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306章:

第306章: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4091更新时间:2015-06-07 10:41:56
   “晚上回来就是想跟你说关于爸葬礼的事情……关于葬礼,先缓几天再说……”  雷辰逸的话音刚落,便明显感觉到自己大手贴着的小脸上面关心的表情顿住……  “缓几天?什么意思?”  程涵蕾的声音低了几许,看着雷辰逸,明显是在压着自己快要上涌的怒意……  “进房说。”  雷辰逸手搂着程涵蕾,程涵蕾没抗拒雷辰逸的动作,但是明显的向前走了一步,避开了雷辰逸搂着她的大手。雷辰逸也没什么其他情绪,跟在程涵蕾的身后,两个人默契的一前一后走进房间。当房门关上,程涵蕾并没有走到床边,而是直接坐在梳妆台前的椅子上,看着站在大床边的雷辰逸……  “为什么要缓几天?给我一个理由?”  程涵蕾不会去幼稚的觉得雷辰逸是因为本来就不看重雷震东而把葬礼延迟几天,但是她需要一个理由,一个为什么不能让雷震东尽快入土为安,要把放在医院的太平间里……  死者为大,更何况是他们的爸爸,即使他并不是一个好爸爸,人已经死了,不应该再受折磨。应该早日入土为安,这才是子女该为的。  雷辰逸走到程涵蕾的对面,坐在床侧。看着程涵蕾看着自己认真的目光,目光在灯光下深邃而满是让人猜不透的深意,像是一道漩涡一样的让人深陷在里面……  “在外界看来,他就是我的亲生父亲。如果铺张的去办理葬礼,很多人会借机来参加葬礼而送礼。要避免这些,需要跟左涧宁两个人处理一些细节上的问题来避免这种情况发生,加上今天我们找到了那个六指的黑衣人,却是尸体。明显有人是在知道了爸死后,也跟着灭了口。但是表面证据看来,那人是自己开车没有系安全带,而自己滚下山坡而死的。现场证据经不住破坏,想要找到毕线索也就这两天……蕾蕾,等三四天一切都准备好了,我们再给爸……”  程涵蕾静静的听着,而雷辰逸在说完后,伸手准备拉程涵蕾,可是程涵蕾的手却默默的移开。看着雷辰逸说道:“雷辰逸,这并不足以做为理由,告诉我你是不是有事情瞒着我?”  依然在压着声音,而雷辰逸看着程涵蕾的目光,两天两夜没有睡,精神状态实在有些差。而一向淡定的情绪也有些浮躁,现在事堆事上,雷辰逸眉头不由微微的皱着……  “没有。”  “那么,你就真的因为你所谓的这些理由吗?为了害怕葬礼别人所谓的送礼有损你的名声和为了一个未知的结果的事而延迟爸的葬礼?”  “蕾蕾,只是缓几天,这样是最好的安排。这件事情就交给我来安排,嗯?”  “不好,雷辰逸,如果只是因为你所说的这些理由。我是不可能延迟办葬礼的,如果你觉得你没有时间,刚刚我已经说了,葬礼的事宜由我来安排……”  “蕾蕾。”  雷辰逸有些头疼的看着坚持的程涵蕾……  在再辰蕾。“我已经决定了。”  程涵蕾站起身,没洗澡,直接脱了外套就躺到了床上,缩在床边,蜷缩着。  雷辰逸还坐在床侧,侧头看着蜷缩成一团缩在那里的程涵蕾,眼底有着一丝无奈……  同样没有洗澡,脱了外衣掀开被子躺进被子里,伸手关了灯,黑暗笼罩着。  看着背对着自己的后背,雷辰逸伸出手,环过程涵蕾,手刚搭在程涵蕾的肩膀上,程涵蕾伸手挥开了雷辰逸的手。  雷辰逸看着那僵着的后背,抬起的手最终默默的收回。  明天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也是真的太倦了,雷辰逸没再哄程涵蕾,想着明天一早跟她说说。闭上双眼,很快便睡着。当均匀平稳的呼吸声在耳边响起的时候,程涵蕾在黑暗里睁开双眼。