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100章:脏死了

第100章:脏死了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5212更新时间:2015-06-07 10:40:36
   :  从书房里走出来,安然和上官睿两个人也准备离开。  安泽牵着程贝贝的手送上官睿和安然离开,看着两个人人如壁人一样站在一起,这总算是让最近的低迷有一点喜庆。  “小泽,要好好疼贝贝,听到没有。”  “听到没有。”  见安泽不说话,程贝贝碰碰安泽。  安泽摸摸程贝贝的脑袋,然后揉着她的发丝说道:“得意的你。”  程贝贝吐了吐舌尖,一副娇俏的模样。上官睿也严肃的叮咛了安泽,做为一个男人要有的责任。  以后要对贝贝负责人……  程涵蕾留安然留下住一晚,安然抱抱程涵蕾,现在上官睿的情绪一直都处于一种很极端的状态。  也没有强留,送走了上官睿和安然后,两个人也先进去了。  “臭安泽,我告诉你啊,你以后可不能欺负我。你有没有听到爸爸,妈妈还有干妈,上官叔叔的话,让你好好疼我,照顾我。你要是敢惹我生气,我一定告状,到时候,嘿嘿嘿,你就完蛋了。”  仰头,靠在安泽的手臂上,嘴角的笑容灿烂的比阳光还温暖。  “我怎么有一种上了贼船的感觉。”  安泽捏捏程贝贝红扑扑的脸颊,八月的底的阳光,依然如此烈,鬓角都有着一层薄薄的汗。  “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程贝贝拉起和安泽交扣在一起的手,十指交扣着,两枚简单的戒指证明着两个人互许的约定。  安泽未再说话,低头在程贝贝的发丝上温柔落下一吻。  他怎会后悔,自己守护了十五年的女孩……  **********************************************  “别玩的太晚。”  “yesMadam。”  雷梓瞳搞怪的行了个军礼,然后就兴冲冲的往程贝贝身边跑。  今天算是安泽成功求婚的日子,虽然只是形式上的,并没有举行订婚仪式,可是在彼此的心中已然是认定。  雷辰逸算是默认了今晚可以去外面庆祝,安泽允诺会早些把念念送回来。四个人便离开了雷家,往外走。  碰牵程到。“喂喂,烦人的大叔,你干什么?”  雷梓瞳刚跑到安泽的车边,还没拉开车门坐进去,衣领就被人提了起来。双脚腾空,双脚弹着,想要踢付靳逾……  “坐我的车。”  付靳逾轻松的提着雷梓瞳往自己的车边走……  “我为什么要坐你的车,我要坐我姐夫的车。”  “你是不是光长……”  付靳逾眼神扫了一下雷梓瞳发育太良好的胸,再移到她的脸继续补充道:“不长脑子,这么超级的电灯泡,你也好意思当,也不怕刺别人眼。”  “要你管,那是我亲姐,那是我亲姐夫……”  砰……  抗议无效,人已经被塞进越野车里。  安泽和程贝贝看着付靳逾和雷梓瞳,直接无视雷梓瞳求救的眼神,弯身坐进车里,安泽关上门,绕到另一边坐进去,车已经麻溜的启动。  “下车啊。”  在安泽的车离开后,付靳逾坐在车里,看着雷梓瞳拉开车门准备下车的样子。  “你让我下我就下啊,我多没面子。我偏不下。”  雷梓瞳看着安泽的车已经开走,完全没有要搭上她的意思。心里默念,重色轻妹的两个人,一边愤慨的用力关上门,坐在上面不服输的开口。  “哈哈哈……”  付靳逾忍不住大笑出声,这个雷梓瞳也太逗了。  “你这丫头。”  伸手揉乱了雷梓瞳的头发……  “喂,你个烦人的大叔,谁让你揉我头发的。”  