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303章:

第303章: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4198更新时间:2015-06-07 10:41:55
   “想我放过你?不如你先告诉我?一个处.女是怎么生出儿子的?”  那如魔音绕在耳边,夏若雨的身体开始惊鸾的抽搐着,看着封希瑞的眼睛,泪水如豆大的雨滴般一滴滴的没入至地毯里。身后的力道还在继续用力,身体的疼痛满布在自己身体里,那不愿意记起的日子,那每次看到祈笙衍生出来的复杂情绪,在被封希瑞逼问的时候,眼前一幕幕都可以闪过……  被按在地上,手慢慢的收紧,扣着地毯收紧手的时候,明显的感觉到手指的疼痛……  身体的抽搐越来越厉害,而沾了鲜血的头发粘成了一团。  封希瑞见夏若雨没有回应,大手突然抓住夏若雨的长发,用力的拉起。看着她那没有血色的脸,哭的那样狼狈。男人和女人,永远对待性上来说,不能相提并论。他不介意跟自己上.床的女人有多少男人,只要戴了T,没有什么脏不脏的。在外玩,没有那么多的介意。  但是,夏若雨不同。因为他一直以为自己是她第一个男人,所以那一次的一.夜情才会让他那么记在心里,也才会是他为什么会对她有特殊的感觉。渐渐的两个人从床.伴的关系发展到恋人,再到未婚夫妻。  这些都因为,夏若雨是纯洁的,跟之前那些女人都不一样。所以,即使知道她的心里一直有人,但是,她的身体是属于自己的而他更有自信能够让她的心也属于自己。但是,祈笙的存在,彻底的颠覆了他的认知。他就像是个傻子一样的被整整耍了这么久,什么第一次,什么处.女,什么纯洁……  这些字眼,跟夏若雨完全都扯不上关系。他甚至不知道她跟多少男人尚过床,更加不知道她有多脏……  这样一个女人,他爱上了,而且真的想跟她过一辈子。  “夏若雨,你究竟把我封希瑞当什么?在我因为是你第一个男人而开心的时候,你用什么样的眼神看着我?心里究竟是怎样的嘲讽我的无知可笑。告诉我?你这肮脏的身体究竟被多少男人碰过?说!”  封希瑞愤怒是显而易见的,他是恨不得撕碎了夏若雨。这样的打击对于他来说,简直就是男人的耻,他不能接受自己爱的女人是这样的女人……  “没……”  想摇头,可是头发被封希瑞用力的揪在手心里,身体抽搐的仿佛随时都会晕厥一样。  眼前的封希瑞成了重影,那张脸在自己面前放大,无限的狰狞放大,仿佛要吞噬了自己的野兽一般。  回忆的冲击,加身体的疼痛,一口气就这样没有提上来,夏若雨眼前一黑,整个软软的松垮下去。而身体一软,被拉起的头就往地毯上落,因为头发在封希瑞的手中,于是封希瑞只感觉到沉坠感,而被自己逼问的人早已经晕过去了……  *************************************  周围的声音都消失了,刚刚的喜悦已经被挥散的一点也不剩。手被丘泽捏的很疼,刚刚觉得自己拿了结婚证,已经可以完全的拥有安然。可是,现在在看到上官睿的时候,丘泽很怕,刚刚拿到手中的结婚证还没有捂热,又会换成另外一个红本……  即使被那么用力把安然的手握在手心里,安然的手还是慢慢的挣脱开了丘泽的手。  丘泽的心中一空,看着安然那已经没有任何喜悦的表情。刚刚的那一瞬间好像梦境一样,美梦醒来的速度过快。快的让丘泽有一种很强的落差感,伸手想要再拉住安然,可安然已经迈步向前走向上官睿……  道那音至。站在阶梯上,看着安然走着那只有五六级的阶梯。站在原地,双脚就像是落了铅一样。  上官睿看着安然走向自己,一场车祸,上官睿消瘦的厉害。那深深凹进去的眼眶,憔悴的吓人。站在那里,明明那么高大的一个男人可是却好似随时都会倒下。