因为在黑暗里,雷辰逸的呼吸声显得更加清晰。  其实她只是不理解,如果真的没有事情瞒着自己,为什么以这样太敷衍的借口来搪塞她……  如果真的有不得不延迟的重要事情,她不会有意见……  这种好似被他排挤在世界之外的感觉,真的让她很不舒服……  想跟他继续争论,可是看到他那么疲倦的模样,终究是不忍心……  第二天,雷辰逸在程贝贝娇娇软软的声音里睁开双眼。看着跪在自己床上的程贝贝,正睁着双眼看着他,她跪的位置正好是程涵蕾昨晚躺着的位置……  “叔叔,你也变成懒虫了吗?太阳都晒PP了,还不起床。今天懒虫妈妈都出门了,懒虫妈妈让贝贝来叫叔叔起床……”  雷辰逸大脑几乎是立刻清醒过来,坐起身来,一把抱住往自己怀里蹭的程贝贝。  “贝贝,妈妈走了多久了?”  “妈妈刚走,出门才让贝贝来叫叔叔起床的。”  “叔叔……”  程贝贝发现自己说完后,被雷辰逸直接从怀里抱起来,然后放在床上他自己却立刻站起身。  “贝贝,叔叔有重要的事情要处理。等忙完了叔叔带贝贝去香港的迪斯尼公园去玩好不好?”  “好,可以和泽哥哥和祈笙哥哥一起吗?叔叔,祈笙哥哥什么时候回来跟我们一起住?”  “快了,贝贝乖,先出去,叔叔换衣服。”  “好。淑女是不能够看男生换衣服的,妈妈教我的。贝贝是淑女。”  从床上蹦下去,迈着小短腿很快的便跑出去。雷辰逸以最快的速度换好衣服,然后亲了亲坐在沙发上的程贝贝,拉开门便走出去。  ************************************  程涵蕾车开的并不快,本来想早上起来再说葬礼的事情,但是程贝贝她们都已经起床。不想当着程贝贝的面吵架,程涵蕾便选择了这样的方法。车停在医院门口,刚停定便看到后面一辆车追了上来。程涵蕾刚下车,雷辰逸的车已经停在了她的身边。而车停下之时,雷辰逸已经推车门下车,在程涵蕾往医院走的时候,直接拉开副驾驶的门把程涵蕾塞了进去……  “雷辰逸,停车。”  车在开离医院没多远,程涵蕾面有冷色的对雷辰逸开口说道。  “我送你回家,这两天你就在家里休息。”  “雷辰逸……”  程涵蕾原意是想用这样的方式让雷辰逸把隐瞒的事情告诉自己,可是看着雷辰逸那坚定的脸,这是真的有些气了。  “我说停车。”  程涵蕾声音是直接降到了冰点,雷辰逸熟知程涵蕾的性格,听到那声音不由侧头看了一眼程涵蕾,当看到程涵蕾那过于冷的表情时,再继续开车可能的结果是她真的发怒。车停靠在一边,雷辰逸坐在那里,看着面色已经真的很难看的程涵蕾说道:“蕾蕾,这件事情交给我处理。”  “交给你处理?雷辰逸,直到现在你还是没打算告诉我你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吗?我只是要一个理由,只要你告诉我真正的原因,如果真的有非要延迟的理由,我会同意。但是,你只知道丢一句什么都给你处理,而把我蒙在鼓子里,你知不知道我很讨厌这种被你隔绝在我外的感觉……”  程涵蕾的话音落,雷辰逸的表情未变,但是眼底明显的复杂了几分。  他有他自己的考量,这件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他是真的不想再把蕾蕾卷到这里面来,一切他已经有了安排。  “你想的太多了,只是因为需要多些时间筹备葬礼所以延迟几天。”  “好,你就是不愿意告诉我是吧。那么,我也不问了。雷辰逸,葬礼明天会准时的办。我不会延迟几天。”  程涵蕾看着雷辰逸那坚持的模样,明明就是有事情瞒着她,而她他却睁着眼睛说瞎话。她已经给了他机会告诉自己,可是他却总认为这样是对她最好的。  什么都把她隔绝在外,就是对她的好。当她是纸糊的弱不经风是吗?这种保护,让她很难受。  