他力气太大,在她要反抗的时候,他只是在她头顶上用力,自己就动不了,手再挥舞,也只能打到他的手臂。  虽然年纪在她的眼里已经是大叔了,可是那肌肉也太紧实了吧。手拍在上面,疼的是自己的手。雷梓瞳恨的牙痒痒,她一定会更加勤奋的训练,总有一天会把这个讨厌的大叔打趴在自己的脚下……  雷梓瞳想到那画面,付靳逾在自己脚下求饶的样子,越想越是得意。忍不住笑出声,一个人独乐的厉害……  和这丫头混一起的日子,的确很放松……  *********************************************  请的都是程贝贝高中玩的较好的几位同学,有携伴的。安泽和程贝贝的车先到,人也陆续都到了。  包厢里,一开始都有些蹩手蹩脚的,但是在雷梓瞳带头一首HIGH歌后,包厢里顿时热闹了起来。  程贝贝被沈玲拖到一边唱歌,把男朋友扔在一边,沈玲的男朋友坐到安泽的身边,开始若有似无的套着关系。  安泽淡淡的回应着,没有多少热情。碰了一些冷钉子,也聪明的不再开口。  刚开始没一会儿,付靳逾的电话便响了。走到外面接了个电话,等回来的时候,雷梓瞳正扭动着自己的腰身,给唱歌的人伴舞。  动人的身段,嬉笑声不断。  在看到付靳逾搂着一个穿着很少布料,长的很妖艳的女人走了进来。  雷梓瞳看着付靳逾的大手在那女人的臀上拍了一下,一抹不舒服的感觉在心口一闪而过。  扭动的弧度也不由的缓了下来,转眼两个人已经坐到沙发上。女人如无骨一般的依进了付靳逾的怀里,安泽看了一眼付靳逾,眼底有不赞同。  这样的场合……  付靳逾给了个眼神,正好同时在,等会就带走。  安泽没再说话……  包厢里的氛围是越来越热……  当一首熟悉的旋律响起,安泽愣了一下。程贝贝正玩的欢,慢音乐的旋律让包厢突然变得有些安静。  “安可,我们的安大帅哥要一展歌喉了。”  付靳逾一声安可让本来还在玩筛子的程贝贝,以及其他人都停了下来。目光齐刷刷看向安泽,付靳逾怀里搂着美人儿,看着安泽明显故意的……  “话说,安大帅哥偷偷唱了三年,今天难道不应该能正主唱一曲,表达一下。唱,唱,唱。”  “唱,唱,唱。”  附和,都开始喊起了安可……  安泽倒也没再忸怩,走到程贝贝面前,手伸到了程贝贝面前。程贝贝手上还握着筛子,在看到安泽手伸到她面前时,还没反应,手已经被安泽握住。  大手稳稳的搂在她的腰上,在众人的安可声里,走到前面高椅上坐下,程贝贝圈在怀里。  音乐重新响起,安泽搂着程贝贝,眼神专注的看着她的侧脸。程贝贝只觉得众人的焦点都在她的身上,有些醉,有些晕乎乎的……  当进入旋律后,安泽的声音也同时在她的耳边响起,那么近,那么的清晰。  天是那么大,爱是那么多偏偏让我遇见你。你是那么真,你是那么好,我曾怀疑我在做梦。不再一个人,心事有人听,漫漫长夜在一起。和你数着星,海边迎着风,只要有你我就安心。你是我的心肝宝贝,爱你爱到无路可退,这一辈子都不后悔,陪你上山下海,陪你黑夜白天,快乐伤悲亦都无所谓……  ……  ……。  他唱的很深情,完全没有看字幕,而每一个旋律,每一句歌词都唱的那样清晰。他的目光专注而深情,眼底仿佛只有她一人。周围的一切,都被他隔离在世界之外……  所有的人都沉在了安泽深情的声音里,羡慕的看着程贝贝。  雷梓瞳坐在一边,看着那个被付靳逾搂在怀里,坐在角落的女人,此时已经整个都快贴进了付靳逾的怀里,而她的手还若有似无的在他的胸口摸索着……  一曲唱毕,那女人的唇已经贴在付靳逾的耳边亲着。雷梓瞳完全没听到安泽唱什么,眼底只是看着付靳逾那微眯着眼睛,一副享受的模样。  