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109章:我讨厌你

第109章:我讨厌你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5066更新时间:2015-06-07 10:40:40
   “没违背,那你屋里那个女人是谁?”  让你睁眼说瞎话,再编啊,让你再编啊。雷梓瞳抿着嘴,瞪着双眼看着付靳逾。就没见过这么饥渴的男人,也不怕储备的粮食不够用,以后X无能……  “那个女人……”  付靳逾又要被自己的口水给淹死了,而安泽正好关了火,在听到付靳逾开口时,目光也看向了付靳逾。程贝贝更是用探寻的目光看着他,三个人六只眼睛盯的付靳逾一阵六头皮发麻……  安泽手中的面条放在餐桌上,不着痕迹的开口……  “面好了。”  那落地的声音,以及投过来的眼神让付靳逾认命的把后面的话给收回来。  为了兄弟,这个罪名自己就背了吧。  “没话可说了吧,骗子,骗子。”  雷梓瞳吹鼻子瞪眼的,真的气极了。看他言辞凿凿的,还以为他会解释,没想到……  “我讨厌你!”  砰的一声,再次甩上门,甩的付靳逾一鼻子灰。  付靳逾摸摸鼻子,对着安泽看了一眼,然后走过去端起面条直接往外走。  程贝贝看了一眼安泽,再看看付靳逾,总觉得两个大男人之间弥漫着一股奇怪的氛围。那彼此的眼神交汇透露的信息,就像是要把自己隔绝在外面似的。  门被关上的时候,程贝贝转身看向安泽,美丽的大眼睛微微眯成一条线,手突然伸出,一把扣住安泽的衣领,然后用力一扯说道:“跟我进来。”  安泽很配合的随着程贝贝的力道往她的房间走去,而门关上的时候,安泽已经直接被程贝贝给扔到了床上……  安泽配合的躺在床上,看着程贝贝锁上门转身,两手交叉的在手臂上动了动,撸袖子,两手随意的把长发拔到一边,然后跨到床上,直接坐到安泽的腰上,两手撑在安泽的肩膀两侧,头微低逼问道:“你和付靳逾是不是有事情瞒着我?说!坦白从宽,隐瞒的话……哼哼……”  程贝贝阴飕飕的笑着……  安泽的手扣在程贝贝的腰身上,兴许是因为他的隐忍和对干爹干妈的承诺让两个人一直紧守着最后一道防线,程贝贝现在在安泽面前也没有多少顾及,反正到了最后,他都会停下来。肆无忌惮的也不管本来就够短的裙子露出的大腿根部,那贴在床单上的腿,白希诱人。  微低的上半身,隐隐的看到里面的沟壑。隔着两拳距离的脸,能够感受到彼此的气息。  “什么都瞒不过你。”  安泽脸上闪过一抹无奈,手不规矩的在她的腰侧油走着。  “老实点,交待清楚,究竟什么事情瞒着我。别以为我没看到你们两个人眉来眼去的……”  程贝贝一巴掌拍在安泽的手上,拍的安泽手背微刺痛,也规矩了一些。  躺在那里,脸上的表情正经的看着程贝贝说道:“早上我在做早餐的时候,念念自己拿了钥匙去了隔壁,然后……”  “付靳逾该不会是带女人回家,被念念撞到了吧!该死的付靳逾,不知道锁门吗?”  程贝贝都无法想象那画面……  “臭安泽……念念该不会是真的对付靳逾有意思吧,她才十三岁……”  程贝贝表情有些凝重,因为念念在她的眼里,一直是个小孩。而且,她也不像是她和臭安泽,青梅竹马,有些事情就是自然而然的发生,感情也是衍生的自然而然,显得像是早恋。而念念从来没有对任何男生有过关注,也没听她提过任何男生,眼里只有武术……  水梓抿又。但是付靳逾的出现,好像有些不对劲。  之前因为觉得雷梓瞳太小,不可能会知道什么是感情,现在再想付靳逾出现后,念念的不对劲地方……  “不行,我要跟念念谈谈。付靳逾那个种/马,对女人都是来者不拒的,要是念念真的对他有意思,爸爸非得气晕过去。”  程贝贝开始有些慌了,越是想,越是觉得不对劲。念念和付靳逾做对,对他的关注力超出了普通的范围。以及上次在KTV的事情,当时并没有觉得异样,现在想起来,念念那完全是吃味啊。念念现在跑过来住,她还以为是爸爸让她来监督她和臭安泽的,不让她和臭安泽两个人有越轨的行径,可是现在想来,也许是念念知道了付靳逾住在了隔壁,想要近水楼台先得月……  这个小丫头,才十三岁,心思哪里来的这么缜密……  “宝贝。”  程贝贝还未起身,安泽扣在她腰上的双臂便微收紧,程贝贝的身体未曾移动,被扣坐在他的腰上没有动。  看着安泽,程贝贝眉头皱起来……  “听我说。”  翻个身,把程贝贝压在怀里,认真的看着程贝贝说道:“靳逾并不是你表面看到的那样,他的女人的确有些多,但是他的本性并不是真的那样花。他会这样,跟他的家庭有一定的关系。