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026章:

第026章: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6179更新时间:2015-06-07 10:40:05
   你给的爱太深太无私,让我觉得无法回应都成了罪。------程涵蕾。  卧室里,程涵蕾安静的躺在那里。书房里哭到晕倒在雷辰逸的怀里,被抱进了卧室。晕晕沉沉的仿佛跌入了一个幻境里,那个世界里,他还在。  睁开双眼,程涵蕾看着熟悉的天花板,以及坐在床边的雷辰逸时。现实与梦境一时间分不清,目光定格在雷辰逸的脸上,看着他满是担忧的眸子,心又揪成了一团。这不是梦,爵,真的不在了……  闭上双眼,眼泪顺着眼角滑下。  一双大手,温柔的擦去她的眼泪。程涵蕾没有睁开双眼,眼泪静静的流着。她知道自己是雷辰逸的妻,是孩子的母亲。她此时为着另一个男人流泪不应该,只是心中的疼痛压抑不住。她的理智无法战胜情感,太多复杂的情绪汇集在一起,她痛的连言语都不知道如何表达。  程涵蕾朦胧的睁开双眼,看向坐在身边的雷辰逸。不知道自己是第几次睁开双眼看到雷辰逸那满是痛楚的眼神,程涵蕾唇瓣蠕动着,想要叫老公。想说对不起,可是看着雷辰逸,眼泪却不听使唤的落的更凶。  “吃点东西?你已经一天一夜没吃东西了?”  雷辰逸的声音很温柔,听的程涵蕾心更疼。她为了另一个男人伤心欲绝,对感情如此霸道的雷辰逸此时却以最大的宽容在包容自己。虽然自己一点也不饿,一点味口也没有,程涵蕾还是乖乖的任雷辰逸把自己扶起来。  雷辰逸伸手端过一边的粥,已经吹的温热的粥散发着香气。  “这是我一早去市场买的新鲜本鸡,熬的鸡丝粥。”  雷辰逸的声音温柔的陈述着,程涵蕾心中内疚,眼眶又给了。看着他喂到自己嘴边的粥,张开嘴抿进唇里。没有咀嚼就咽了下去,空空的胃吃下的东西好似没有感觉。雷辰逸又喂了两勺,程涵蕾都乖乖的吃了下去。  在吃第四口的时候,胃好像在排斥着。刚吃进去的几口粥就向外翻涌,程涵蕾脸色本来就呈现病态色,一点血色都没有。此时,难受的捂住唇弯下腰。腹部的一点东西都呕吐了出来,干呕到什么也吐不出来为止……  医生再次被雷辰逸大吼着叫来,浑浑噩噩的感觉到一系列的检查。最后的诊断在耳边隐隐的响起,因为伤心过度,排斥吃东西。  “程涵蕾。”  雷辰逸坐在床边,看着迅速憔悴的程涵蕾,心疼的厉害。滔天的怒气在脸上,但在迎上程涵蕾那内疚伤心的眼神时。雷辰逸的怒意就像是被一盆冷水直接给浇灭了,心疼掩盖了一切。  舍不得责怪她,因为懂得上官爵的离开对她来说是多么大的打击。如果不是因为知道,他也不会一瞒就瞒了她这些年。  一声叹息,让程涵蕾心疼的厉害。  她想要吃东西,不想要雷辰逸担心。可是,心中的疼痛让她无法说服自己,只能看着雷辰逸陪着自己一起痛苦……  床边立着点滴的架子,一些营养液和葡萄糖一起输入着。  程涵蕾又晕晕沉沉的睡着,隐约间听到雷辰逸和孩子们在外面说了些什么。听到孩子们担忧的问话,程涵蕾想睁开双眼起身对孩子们说自己没事。