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032章:求推荐票,求推荐票

第032章:求推荐票,求推荐票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6133更新时间:2015-06-07 10:40:08
   转身,安泽想都没想的就反身避开程贝贝受伤的眼神准备出去……  “臭安泽。”  见安泽嫌弃自己转身就走,程贝贝被羞辱气的浑身直颤,尖叫着叫安泽的名字。  “你太过分了。”  程贝贝的眼泪滚出来,忘记了自己现在穿着的是衬衫,那雪白的双腿还在衬衫的下摆里若隐若现中。拔腿就往外跑,错身过安泽,手已经拉上了门。  “贝贝。”  安泽一惊,立刻伸手拉住程贝贝。程贝贝身体在轻颤,她真的没有想到安泽会是嫌弃到自己要逃走的地步。她以为他是喜欢自己的,起码比自己喜欢他要多上许多。越想眼泪就越多,胡乱的伸手抹掉。  “这是你的家,不用你走,我走。”  哽咽的声音,听的安泽心揪成了一团。  “贝贝。”  伸手抱住程贝贝,安泽把哭的伤心的程贝贝搂进怀里。  “呜……呜……哇……”  被紧紧搂住的程贝贝挣扎了几下没挣脱开,脸埋在安泽的怀里,哭的伤心。  “贝贝,别哭了。”  埋在怀里的心肝哭的他心都疼了……  他的声音很温柔,满是心疼。明明他看自己的眼神就是喜欢自己,明明他很疼自己,很宠自己。谁都看得出来他很喜欢自己,但为什么他要这么嫌弃自己,拒绝自己。  “我真有那么差吗?差到你看到我就想跑吗?”  程贝贝受伤的声音从安泽的怀里传出,她一直都知道自己长的挺好看的,别人也都这样说,可是看安泽的逃开的动作,程贝贝突然开始怀疑自己。她是不是长的不够漂亮,还是身材真的太差了。她发育的比大部分女生都早,所以,在同龄的女生里,她已经算是发育的很好了……  “贝贝,不是。”  安泽的声音越发的沙哑,抱着程贝贝。衬衫薄的,他的手扣在她的背上都能感觉到那细腻的肌肤。手要努力的克制才能不从那宽松的下摆滑进去,安泽的呼吸极力的控制着。  “那为什么我都已经穿成这样了,你还要走。”  程贝贝眼睛哭的跟核桃一样,那我见犹怜的模样更是摧毁着安泽的理智。本就是血气方刚的年龄,能够控制住自己的冲动到现在已经不容易。  “先把衣服穿上。”  安泽咽下喉间的渴望,视线几乎不敢看向程贝贝。搂着程贝贝顺手把自己刚刚做饭脱下的衣服披到程贝贝的身上,然后把程贝贝搂坐在沙发上。  自己蹲在一边,看着程贝贝那雪白的腿还在自己面前。安泽觉得更加的燥热的慌,拿过一边的靠枕放在程贝贝的腿上,避开一些那白嫩嫩的视觉冲击。  “臭安泽,这是我想送你的生日礼物,为什么你不愿意收?”  程贝贝在安泽的安抚下已经渐渐的冷静了一些,看着安泽的一系列动作,自己you惑的主动献/身的结果还是失败。她以为,他看到自己会立刻把自己抱住……  “贝贝,我很想收。”  安泽握住程贝贝的手按住他心口的位置,那里正在噗通的跳动着……  急促的心跳声让程贝贝有一种错觉,他的心会从胸腔里跳出来……  安泽的手按住程贝贝的手贴在自己的心口处,用力的收紧。眼神里有跳跃着的火焰,也有一抹深沉的隐忍。  “这是我收到的最好的礼物,也是最珍惜的礼物。因为我珍惜,我的心已经收了这份礼物。但却不能现在拆这份礼物,等你再大些,等你嫁给我的那一天,我再把这份礼物拆开。程贝贝,记住。你已经是我的礼物了,以后你就是我的了。除了我,谁也不能拥有的。”  最后的话说的很沉,程贝贝泪水还在眼眶里打转。有一种密密麻麻的感动在心坎间,最后汇聚成一道热流在眼眶里。温热的液体就这样的滚出来,程贝贝看着半蹲在自己面前的安泽。手捶在安泽的肩膀上,声音轻颤的娇嗔开口说道:“谁要嫁给你了,谁说我是你的,我送你给你当礼物你不要,我以后就送给别人……”  “不许。”  安泽拉下程贝贝的小脑袋,堵住她那故意刺激他的唇瓣。  程贝贝的眼泪鼻涕都在脸上,弄的安泽一脸都是。  两个人教缠在一起的唇齿里,还有眼泪的涩味,在味蕾上盘旋着。