他的人品绝对可以信任,只是他还没有遇到一个愿意让他放弃整座森林的人吗?”  “念念虽然才十三岁,但是她从小就很有自己的主见,对于自己想要的都很明确。”  这一点,和他有些像,坚定的东西,便执着的要得到。  “就如她喜欢武术,便要学习。干爹的阻止她会用自己的方式证明,她是真心喜爱,不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念念对靳逾,的确有些特殊,而念念在靳逾的眼里,也一样是特殊的。认识靳逾三年,我还没有见过他为了谁妥协过。从他一而再再而三的为了念念而放弃那些莺莺燕燕,便足以证明念念对他来说是特殊的……”  “就算是这样,我也不能眼睁睁的看念念往一条谁也不知道结果的路上去闯,要是付靳逾永远不改呢,念念到时候身心皆失怎么办?”  程贝贝抿着唇,声音有些尖锐。  自己拥有安泽的专一,她也同样希望念念的另一半是对她专一的男人。  “宝贝,每个人的路都不一样,你不能按你的路来规划念念的路,就算是干爹干妈也不可以,更何况做为姐姐的你?你放心,靳逾会有分寸,不该碰的他不会碰。如果在他爱上念念之前,没有放弃整座森林就碰了念念,我第一个不会放过他。现在,念念还小,我们就静观其变。你要相信念念,那小丫头可不简单。脑子灵活的很,我看啊,靳逾在她面前只能节节败退,用不了多久,便能手到擒来。”  对于雷梓瞳,安泽可是非常看好。那个丫头,完全的遗传了干爹干妈身上的优点……  “可是……”  “不是有我们在一边监督着吗?情形不受控制之前,我们再干涉?现在还一点苗头都没有,我们就算想做什么,也做不了对不对?”  安泽说完后静静的看着程贝贝……  程贝贝抿着唇瓣,想到雷梓瞳,再想到付靳逾……  眉头始终无法舒展开来,真的要顺其自然吗?虽然相信付靳逾碍于臭安泽和她会有分寸,不会对念念乱来。但是,念念如果到时候越陷越深,该怎么办……  “未来的事情谁也不知道,每个人的路都是要自己走出来的,别人插手也不一定能改变什么。人心,岂是别人可以操纵的。”  安泽拇指摩挲着程贝贝的脸,声音略显低哑。  程贝贝没有说话,整个人就沉在了雷梓瞳和付靳逾身上……  要是爸爸知道了,念念对付靳逾的想法,肯定得大怒。付靳逾那么花心的男人,身边的女人一个接一个,换女人的 速度,简直比换衣服的速度还快。这种种/马弄型的男人,怎么也过不了爸爸那一关……  到时候,要是走上了笑笑的路该怎么办……  “你在做什么?我在操心念念的事情,你还在这里……”  程贝贝敏/感的察觉到不对劲,自己的裙子什么时候被推了起来,安泽的手正在大腿侧油走着。他的薄/唇正隔着衣服/咬着她的……  脸上一红,程贝贝只感觉到胸、前一疼,看着抬起头的安泽,眼底闪着黝暗的光芒,声音沙/哑的说道:“在我的怀里,不是应该只想到我才对吗?”  “哪有你这样的。”  程贝贝踢着腿,要把安泽踢开。  想到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他的手竟然……  身体好像立刻就热了起来,程贝贝手抵着安泽的胸/口,有种欲绝/还/迎的感觉。  那种感觉……  奇怪而又美妙……  “哪样的?”  那熟悉的感觉又开始在身体里蔓延了,刚刚还在操心的事情,此时已经忘记的一干二净。  安泽眼神微眯的看着程贝贝闭上双眼,气息不稳的喘/息着。那张着的小嘴,似乎是在邀请一般……  眼底闪过一抹得逞的笑容,这算是他站在了付靳逾那边,帮了他一把。  倒不是不把未来的小姑子幸福放在眼里,而是,他看着付靳逾和念念,真的觉得念念这样的性格,比较适合付靳逾。  付靳逾是个值得遇到一个好女人的男人,念念如果真的占据了他的心,一定会很幸福……  “臭安泽……”  程贝贝被逗的难受的缩了一下,手悄悄的扣紧了安泽的后背,腰微微上抬,一脸的娇媚。  两个人在床/上亲昵的纠缠了一会儿,程贝贝虚软的靠在安泽的怀里,感受着他身上滚烫的热度。  安泽低头在程贝贝的唇上亲了一下,浑身是火的深吸了一口气,有些不舍的推开怀里的程贝贝起身往外走。  程贝贝气息不稳的躺在床上,看着安泽绷的紧紧的身体往外走,靠在床上,缓着自己的气息。  十六岁的勇气已经不在,真正的越亲密,便越是不能像是那会儿主动。  他会隐忍是为了什么,她很清楚。  这种被珍惜的感觉,她觉得很幸福。  嘴角浅浅的笑着,程贝贝燥热的身体慢慢的恢复了平静。  安泽的手机铃声让程贝贝坐起身,已经被安泽拉好的衣服,只是双腿还是有些软。