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054章:

第054章: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3062更新时间:2015-06-07 10:40:17
   第054章:  俏又不嬉。“臭安泽,你的礼物,我很喜欢。”  程贝贝想到那十份礼物,嘴角又忍不住甜蜜的勾起。  “礼物?”  安泽身体微僵。  程贝贝感觉到安泽绷紧了的身体,从安泽的肩膀抬起头,与安泽侧过来的脸面对面。  “怎么了?你害羞了?”  程贝贝嬉笑着,有些娇俏的仰着小脸,手抓在安泽的手臂上。  手,突然被安泽扣住。微微收紧间,程贝贝表情也微僵。  “什么礼物?”  程贝贝疼的不由也扣紧了安泽手臂上的小手,皱着眉头说道:“你送的生日礼物啊,你忘记了吗?”  明明是炎热的天气,此时却好像突然霜降至冰点。程贝贝看着安泽那有些阴郁的脸,那完全不是羞涩的表情。  他的表情,一副完全不知情的模样。  那么有意义的生日礼物……  “你生日时,我正在深山里演习,没有给你准备生日礼物。”  安泽的声音在夜晚显得特别的低,安泽的话应了自己心中所想。程贝贝的表情也跟着慢慢的变了,内心的情绪太复杂……  如果那么用心的礼物不是安泽送的,会是谁……  虽然追求者并不少,但却不会有人会如此的用心思。礼物收到过不少,却从来没有人会送这明显就是花时间和精力的礼物……  一时间,两个人之间很是沉默……  程贝贝欣喜的表情已说明她的喜爱,这比自己带她骑单车时,她还开心兴奋。  两个人都没有心情再欣赏这月色,安泽和程贝贝还是如来时一样的牵着手回去。但彼此的氛围都在悄悄的变化,程贝贝怪自己迷糊。  当时,第一想到的就是安泽。因为除了他她根本就想不到其他人会送自己这么有意义的礼物。因为认定,就没有多想。  现在,明显不是安泽送的,自己的喜欢和欣喜表现的那么明显,臭安泽对于自己的感情很小心眼,他一定是生气了。  想解释,也不知道该怎么辩解。  想了半天,程贝贝也没找到话解释。于是,只能和安泽一起往回走。两个人走的都很慢,一路沉默着。  在走到回程一半的时候,程贝贝扯住沉默不语的安泽。  “臭安泽。”  这样不发脾气,也不说话的模样,真的让人难受。  安泽的步子顿住,看着程贝贝……  “我以为是你送的……所以才会很开心……”  “现在知道不是我送的了呢?”  安泽看着月色下程贝贝的表情……  她不会撒谎,纯净的跟一杯白开水一样。她的表情就是她最好的回答,程贝贝无法违背心说不喜欢那份礼物。  就算知道不是安泽送的,但那份礼物,她也是真的很喜欢。  “我们回去。”  安泽没再说什么,拉着程贝贝的手,很紧很紧。  如果是教官死之前,他也许不会像现在压抑自己的脾气。冲动的结果,往往会带来让人难以承受的结果。  *****************************************  第二天,安泽和没事人一样。昨晚关于礼物的事情,好像没有发生一样。  程贝贝经过一晚仔细想后,心里大概已经知道那份礼物是谁送的了。袁阿姨在回来的那天在自己面前提的关于做擎宇哥哥媳妇的事情……  这段时间,袁阿姨也没少在自己面前夸擎宇哥哥。  如果礼物是他送的……  离开十年了,两个人十年没有见面。他是怎样把自己刻的这样像,甚至更美。那样的用心和心思,真的让人无法不去感动。  他总骂她是小白痴……  他对自己很凶。  唯一温和的时候,也被最后的凶给摧毁了。  童年的印象,都快淡的没有了。  自己早就忘记了他的长相,他为什么会记得自己的模样……  “贝贝,在想什么?”  上官萱碰碰给花浇水的程贝贝,花盆都快被水淹了。  “没什么。”  程贝贝摇摇头,虽然并不能百分之百的肯定……  但……  两个人浇好花,回到家里。上官睿和安泽两个人正在下棋,父子两个人虽然并不像父子一样的亲,但是两个人已经可以和/平的相处。  安泽的棋艺和丘渊下棋的训练,早已经水准不错。而上官睿到了上官家后开始学棋,棋艺也是不凡。  程贝贝坐到安泽的身后,而上官萱坐在上官睿的身后。两个人虽然棋艺不精,但也有涉及。两个人看着高手过招,看的津津有味的。  安然做好饭从厨房里走出来,便看到四个人这样的画面。