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302章:

第302章: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4158更新时间:2015-06-07 10:41:54
   “先生,到了。”  司机松了一口气,要知道这一路上,被这后面明明看起来很虚弱的男人催成什么样了。他都已经尽量按最快的速度来开了,而这个男人的催促让他恨不得把计程车直接当成飞机去开……  上官睿立刻从外套里拿出钱递给司机……  “不用找了。”  抽出一两张红色钞票,直接拉开车门,匆忙的下了车。  计程车离开了,而上官睿身体有些不舒服,弯腰重重的呼出一口气。伯母说约定的时间是十点,还有十分钟,他还有时间。  硬撑着身体,像是突然注入了一股力量一般,上官睿因痛苦弯曲的身体而直立起来,刚准备迈步,便看到从阶梯上面门里走出一道熟悉的身影。她嘴角勾着浅浅的笑容,而那笑容让上官睿也不由的勾起笑容。  他终于可以站在她面前说能给她幸福了……  “安……”  迈步准备上前,名字还未喊出口,便看到跟着她身后走出来的男人。  “啊……丘泽,你做什么!”  突然被抱起来,发出一声尖叫,手却自然的圈住了丘泽的脖子。看着兴奋的丘泽,那守得云开见月明的笑容,他在自己面前从未笑的这样开心过。虽然在民证局的门口这样被打横抱起来有些尴尬,有人进有人出来,看到两个人,都开始祝福的鼓掌着……  “安然,你是我老婆了,你终于是我老婆了。我今天跟安然领证了,她是我名正言顺的老婆了。老婆,老婆,老婆。”  丘泽太高笑,笑的有些傻,抱着安然对着每个鼓掌的人都在兴奋的说着。他的开心感染了周围的人,更加有一对准备离婚的夫妻,看到丘泽和安然两个人的幸福,不由的想起自己结婚时的画面。  “老婆……”  “老公……”  两个人像是有默契一般的看着对方,然后紧紧的抱在一起。  “我们不离婚了好不好?”  异口同声的说出彼此的心声,更加紧紧的拥抱在一起。  这边的安然也感染了丘泽的快乐,其实快乐是如此的简单。她一直追求的,究竟是不是自己想要的。如果简单的幸福快乐,只是如此,便可以开心成这样……。  “老公。”  “老婆,再叫一遍,我没听清楚。”  “老公。”  “再一遍。”  “老公,老公,老公。”  “老婆,老婆,老婆。”  丘泽放下安然,捧着她的脸,也跟安然一样的幸福的叫着安然。一直不安的心,在看到安然签下自己名字,看着盖上章的那一刻,终于定下了心。安然看着丘泽,刚刚他从跟她走进去后,便一直焦急的模样,让前面两对准备登记的夫妻好心的让了他们,为了的就是让丘泽快点定下心来。  丘泽怀里抱着安然,手上拿着两本红色本本,在阳光下那样的刺眼。站在人群外的上官睿,听着那一圈围着祝福声,兴奋声。他站在原地,明明阳光很暖,却浑身仿佛坠入了冰窖里……  丘泽终于兴奋够了,拉着安然的手,围观的人也都该进的进,该离开的离开,人群都散了。而当人群散去,两个人便准备下阶梯离开。  去来虚程。转身间,安然敏感的感觉到一道熟悉的视线停在自己身上。  抬起的视线就这样撞进了上官睿那满是痛楚的眸子里,这边的艳阳天,那边的雷雨阵阵。只是隔着十几步的距离,却仿佛成了天涯两路。  安然嘴角的笑容就这样僵在了嘴角,而丘泽感觉到安然身体僵住,顺着她的目光看到站在不远处的上官睿……  在看到站在那里的人竟然是上官睿时,丘泽握着安然的手不由用力了几分,明明手中握着结婚证,但在看到上官睿的时候,他刚刚安定下的心,又不由的慢慢的提上了嗓子眼,转头,目光紧张的看着安然……  *************************************  医院  急救还在继续着,程涵蕾疲累的靠在雷辰逸的肩上,目光却看着那一直亮着的灯。