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309章:

第309章: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5064更新时间:2015-06-07 10:41:57
   一早,雷辰逸在电话震动中敏锐的睁开双眼。迅速的按掉电话,看了一眼怀里还睡的香甜的程涵蕾。轻手掀开被子,身上穿着睡衣,他好似已经习惯性的在欢.爱过后,清理好她的身体,帮她换上干净的衣服。拿着手机,走到浴室里回拔……  两分钟后,雷辰逸从浴室走出来。  床上的程涵蕾因为刚刚的声响娇俏的皱了皱鼻子,整个人向刚刚雷辰逸躺的位置蹭了一些,就着把枕头抱进怀里。看着程涵蕾那娇俏的模样,骚动着他的心。只是如此看着她那满是红晕的小脸,便有一种想立刻再回到床上,搂进怀里的冲动。  发现自己的目光都快挪不开了,雷辰逸脸上微微染上一抹异样的颜色。怕自己真又躺回床上了,快速的收回视线,向衣橱走去。  快速的换好衣服,悄无声息的离开……  ************************************  “妈妈。”  “嗯?”  “别动。”  程涵蕾一手捏着贝贝软软的头发,刚刚整理好的头发因为程贝贝突然转头,又歪了一些。拿着梳子的手把程贝贝偏了的脑袋给挪正,然后把歪了的头发又整理好。  “妈妈。”  “嗯?”  “程贝贝,不许乱动。”  刚整理好,程贝贝又扭头,要程涵蕾说话。程涵蕾便又重复这样的动作。  “妈妈。”  “程贝贝,还要不要去幼儿园了?”  按着跟多动儿一样的程贝贝,天天早上帮她绑小辫子,也没见她这么闹腾。时不时就要转头,还在她只叫她又不说话。  程贝贝头又被按回原来的位置,然后安静了一会儿。一边的头发梳好了,程涵蕾刚梳另一边,同样刚整理好还未用头花固定住,程贝贝又想回头,被程涵蕾警觉的先一步一按,按着警告的说道:“程贝贝……”  那声音已经微微带着薄怒的警告了,程贝贝这下子不敢放肆了。乖乖的不敢再动,而没了程贝贝破坏不配合,另一边很快便固定好。程贝贝立刻转过头,看着程涵蕾正拿着她的小书包,眉眼都在含笑。  “还是笑笑的妈妈好看。”  程贝贝伸手拉着程涵蕾的手,拍着马屁。  “程贝贝,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跟妈妈说?”  看着程贝贝那不停转溜溜的眼睛,她有一鬼点子的时候,就会这样子不停的转眼珠子。  “妈妈,你真聪明。”  程贝贝的马屁继续拍着,而且还顺势的让程涵蕾弯腰,在她的嘴上亲了一下。  “妈妈,你跟叔叔是不是和好了?”  牵着程涵蕾的手甩啊甩啊,人小鬼大的程贝贝鬼精似的问着。早上她可是感觉到了叔叔跟以前一样来自己房间亲亲自己了,虽然她还没醒。但是,她知道。  “小朋友不可以管大人的事情。”  “哼。”  程贝贝鼻子一皱,噘着嘴看着程涵蕾,小嘴一撇说道:“是贝贝昨天给叔叔打电话偷偷告诉叔叔妈妈有抹眼泪……”  意思就是,是她的功劳。  “妈妈什么时候哭了”  程涵蕾尴尬了,脸上有些赫然……  “妈妈,是你说的撒谎鼻子会变长的,妈妈的鼻子会变长的。变长了就会好丑的,丑丑的不漂漂叔叔就不喜欢妈妈了。”  吐吐舌头,程贝贝咯咯笑着。  “小丫头,在哪学的,你知道喜欢是什么吗?快点,背着书包,叫泽哥哥一起上学去。”  “哼,我当然知道,我就喜欢泽哥哥。”  程贝贝可爱眼神上看,一副她懂的样子。  “就跟灰太狼喜欢红太狼一样,红太狼是灰太狼的老婆,我以后要做泽哥哥的老婆。”  程涵蕾真的哭笑不得了,现在的小朋友早熟的程度叹为观止。伸手捏了捏程贝贝的小脸,拿这个小丫头一点办法也没有,而在程贝贝说那句话的时候,安泽正好从房里走出来。在听到程贝贝的话时,小脸上一片认真。而这些话听在程涵蕾的耳里,就是一句孩子话,但却在安泽的心中落了根……  坐在车里,程贝贝趴在椅背上,哼唧,哼唧。  “贝贝,坐好。”  安泽拉着程贝贝坐好,大哥哥似的护着程贝贝。即使都系着安全带,还是靠程贝贝很近。  “妈妈,你就答应贝贝嘛,就买一个草莓味的球,好不好嘛,好不好嘛。”  “好。快坐好,快迟到了。”  “耶,万岁。妈妈,我爱你。”  达到目的的程贝贝开心的坐正,小脸上灿烂的笑容,让安泽看的傻乎乎的……  **************************************  临时接到封省长的秘书长过来的公文,是早班的飞机。雷辰逸开车去了左涧宁那里,在殷恪伽的冷眼当中上了楼。很快下楼,在九点的时候,跟左涧宁一起离开他的家,向机场方向而去。  突然提前的行程虽然有些意外,但是时间的调动也不是大事情。雷辰逸一早已经安排好一切工作,十点的时候到机场,接了沈东流。接着就是例行的一些视察工作,因为下午还有工作,中午只是吃了个便饭,所谓的便饭也就是没有畅饮。下午继续视察工作,一直到五点。  一行人去了定好的华希顿大酒店,在最大的包间里左涧宁已经定好了位置。  沈东流与雷辰逸走在前面,客套的说道:“雷市长,葬礼定好是哪天了吗?省长下半年公务繁忙,虽然想抽空过来参加令父的葬礼,但实在抽不开身。所以,这次的视察提前了几天过来,就是受省长托付代替他表示哀悼之意。”  “省长和沈秘书客气了,父亲的葬礼没有准备铺张,让省长和沈秘书挂记了。”  “应该的,封省长最看好的年轻一辈就是雷市长了。对你可就像是对亲儿子一样看待着,雷市长的事省长很放在心上。”  “承蒙省长错爱,沈秘书,请坐。”  干看怀清。前面的服务人员推开包厢的门,一行人都走了进去。  有左涧宁在,跟着沈东流一起过来的官员们,都喝的很尽兴。而沈东流明显喝的有些多……  带来的两位官员扶着沈东流,沈东流脸喝的红通通的,在走出酒店的时候,沈东流看着雷辰逸说道:“雷市长,这次只是例行视察,令父的丧礼比较重要。工作的事情先放一边,你有这么得力的助手,还是先忙令父的事情。虽然民众的事情最为众,让令父入土为安也是件重要的事情……”  “嗯,费心了。”  雷辰逸冷静的点头,然后便准备让人送沈东流。  “雷市长还要安排令父丧礼的事情,我让小刘送我去酒店就行了。”  “是是,我送沈秘书长……”  “那不送了,注意安全。”  沈东流坐进车里,雷辰逸和左涧宁站在原地。直到人都走了,坐进车里,左涧宁这才整个靠进了副驾驶的椅背。几乎都是他一个人在应付着酒,喝的有些小多。靠在那里,眯着双眼。  送了左涧宁回去,不免又受了殷恪伽的各种冷眼。接过左涧宁,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在这方面,他永远无法真的强迫左涧宁。  在回去的路上,眼见着已经拖不下去了。