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091章:自寻死路

第091章:自寻死路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4105更新时间:2015-06-07 10:40:32
   “那你认为还有什么?”  一个反问,把问题丢给了记者。上官睿的表情绷的紧紧的,安然明显感觉到自己挽着的手臂肌肉硬实的厉害。事情关乎笑笑,他的情绪处在爆炸的临界点上。  上官睿的表情以及身上散发出来的怒气,明显让记者感受的到。眼神如刀般看着记者,记者被安然堵的顿时没了底气把他们收到的消息说出来,毕竟这件事情可大可小。是真的,倒可以借着上官家而火上一把,但如果不是真的……  乱开口说话的后果,可能不仅仅是丢饭碗这么简单……  见没人再开口,安然接着说道:“今天来这里的都是熟人,让大家辛苦跑这一趟,我们都会记在心上,以后有事情发生,一定会提前通知大家,还要烦请大家多多照应。”  话说的圆滑,一方面是威胁,一方面也是暗示识时务者,以后的好处不断。  手臂稍微紧了紧,挽着上官睿离开。这个时候,上官睿再被刺激刺激,发了脾气闹僵了,被别人乱写,到时候受伤害的还是笑笑。今天的手术眼见没办法做,只能象征性的去做个检查。至于后续的事情,等回家再商量。  **************************************  在走进医院的时候,后面跟着三三两两的人。融入在人群里,自以为没有人察觉。上官睿的面色始终冷如黑面神,能够压抑着没爆/发,已经是他最大的忍耐力。上官萱只是做了简单的身体检查,拿了一些治哮喘的一些药,再一起从医院离开。  从医院里走出来,安然目光直视着前方,余光却依然看得到那些人都未曾离开。  直到坐进车里,上官睿的拳头重重落在方向盘上,脸色阴沉的可怕。  上官萱坐在后面,在炎炎夏日里,手依然冰冷的可怕。安然拍拍上官萱的手,安抚性的看着上官萱笑了笑。  “睿,有事情先回家再说。”  能让上官睿失了理性的,除了她,上官萱和小泽外,再没有其他人。特别是上官萱,这个他疼到心坎的宝贝,任何会伤害到她的事情,他都比任何人都要心疼。  车一路开了回去,那些人直到上官睿的车进了小镇,再没人跟上。小镇里没有大型的医院,如果真如爆料人所说的上官萱早孕,肯定会在大医院做手术。这样的小诊所,也不会放心让自己那么宝贝女儿去做手术,而且,今天他的目的已经达到……  身的情炸。一辆辆车都离开,而上官睿开车直接停在了家门口。  车刚停下,里面的门就已经打开。程贝贝听到车停的声音从里面走出来,看着安然牵着上官萱,立刻走过去。小心翼翼的搀扶着上官萱,一脸紧张的看着上官萱说道:“笑笑,小心点。”  “贝贝,我没有。”  上官萱一直沉默着,这还是从医院出来说的第一句话。  程贝贝因为震惊眸子瞪圆,看着上官萱再看着安然。  “贝贝,先进屋,外面很热。”  “好。”  安然已经松了手,程贝贝牵着上官萱走在前面。两个人一起走了进去,安然一早起来熬的鸡汤已经让满屋子都是香气,上官萱闻到那香味,眼眶莫名的一红。  程贝贝见上官睿的表情不对劲,笑笑又说没有做手术。在得到安然的眼神同意的情况下,牵着笑笑往房间走……  “笑笑,我陪你进去先休息一会儿。”  上官萱有些累,点点头跟着程贝贝一起走了进去。  今天的记者的问话,明显的就是可能知道了她早孕的事情。这样不风光的事情,如果真的被报导出来,上官家都会蒙羞。  