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307章:

第307章: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3054更新时间:2015-06-07 10:41:56
   “妈妈,你是不是跟叔叔吵架了?”  程贝贝敏感的察觉到了程涵蕾和雷辰逸之间的气流不对劲,叔叔已经两天晚上没有在家里睡了,而她打电话让叔叔过来,妈妈本来还在陪着她玩,但是叔叔一来她便走开了。以前她记得妈妈和叔叔常常会看对方,而且一看就傻乎乎的,有时候还要她提醒才会挪开眼神……  已经第三天,叔叔又在陪了她一会儿后,就离开了。  程贝贝娇滴滴的爬到程涵蕾的腿上坐下,伸手搂着程涵蕾的脖子,仰头噘着小嘴问着。  “没有。”  “那叔叔怎么都没有跟妈妈在一个房间睡觉觉了,我同学的爸爸妈妈都是睡在一起的。如果爸爸妈妈分开睡,就是要分开了……妈妈,贝贝不想你跟叔叔分开,贝贝还没有开口叫叔叔爸爸呢……”  “妈妈没有要跟叔叔分开。”  程涵蕾有些酸,她也没有想到雷辰逸会在她开口前已经自觉的回到隔壁去睡了,身边少了雷辰逸的温暖,床突然变得很大很空。  她是在任性的胡闹吗?  其实她只是想要让他有事情告诉自己,如果两个人要长长久久的走下去,不是需要彼此的坦白和信任吗?隐瞒只是会引起争吵,误会。  “妈妈,贝贝不问了,你不要哭。”  程贝贝慌了,几乎都没有看过程涵蕾哭,只有她爱哭鼻子,家里干妈和泽哥哥也都不爱哭的。所以程贝贝看到程涵蕾哭,一下子就急了。直起小身体,不停的用小手抹着程涵蕾从眼眶里滑出来的眼泪,还一边不停的往程涵蕾的脸上吹气……  “妈妈,是不是哪里痛痛,贝贝帮你吹吹。贝贝痛痛的时候,妈妈一吹就不疼了。”  程涵蕾没想到自己竟然哭了,看到程贝贝那漂亮的小脸上皱成了团的模样,立刻拿起纸巾快速的把眼泪给擦去,然后再把程贝贝的小手给擦干净。  “妈妈没事,刚刚有东西进眼睛里了,贝贝已经帮妈妈弄出来了,所以不疼了。”  “真的吗?”  “嗯。真的。”  “妈妈,贝贝厉害吧。”  “厉害。好了,该睡觉了。明天还要去上学。”  “好。妈妈,今天你给我讲什么故事?”  “贝贝想听什么故事?”  “嗯……贝贝想听《睡美人》”  “好。”  两个人的对话随着一起走进房里渐渐的没了声音……  当哄了程贝贝睡了后,程涵蕾回到房间,洗了澡,躺在床上,黑暗的空间里,闭上双眼,却辗转难眠……  **********************************  守得云开见月明,这是萧易心中最真实的写照。  两个人从医院离开后,直接回到萧易的住处。  在决定离婚后,不知道是萧易害怕有变数还是什么,在离开医院后便立刻找来律师拟定了一份离婚协议书。慕容雪没有什么意见,豁然开朗的心看着萧易为自己做的,只是觉得很甜蜜。萧易在看到慕容雪没有什么犹豫的就签了字,心已经放了一半。  接下来的一天,两个人计划着,什么时间跟慕容父母见面,慕容家的企业因为形象受影响,已经一落千丈,上官爵并了慕容家的事业,然后两老为了眼不见为净便决定去旅行,归期还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接着便是旅行结婚,在哪些地方度蜜月。说到度蜜月,跟上官睿结婚,因为当时上官睿根本就不是自愿想要结婚的。所以,两个人直接连女人最梦想的蜜月也省去了……  慕容雪对于蜜月明显的很兴奋,以前虽然飞过很多地方,但是跟自己喜欢的人一起旅行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曾经在两个人青涩年代互相喜欢的时候,曾说过要在哪里举行婚礼,曾说过要去哪些地方,慕容雪没想到萧易竟然都记得。  “什么时候把离婚协议书给他?”  “等他出院好不好?”  知道上官睿自己离开医院的事情,现在刚醒,这个时候把离婚协议书送过去,有些不忍。  萧易只是犹豫了一下,便点点头。  “让我再等半个月可以,不过……”  “什么?”  慕容雪就着在萧易怀里的姿势转了转,搂着他的脖子贴近他腻味的看着萧易。吐气如兰,明显的是在you惑着萧易。  记逸间一。“这半个月你不能离开我身边半步……”  “萧易,笑笑……”  慕容雪脸上的笑有些僵了,现在爸妈不在身边,而一直是她照顾着笑笑。