是那人太沉的住气,还是……  **************************************  送左涧宁回去,再折回。到家的时候又已经是近十一点,打开程涵蕾的房门,看着床头还亮着的灯,而程涵蕾靠在那里手中捧着一本书,听到开门声,视线转过看向雷辰逸。。  其实并没有喝酒,但是因为喜欢上了吃程涵蕾做的菜,所以渐渐的已经不习惯吃外面的菜。在外应酬的时候,雷辰逸吃的都很少,几乎是不怎么动筷子。  今天忙碌了一天,胃都是空的。  放下手中的书,看着雷辰逸走过来,凑过脸便准备亲她。  身体往一边一移,避开了雷辰逸的薄唇。用眼角余光扫了雷辰逸一眼,然后就不理雷辰逸了。  按道理说,今天早上虽然离开的时候没有告诉程涵蕾自己去做什么了,中午在忙完后有给她打个电话,说了今天临时的行程。  没问原因,在程涵蕾别头的时候大手一扣,便把程涵蕾的脸给掰了过来。  其实很喜欢程涵蕾这偶尔的小女儿的娇态,那明明没生气,还故意装生气的模样。也不失为两个人的生活增添一些生活小情趣,看着她那斜角的眼神,有些撩人。  明明心烦的事情很多,但是一走进家里,看到程涵蕾的时候,所有的烦恼好似都暂时远离了。疲累的身体也好像不太累了,这种感觉,真的很好了。  堵住的唇瓣,不客气的攻占了属于他的领地,在里面肆意的放肆来回的行走着。卷着她的小舌,吸的很是用力。那缠绕在一起的舌尖,酥麻的感觉从舌尖上传递至全身。程涵蕾被吻的气喘吁吁,呼吸都很困难。  他的吻越发的深入,在明显的感觉到她身体已经被吻的软了下去。而且微眯的双眼,看着那红扑扑的美丽小脸,在灯光下更是诱人。忍不住更加加深了这个吻,身体整个放松的压在程涵蕾的身上。似乎是想要把她吞下肚子里,手牢牢的扣在她的后脑勺上,让她无法后退的贴近他的薄唇。  一吻完了,雷辰逸还顺势的在程涵蕾的唇瓣上咬了一下,让喘息着呼吸新鲜空气的程涵蕾忍不住的掐了一下雷辰逸。  “浑蛋。”  “为什么说我是浑蛋?”  雷辰逸靠在那里,大手一挥,便把程涵蕾搂进怀里。这话题看起来有些无聊没什么营养,但是雷辰逸还是在偷了腥后,心情明显不错的应着程涵蕾。  “贝贝不给你打电话,你就真的要跟我冷战到底了是吗?”  “这个……”  他是真有这个打算,等事情处理完了再……  但是显然,这话要是说了,某个小女人要炸毛了……  “雷辰逸,你还说你不是浑蛋,就会欺负人。走开走开……”  程涵蕾跟野猫似的从雷辰逸怀里跳开……  “怎么?蕾蕾,你这是利用完我的身体让你满足了,现在就要赶我走了。昨晚不知道是谁撒娇的说不想一个人睡……”  “雷辰逸!”  程涵蕾脸更红了,典型得了便宜还卖乖的男人……  看着程涵蕾的表情,雷辰逸的表情也更松了几分。看着程涵蕾那一点生气意思的表情都没的小脸,嘴角不由微微扯动。她是让自己在放松……  温情的时刻,被某个一直很注重礼仪的男人肚子咕咕叫声给打破,雷辰逸看着程涵蕾笑开的脸,脸上没有一丝尴尬,反而是放靠在那里,俊眉微挑,那表情真有种可怜兮兮之感……  “你晚上又不吃东西?要是胃疼怎么办?”  程涵蕾脸色微沉,这下子是真生气了。而雷辰逸靠在那里,看着程涵蕾说道:“蕾蕾,是你把我的胃养叼了……”  程涵蕾无语,从床上起来,先到浴室里放好水,加上让人放松的精油,然后从浴室走出来,对着靠在床头没动的男人说道:“先洗个澡,快点。”  “嗯。”  雷辰逸没反对意见,站起身,走进浴室。看着程涵蕾走出卧室,泡了个澡出来后,看雷辰逸披着睡袍走出来。