种/马,年纪一大把了还这么滥情,也不怕得病。  如雷的掌声响起,雷梓瞳打了个吹欠,这样的环境,完全不想呆,也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就是不舒服,非常不舒服……  “念念,困了?”  程贝贝脸红扑扑的,看到雷梓瞳打哈欠。这里正热乎着,准备让安泽送雷梓瞳回家,而安泽在听到程贝贝的话时,还未开口……  付靳逾已经站起身,一手搂住怀里的美人儿,和安泽低语说道:“正好我晚上的节目要开始了,我来送这麻烦丫头回去。”  见雷梓瞳也没有反对,程贝贝叮咛了一下,送他们下楼后,就和安泽又回到包厢里。  美人儿站在越野车前,伸手拉开车门就要坐进副驾驶座。  雷梓瞳也没说话,只是站在那里并不动。  “小丫头,上车。”  “难闻,我自己打车。”  雷梓瞳看了一眼那个没啥衣料的女人,眼底满是嫌弃,说着就要去打车。  “闹什么脾气?听话,上车。”  付靳逾伸手扣住雷梓瞳的手臂,虽然这小丫头常常闹脾气,但是刚刚都没开口拒绝,现在闹什么脾气。  “脏死了。”  雷梓瞳腿一扫,腿却被付靳逾轻松的扣住。看着雷梓瞳那闪着怒气的眸子,再看看自己衬衫上的红唇印,突然了然的对着雷梓瞳魅惑一笑……  “年纪小小,想法还真多。”  弹了一下雷梓瞳的额头,然后看似很轻的力道,却让雷梓瞳被扯着跟他一起走向车。  拉开车门,把雷梓瞳塞了进去。然后甩上车门,修长的五指抬起女人的下额,指尖扫过女人的下额。  “我家小丫头不喜欢,下次再约。”  摇了摇手中的手机,转身往驾驶座走去。  雷梓瞳坐在车里,看着女人狠狠瞪向自己的眼神,莫名的心情很是舒畅。  ****************************************  十点一群人又去吃了夜宵,直到将近十二点才各种散掉。安泽把程贝贝三个落单的女同学纷纷送回家后,车直接开向世纪花园。  今天的程贝贝很开心,在车停好后,程贝贝挽着安泽的手臂往里走。  “怎么了?”  安泽见程贝贝停下脚步,手扯着他的手臂,用着那漂亮的大眼睛看着他,嘴角的笑容让他有一种要被算计的感觉……  “臭安泽……我不想坐电梯……”  手晃了一下安泽的手臂……  安泽看着程贝贝的眼神扫向一边的安全出口,暗示意味十足……  “上来。”  安泽微微弯着背,对身后的程贝贝开口。程贝贝看着面前宽厚的背,已经习惯了趴在他背上的感觉,那么的稳,那么的安全感十足。  跳了上去,搂住安泽的背,靠在他的背上。  安泽又是稳稳的托起了程贝贝,然后在程贝贝推开安全门的时候,上楼。  “臭安泽,去年的时候,我在VB上看到一个故事。一个男人愿意背着一个女人怕楼梯,二十多层。当时,我就特别的羡慕。”  “臭安泽,你真好。”  “只要你想,就算是世贸大厦,我都愿意背你上去。天涯海角,你想去哪里,我便会背着你去哪里。”  他的步子迈的很稳,一层,一层。气息没有一丝不稳,那温柔的声音在夜深的楼梯里,让人的心都被酿在了蜜水里。  这里的楼层挑的比较高,楼梯的阶梯也比较多,安泽在走到第五楼的时候,程贝贝其实只是想任性一下下。  “臭安泽,你累不累,我们去坐电梯吧。”  他无条件的包容着自己的任性……  有人说青梅竹马的感情不稳定,只是亲情,不是爱情。也许她还不能够感受到,那种轰轰烈烈到要死要活的感觉,可是她知道,选择臭安泽她很幸福。  提到臭安泽,她很开心。和他相处的点滴都觉得是最温馨甜蜜的回忆,此时趴在他的后背,就像是停靠在最温暖的港湾……  她知道,这个世上再也找不到一个像臭安泽这样无条件包容她的人。