝被你宠坏的小姐脾气,你以为人人都能包容吗?”  程涵蕾话峰一转,雷辰逸只敢跟着点头,再不敢多说什么了。那关于若雨的那一段,可没敢再多说话。  程涵蕾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这些往事她倒没真计较。谁都知道,恋爱都会那么三三两两的小暧昧。加上,雷辰逸的之前,恶迹累累,要真的跟他两个人追究,这辈子也没办法过了。过去的,终是过去。人没有必要永远的活在过去,这一点,她很清楚。  和她认真开始以来,雷辰逸不管哪个方面都可圈可点,没有一处可以挑剔的。所以,程涵蕾走过去,搂住雷辰逸的腰。在他的薄唇上亲了一下,安抚的说道:“老公,女儿长大了总是要恋爱结婚的,我们也不能留贝贝和念念一辈子。这个过程都是要经历的,你的一味过于保护对于女儿来说不见得是好事。我知道你是疼女儿,舍不得女儿。但是,她们有自己的人生,需要自己来走。我们不是把她们保护在小小的保护圈里才叫爱,只要不让她们的人生走错路,走过多的弯路就好了。其他的,只要不是伤害女儿的,咱们就睁只眼闭只眼。”  “你的意思是让我放任那臭小子占我女儿的便宜吗?”  雷辰逸虽然对自己之前的恶迹有些心虚,可是对于宝贝女儿被占便宜这件事情,始终不舒服。说出来的话还有些气呼呼的,那模样,让程涵蕾都忍不住勾唇。都有三个孩子了,明明就是个酷酷的男人,但一吃女儿的醋起来,就可爱到不行。  “那你是要把女儿天天圈在身边,不让她接触别人吗?”  程涵蕾的话让雷辰逸的唇抿着,不再说话。但是脸上又是气呼呼的,程涵蕾实在对这个别扭的男人没办法。在面对女儿这块,雷辰逸的时候别扭真是越看越觉得可爱。  ******************************************  雷辰逸被程涵蕾赶出去了,看着安泽的时候,还狠狠的瞪了一眼。而安泽站在病床边,看着还鸵鸟在病床上的程贝贝,眼神依然温柔。  “小泽。”  程涵蕾站在休息室的门口叫着安泽。  安泽迈步走了过去……  “小泽,跟干妈聊聊可好?”  今天六千字更新完毕。。。明天见。。。。。  推荐老文《致命婚姻:女人,你只是棋子》戚碧落和黑耀斯的故事,极虐心虐肺的文,喜爱的可以入坑。  《粉粉老婆:女人,你要负责。》米可儿和风澈冰的故事,深情小虐心故事。喜欢的欢迎入坑。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