安泽搂着程贝贝,吻的越来越深。不能做什么,只能用吻来满足自己的渴望。每次程贝贝一被安泽亲,整个人就像是小猫咪一样,乖巧的厉害。  安泽的身体呈现半压在程贝贝的身上,唇齿纠缠着程贝贝的唇齿,舍不得松开舍不得离开。程贝贝温驯的伸手搂住安泽,乖乖的被他亲着。脸红心跳,闭着眼睛睫毛上的水意湿哒哒的扑闪着……  **************************************************  程涵蕾和雷辰逸分别在自己的书房里,程涵蕾正在处理公司的事情。书房的门突然被推开,程涵蕾听到声响从文件上抬起头看向雷辰逸。虽然两个人很少把工作带回来,但有时候太忙需要加班的时候,两个人便会默契的带回来处理。  这样虽然也是加班,但可以尽量每天陪着孩子们一起吃饭。  “老公,有事?”  时间刚过九点,离准时收工的时间还有一个小时。程涵蕾戴着眼镜,手上拿着笔透过镜片看着雷辰逸有些阴沉的脸色。  “贝贝究竟是去哪里了?”  雷辰逸几个大步便靠近了程涵蕾的书桌前,手撑在上面,目光灼灼的带着怒意看着程涵蕾。程涵蕾知道那怒意明显不是因为她,但是雷辰逸现在很生气,这是事实。  都说纸包不住火,现在,好像火已经把纸给直接烧毁了……  “冷静,来……深呼吸……”  程涵蕾放下手中的钢笔然后站起身靠近那个因为生气而浑身紧绷的男人……  “是不是去找安泽那臭小子了,你同意的?”  “是,贝贝是去找小泽了,今天不是小泽的生日吗?贝贝去帮小泽过生日了……”  “程涵蕾,你竟然同意了?那天贝贝就是在跟你商量这件事情是不是?这么大的事情你竟然瞒着我,臭小子,竟然敢诱拐我的女儿。”  雷辰逸的怒火蹭蹭的往上飙,得到了证实眼底都已经腥红一片了。程涵蕾在心底叹息,还好C市离这里要将近三个小时,不然的话此时的小泽很惨……  “事实没有你想的那么严重,贝贝只是单纯的做了个蛋糕去给小泽过生日……”  “做蛋糕?贝贝还亲手做了蛋糕,什么时候做的,谁教的?我为什么不知道?”  该死的臭小子,贝贝第一次做的蛋糕竟然不是给他吃而是给那臭小子吃。他白疼她这十几年了,雷辰逸心中的醋意惊涛骇浪……  “电话呢?”  雷辰逸脸色阴沉的厉害,伸手就拿放在桌上的电话……  直接拔了安泽的电话,那扣着电话的手青筋暴露着……  C市  安泽一手撑在沙发的边缘,吻的越发的深。程贝贝哼唧着被亲的晕乎乎的,双腿已经盘上了安泽的腰上。而安泽的理智在说放开,但是唇怎么也移不开。抵着程贝贝,一会儿深入的亲着,一会儿就贴着她的唇瓣这样亲着。  手一直扣在她腰部的位置,指尖在摩挲着,带出来的颤栗,却始终未曾滑进衬衫里。  手机的铃声,打破这一刻的暧昧氛围。程贝贝微微睁开双眼看着安泽微微离开的俊脸,他的唇上也有着自己的晶莹。  “臭安泽……电话……”  声音,哑到不行。  唇被亲肿了,那一张一合间让人难以移开目光。  安泽深吸了一口气,眼神深邃。撑着自己的身体突然起身,迈步向卧室走去。  程贝贝还躺在那里,身体软成了一团,半天起不了身。身上的衬衫已经被蹭的露出大腿,里面的底/裤都隐隐可见到。程贝贝伸手拉了拉衬衫,一手扯过靠枕盖住自己。并没有听到安泽接电话的声音,电话还在响着。  程贝贝看向卧室门口,身体的虚软缓了一下好了许多。一手撑起自己的身体,看向安泽。  只见安泽握着手机走出来,而面色有些复杂。目光盯着闪烁的屏幕,然后看向程贝贝。  腿臭嫌衬。“臭安泽,是谁?”  程贝贝的声音还是有些低,抱着抱枕缩在沙发里。那献/身的勇气此时已经完全的灭了,一点也不剩。  “干爹。”  安泽走过来,还在犹豫着怎么开口。倒不是担心干爹会有的怒气,只是……  安泽还未考虑好,程贝贝已经直接从沙发上跳了起来,一手抢过电话,然后想都没想的就按了拒听键,接着关机键,手指一滑动已经关了机……  ************************************************  “雷辰逸……冷静……”  “这个时候还让我冷静,孤男寡女……该死的臭小子,竟然挂我电话,这么久没人接,现在又挂了还关机……安泽那臭小子……”  雷辰逸越说自己越害怕,脑中补充了N个画面,关于安泽怎么色米米的笑着向程贝贝靠近。