很责怪自己让爸爸这样担心,又无法对自己说一句后悔……  如果还要再选择一次,她依然不会推开周磊……  她怎么可以这么……  抿着唇瓣,上官萱坐在床上,眼泪啪哒的往下滚。  *******************************  安泽因为不想让程贝贝担心,对上官萱的担心已经埋在了心底。在程贝贝的面前,也尽量维持着放松状态。知道她故意用玩游戏来让他和她一起投入游戏里,暂时忘记了烦恼。  现在,程贝贝和上官萱进了房间。安泽看着走进来的上官睿,站起身沉声问道:“爸,怎么回事?”  “周雄的动作比我们想象中还要快。”  “什么意思?”  安泽的面色一沉,眼底闪过一抹厉色。  因为上官萱的哀求,他们已经暂时停止了对周家的攻击。让周家暂时可以缓一口气,没想到他们不仅敢嚣张上门谈所谓的婚事,更甚是弄出其他事端。  “今天我们刚到医院门口,便有几家知名报社的记者上前。这些人都是拿钱好办事,没有所谓的操守。能够守在医院门口,而且言词间争对的是笑笑有孕这件事情。虽然言词间并不肯定,但能够这样试探还在医院门口堵,最后却也轻松的让我们过关,这不仅仅是害怕上官家,更甚是有人交待过。目的无非就是阻止笑笑流掉这个孩子,有人想借由笑笑腹中的孩子,大作一个文章。”  上官睿的言词间,字字都是阴沉。拿起烟点燃,重重的吸了一口,如果不是因为笑笑,刚刚的情况下,他岂会那么简单就放过那些言词间中伤笑笑的人。  “想借笑笑腹中的孩子来拉拢上官家的势力,那也要看他们周家有没有这个本事掌控全局。周家好像还没有清楚的明白,掌控一切的人究竟是上官家还是周家。胆敢拿笑笑的名誉做文章,试图逼迫上官家为了所谓的名誉而妥协联姻。周家的想法也未免太天真可笑,这件事情我们在乎的从来只有笑笑,保护的人也只有她。”  安泽微眯着双眼,眼底的那抹寒意丝毫不逊色于上官睿……  “周家苟延残喘还敢以这么愚蠢的方式挑衅,就算让他们抓住了我们的软勒又如何?我就要看看,当周家什么也没有的时候,还有谁会去买他们的账。还有谁敢,陪他们出演这场戏。我要让周家知道,惹了不该惹的人,后果是什么。让他们在一败涂地当中明白,什么叫见好就收。别得了便宜还卖乖。”  字字句句间,安泽的眼神也是越来越寒。  上官睿看着安泽,点点头。  周家自取灭亡……  “睿,小泽,周家这次的做法的确过了份。但是,笑笑那边……”  能够暂时对周家收手,完全是因为笑笑的哀求。因为笑笑喜欢周磊,因为笑笑不想让周磊为难不开心。一切的出发点都是周磊,如果现在动了周家,笑笑一定会很难过……  到时候事态的发展,并不一定完全是好的。  “笑笑那边我会处理,等周家的事情处理后,再安排笑笑手术。接着立刻送出国,如果真不行,我们以旅行的方式先去陪她一段时间。”  上官睿冷静的开口,这个时候,他就像是一头被关在笼子里静默的野兽,饿了太久等待了太久。情绪已经被撩拨到了高涨,只要打开笼子,便会吞噬席卷一切。  安然抿唇,有些不知道事态发展到现在,后果会是如何……  目光转向房间门口,从头到尾最心疼的莫过于笑笑。作为长辈,不赞同这样的行为。但作为一个曾经在懵懂年龄深爱过一个男人而不顾一切的女人来说,她很能够体会,当真的喜欢上一个人,有多傻,有多么想无私的付出而不求回报。  笑笑这么善良的孩子,从小到大都如此的善良,不应该走这么坎坷的路。  *************************************  安泽突然变得很忙,每天一早就出门,上官叔叔也挺忙。时不时便见两个人进了书房,又会出门。有时候到很晚才会回来,一回来就倒头睡了。安泽只是告诉她,在家里要陪着笑笑。别往外跑,没他在身边照顾着不放心。只要再等最多一周的时间,他们就能回S市了。  