上官爵要照顾上官睿,根本就无暇照顾笑笑。如果他们两个人旅行的话,笑笑怎么办……  犹豫的话,在看到萧易那失望的表情时。慕容雪不忍拒绝萧易,想着笑笑白天在幼儿园,只要请人接送照顾一下就可以了。  “我安排好笑笑,便动身。”  话音落,便见萧易的脸上表情放松。其实,她也想跟他在一起,而S市,他们两个人无法光明正大的共同出现。活动范围只有家里……  第二天一早,两个人买了机票,手机被萧易关了扔在了家里。两个人只带着证件和卡,便离开了S市……还没有离婚的慕容雪,只有离开S市才可以跟萧易像情侣一样光明正大的走在大街上……  在萧易和慕容雪坐上飞机,在目的地像普通情侣一样,拍照,游玩。西湖畔即使并不是适合的季节,但是站在西湖边,慕容雪靠在萧易的怀里,躺在他的大衣里,为自己撑起一片温暖。  她是真的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幸福……  *****************************************  “没有动静?”  眉头轻蹙,办公室里阳光洒下,一片明媚。  在雷震东的事情上,就是因为一时的大意,认为植物人已经不是威胁才会造成四年后这一场麻烦。所以,在确定了雷震东死了之后,知情的人就只剩下面前的男人。  “雷市长好似对那场车祸很怀疑,但到目前为止,依然没有任何的证据。现在雷震东已经死了第四天,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听到任何雷市长办葬礼的消息,尸体一直停在医院的太平间,实在很让人费解,所以我怀疑……”  已经五十出头,但是因为华发都被染成黑发。而鬓角的皱纹也因为保养得宜并没有那么明显,整个人看起来只有四十来岁。而那目光没有一丝混浊,里面蕴含着一片精明。  眉头皱的更紧,在听到男人的话后,手中拿着的笔顿住。  他的怀疑,不无可能。  “我不要听怀疑这两个字,尽快确定。”  “是。”  没有一丝迟疑,微弯身应允后,便转身离开。当门合上的时候,坐在里面背对阳光的男人慢慢的转过身迎上阳光……  刺目的阳光让眼神微微的眯上……  如果怀疑是真……  那么……  *****************************************  对方做的太干净利落,没有一丝破绽,现在已经定案为交通意外。  雷辰逸看着坐在对面的左涧宁,拿起桌上的烟点燃,抽了一口,然后吐出烟圈。  他已经很少抽烟,现在一丝进展也没有。  当时走的一步,已经被截断。现在好似又一点动静都没有,这件事情已经没有时间再拖。  “还是没有任何动静吗?”  敌在暗,他们在明。唯一能做的,只有等待。布着的局,请君入瓮,却不知结果……  “没有。”  左涧宁摇摇头……  “他呢?”  “放心,有殷在。”  又再次走回了死角里,刚有些线索尽数全都断掉了。  “你不打算告诉她?”  雷辰逸没说话,把手中的烟灭了。太久不抽烟,烟味已经不太喜欢。以前抽烟可以压下烦躁,而现在,烟不仅无法压下烦燥,反而让烦躁更甚了……  “九点了。”。  殷恪伽从楼上走下来,一手摘去手上的手套,走到左涧宁的身边大手搂住左涧宁。看着雷辰逸意思很明显,雷辰逸看向殷恪伽……  “老样子,你可以走了,不送。”  淡淡的丢下一句,殷恪伽搂着左涧宁就往两个人的房间走。雷辰逸也没有多留,转身离开。  跟蕾蕾已经算是冷战三天了,想到今天傍晚的时候程贝贝给自己打的电话……  “叔叔,妈妈昨天晚上哭了……你是不是欺负妈妈了……妈妈都已经三天没有笑了……叔叔,你像哄贝贝一样哄哄妈妈吧。贝贝不想看到妈妈哭鼻子……”  不管是四年前,还是四年后,程涵蕾在他的眼里都是算坚强的女生。哭的记忆真的少的可怜,坐在车里,眉头深锁成一团。  车停下,两栋并在一起的房子,雷辰逸从车里下来,拿着钥匙往自己家走去。站在门口准备开门的时候,钥匙已经入了钥匙孔,最后还是拔了出来。转身向隔壁走去,终还是没压抑住,程涵蕾哭泣的脸一直在脑中像不停重复播放的影片一样转个不停……  3000字送上……还有更新吧。。。。我继续去努力了。。。。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