等待着灯灭,又害怕着灯灭。  手机被调成了震动,当手机震动的时候,雷辰逸拿起电话,看了一眼,接起电话……  “嗯,我马上下来。”  挂了电话,程涵蕾从雷辰逸的肩膀上转过视线看向雷辰逸……  “左在楼下监控室里,我下去看看,很快便上来。有事情给我打电话。”  “好。”  程涵蕾点点头,看着雷辰逸离开,一个人坐在那里等待着。  监控室  雷辰逸推开门走进去,而左涧宁站在那里,正专注的看着,负责调带子的管理员,正在处理着今天上午到现在的带子。左涧宁听到开门的声音,侧头看了一眼雷辰逸。雷辰逸迈步向前,跟着左涧宁一起看着屏幕……  “什么情况?有发现吗?”  雷辰逸跟左涧宁一起注意的看着,看了一会儿,见没有什么异样。  “只有程涵蕾来医院的记录,而没有离开的记录。在程涵蕾离开的时间点一直到医院发现雷震东出事,这中间的二十多分钟的带子被人剪了。”  雷辰逸的眉头微皱……  “除了医院大门和病房外的录像外,其他地方有没有剪掉?”  “没有,但是这中间电梯里进进出出的人也很多,正好是探病的高峰期,暂时还无法锁定目标。资料已经传出去,让人在查每个人的背景资料。正在一一的排除。”  左涧宁说完,雷辰逸沉默的看着电梯里进进出出的人……  没一会儿,左涧宁的电话响起,没多久便挂了电话,看着雷辰逸开口说道……  “那段时间出入到雷震东同楼层的人只有二十几人,确定了都是病人的家属,而且都能确定都是经常出入这里的,没有什么可疑的。”  左涧宁说完,雷辰逸的面色更沉了几分……  “哪里是楼梯的监控?”  侧头看着坐在那里负责监控室的男人……  “这一台,可是只有电梯处口处一台监控器指向楼梯入口处,里面并没有按监控。”  “嗯。”  雷辰逸没有多话,左涧宁似乎也反应过来了,跟着雷辰逸一起转身看向楼梯那台监控仪器……  在负责监控的管理员操作间,画面便由程涵蕾离开前两个小时开始看着……因为有电梯,没有什么人走电梯,除了经过走廊往里走的人。来来往往,直到看到程涵蕾离开前五分钟,还是没有看到任何人往楼梯里走……  而就在程涵蕾离开后的两三分钟,捕捉到一道身影,穿着一身黑衣,帽子拉的低低的。快速的动作,还未看清人,人便已经闪身进了楼梯……  “这里,往回倒。”  雷辰逸沉声吩咐着,而负责监控这块的人,手指熟练的滑动着,片子很快便倒回,停在那一刹那间的身影上……  因为背对着监控,除了看到背影外根本就看不清长相。  “左,这张照片提取出来。”  “嗯。”  没有这个人进门的记录,其他人都有进入的记录。而唯有这个人,刚刚没有看到进入的记录。正好这么巧的他不坐电梯而走没有监控的楼梯,他的嫌疑无非是最大……  雷辰逸和左涧宁从监控室里出来,左涧宁去处理照片的事情,而雷辰逸回到急救室门口。  程涵蕾看到雷辰逸过来,站起身迎了上去。  “有结果吗?”  “还没有。涵蕾,你离开的时候,有没有注意到一个穿黑衣戴着黑帽的男人?”  雷辰逸搂着程涵蕾坐下,其实只是随意的问问……  黑衣黑帽?  程涵蕾想到自己离开的时候,可能是进医院的人不会穿成那样,所以才会特别的注意一下子。雷辰逸这么一提,让程涵蕾立刻就想到……  “我在离开医院门口中的时候,的确有看到一个穿黑色风衣,戴着帽子的男人。是他?”  程涵蕾双眼看着雷辰逸……  “他最有嫌疑,现在只有他一个背影,你看到他时,有没有什么特别的特征?”  程涵蕾蹙眉想了一下,当时他一手拉着帽檐压的很低,而看不清他的脸……  “他有六指。”  因为看不清脸,但是那扣在帽檐上的手就显得比较突出。