但是眼皮沉重的又耷拉而下,又陷入了浑浑噩噩中……  这一生,她欠了上官爵太多太多……  甚至于,在陪他的那一个月里,她的心里心心念念的都是回到雷辰逸身边,念的是另一个男人,连虚伪的假装都不真心。这样好的他,好到让她此时觉得自己没有回应他是一种罪过。  程涵蕾病了……  一直晕晕沉沉的睡着,半睡半醒,忽睡忽醒,睡的不沉,却总是无法提起精神来。闭上双眼,过去的一些画面在眼前闪过。  他第一次和自己搭讪,那副花花公子的模样,那时的他怀里还搂着一个已经记不清脸的学姐。那双桃花眼自认为电力十足的对她放电,却因为她的冷漠不言不语而让笑僵在脸上。  他放话要追到自己,却一次次碰壁。一开始的玩笑,到发现他身边的女人越来越少,缠着她的时间越来越多。  他偷看了自己的爱好,带自己去琴房。在那里,他向自己表白。那时候的第一次青春懵懂,第一次的感动,那是进了雷家后,第一次从别人身上感觉到了温暖。  因为雷辰逸的威胁,她拒绝了他,说是耍他。当时他那气愤的模样,抬手想打自己,却因为不舍而收手离开。出了车祸,自己担心去医院偷偷看他,听到小护士说他在睡着的时候还叫着自己的名字,那时候自己心中的暖意,被一个人在乎的感觉,很好。他说他会保护她,那一刻,她的感动。  恍惚间,程涵蕾分不清。如果没有雷辰逸的强势插/入,她因为上官爵给的温暖,会不会演变成喜欢,再演变成爱。  他还跛着脚出院,在自己的小天地里,他对自己说,她是他长这么大唯一想要拥有的,他对自己是真的。那一刻,一直卑微活着的她像是找到了依靠一样,想要尝试相信一次,相信他可以保护自己。她成了他的女朋友,可却因此惹怒了雷辰逸……  她被雷辰逸强行夺了处/子之身,他站在玻璃窗外受刺激的离开。她拖着破碎的身体躲在自己的小天地里,觉得自己刚刚燃起的一点信念被摧毁了。是他折回来在雨里抱住她,对她说,不管她变成什么样子,都是他心中最喜欢的。他要她,现在要,未来要。坚定的语气,让她相信他一定会保护她,不会再让这样的事情发生。抚平她被夺走纯真的痛和难过,用他的怀抱温暖她。  他是对她最好的人,在她的身上从未得到任何的好处,可是他却义无返顾的对她好。  他为她找新居,他为她与父亲谈条件,他为她计划好未来的每一步。最后,得到的结果却是上官家的落败,他被迫背井离乡去了英国。他给了她最纯粹的感情,最真的诚意。她却伤他彻骨,被逼去了英国,落下了病根。  眼泪又涌了出来,过去很多事情,总觉得已经忘记了。此时闭上双眼,每一件事情都那么清晰的在眼前。他对自己的好,他的表情,他的眼神,他的拥抱。  他从英国回来,应该是坚定着信念要从自己身上讨回他所承受的伤害。可是,一点伤害,他已经不舍。  他为她梳妆,让她成为雷辰逸最美丽的新娘。他为了自己一次次的拖延医治,如果他早些医治是不是结果不会是这样。如果他不是因为自己,是不是就不会有病根,是不是就不会死。  是她,是她亲生一点点葬送了他的性命。让一个这么无私爱她的男人,没有生存的机会。  “是我……害死他的……”  半夜,程涵蕾嘴里喃喃而出一句话。  “是我,害死他的……”  雷辰逸几乎是立刻睁开双眼,靠在一边的高大身躯立刻起身。把床头灯调亮,转头看向程涵蕾睁大的双眼,那双美丽的眸子里满是自责内疚,她跌入了自己的世界里。  “蕾蕾,不是你的错。”  “是我,害死他的……”  程涵蕾只是喃喃这一句话,如果不是她,上官爵一定还好好的活着。会遇到一个值得他爱的女人,会幸福,会生下儿女。是她让上官爵没有这样的机会,是她害的……  不管雷辰逸和程涵蕾说什么,她都好像听不进去一样。  到了下半夜后,程涵蕾又默默的不再说话。也不睡觉,只是睁着双眼呆呆的看着天花板。第二天一早,雷辰逸看着三个孩子担忧的眼神,强打起精神摸摸三个宝贝的脑袋说道:“你们妈妈没事,她刚刚睡着,别吵醒她。阿姨已经做好早餐了,吃完让司机送你们去学校。”  “我想看看妈妈。”  雷梓瞳看着关着的房门,已经快两天没有看到妈妈了。  “爸爸,妈妈最喜欢我说笑话给她听了,我说笑话给妈妈听,妈妈就会好了。”  雷梓瞳拉着雷辰逸的衣袖……  “等晚上放学回来,听话。”  雷辰逸的声音满是疲倦。  “念念。”  程贝贝懂事的拉了拉雷梓瞳,对雷梓瞳使了个眼色,雷梓瞳抿着唇点点头。  三个孩子下楼吃早餐了,然后对他说再见,去了学校。家里又恢复了安静,没过多久,心理医生过来。  程涵蕾得了抑郁症……  安然在知道程涵蕾病了后,立刻赶了过来。  “我跟她聊聊。”  安然看着来开门的雷辰逸,那憔悴的模样,事情好像比她想象的还要严重。对于上官爵不在的事情,她也是知道的。上官睿早就告诉了她,但这件事情他们和上官爵一样都希望不要让程涵蕾知道。  经历过一切的人都知道上官爵在程涵蕾心中是一个什么位置,他算得程涵蕾心中一个很重要的存在。即使与爱情无关,但如果失去了,她会痛成什么样。谁也不能保证,程涵蕾知道了上官爵不在后,可以只是流流眼泪而很快恢复。  推开卧室的门,安然看着坐在那里的程涵蕾。手臂上还插着营养液,每天雷辰逸只能口对口的喂一些东西给她。虽然不再吐,但是程涵蕾很少说话。整个人仿佛就沉在了自己的世界里,那是谁也进入不了的世界。  上官爵的死,对程涵蕾的打击太大。比他们想象的还要严重,因为太过于相信上官爵很健康的活着,没有任何心理准备的承受上官爵离开的事实。比之前知道上官爵有限的生命带来的打击更大,这是他们都没有想到的……  “涵蕾。”  安然走过去,伸手握住程涵蕾的手。她的身上披着很厚的外套,可是那双手却依然冰冷的让人心惊。  “涵蕾。”  安然坐到了程涵蕾的身边,暖暖的阳光下,程涵蕾的脸苍白的成透明色。那双眼睛睁的大大的,呆呆的看着某一处。在安然叫了两声后,程涵蕾的视线这才慢慢的转向安然。  “安然,你来了。”  很轻的声音……  “涵蕾,你看你瘦成什么样子了,我去给你做些吃的好不好?”  “不想吃。”  摇摇头,她没味口。  “那我们出去走走?”  “我好累,不想动,下次好不好?”  “涵蕾……”  安然还想说什么,程涵蕾已经疲倦的眯着双眼困倦的说道:“安然,我好困。我想休息一会儿。”  说完,不等安然开口,已经靠在躺椅里,昏昏沉沉的睡去。浅浅的呼吸声,证明她已经入睡。阳光洒在她的身上,而雷辰逸站在身后,他的目光看着程涵蕾那接近透明的小脸,眼底的心疼无法遮掩。  傍晚,雷梓瞳和雷梓煊先下课,早些回来了。脸上青一块紫一块,衣服也脏兮兮的。而雷梓煊和雷梓瞳的情况也差不了多少,两个人走进家里。把安然和雷辰逸都吓了一跳,雷辰逸看着雷梓瞳受伤的小脸,脸色阴沉的可怕。  