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194章:宠幸

第194章:宠幸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3075更新时间:2015-06-07 10:41:14
   “贝儿,究竟怎么了?”  “乔妈……”  摇摇头,沙贝儿未开口。安抚的握了握乔妈的手,嘴角的笑容很是牵强,转身间,嘴角的笑容慢慢的消失。迈步,一步步的往楼上走。每走一步,脸上的表情便沉了几分,又沉了几分……  ************************************  这次,间隔并不是很多天。三天后,风擎宇便出现在沙贝儿住的地方。  沙贝儿三天没出门,只字未提关于冷风的事情。每天依然是带着睿睿,看书,偶尔看着天空发呆。表情沉静,仿佛那晚的怒气,未曾在过。  经理说新来的主厨不错,客人反应也不错。沙贝儿便未再去餐厅,此时睿睿又坐在小车上,沙贝儿坐在一边,手中拿着书,正在给睿睿说故事。  风擎宇推开门的时候,见到的便是这样一副画面。  时光好似倒流回了那段时间,他有时间便来这里,楼下的沙发上,沙贝儿也是这样捧着书,当时是抚着小腹,用很温柔很好听的声音读着一些他从未接触的故事。  有时候夕阳的光打在她的脸上,一副很沉静的模样。身上充满着母爱的气息,自小未曾在袁点点的身上看到母性光辉这四个字。  兴是他的存在感太强,沙贝儿本来很是专注的给睿睿念故事,突然停了下来,目光转向了门边。  在看到风擎宇站在那里的身影时,沙贝儿站起身。  “风先生,稍等,我让保姆上来。”  放下手中的书,拿起一边的电话,按了内线。放下电话后,也没看风擎宇,直接低头亲了亲睿睿的小脸蛋,在保姆走进来的时候说道:“照顾睿睿。”  说完后,便直接往隔了一道门的卧室走去。  风擎宇站在原地,看着沙贝儿做着这一切,薄唇轻抿着,却是一个字未说。  保姆走进来,叫了一声风先生,便快步的向睿睿的方向走。  和风擎宇呆在一个空间,实在太压抑了。  风擎宇深邃冰冷的眸子看着沙贝儿离开,并没有立刻跟上。而是迈步走向了坐在那里的睿睿,保姆在感觉到风擎宇走过来的时候,身体绷的更紧了。  宇笑很多。“风……风先生……”  声音都抖了。  风擎宇未开口,而是直接伸手抱起了睿睿。其实睿睿几个月大,他真正抱这才是第三次。  手中的婴儿比上次抱好似沉了一些,那双眼睛和沙贝儿长的很像。轮廓已经长开,其他地方长的很像自己。  血缘的延续其实很是奇妙,风擎宇现在好似能够深刻的体会到亲情。  怀里这个小生命是与自己有着血液相连的,十八年后,便是翻版的自己。  对于这个意外的小生命,他并没有过多的情感,起码是在生下来之前,并没有过多的情感。  他需要子嗣,应该说,风家需要子嗣。至于是否继承自己的袁家的基业,这就看他自己的想法了。他这一生,心已经许给了小白痴。而再娶一个女人亦是不可能,而这个意外而来的小生命,无非是给了他生命的延续,不用再过几年操心关于风家血液延续的问题。  他没有想过要有多爱这个孩子,但是不得不否认,在他出生后,自己在看他第一眼那一刻,那种神秘的牵扯便让他割舍不掉……  睿睿对于这个见了几次面的爸爸并没有多少热情,那双相似于沙贝儿的眸子在被抱起的时候看了一眼风擎宇,接着便移开目光,在房里四处搜寻着……  身体也在扭动着,有些排斥风擎宇的靠近……  风擎宇看着那皱着眉头的模样,这简直就跟他有时候不经易看到镜子中的自己时,那打成褶皱的眉宇。  心中一动……  类似与一种悸动,风擎宇突然低下头,冰冷的薄唇就这样落在了睿睿的额头上。一个充满了爱的吻,一个爸爸对孩子的吻……  沙贝儿洗好澡,穿好了衣服却久久未等到风擎宇。不确定他在做什么,当走到门边,微打开门时便看到这样一副画面。  那个表情,是不曾想过会在风擎宇脸上看到的。那眼神,带着一丝温暖,是她从未感受过的温度……  他的唇落在睿睿的额头,他是爱睿睿的。这个认知,让沙贝儿心里莫名的悸动,他其实并没有那么冷血……不是吗?。  发现自己心中的一丝动摇,沙贝儿几乎是立刻后退了一步。  门快速的关上,发出的声响心动了风擎宇。  