被碰触过的地方依然火辣辣的热烫着,轻咳了一下,拿起安泽的电话,看着是干妈的电话,试了一下声音后觉得正常,便接起了电话……  “小泽,笑笑没什么事情,有我和你爸在医院里照顾她,你不用担心。”  一个干字还没出口,便听到安然在电话那边开口……  “干妈,笑笑怎么了?”  程贝贝表情一怔,手扣紧了电话。  “贝贝?”  安然也是一愣,这件事情,安泽的意思是暂时别让程贝贝知道。她和笑笑关系那么好,要是知道了笑笑现在的情况,就如当年她和涵蕾一样,一定会到H市去陪着笑笑。也一定会被影响情绪,过的不开心。  “干妈,笑笑怎么了?为什么又住院了?干妈,告诉我啊,笑笑究竟怎么了?”  *************************************  “臭安泽。”  拍着浴室的门,程贝贝一脸的怒气。  雷梓瞳听到外面的声响,也拉开了门。看着程 贝贝正在拍门,以为两个人又在耍闹,又默默的关上门。  安泽刚冲好澡拿浴巾,听到程贝贝敲门,嘴角坏坏的勾起,手中浴巾拿着也没围上就直接拉开了浴室的门。  “想一起洗?”  压低的声音,逗着程贝贝。  程贝贝脸上气鼓鼓的,看着安泽光溜溜的跑来开浴室门,脸上一红。目光也不知道为啥就扫到了安泽的两腿间,这还是第一次看到了实物,程贝贝脸上染上一抹红潮。  “你……穿好衣服。”  尴尬的后退了一步,程贝贝转过头。自己气急了,都没想到安泽在洗澡,会看到不该看的。  安泽看着程贝贝红透脸的模样,已经围好浴巾快速的擦干身体,穿上睡衣走了出来。程贝贝已经回房间了,安泽跟着走回房间,关上门……  “宝贝,怎么了?”  刚铡那语气,有些不对劲。  刚刚去掉的火,安泽看着站在房间里的程贝贝……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笑笑的孩子没有了?都怪你,都怪你。我说不能放笑笑一个人在那里,我说我们去看看笑笑,陪着笑笑。你偏不让,现在好了,现在笑笑孩子没了,她身体本来就差,身体要是弄的更差了,你就开心了是不是?”  程贝贝心中恼火,她的理性理解,感情上就不理解。  为什么一定要用这种方法来逼笑笑,他们说的好听每个人都有自己要走的路,笑笑选择这样的路,他们为什么不支持,只会逼迫笑笑……  现在好了,把笑笑逼的又进了医院……  安泽看着程贝贝脸上的怒气,还是没瞒住。  “你觉得笑笑的性格会接受我们的帮助吗?如果知道了我们暗地里帮助她,她会开心吗?更何况,她不会愿意让我们看到她狼狈的模样。贝贝,我们不比你少心疼笑笑。这条路,她在走,我们都在为她心疼。”  “我们明明可以暗地里帮她的。”  程贝贝抿着嘴……  安泽叹气,伸手抱程贝贝抱住……  “臭安泽,我们明天去H市看笑笑好不好?不亲眼看到她没事,我不放心。”  程贝贝环着安泽的腰身,低声说着。  安泽搂着程贝贝,没再反对,点点头……  学校这边好安排,加上付芷若在这里,避开两天也是好的。  ****************************************  “念念,明天我们要去H市,这两天不在家,没人照顾你。我等会给爸妈打电话,到时候让司机到学校接送你。”  程贝贝敲开雷梓瞳的门,坐在雷梓瞳的床上,安排着。  “不用了,不是有隔壁那个大叔吗?你们让他照顾我几天就可以了,姐,学校离家里要好长时间,来回坐车真的好累啊。”  雷梓瞳挽着程贝贝的手臂,摇晃撒娇着。  程贝贝看着雷梓瞳的脸犹豫了一会儿,认真的问道……  “念念,你是不是喜欢付靳逾……”  雷梓瞳本来正撒娇的脸表情僵了一下,轻轻的咬着唇瓣,难得的脸上闪过一抹娇羞。  鼓着脸颊,没有害羞的否认而是直接点点对……  “嗯,我是喜欢大叔。”  “念念,你们相差九岁,而且付靳逾这个人风流成性……”  “姐,你安/拉。他现在风流成性没关系,凭我的能力会让他很快就拒绝那些莺莺燕燕的。我会成为他唯一一个女人,他绝对逃不出我的手掌心。姐,你放心好了,我不会让自己吃亏的,他现在有多风流,往后的日子就会有多后悔现在的风流。”  雷梓瞳笑的自信满满,而程贝贝看的却忧心重重。  “我会调/教出一个二十四孝男朋友的,绝对不比姐夫差。”  嚣张的放话,信心满档。。  今天五千字更新。。。明天见。。。。。  推荐老文《致命婚姻:女人,你只是棋子》很虐的文,喜欢虐文的亲不容错过。《粉粉老婆:女人,你要负责。》轻松小虐心文。欢迎大家入坑。  新文已开:《天价弃妻:总裁别太渣》,很虐心的文文,不同与亲妈以往女主塑造的人物性格,期待大家收藏,推荐。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