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019章:

第019章: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6275更新时间:2015-06-07 10:40:02
   “小泽,跟干妈聊聊可好?”  程涵蕾和安泽两个人坐在休息室里,面对面。程涵蕾看着安泽,目光温暖认真。安泽严肃认真的点点头,然后端正的坐在那里。  “干妈。”  安泽在程涵蕾斟酌字眼之前先开口,正在脑中斟酌如何开口的程涵蕾听到安泽叫自己,眼眸微抬看向安泽。安泽有一双与上官睿一样的眼睛,认真看一个人的时候,里面有着一股子魔力让人不由自主的把注意力完全的集中在他的身上。  “你看着我长大,看着我和贝贝一起成长。我知道贝贝小时候挂在嘴上的嫁给我只是随口说说,但是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认真的。我认定了贝贝,认定了今生只有贝贝会是我的新娘。我会担负起一个男人应该担负的责任,给她一个无忧的环境,让她可以做任性,可以骄纵。不管她闯了什么祸,做了什么,我都会给她收拾烂摊子。”  “我知道现在我才十五岁,说出来的话并没有说服力。但我努力在让自己变得成熟,变得有担当,变成真正的男子汉。可以像干爹一样守护干妈你一样,可以像风叔叔守护袁阿姨一样。我不会让贝贝受一点委屈,我会让她每一天都过的开心快乐。我会努力让自己变强,保护她,不让她受到别人的伤害。”  “这些,我都可以承诺,我也一定会做到。今天的事情我很抱歉。”  安泽站起身,九十度的弯腰。表达自己在病房里对程贝贝动手动脚的歉意,因为他们还小,过于亲密的行为在大人的眼里便是错误的行为。  “干妈,我不能保证在今后的日子不会再对贝贝做一些亲密的事情。”  说到这里,安泽的脸又染上了一抹可疑的红潮,虽然内心早已经打了草稿,但是当着程涵蕾说出来,还是忍不住羞涩。这些毕竟是一些**的事情,但是这些却又不得不表达。  “但是我可以向干妈保证,我一定不会越矩,如果没有给贝贝法律的认可。我不会对贝贝做任何……”  后面的话,安泽终还是没有勇气咬字出来。虽然程涵蕾在他的眼里跟自己亲妈一样,但是说起这些私事,还是会难掩羞涩。  程涵蕾看着安泽那红了的耳后根,按道理来说,一个十五岁的孩子说出来的话完全不能让人信服。但站在自己面前,一脸严肃恭敬的孩子是安泽。自己从小看到大的孩子,他的秉性自己最是了解。  短短的一段话里,已经把她的顾虑全部都表达了出来。  其实,于私来说,她希望贝贝可以和安泽在一起。但是,就如安泽说的,他们都知道,贝贝并不如安泽一样的成熟。贝贝小时候口里嚷着嫁给泽哥哥,要做红太狼,嫁给灰太狼泽哥哥。但那完全都是受到喜洋洋的影响,自己的主观意识里,她还不能为自己的人生做主。  那些只能当孩子气的话,就算安泽再认真,她也希望自己的宝贝女儿是可以经过慎重考虑的。在满了十八岁,有了成年人的正常思考。对待感情,有了初步的了解。她再去自己做决定,要不要和安泽在一起。是不是还是如小时候一样想嫁给安泽,如果是,那们她就没有一点意见了。  只是想自己的女儿可以不受到伤害,在自己能够理解什么叫爱情的时候,还是一个可以选择的姑娘。