而程贝贝又是如何一副受惊过度害怕的模样往后退,最后被逼到角落,被安泽撕碎了衣服,抛到了床上……  后面的画面,雷辰逸完全抓狂了……  “你去哪里?”  程涵蕾只见雷辰逸的表情越来越难看,最后眼里已经有杀人的光芒了。那凶狠的模样,真是好年未曾在他的眼底看到了。见雷辰逸突然转身往外走,那步子大的大有现在和人掐一架的模样。立刻伸手抓住雷辰逸,整个人被他拖的向前几步。  “去C市。”  雷辰逸满脸怒意,声音冷的可以结冰……  “你这么晚去C市做什么?”  “当然是掐死安泽那个臭小子。”  雷辰逸的声音冷冰冰的……  “你现在去了C市也没用啊……”  “他要是敢动贝贝一根汗毛,我非得把他碎成几块不可。”  雷辰逸听懂了程涵蕾语里的意思,那眼神跟要吞噬人一样。  “雷辰逸,你冷静点听我说。C市要三个小时的车,你再快的赶去,要是小泽对贝贝做什么,早就做了,你去了有什么用?”  程涵蕾开口想要劝雷辰逸,但发现自己好像越说越吓人。  “我的意思是说,小泽对我保证过。我相信小泽不会胡来的,贝贝已经十六岁了。她已经可以为自己的人生做决定了,你不要过多的干涉。就算再疼女儿,也得有个限度。管的太多,反而会引起女儿的反弹。对方是小泽,你有什么不放心的。我可以向你保证,小泽不会对贝贝做什么的。”  程涵蕾好声好气的劝着雷辰逸,见雷辰逸的表情慢慢的缓和下来这才悄悄的呼出一口气。  “那臭小子最好识相点,要是……”  “好啦,我会比你少疼贝贝吗?至于贝贝这小孩竟然第一个做蛋糕给小泽吃,真是不应该,回来好好骂骂她。很晚了,该睡觉了。”  程涵蕾挽着雷辰逸的手臂,边劝边拖的关了书房的灯就把雷辰逸往卧室里拉。  卧室里  雷辰逸僵坐在床上,那表情,还是阴沉的吓人。  程涵蕾洗了澡出来,看着雷辰逸还是那副想要掐死人的模样。想了想贝贝为了去C市给安泽过生日,对自己撒娇了那么久。为了宝贝女儿,程涵蕾决定……  “老公……”  浴巾裹住的身体,在一个不‘小心’间从身上滑下。雷辰逸本来阴沉的表情在看到程涵蕾裸/露出来的身体时,眼底立刻发出绿油油的光。数十年如一日,对她身体的热情未曾减少过。想要弯身去捡浴巾,手还没碰到浴巾身体却往前倾。  还没跌倒,人已经倒进了熟悉温暖的怀里,被紧紧的扣进了胸口,脸贴在他的胸口,那不停起伏着的胸口,明显已经开始乱了频率。  “老公……”  程涵蕾的声音压低,形成一股子暧昧的氛围。  雷辰逸顿时弃械了……  当程涵蕾被雷辰逸压在床上摆弄着各种姿势的时候,在哼唧满足间感叹。女大不中留啊,为了女儿自己都得出卖色相了。  一点的走神被雷辰逸的激吻乱了思绪,沉浸在那无止境的进/退里。热情,一夜燃烧。  ******************************************************  “贝贝。”  安泽看着程贝贝那一溜烟的动作,有些目瞪口呆的。  程贝贝关了手机后,握着手机这才惊觉自己做了什么。目光从手机上转向安泽,手机从手中滑落,落在了沙发上。那赤条条露在外面的大腿开始打颤了,虽然说爸爸平时万般好商量,但是对于这件事情,程贝贝知道,雷辰逸可不会那么轻易就算了。  自己刚刚竟然还挂了爸爸电话,而且还关了机。可以想象,爸爸在那边有多么的跳脚……  怎么办……  怎么办……  程贝贝这下子急了……  安泽看着两条雪白的腿在自己面前晃,轻咳了一下。伸手拉住程贝贝坐下,再这样晃下去,会把他的理智给晃没了。  “臭安泽,完蛋了。爸爸一定很生气,你说怎么办?”  安泽看着程贝贝那吓的怕怕的模样,摸摸程贝贝的小脸,拿过手机就准备开手机。  “臭安泽, 你干嘛。”  程贝贝立刻把手机给抢过来……  “开机给干爹打电话,放心,我会跟干爹解释的。”  “不行。”  程贝贝把手机往后面一别,看着安泽犹豫了一下,像是下定了决心似的把手机往一边一扔。  “不管了,爸爸那里妈妈肯定会帮我的。