把孩子交给了保姆,风擎宇转身往卧室走……  保姆战战兢兢的接过睿睿,看着风擎宇离开,看着那道门打开又关上,那憋着的气这才敢悄悄的呼出来……  ************************************  坐在床上,听着门开门关以及落锁。沙贝儿也没等风擎宇动手,在他迈步走过来的时候,直接伸手扯开衣服,衣服里面什么也没有穿,在扯开浴袍的时候,赤/果白希的身体便暴/露在空气里。  风擎宇之前留下的痕迹虽然变淡了一些,但那些激情留下的痕迹还是错落满布在她雪白的肌肤上。看起来非但未失任何美感,反而增添了几分诱人的姿态……  闭上双眼,笔直的躺在床上,等待着他的‘宠幸’。  风擎宇薄唇微勾,伸手松了松自己的衣服,几乎以凌迟的姿态脱着自己的外衣。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躺在床上挺尸的沙贝儿,在脱掉外衣后,整个欺身而上……  居高临下的看着明显故意为之沙贝儿,大手突然扣住了沙贝儿的下额。  微用力,沙贝儿便吃不住疼而睁开双眼。并未看到怒气,风擎宇的面上还是很平静,不见刚刚对睿睿的那抹温和,眼神也未见厉色,但却是一种无形的压力笼罩而来。  “无声的抗议?”  那声音不急不燥,从薄唇里吐出来,自带着一股让人骨子都寒的寒气……  “沙贝儿,你最好有自知自明,别惹恼我。”  风擎宇的拇指滑过沙贝儿的脸颊,没有一个男人喜欢自己床/上的女人,在那里装死尸,这是对一个男人的侮辱,更别说风擎宇这样的以自我为中心极度自大自傲的男人……  “风先生,我哪敢惹恼你?我难道不怕你一句话把我扔到刑堂吗?我不是很乖巧吗?你一来我就很识本份的脱干净躺在床上为你提供我的身体吗?”  沙贝儿下巴在疼,说话有些不清晰。但是眼底的嘲弄和轻讽意味十足,言词间暗指之意很是明显,风擎宇的面色攸地一冷,手上力道也紧了几分。  “你这是在为冷风报不平?”  风擎宇的眼色渐深,声音却不见变调,目光定定的看着沙贝儿眼底那抹无声的抗议和倔强……  “我怎么敢?你是教父,你想要惩罚谁,谁敢有二话。你不就是神吗?这里的每个人不都任你主宰吗?”  风擎宇看着沙贝儿的脸,第一次有人胆敢在他的面前说这些阳奉阴违的话……  “知道就好。”  “就因为他帮我为乔妈求情,你就那么残忍的惩罚冷先生?”  沙贝儿终还是忍不住问出口,不知道是想确定什么。他对Alberto,又这样对冷先生,只因为和自己有牵扯,这样的占有欲,还有乔妈说的,那偶尔的体贴,他……  未解释,风擎宇直接低头咬上了沙贝儿胸前的某点,牙齿用力,好似要咬掉了那纷嫩之物。  沙贝儿疼的一个哆嗦,不知为何心中会那么酸楚。身上的男人大手在自己身上油走,在点着自己身上的火焰。手指所到之处,大火以燎原之势在全身扩散而来。  胸口从啃咬再到吸吮,力道呼重呼轻,让人像是坐云霄飞车一样……  身体可耻的轻易的起了反应,沙贝儿心中的情绪一bobo的矛盾冲击着。这几天的沉淀已经没有了那几天的怒气,却因为想的太多,而让两股情绪在矛盾的冲击着。  双腿被分开,风擎宇的衣服不知何时被脱掉,而同样赤果的身体压在她的身上,那熟悉的炽热,熟悉的强势贴在了她的腿间,存在感是那样十足。  沙贝儿的身体像是有千万只蚂蚁在啃咬着,在感受到他炽烈的抵着自己时,手紧紧的抓着被单。  脑子被冲击着,欲/望主宰着自己的身体,一波一波的,冲碎着她的压抑。  究竟是完全无情,还是真如乔妈所说,她能够努力努力。也许真的有那个也许……。  没有也许。  也许有也许。  沙贝儿的身体在沉沦,意识在迷糊,大脑在受着身体情动的控制时,那矛盾的冲击还是在疯狂的做着斗争……  热力已经抵达,湿润的等待着侵占。  沙贝儿迷离的意识,被曲起的双腿,而突然间,沙贝儿身体整个往上滑,避开了风擎宇强势的力道。  浑身泛着汗水,突然睁开了双眼,就这样直勾勾的看着风擎宇。  推荐老文《致命婚姻:女人,你只是棋子》很虐的文,喜欢虐文的亲不容错过。《粉粉老婆:女人,你要负责。》轻松小虐心文。欢迎大家入坑。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