他的双腿似乎已经快无力支撑住他的身体……  安然站定,即使穿着高根鞋站在上官睿的面前还是显得有些娇小。  两个人离的并不远,只要垮前一步,便可以亲密的贴在一起。可是只有这一步,却已经是天涯相隔,无法跨越。  “慕容雪同意离婚了……”  上官睿的声音很轻,像是情人的呢喃一般……  安然的心揪了一下,如果说她没有期待过上官睿离婚跟自己在一起的话,那都是假的。其实她刚去美国的时候,在怀着安泽的时候,在生安泽一个人躺在产房的时候,开始一年刚迎接一个小生命,有些慌乱的时候,她在午夜梦回的时候,曾经想过,有一天上官睿会离了婚,然后站在自己面前告诉她。  安然,我离婚了,我们可以在一起了……  只是她似乎等了太久,即使她嘴里都说没有在等她。即使她表现的没有在等她,只有自己内心深处知道,她是在等这个男人。否则不会眼里看不到其他人,不会在半夜醒来默默的流泪。  只是……  命运似乎跟他们开了个玩笑,总在他们以为可以在一起的时候,又让两个人分开。直到越来越远,直到再也不能牵手……  “我跟丘泽结婚了……”  安然眼眶红了,看着上官睿脸上那痛到极致的表情,她不心痛都是假的。。  沉默……  短短的几十秒,之于三个人来说像是几个世纪一般。  安然看着上官睿眼眶红了,看着他眼底有着和自己一样的液体,他们不是不相爱,他们只是输给了命运,被命运玩弄……  “上官睿,我们又错过了。”  安然轻轻扯出一抹笑,那笑,有些心酸,有些让人疼,像是针密密麻麻的在刺着他的心……  慢慢的累积而来的疼痛,如刀割……  如果早那么几分钟,如果没有好心的人因为丘泽的焦急太明显而先让他们,如果慕容雪可以早一天决定离婚,如果……也许他们真的还有可能……  只是这个世上,根本就没有所谓的如果……  错过了,就真的错过了……  “我们有时候不得不信命,你看连命运都让我们如此错过,这说明我们真的没有缘份,上官睿,祝我幸福吧。”  最终,安然故意用着轻快的语气对着上官睿说着……  上官睿在听到安然那句真的没有缘份时,身体明显的晃动了一下。不稳的后退一步,似乎是好不容易稳住了身体。  祝她幸福……  她的幸福应该是他给的,他怎么祝她幸福……  只是看着面前安然那浅浅的笑容,以及已经走下阶梯站在那里的丘泽,看着安然的眼神。他爱安然,这一点同样爱着安然的他也一样可以看得明白。他对安然的爱不亚于自己,他和安然是真的错过了吗?  丘泽只是站在那里,没有强拉着安然离开。直到这一刻,他还是在等待着安然的决定。即使他手中已经握着结婚证,即使他现在的身份完全可以站在安然身边,大声的宣誓这是我的老婆。别再缠着我的老婆,可是,他却什么也没有做……  相较于丘泽的爱,他的爱显得那样自私……  “安然,祝你幸福。”  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字眼,上官睿是笑着说的。那是他从赶到民证局前直到安然站在他面前,唯一的一个笑容……  “我会的,你也要幸福,上官睿,再见。”  “再见。”  嘴角还是笑着的,而声音却已经哽咽……  安然转身,看着离自己几步远的丘泽。这个刚升为她老公的男人,手伸出,放进了那对自己伸出大手的男人。温暖的大手包裹住没有温度的小手,安然始终是笑着的。两个人牵着手,慢慢的走离上官睿的视线。  上官睿就这样站在原地,看着眼前那并肩离开的身影渐行渐远,渐渐变得模糊。车已经离开,他还站在原地。  乌云渐渐的笼罩而来,乌云盖顶,都说守得云开见月明。原来,只是空欢喜……  这一次,他是真的失去了……  ***************************************  书房  拉上的窗帘里面一片黑暗,坐在椅子上,手中握着电话,听着电话那边的汇报,脸色是越来越难看。  