在擦身而过的时候,目光在收回间,扫到了他那拉帽檐的手……  “左手。”  凭藉着记忆,程涵蕾开口……  雷辰逸点点头,然后拿起手机给左涧宁打了个电话……  *********************************************  夏若雨一手捏紧着自己裹着的浴巾,身体不停的往后退。看着逼近自己的封希瑞,他的眼睛仿佛要杀了自己一般……  夏若雨本来就被封希瑞折磨的浑身都是痛,看着封希瑞逼近自己,紧张害怕,加上双腿间的疼痛,后退的步子根本就是越来越慢。  当身体抵上了冰冷的墙壁,再无逃路的时候,双眼害怕的看着封希瑞,不由害怕的哀求到:“瑞,放过我……求你放过我……”  “放过你?”  封希瑞身体贴近夏若雨,一手扣紧她惨白的小脸,用力的收紧。俊脸逼近,看着夏若雨近在咫尺美丽的小脸,但此时美丽已经锆枯的感觉……  “不是我去看你,是我不敢面对你……瑞……我知道你对我好……你原谅我……好不好?”  夏若雨用着以前最擅长也最有用的一套,眼泪从眼眶里滚出,那楚楚可怜的模样,足以撼动硬汉的心,只可惜,封希瑞刚刚从医院里离开,此时已经完全失了理性……  在知道有祈笙存在的时候,封希瑞根本就不相信这是夏若雨的孩子。  “啧啧,哭的真是楚楚可怜。”  封希瑞冰冷的指尖,接近粗鲁的抹过夏若雨的脸上的湿意。如果说在从监狱里把夏若雨接出来,在听到妈说夏若雨四年来从未看他一眼,那种愤怒和不甘造成的扭曲。那么今天他从医院里走出来的时候,他想杀了夏若雨的心都有了。  手中的报告,就像是硬生生的抽了他几个巴掌,他曾经想捧在手中疼爱的女人,究竟是什么货色!  而这样的女人,竟然让他真的爱上,还是爱的那么深。  “瑞……”  夏若雨听到他温柔的声音,他的指尖那样冰冷,让她本来就冰冷的身体更是寒到了底。身体瑟缩着,不知道为何,那种恐惧那样甚。身体移动着想离开,还没移动,封希瑞已经一把扣住了夏若雨的手腕,毫不客气的把夏若雨往地上一甩。  夏若雨呛哴的倒在地上,即使有地毯,还是被扔的晕眩。后脑烧疼的厉害,隐隐感觉有鲜血从里面流出来。而目光看着居高临下看着自己的封希瑞,看着他一点点解着他自己的衣服,看着他释放着自己,看着他蹲下,看着他把她的头捏起来,看着他捏着他的下额,强迫她张开嘴,疯狂的闯了进去……  他的眼里,不再有任何温柔的伪装。他的动作那样粗鲁,手不客气的把她身上的浴巾甩开……  他唯一自傲的,在知道雷辰逸真没碰过她的时候,他还准备放过她,准备重新开始……  这个女人,当真把他当成了傻子,足足骗了六年,把他当傻子骗了六年……  愤怒的抽出自己,翻转过夏若雨,直接拉开她的双腿。  “瑞……你想做什么……不……”  夏若雨惊恐的瞪大双眼,地毯上已经染上了她后脑勺出来的鲜血,而封希瑞拉开她的双腿,还硬实的地方已经抵在从未探过的地方。  “不要……”  “不要?”  封希瑞冷笑着,腰一挺,已经进了去。那撕裂般的疼痛,完全无法负荷封希瑞,扭动着,挣脱不开来。那被硬生生撑的撕裂的地方,疼的让夏若雨眼前一阵阵的黑。这是真的痛,比昨天的肆意折磨还疼,疼的夏若雨眼泪哗啦往外流,连求饶的声音都开始破碎不堪……  封希瑞冷冷的移动着自己的腰身,虽然困难,但是离开后,就又硬生生的到最里面……  “疼……瑞……放过我……  “想我放过你?不如你先告诉我?一个处.女是怎么生出儿子的?”  如恶魔般的声音,低喃在她的面前。那眼神,彻骨的凉……  最害怕还是被他知道了……  4000字送上,今天补欠的2000字。还有4000字晚上七八点的时候……  月票【300】加更。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