站在那里愣了好一会儿都不舍得打破这样的和谐,其实上官睿说的对,能够发展到现在这样和谐的一幕,已经很不容易了。  过于激进的结果,不见得是好的结果。  “吃饭了。”  安然带着笑容看了好一会儿,才开口叫着四个人。  “好了,吃了饭再继续下。先吃饭。”  “嗯。”  安泽点点头,拉着程贝贝的手站起来。上官萱也挽着上官睿的手臂,一起去洗手。  程贝贝把安泽拉到洗手间那里洗手,关上门看着安泽拉着她的手帮她洗。他的大手有些粗糙,有些老茧摩擦着她滑嫩的手。  洗好手,擦干后,安泽就要拉着程贝贝出去。  “臭安泽。”  程贝贝扯了一下安泽,靠在门上,仰头头看着快一米八的安泽。  “你是不是真的不生气?”  “如果要是生气了呢?”  安泽面色沉凝的看着程贝贝,那严肃的模样让程贝贝有些焦心的皱起了眉头。  她收下的这份礼物,因为心意太重。所以,安泽生气是必然的。如果她知道安泽收了别的女生亲手织的东西,或是亲手折叠的千纸鹤什么的,她一定会很生气。更别说,是雕刻十个,不同年龄的木雕了……  “泽哥哥,我回家就把木雕还给袁阿姨,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程贝贝拉着安泽的手,摇晃着。  安泽看着程贝贝那紧张的模样,他的小宝贝,真的越来越把他放进了心里。如果是以前,程贝贝估计要么是不放在心上,要么就是骄纵的收下礼物,还不许他生气。  “贝贝,我承认我不希望你收其他人送你的这种礼物。心里也真的不舒服,但我没有生你的气。他,的确很用心。不过,贝贝,记住,你只能是我的。你是我一早就认定的新娘,而且,你已经把你自己送给了我。”  安泽大手摸着程贝贝的小脸,低头居高临下靠近的看着程贝贝。  程贝贝脸一红……想到自己把自己当生日礼物送给他的那天,越来越燥。  “那就是说,你真的没生气喽?”  程贝贝本来小心翼翼皱成一团的脸,看着安泽的脸,慢慢的舒展开来。一抹笑容在美丽的小脸上绽放……  “如果我真的生气了,你准备怎么办?”  “我就亲到你不生气为止。”  程贝贝突然踮起脚尖,吧唧一口在安泽的脸上亲了一下。脸红扑扑的推开安泽,准备拉开门。  安泽眼神一黯,伸手拉住准备逃开的程贝贝。  “这么敷衍我?”  安泽把程贝贝困在门里,双眼闪着程贝贝熟悉的光芒。  “臭安泽,不许。干妈他们在外面,快放开我啦。他们在等我们吃饭。”  手推着安泽,程贝贝心都快跳出嗓子眼了。有一种在背着大人做坏事的感觉,两个人洗个手洗这么久,出去该怎么解释啊。  安泽本来就是吓吓程贝贝的,看到程贝贝这脸红扑扑担忧的模样,突然捧住她的小脸,堵住了那喋喋不休的小嘴。  没有很深入的去亲,只是贴着她唇,含住,勾引了一下她的小舌。  程贝贝被安泽的气息包、围着,脸越来越红。手推在安泽的胸口,推拒的动作慢慢变成了抓住了自己胸口的衣服。  安泽离开后,程贝贝还闭着双眼,一副等待着他继续亲的模样。  安泽的眼神里染上一抹笑容,弹了一下她被亲的水润的唇说道:“妈叫我们出去吃饭了。”  “啊……”  程贝贝有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看着安泽调侃的笑容。反应过来后,捶了安泽一下。安泽笑着捏了捏程贝贝的鼻尖,然后打开门拉着程贝贝往外走。  程贝贝的头低着,有一种一抬头就会被发现刚刚她在里面和安泽做了什么的感觉。  “小泽,贝贝,快过来吃饭。”  两个大人像是没看到程贝贝红扑扑的脸一样,在安泽帮程贝贝拉开椅子坐下的时候,一边帮程贝贝夹菜一边说。  “谢谢干妈。”  程贝贝始终不好意思抬头,埋头吃着饭菜。这模样让上官萱觉得新鲜极了,还真没看过程贝贝这么寡言少语的样子呢。  一边吃饭,一边看着程贝贝。。  “贝贝。”  上官萱盯了好一会儿,见程贝贝的头快埋进了碗里。  “嗯?”  程贝贝没抬头,吃了一大口饭,以示自己在专心吃饭,没时间说话。  “你脸怎么会这么红,小泽,你摸摸贝贝的脸,是不是昨晚受凉发/烧了?”  第二更更新完毕,明天见。  不会告诉你们,我今天在单曲循环罗大佑的《童年》,可见我依然是个童心未泯的少女啊。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