家里突然断了网络,程贝贝每天都无聊疯了。上官萱相较而言就安静了许多,关于孩子的问题,安然阿姨只是让她别胡思乱想。爸爸都有安排,而每天只是想尽方法来做一些好吃的给她。  上官萱不迷恋网络,不像贝贝没了网络就会抓狂嗷嗷叫。因为安泽交待过,程贝贝也没办法真的去做车回S市,只能乖乖的在这里等着。  “贝贝,我们下棋吧。”  两个人从小都接触过围棋,而因为性格关系,上官萱明显要比程贝贝棋艺要好上许多。  程贝贝也是真的无聊,见笑笑说要下棋,为了打发时间,两个人就开始下棋。  谁知道,一下便真的迷上了。这几天的时间过起来也就相对轻松起来,每天起床安泽和上官睿一般都已经离开了。程贝贝拉着上官萱快速吃了早餐,就开始拉着上官萱往棋局前坐。。  “讨厌,笑笑,你都不让我。”  “哪有下棋要人让的?”  “你就让我赢一局嘛……”  程贝贝幽怨的噘着嘴,下了四天棋了,竟然都没有赢过一局。完全的激起了她不服输的性格,越战越勇。但是越勇越是输,真是太让人懊恼了。  安然榨了果汁出来,听到两个人的对白,不由笑道:“贝贝,下棋可不能耍赖,不然那叫没棋品。”  “干妈,我跟笑笑是好朋友嘛,好朋友之间让一局有什么关系嘛。你说对不对,笑笑,下一局,你让我四颗黑子好不好?”  “好。”  上官萱最终还是拿程贝贝没办法的笑了……  一天的时间就在笑闹中度过,安然看着上官萱眉眼都有着笑容,看程贝贝的眼神就更加的温柔。贝贝这丫头,也有一颗玲珑的心。知道用什么方式能够让笑笑开心一些,虽然并不能真的改变些什么,但起码,能够让笑笑每天过的开心一些,能够在下棋的时候,在贝贝的耍赖当中暂时忘记那些烦恼的事情……  安泽回来的时候,已经十点多。这个时候,程贝贝一般都已经睡了。已经有好几天没有和她好好说话了,每天离开的时候她还在睡,回来的时候已经睡着了。最多还有两天,事情便会结束。  虽然在一个屋子,几天未见,也觉得很是想念。安泽一边往房间走,一边想自己究竟是怎么舍得离开她三年的。还好,三年的时间并没有改变,还好,她的心里依然只有他……  伸手拧开了房门,还未开灯便感觉到一抹熟悉的气息在自己房里。开灯的手也就顿住了,轻轻的关上门。门在轻轻合上的时候,果然在门刚关上落锁的时候,一个软软香香的身体就扑进了他的怀里。整个人盘在他的身上,然后搂着他的脖子把小脸往他的身上凑。  “突击检查。”  程贝贝娇俏的声音从他颈间传来,那热乎乎的气息就在他的颈边。双臂稳稳的托在她的臀上,疲累的脸上绽放一抹温柔。眼底在黑暗里闪着褶褶光芒,柔情似水。  “检查什么?”  声音略含笑意,两个人像是有心灵感应一样,在他这样想她的时候,她就能够出现在自己面前。周家气/数、已。尽,难缠的就是和周家有鸳鸯的刘家,牵扯到政界总是一件麻烦的事情,要想处理的不着痕迹,还要让付靳逾在中间做些手脚,才会让事情变得复杂麻烦了许多……  “检查你在外面有没有乱来。”  程贝贝小脸蹭了蹭,其实是真的很想臭安泽。  越来越依恋,越来越舍不得离开他身边一刻……  “家里有个这么漂亮还爱吃醋的小女友,我怎么敢在外面乱来。”  安泽一手托着程贝贝的臀,一边迈步往前走。黑暗里,也一样行走自如。  “算你老实。”  程贝贝坐在安泽的腿上,两个人没开灯,就这样靠在安泽的怀里。  “臭安泽,我想你。”  软软的,哝哝的声音……在黑夜里像是撩拨琴弦一样,轻挑过安泽心中理智的弦。  第二更。。。。。。还有更新。。。。。。紫继续努力去了。。。。。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