有什么事情等明天我回家了再和爸爸解释,我一撒娇爸爸就会不生气了。”  程贝贝如此安慰自己,其实底气着实的不足……  自己这次的行动好像是有些惊天动地,还好臭安泽没有把礼物收了。要是拆了,自己回家肯定会被收拾惨的。也许长到快十六岁第一次面对家暴都有可能……吐了吐舌头,想到爸爸的表情,真有些怕怕的。  那天在医院只是亲了亲,爸爸就恨不得把臭安泽给撕碎了……  “你确定?”  安泽拉了拉程贝贝,有些担心。这件事情是因为自己贝贝才会跑到这里来,如果回家被惩罚了,他得多心疼。  “确定确定,你还不知道吗?爸爸最疼我跟念念了,从小到大都有求必应。这次回家,我找念念帮我一起撒娇,一定没事。你放心好了,我会处理好的。现在该吃蛋糕了。”  程贝贝决定把那恼人的事情给丢到脑后,从沙发上起来,拉着安泽走到桌边。  “我们点蜡烛,吃蛋糕。”  程贝贝把蛋糕放在中间,脸上红粉绯绯的把手放在身后别着,然后满是期待的眼神看着安泽。  安泽还是有些不放心,但是程贝贝眼睛一瞪,一副你再不拆蛋糕我就生气了的模样,让安泽不得不把这件事情抛到脑后。  目光看向面前的蛋糕,伸手开始拆。  程贝贝等待着安泽拆开蛋糕夸奖自己,这可是自己做的最满意的一个,连老师都夸奖自己做的好呢……  程贝贝忘记了在学校门口那一砸……  安泽把包装彩纸拆开,然后就去拆蛋糕。一双期待的大眼,等待夸奖的大眼睛,在看到盒子盖拿开时里面的蛋糕时。光芒咻的一下灭了,看着安泽指着自己的蛋糕愤怒的说道:“臭安泽,都怪你,你毁了我的蛋糕……啊啊啊啊……”  眼前的蛋糕已经堆成了一团了,上面的字也看不到了。颜色混在一起,一点也不漂亮了。  “贝贝,谢谢你。”  安泽抓住正在打自己的小手,捧在手心里,眼底似装了蜜糖一样。  程贝贝被那眼神看的,脸一下子红了。  “别以为这样我就原谅你。”  程贝贝瞪了一眼安泽,故作凶狠的说着。  安泽温柔的笑着,拿过蜡烛点燃。  “我给你唱生日歌。”  程贝贝头轻轻的摇晃着,靠在安泽的怀里给他唱生日歌。面前是歪掉的蛋糕,怀里是穿着他衬衫的小心肝宝贝。安泽嘴角幸福的上扬着,在程贝贝唱完生日歌的时候,听着程贝贝嚷着说道:“臭安泽,快许愿,快,快,快。”  安泽顺从的闭上双眼,许了一个愿望。  “快告诉我许的什么愿望。”  “不对,是告诉我前两个愿望是什么,第三个人家就不要知道了,说出来就不灵了。”  程贝贝在安泽的怀里转身,笑容灿烂美丽。  “不告诉你。”  安泽低头亲了一下程贝贝……  从四岁开始,他许下的生日愿望只有一个……  那就是娶她为妻,护她一生一世。  “臭安泽,说嘛说嘛……”。  程贝贝搂着安泽的腰,在他的怀里不停的扭动着。安泽被扭的身体一热,微微推开程贝贝,声音沙哑的抵着程贝贝的唇瓣轻轻的亲吻说道:“贝贝,别再you惑我,我怕我会忍不住提前拆了礼物。”  程贝贝脸一红,咬着唇低下头,乖乖的在安泽的怀里转过身,然后看着安泽切蛋糕。  “好不好吃?”  程贝贝坐在安泽的怀里,看着他咽下一口蛋糕。那双美丽的大眼睛,在等待着他的夸奖。  “好吃。”  安泽面不改色的又吃了一口……  “我也要尝尝。”  程贝贝伸手就要拿勺子舀……  “不是做给我吃的吗?”  安泽伸手按住了她的手,目光锁住她的目光。  的确是这样,但是……  “你一个人能吃下整个?”  “能。”  “我就吃一点点。”  程贝贝说着手又伸了过去,安泽再次按住她的手往她小腹上按。程贝贝在感觉到自己微微突起来的小腹时,顿时噘着嘴。  “臭安泽,你真讨厌。”  都怪他做的菜太好吃,害她没控制住吃的太多。女生最在意的就是身材,保持纤细苗条的身材最重要。吃的时候没察觉,现在摸着小腹,程贝贝满是罪恶感,于是迁怒于安泽。  “我要罚你把整个蛋糕都吃掉。”  我是早早更新完的乖姑娘,你们能舍得给我一点推荐票么。。。。。能舍得么。。。。舍得么。。。。。舍得么。。。。无限循环当中。。。。。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