而不是和安泽已经跨越了那一步,因为如此而认定了安泽。  “小泽,干妈……”  安泽聪明,自然知道程涵蕾的想法是什么。看着程涵蕾的眼神,笑了。  “干妈,我疼贝贝宝贝贝贝的程度,不比任何人少。”  一句话,是对程贝贝的负责。也是让程涵蕾安心,更不怪程涵蕾多宠了一些贝贝,多为贝贝考虑。因为同是爱着贝贝的人,就能够知道,为贝贝考虑就应该是如此。  “小泽,贝贝交给你,干妈很放心。”  安泽没说话,脸上是坚定的表情。十五岁的肩膀,他已经愿意担负着程贝贝的幸福。  *******************************************  因为明天一早安泽就要走了,程贝贝晚上墨迹到很晚都不愿意睡,拉着安泽讲着悄悄话。好多话题都已经重复的讲了许多遍,可是程贝贝却乐此不疲的不停的说着。  安泽耐心的听着,脸上没有一丝不耐烦。  雷辰逸在里面的休息,时不时的就要掀被子下床去看看。  如此,重复了十来次。怒了程涵蕾,程涵蕾总是还没眯眼,就被雷辰逸起床弄醒。  白天上班开会那么长时间,晚上躺床上想睡个安稳觉就被他折腾成这样。  “雷辰逸,你觉得我们两个睡在里面,小泽可以做什么?你能不能安份一点!”  一手扯过雷辰逸,把雷辰逸刚坐起的身体给扯躺下来。一腿直接翘到雷辰逸的腰上,把雷辰逸给压了下去。雷辰逸眼底没有一丝睡意,一心都维系在外面了。他如果不是亲眼看到程贝贝红肿的唇瓣,还不知道安泽已经这么快的动手。  他在心底说服自己的顶多就是亲一下,竟然还敢舌吻。  这臭小子,越想越是生气。雷辰逸从傍晚到现在十一点多,已经气了好几个小时了。  “我不放心。”  雷辰逸面色很严肃,一想到自己宝贝女儿那么漂亮,要是被摸了占了便宜该怎么办……  “雷辰逸,你烦不烦,都已经告诉你了,小泽已经保证在结婚前不会对贝贝怎么样了……”  “男人的话也能信吗?”  “你这是在说你自己吗?”  程涵蕾好笑的看着雷辰逸……那一眼瞪过去,满是娇嗔的模样……  雷辰逸的心一下子就酥了,目光看向程涵蕾。那放在外面的手臂,睡衣滑下露出雪白的臂膀。而那没穿内衣的柔软正随着呼吸起伏着,眼神有些火焰在里面跳跃着。  “雷辰逸,不许耍流氓。”  程涵蕾一看到雷辰逸的眼神,就立刻往后一缩,迅速的把自己的手臂给缩回来。  雷辰逸这下子总算是把注意力从外面移了回来,目光看向程涵蕾,大手一搂就把程涵蕾搂了回来。  “老婆,我已经饿了一个多星期了。”  “再乱动,我剁了你的手。贝贝他们在外面,等回家了……”  程涵蕾感觉到雷辰逸的手已经在不规矩了,手立刻拍了雷辰逸的手,耍起流氓来就忘记了任何其他事情,而且连场合也不顾及一下。要是被贝贝他们听到了,她这头还能抬的起来么?言语间,说到暗示,老脸还是有些红。  一把年纪了,这样的热情是不是太不正常了。但现在不暗示,真拿不准这男人会不会不管不顾的乱来。  被扣住的手,不规矩的在程涵蕾的手心里挪动着,程涵蕾身体敏/感的颤/栗了一下。手却随着扣的更紧,眼神警告的瞪着雷辰逸。  其实雷辰逸没那么没分寸的真在贝贝的病房里面对程涵蕾动手动脚,怎么也要维持一下爸爸的形象。每次两个人做的时候,彼此的声音都有些控制不住。这饿了一个多星期,要是真做起来,发出声音一个控制不住,让外面两个小的听到了,岂不是让那臭小子有样学样,吃亏的可是他宝贝女儿。