一手拉开车门,便要下车。  “蕾蕾。”  雷辰逸立刻快速的扯住程涵蕾。没锁的车门,已经被程涵蕾拉开,而程涵蕾一腿已经迈在车外落地。  手腕被拉住,身体整个被按在位置上,无法下车。  “雷辰逸,这件事情我们无法沟通,我不想跟你吵架,现在放手,我要去医院。”  “就算你现在去医院又如何?”  雷辰逸的声音平仄的没有起伏 ,而程涵蕾在听着雷辰逸那隐约有着含义的话时,不由快速的转过头看着雷辰逸……  “你什么意思?”  “蕾蕾,你应该知道医院认领遗体的手续。雷震东只有一个儿子,一个女儿。而女儿早就在四年前死了,你用什么身份去认领。没有我的签字,你是没有办法从医院领走雷震东的遗体。”  雷辰逸并没有什么情绪的话,而程涵蕾听着雷辰逸的话后,身体突然有些失了力气。她怎么就忘记了,自己一直只是私生女的身份,对外,雷震东从未承认过她这个女儿。所以,就算曾经有人传过她是雷震东的女儿,有人确定她是雷震东的女儿,但是,从他的口中,从未真正的承认过。  她只是雷家的一个女佣,根本就没有办法去签字说自己是雷震东的女儿……  “雷辰逸……”  “蕾蕾,等我三四天。”  雷辰逸看着程涵蕾的表情,声音明显有些情绪波动。程涵蕾心情很是复杂,因为雷辰逸的话而想到自己的状况,更甚是……  就在这一刻,突然间觉得心有些酸。  “我还有反对的权利吗?”  程涵蕾闭上双眼,拉上车门靠在副驾驶的椅背上,脸上有着一抹让人心疼的表情。雷辰逸看着程涵蕾,心有些揪住。他不愿意提这个,就是因为知道提了又会让蕾蕾难受。只是,除了这个方式阻止蕾蕾,已经没有其他方法。  葬礼,绝对不能立刻办……。  他只有这一次机会了……  *****************************************  夏若雨在打了一天点滴后,身体有了些力气。睁开双眼,手上的点滴管子已经拔了,后脑勺还有些疼痛,而双腿间更是笃笃的在疼着,好似还有人在拿着硬物在刺激着。那撕裂的疼痛,没有上药,实在是让人疼的难忍,闷哼了一声,压下疼痛感……  掀开被子起身,依然是赤.裸的身体暴露在空气里。拿起一边的浴巾围上,已经放弃了逃离这里的想法。封希瑞是不可能放过自己的,微掩的房门隐约可以听到他正在跟谁说话,而声音就跟以前一样。  听到身后的声响,封希瑞立刻挂了电话。看着夏若雨那恢复了些许气色的样子,脸上其实并没有什么颜色。整个人失了以前的神采,显得好像都老了好几岁。后脑的伤口依然是缠着沙发,在见到他挂了电话时,站在原地停顿了几秒,然后又迈步走向他。  封希瑞坐在那里,看着夏若雨以一种诡异的站姿站在那里……  “让我见见祈笙行吗?”  声音有些没力,夏若雨那双曾经水汪汪的美眸,此时有些失了曾经的水意。  “想见孽种?”  封希瑞拿起烟点燃,用力的吸了一口气,然后就着吐出,喷在夏若雨的脸上,呛的夏若雨一阵咳嗽。  “嗯,只要看一眼,我只想看看他,真的,只是看看他。”  她想确定,祈笙究竟有没有事。跟外界脱离了消息,她甚至不知道有没有弃尸案。嫌弃过祈笙,可是真正害怕他死的时候,心还是那样的疼。血缘的牵系是一种太微妙的感觉……  慢慢的站起身,封希瑞微微的弯下腰身,贴近夏若雨的耳侧,用着低沉的嗓音似是在谈条件的说道:“想看他也不是不可以,但是前提是你得尽快让自己身体恢复。对了,雷震东死了,葬礼的确是个很好的场所,你觉得呢?”  4000字送上……好吧,我偷偷告诉你们哟,我今天立志要写一万字,写不到就剁了手,如果啊,那个如果啊,要是今天我没写到一万字,你们明天也没看到我,我就是把自己的爪子剁了……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