程涵蕾把晚上给雷辰逸留好的菜和汤都热了热,放在桌上。  “小声点,快过来吃饭。”  看着站在那里的雷辰逸,程涵蕾放低声音的说着。还好,家里的隔音效果很好。不然,半夜的把她们吵醒了可不是回事……  雷辰逸看着桌上完整的菜,这不是他们平时吃饭的风格。饭菜的份量程涵蕾拿捏的很好,一般都不会多出多少。这明显就是刻意为他留的饭菜,嘴里在责备他。却也体贴的为他留好饭菜……  “有你,真好。”  伸手,圈住了程涵蕾,埋在她满是馨香的脖子间,雷辰逸难得的感性说道。一个人的空荡,和两个人的温馨,这是完全不同的感觉。有一个女人为你留灯的感觉,有一个女人为你留菜热饭菜的感觉,真的很温暖。  “快吃饭,哪来这么多废话。”  程涵蕾尴尬了,很明显的,两个人都不是很适应这样的情话。除了在床上做运动的时候,这突然的情话让程涵蕾脸红的娇媚一片。挣扎了一下,从雷辰逸的怀里挣开。雷辰逸顺势的坐下,开始吃着热好的饭菜。  还是蕾蕾的做的饭菜最合胃口……  躺在雷辰逸怀里,程涵蕾看着闭上双眼沉沉睡去的雷辰逸。几乎是抱着自己躺在床上便闭上双眼睡着的雷辰逸,他很累。  有些心疼的贴在他的唇上轻轻的亲了一下,闭上双眼,和雷辰逸一起沉入梦香里……  ****************************************  医院  雷辰逸和左涧宁和一干官员走进高干病房里,这间病房正是S市最好的医院,而雷震东当时就住在这间医院里……  独立的病房,里面已经堆满了鲜花和送来的东西。  沈东流躺在病床上,腿上打着石膏高高的跷起,而脸上也有部分的擦伤,正用纱布贴着。在看到雷辰逸和左涧宁一行人走进来的时候,放下手中的IPAD。  “你看我,昨晚竟然在浴室里跌倒……”  沈东流有些尴尬的笑了笑,这说出来还真有些丢人。在浴室里丢倒,还好是刚走进浴室,要是脱光了跌倒了,这可就真丢人了……  “沈秘书长,我正好认识一位医术很高明的医生,我让他过来帮你看看。”  “不用不用,不用麻烦。医生已经检查过了,只是有些错了骨,休息个几天就没事了。”  沈东流在左涧宁的声音刚落,便客气的拒绝着。  “那沈秘书你好好休息,有事尽管给我们电话。”  “哈哈,我一定不会客气。”  沈东流豪爽的开口,然后看着雷辰逸离开。拿起放在一边的IPAD,把刚刚的页面打开,手指在上面滑动着。而屏幕上,赫然是这间医院的构造图。手指滑动,最后定格在太平间,然后放大……  雷辰逸和左涧宁一起走出去,这里早已经布满了左涧宁让殷恪伽安排的人。上了车,现在已经是第五天,原本就是用一个星期为期限。计划永远没有变化大,以为有过半的把握,可以揪出黑手。可是从杀手突然意外而死开始,到现在也没有动静。  他原意是借着人性最直接的形态,如果人有做亏心事,不管是有多么的完美,总是会害怕有破绽。毕竟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这句话是至理名言。除非这一切真的是意外,否则,如果真有的背后操作的话,在他延迟丧礼的时候,应该会引起对方的怀疑。  如果真的不想雷震东活着,那么必然要确定雷震东是不是真的死了。只是,已经过了五天了,竟然还是没有任何动静。  这已经是一条死路,没有必要继续走……  今天5000字。。。明天见。。。。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