这不划算的算盘他可是不会去打,再忍几天,贝贝出院了,或是……  气息有些不稳,身体有些疼痛。但雷辰逸却只是贴近程涵蕾,用那灼热的视线看着程涵蕾,故意看着程涵蕾又气又瞪自己的娇媚模样……  “老婆,那之后要补偿我。”  雷辰逸气息灼热,那声音沙哑的暗示着。一副已经欲求不满到如果程涵蕾不答应,就在这里不管不顾的要了她一样。  “好……”  程涵蕾无语的答应,其实自己也同样有些想要。都是被这个精力旺盛的男人给带回来,让她也成了一只虎。  “两张嘴都要……”  “好……”  程涵蕾脸开始红了,想到画面都有些热的不行。明显感觉到身体都在变化了,再说下去,自己都有些受不住了。  “行了行了,睡觉了。”  程涵蕾逃避似的往雷辰逸的怀里一塞,试图把这个尴尬的感觉给遮掩过去。  “要做多久就多久?”  雷辰逸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搂紧了程涵蕾,继续讨着好处。  “唔……”  话音刚落,便感觉到胸口一阵疼。程涵蕾埋在他的胸口,张口一口咬了上去。下嘴的力道是又重又狠,咬的雷辰逸疼的差点没叫出声来。程涵蕾见他疼的身体都紧绷了这才松开了嘴,然后威胁的声音说道:“再得寸进尺,有你好受的。”  饿不死你,也要饿瘦你!  雷辰逸胸口估计都快被咬下一块肉了,不敢再在程涵蕾的嘴上拔毛了。考虎威的时候还是很可怕的。识时务者为俊杰,而且,他心中已经有了实行的计划……  见雷辰逸安份了,程涵蕾这才搂紧了雷辰逸,闭上双眼。  这下子,雷辰逸真乖了,没再不停的往门边跑,有事没事拉开门去看安泽有没有占程贝贝的便宜了……  **********************************************  外面病床上,程贝贝已经很困了。上眼帘都在搭下眼帘了,但依然固执的拉着安泽的手不愿意闭眼睛睡觉。  “臭安泽。”  嘴里咕哝的叫着安泽,嘴噘的高高的。  安泽看着程贝贝那撒娇的模样,心中柔成了一片。许下的承诺他必然要做到,他的努力,现在已经不再需要为了妈妈,妈妈已经有了人守护。他现在所有的努力都只为了一个小女人,为了快些得到眼前这个宝贝,他需要更加的努力才可以。  “贝贝,乖听话,睡觉。”  “不要,我睡着了你就离开了。”  程贝贝嘴噘的更高了,眼底的委屈更是明显了。  安泽对于无法给予的承诺,连善意的谎言都没办法说。  “泽哥哥,你能不能多陪贝贝几天?”  程贝贝把小脸贴在他的手上,一副温驯的小猫的模样。人家都说,为了美人,君王不早朝。而此时,安泽有一种不顾一切留下来陪程贝贝的冲动,只是希望她的脸上只有笑容,而不是这样的委屈可怜。  他陪她的时间,真的太少。  少到,他心里内疚。  抿着薄唇,一时间没有接上话来。他明白,自己违纪的结果是什么。他需要的是最优秀,没有任何的瑕疵。他要做就要做到最好,不仅仅是为了自己,更是为了面前的小女人。  “泽哥哥,贝贝困了,要睡觉了。”  程贝贝眼底闪过一抹黯然,却很乖的扯了扯唇对安泽笑了笑。仿佛刚刚的问题没有问一样,自顾的说完然后打了个哈欠便拉上被子把自己盖上,闭上双眼。  安泽的心中一揪……  看着程贝贝的睫毛还在轻颤着,心中软成了一片。  这就是他放进了心坎里的小女人,为着小事情可以任性到无理。但是在遇到一些事情上,她又乖巧懂事的让人心疼。  