当初即使做的不留一丝痕迹,为人谨慎小心,做事思前想后,处理都是完美无任何漏洞。  当时就应该直接做的干净利落,直接解决了也不用落得现在这么麻烦。  只因为得到确切的讯息知道雷震东永远都会是植物人,人如果能守住秘密那么就只有是死人,或是活死人。而雷震东明显会做一辈子的活死人,那这个秘密就依然是秘密。只是没想到因为一时的心软,留了他一条命,让他做活死人。却惹得现在这么麻烦……  “我不希望再看到雷震东……”  “是,是。”  那阴飕飕的声音让电话那边躲在电话亭打电话的男人,立刻快速的点头。明明人不在自己面前,还是莫名的一身冷汗。  雷声阵阵,电话亭外突然大雨密布。辟天盖地的而下,整个淋头而来……  站在电话亭里,黑衣男人并没有立刻离开,而是靠在那里点燃了一只烟。  路上的人都在雨里奔跑着,行行色色的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无奈。如果有选择,没有人会愿意选择一条不归路。绝处逢生……也许这一次,就已经是尽头……  *************************************  上官爵开着车,在去了医院后,听到看护说上官睿一个人离开。打上官睿的手机没有人接听,而立刻让人查上官睿的下落。在知道了上官睿来民证局时,便已经猜到他为何会去民证局。立刻开车赶到民证局,在赶到民证局前突然阴雨连连,豆大的雨滴往下落。  心中担忧,上官爵不由加快了车速。  因为雨来的太快,很多没有准备的人们正在雨里奔走着,在寻找躲避的地方。所以当上官爵快开到民证局的时候,眼前几乎是空的。而只有不远处一道身影站在那里,如雕像一样的动也不动……  车迅速的停在上官睿的身边,上官睿推开车门迅速的下了车,也顾不得雨会淋到自己,大踏步的往上官睿走去。  “大哥。”  上官睿伸手拉住上官睿,他外套下里面的还缠着沙布,因为雨水的淋湿,贴在身上的衣服上面隐隐可以看到血迹。而上官睿的目光还是看着刚刚安然离开的地方,不知道是在想什么。目光有些呆滞,身边上官爵的声音,他好似没有听到一般……  声音都被隔绝在他的世界之外,失去这两个字,是最痛的折磨。  亲口祝自己心爱的女人幸福是什么滋味,百箭穿心……  手碰着那僵硬的身体,以及凉到了骨子里的寒意。上官睿的唇瓣早已经青紫一片,上官爵面色越发的深沉,刚准备搀扶着上官睿离开。只见站在那里一直坚.挺的上官睿身体突然一软,整个人向后倒……  ****************************************  一直到晚上十一点多,手术室的门终于打开了。  程涵蕾几乎是立刻从椅子上站起身,第一个走出来的人是殷恪伽……  殷恪伽那凝重的表情让程涵蕾身体僵的厉害,迈步都成了困难。  左涧宁已经去找关系网人.肉搜索那黑衣戴黑帽的男人,此时站在一边,同样等待着。而外面雨一直下着,这种突然晴转阴的天气让人莫名的觉得压抑。雷辰逸在看到殷恪伽走出来时凝重的表情时,眉头也不由的皱了。虽然并不是真的很在意雷震东的生死,可是如果雷震东醒来,四年前的事情也有个结果。  还有涵蕾这里……  “怎么样?”  心中明明知道了结果,雷辰逸还是站在程涵蕾的身边,沉声开口问道……  殷恪伽摇摇头,那本来在外面就没有什么表情的脸显得就更加凝重了。而程涵蕾站在雷辰逸的前面,在看到殷恪伽摇头的时候,程涵蕾只觉得一直绷的紧紧的弦在那一瞬间突然被扯断。一直没有吃东西,突然听到噩耗,身体一软眼前一黑,整个人倒进雷辰逸的怀里……  4000字送上……今天8000加更完事了。。。。紫姑娘撤退了。。。明儿见。。。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