不再像以前一样的疼惜的把雷梓瞳抱在怀里安慰,而是冷声说道:“雷梓瞳,雷梓煊,立刻去书房罚站,今天晚上不许吃饭。”  “爸爸……”  “平时你再怎么调皮,爸爸都能包容你。但是现在你们的妈妈生病了,你们明明知道你妈妈最不喜欢的就是你们打架。这个时候还不听话,你们……”  雷辰逸的怒气写满了脸上,这是第一次,雷辰逸对着雷梓瞳发这么大的脾气。  雷梓瞳的眼眶里满是眼泪,看着雷辰逸那写满怒意的脸,眼泪滚了出来。咬着嘴唇委屈的往楼上书房走,而雷梓煊一直都很怕雷辰逸,但是今天却看着姐姐往楼上走的时候,抬起一直低着的头声音不大但却坚定的说道:“爸爸,你错怪姐姐了。”  雷辰逸脸上的怒气还没有散,目光转向雷梓煊,严厉的让雷梓煊害怕的握紧了手。但还是大着胆子说道:“姐姐只是想要打架弄伤自己,让妈妈看到后会骂她。这样,妈妈就会跟我们说话了。她想要看到妈妈有活力的样子,不像现在这个样子。她不想要妈妈生病……”  “哇……”  雷梓瞳刚走到楼梯口,在听到雷梓煊的话后,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雷辰逸的心,像是刀一样的被刺了。上前几步,把雷梓瞳抱进怀里。雷梓瞳委屈的大声哭着,被雷辰逸搂在怀里哭着说:“爸爸,我不想看到妈妈这个样子,我想要妈妈责备我,惩罚我。爸爸,妈妈到底是怎么了?妈妈什么时候才能好?”  程涵蕾被外面的声音吵醒,拉开房门。平静的小脸在听到了雷梓瞳的话时,站在楼梯上看着楼下身上脏兮兮的雷梓瞳,听着她哭着说的话。  眼泪就这样毫无预警的流了出来,已经两天没有流眼泪了。  程涵蕾慢慢的滑落身体,砰的一声让楼下的人都看向楼梯口。  “蕾蕾。”  雷辰逸立刻放下雷梓瞳,大踏步的往楼上走,三步化为两步。很快就走到了程涵蕾的身边,大手一把搂住程涵蕾,紧张的抬起程涵蕾的脸。  一张泪流满面的脸……  “妈妈,念念今天不乖的打架了,妈妈,你骂念念吧。”  雷梓瞳眼睛哭的红通的站在程涵蕾的身边,那满是青青紫紫的小脸,漂亮的模样打了一个大大的折扣。校服上全是泥土,脏兮兮的。程涵蕾听着雷梓瞳的话,眼泪越流越多。伸手把雷梓瞳抱进怀里,沙哑的说道:“宝贝,对不起。”  雷梓瞳听到程涵蕾和自己说话了,又哇的一声哭出来了。雷梓煊眼眶红红的站在一边,明明想哭,但又不敢哭。男子汗大丈夫,流血不流泪。这是爸爸教自己的,虽然这个时候,他真的好想哭。  嘴唇抿的紧紧的,眼睛睁的大大的。站在那里,故作坚强。安然站在一家四口后面,看着程涵蕾搂着雷梓瞳哭的伤心。  雷辰逸搂着妻子女儿,看着站在那里想哭不敢哭的雷梓煊,眼眶红红的。伸手把儿子楼进怀里,雷梓煊很少能感受到爸爸的怀抱。看着他的眼神,那是自己从未看到过的温柔眼神。雷梓煊的眼眶一热,那极力克制的模样让雷辰逸心中酸酸的。  “今天爸爸允许你哭。”  一句话,像是一个开关一样,雷梓煊的眼泪哗啦一下就下来了。不像雷梓瞳那样哭的惊天动地,但眼泪也是止也止不住。  **********************************************  程涵蕾和安然在厨房里做着晚餐,而雷梓瞳和雷梓煊两个人站在厨房门口,探头看向厨房里头。偶尔交换一个眼神,小声的讨论着。  “妈妈是不是病真的好了?”。  “应该好了。”  雷梓煊的声音不太肯定,生病了哭了就突然变好了。  “你们两个人在这做什么?”着卧里还。  雷辰逸赏了两个人板栗,雷梓瞳对雷辰逸吐了吐舌头,脸上的伤口已经处理过,但那模样还是让雷辰逸心疼,看着又让人好气又让人好笑。他的女儿,脑中总是千奇百怪的,想法奇特的让他这个做父亲的都无语。  “爸爸,是不是我打架让妈妈病好了?”  雷梓瞳挽住雷辰逸的手臂,小声的说着。  雷辰逸在脑中思索了一下,确切的来说,也能这么说。  点点头,雷梓瞳眼睛亮晶晶的。  “爸爸,你看吧,我打架还是有好处的。以后我打架的时候,妈妈要是骂我罚我,你可要继续罩着我哟。”  那得意洋洋的小脸,让雷辰逸忍俊不禁……  “念念,爸爸刚刚不是故意要凶你。”  “知道了知道了,你也是关心妈妈嘛。安了,我懂的。”  雷梓瞳一副小大人的模样,拍了一下自己没发育的胸口,一副不用多说,我都懂的模样。  “小丫头,去玩去。”  捏了一下宝贝女儿的鼻尖……  雷梓瞳一瞬间有了自己是英雄的感觉,得意洋洋的和雷梓煊一起往沙发上走去。而雷辰逸站在厨房门口,看着程涵蕾系着围裙的模样。其实他知道,她的心里还是有着暗伤。能够走出来,只是因为不想再让他和孩子们担心。刚刚哭完从他的怀里离开的时候,他看到她的眼神里,依然有着忧郁。  程贝贝刚回来,便被雷梓瞳热情的拉住。  “姐姐,你知道吗?妈妈已经好了,我现在是女神医哟,包治百病。”  雷梓瞳拖着程贝贝,兴奋的炫耀着。那小模样,让人无语极了。  晚餐的时候,程涵蕾分别做了几个人爱吃的。一道道摆上桌,雷辰逸知道,程涵蕾这是想要用这种方式来弥补这几天来对孩子们的歉疚。程贝贝和雷梓瞳都是典型的吃货,看着好吃的,立刻不客气的横扫起来。  雷梓煊相对含蓄一点,但是正在长身体的时候,也是味口极好。这几天没怎么吃好,爸爸和两个姐姐味口都不好,他也好像没有味口,并没有吃多少。现在看她们都开始大吃特吃,立刻也跟着大吃特吃。  程涵蕾看着,眼眸里深不见底的情绪被遮掩起来。  安然和雷辰逸对视了一眼,两个人都是了解程涵蕾的人。他们并不像孩子一样想法如此的单一,所马,眼神里难掩对程涵蕾的担心。  程涵蕾如以前一样陪着三个孩子,在孩子们都睡了之后,去了安然房里,两个人聊了一会儿,程涵蕾回到自己的卧室。  雷辰逸已经放好了洗澡水,在程涵蕾走进来的时候说道:“先洗个澡,今天早些睡。”  “好。”  程涵蕾点点头,好似有很多话想要对雷辰逸说,但一时间,又千言万语,千丝万缕,理不出一个头绪来。迈步走进浴室里,整个人泡在浴缸里。溢满香气的卧室里,是自己最喜欢的香薰。程涵蕾闭上双眼,一声叹息在浴室里回荡着。  站在外面的雷辰逸,眼神深邃似海。听着浴室里的那声轻叹声,心里沉甸甸的。  今天六千字更新完毕。。。。双休紫不在,更新都是自动更新。大家周末愉快。  推荐老文《致命婚姻:女人,你只是棋子》戚碧落和黑耀斯的故事,极虐心虐肺的文,喜爱的可以入坑。  《粉粉老婆:女人,你要负责。》米可儿和风澈冰的故事,深情小虐心故事。喜欢的欢迎入坑。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