一时间,病房里变得很安静。时钟滴答的走着,程贝贝的气息终于开始平稳。慢慢的进入睡眠状态,睡的很沉。  安泽握着程贝贝的手,就这样坐在一边,一直看着程贝贝的小脸,一直未曾闭上双眼。  “贝贝,我答应你,一定会尽快回来娶你。让干妈和干爹放心把你交给我照顾。”  手轻轻的抚过睡的很沉的程贝贝的小脸,安泽的眼底漾满了浓浓的情深。  第二天一早,天刚蒙蒙亮  程贝贝是惊醒的,双眼陡然睁开。手上一动,空空的。目光看向身侧,坐在一边的安泽已经不在身边了。目光停在床头留下的一张信纸,上面用钢笔端正的写着字。程贝贝伸手拿过,是安泽给自己留的。  上面一条条列着的是让自己要听话的部分,虽然昨天他已经口头叮咛了好几遍。  程贝贝一条条的看过,心中的感觉有些复杂。好像,这一次见面后。她对安泽的感觉有那么一点点不一样,程贝贝一时间也不知道哪里不一样。  “贝贝,怎么这么早醒了?”  雷辰逸起的很早,看着程贝贝睁着大大的双眼。走过去摸摸她的小脸。  “爸爸,早。”  程贝贝把心中那奇怪的感觉给压下,然后甜甜的和雷辰逸打招呼。  “贝贝,今天干妈会过来照顾你。过几天,爸爸就帮你办出院手续好不好?”  “好。”  程贝贝点头应允,看着雷辰逸。听到要出院,嘴角扬起一抹笑容,很是开心。住在医院真的太不舒服了。  安然来的很早,顺便带来了做的早餐,本来还想过来送送小泽的,谁知道小泽一大早就自己做车走了。这孩子,真是越来越独立了。  程贝贝吃着早餐,和安然两个人聊着天。而雷辰逸早餐吃的挺快,在吃完后,看着还在吃的程涵蕾。大手拉过程涵蕾然后说道:“老婆,今天有些事情赶时间。路上再吃。”  一手拿过早点,再一手牵过程涵蕾。跟安然打了个招呼,便拉着程涵蕾离开了病房。  程涵蕾被拉着坐进车里,还一头雾水。听到雷辰逸说有些事情要赶时间,昨晚他并没有告诉自己今天要早一些。今天早上也没见他接电话,有什么事情突然赶时间。  侧身,帮程涵蕾系好安全带。程涵蕾拿着早点手举高,低头问雷辰逸……  “什么事情,这么赶。”  “大事。”  雷辰逸回答的一本正经,系好后侧回身,自己系好安全带后,车便驶出了医院。程涵蕾吃着早餐,也没再多问。窗边的风景飞逝而过,而程涵蕾在雷辰逸开了几个路口后这才发现这路好像有些不对劲。  “不是去公司吗?”  “时间还早。”  雷辰逸回答的有些敷衍,程涵蕾眉头一皱。伸手捏了一下雷辰逸的大腿,忍不住白了雷辰逸一眼……  “不是去公司,你赶那么急做什么?”  安然来了打了个招呼就离开了,跟赶着做什么似的。  “老婆……”  雷辰逸被捏的一个敏/感,身体的反应很是迅速。一早起来,坐进车里来,就已经有些克制不住了。心里越想越兴奋,越兴奋,身体的反应就越来越强烈。程涵蕾一听雷辰逸那沙哑的声音叫自己,像是突然反应过来似的。目光条件反射的看向雷辰逸的双腿间,果然一眼便看到了自己心中所想的证据……  这男人,可真一点也不知道遮掩。  雷辰逸在感觉到程涵蕾的目光时,非旦没有一丝含蓄。还越发的嚣张,那程度让程涵蕾都忍不住的别过视线。  “老婆,我们好久没在车这里做了吧。”  车突然停下,在一家会所的地下停车场里。周围的光很是暗,里面的车灯不开,更是暗的营造出一抹暧昧的氛围。程涵蕾被雷辰逸突然停车,突然拉进了怀里,那**的声音让程涵蕾忍不住又气又好笑。  