她知道,这个世上再也找不到像臭安泽一样对她好的人。她知道,再也找不到一个像臭安泽这样了解她的人。  在他的面前不用伪装,他甚至比她还要了解她自己……  她很幸福……  比很多人都幸福。  虽然少了一份轰轰烈烈,却是比别人少走了许多坎坷路。  电话铃声突然响起,程贝贝手摸索着从包里把手机拿出来……  “这么晚了,谁?”  两个人已经到了七楼,安泽听到程贝贝电话响,步子依然轻松的迈着,问着程贝贝。  “贝贝?”  安泽步子微微停下,侧头看着程贝贝……  “是风擎宇……”  自己也有些吃惊,两个人好像很少用电话交流。他总是突然的出现在她的面前,然后带她海吃海喝海玩,接着又是莫名其妙的不打一声招呼又离开……  他们之间好像就习惯了这样的方式……  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里,不是没想过要打个电话给风擎宇,但是摸到手机又踌躇了,近似一种逃避的心情,摸出来的电话,又被塞了回去。  “不知道半夜扰人美梦是罪大恶极的事情吗?”  程贝贝在犹豫了几秒后,接起电话毫不客气的就攻击了过去。  “不是没睡吗?”  风擎宇的声音依然是那样,不冷不热的,透过电话线传进程贝贝的耳里……  “你怎么就知道我没睡呢?这是你运气好,要是我睡着了被吵醒了,我非得画圈圈诅咒你不可。”  程贝贝趴在安泽的背上,一手搂着安泽,一手握着电话,和电话那边的风擎宇两个人斗嘴。  “小白痴。”  似乎都能想象,电话那边的程贝贝是怎样的张牙舞爪的样子……  “说了不许叫我小白痴……”  程贝贝被刺激的忘记了是在安泽的背上,整个人差点跳起来。  “程贝贝,安份点。”  安泽拍了一下程贝贝的PP,手臂圈住程贝贝,声音低沉的警告着。  “都怪你,我差点从臭安泽的身上跌下来。”  程贝贝立刻在安泽的背上趴好,对着电话那边的风擎宇凶巴巴的吼着。  电话那边沉默了些许时间……  “小白痴,你现在感觉幸福吗?”  那边的声音有些略低……  程贝贝被这话题转的有些愣,这转的也太快了一些吧……  握着电话,看着安泽,已经到了十二楼,安泽已经把她放了下来。程贝贝看着安泽正望着自己的眼睛,脸上涌出一抹笑容……  “很幸福。”  “幸福就好。”  啪,电话已经挂了。  “没礼貌。”  对着电话吐了吐舌头,也没有真生气,早已经习惯了这样神经病式的风擎宇。  “啊,累死我了……”  程贝贝走进客厅里,整个就瘫软进了沙发里,像是突然被抽了骨头一样,窝在里面……  “去洗澡睡觉。”  安泽走到沙发边,看着程贝贝闭着眼睛,一副天塌下来也不要动的模样。  “不要,好累……”  不睁眼睛,程贝贝赖在沙发上不起来。  “程贝贝……”  刚刚背程贝贝爬楼梯上来,一身的汗。故作严厉的声音,让程贝贝半睁开眼睛,看着安泽,然后撒娇的说道:“你抱我去……”  手张开,撒娇……  “也不怕我吃了你。”  伸手轻松的抱起程贝贝,在程贝贝又闭上双眼靠进他怀里,一副依赖模样。  “臭安泽。”  在他怀里蹭了蹭,程贝贝笑的更加的甜了。  安泽抱着程贝贝走进浴室里,放下程贝贝,帮忙放好洗澡水。  “懒虫,要不要我帮你脱衣服?”  今天一万一更新。。。。。。  推荐老文《致命婚姻:女人,你只是棋子》很虐的文,喜欢虐文的亲不容错过。《粉粉老婆:女人,你要负责。》轻松小虐心文。欢迎大家入坑。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