他的车够宽敞,雷辰逸的大手轻易的就把程涵蕾轻巧的身体给抱到了他的身上,后背直接抵到了方向盘上。目光灼灼的,像是饿了很久的狼一样的看着程涵蕾。看的程涵蕾脸红心跳,身体忍不住先软了几分。  “老婆,先用一张嘴,还有一张留着回家……”  雷辰逸的声音过于沙哑,听的程涵蕾面红耳赤的。  “雷辰逸。”  又娇又羞,身体忍不住扭动了一下,似是要阻止,又是渴望。雷辰逸眼神在微暗的空间里,显得更是晶亮透彻的,大手搂着程涵蕾的腰,一手扣住她黑色长发,指尖穿梭而过。薄唇精准的吻上程涵蕾的唇瓣,他的气息,瞬间把她缠的一丝空隙都没有……  四十分钟之后……  程涵蕾汗湿的长发披散在身后,而雷辰逸整个人神清气爽,活力四射。看着趴在自己怀里的程涵蕾,那连呼吸都有些困难的疲累模样。大手温柔的做着完美的工作,程涵蕾连动的力气都没有。虽然时间不久,但是他太急切也太有目标性,所以,几十分钟过去了。她就已经完全的不行了,体力完全跟不上雷辰逸。  程涵蕾缓了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看着雷辰逸那吃饱喝足的模样。忍不住伸手捏了一下雷辰逸……  “轻点,疼……”。  雷辰逸模仿着程涵蕾刚刚的声音,话语一出,逗的程涵蕾脸红的厉害。扑到雷辰逸的身上狠狠的咬住雷辰逸的手臂,这下子真的疼的雷辰逸倒吸了一口气。  “老婆……疼……轻点……”  可是程涵蕾化身为野猫,下嘴完全不嘴软。咬的雷辰逸不得不伸手扣住程涵蕾的头,带着柔软的巧劲把程涵蕾咬自己的头拉开。低头,覆盖住那亮出了利牙的小嘴……  两个人在车里闹了一会儿,整理好了衣服,雷辰逸打开了些许车窗。让外面清新的空气灌进来,吹散了车里的那一丝暧昧。  ***************************************************  病房  安然陪着程贝贝吃着早餐,吃完早餐后。请的特别看护在九点的时候也跟着过来了,安然陪着程贝贝说了一会儿话,程贝贝昨晚没有睡好。说着说着,到十点多的时候就有些困了。  眼睛耷拉了几下,慢慢的闭上,很快便传出均匀的呼吸声。  安然伸手帮程贝贝拉好被子后,坐在一边看着今天的报纸。而看护则出去帮程贝贝领取一些需要点滴营养的水,和开的一些药。以及下午要做的一些基本检查,去做一些准备。  安然看着放在一边的手机,心绪终还是有些不宁。从前天晚上那擦枪走火后,上官睿第二天一早给她打电话,安然不知道应该和上官睿说什么,就默默的任电话响了几遍。一直到昨天晚上,上官睿打电话让她出去,两个人谈谈。  她借口晚上要照顾念念和煊煊拒绝了,而今天上午,上官睿又打了几个电话。她装作在做早餐没有听到,一直到现在,手机都未再响。安然坐了将近一个小时,报纸动都没动,还在那个页面上停留着,她是一个字都没看进去。  “安然。”  沙哑的声音,略带疲倦。安然听到上官睿的声音时,握着报纸的手微微一顿。  今天六千字更新完毕。明天见。  推荐老文《致命婚姻:女人,你只是棋子》戚碧落和黑耀斯的故事,极虐心虐肺的文,喜爱的可以入坑。  《粉粉老婆:女人,你要负责。》米可儿和风澈冰的故事,深情小虐心故事。喜欢的欢迎入坑。微面看听。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