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314章:

第314章: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4063更新时间:2015-06-07 10:41:58
   “我听到有人说要给我戴绿帽子,皮痒了是吧。”  一个吻,气喘吁吁的贴在彼此的唇瓣上。左涧宁听到殷恪伽的话,嘴角忍不住更加上扬。再次低下头,咬住殷恪伽那连想他醒来时的威胁话也记在脑里,似惩罚,却又似是缠绵。  舌尖扫过被自己咬破之处,鲜血的味道在味蕾上盘旋着。  “殷恪伽,我皮真痒了,想收拾我吗?”  看着在床上不能过度动弹的殷恪伽,左涧宁微眯着双眼,邪肆的挑逗着殷恪伽。明知他什么也不能做,却故意用言语挑逗他,让他能看得着,吃不着……  “痒了?”  殷恪伽邪邪的勾着嘴角,而那话音刚从薄唇吐出,左涧宁便感觉到了不对劲,可后退已经来不及,腰被扣住往身侧一按。想起身,便听到殷恪伽声音带着痛楚的暗哑……  “撕,疼……”  “哪里疼?我去叫医生。”  左涧宁以为真压到了殷恪伽,开玩笑归开玩笑,但是断了几根肋骨不是开玩笑的事情。。  “别动。”  那暗哑的声音,左涧宁躺在殷恪伽的身侧这才发现自己被骗了。可看着他的脸色,那真不是假装的。疼是必然的,却知道殷恪伽想用这样的方式感受他的存在。  不再动,侧躺在殷恪伽的身侧。空气里还有着消毒药水的味道,手悄悄的按在他的心口,那里有节奏的在跳动着。强劲的心跳声,在手掌心颤动着,而左涧宁也是很久没有休息,紧绷的情绪,此时似乎才能松懈下来。  他規的没事了。  “殷恪伽。”  刚眯上双眼,便感觉到了一只不安份的手,正从前面绕到后面,正按在某一处。  手扣住他的手,抬头迎上殷恪伽那邪邪的眼神以及灼热的气息……  “不是痒了吗?我帮你解解痒。”  “谁跟你说这个痒了。”  “不痒么?”  挑开,慢慢挤了进去。转了个圈圈,转的左涧宁闷哼了一声。他的长指熟练的在自己身体里油走着,那摩擦带来的瘙痒感,倒真让人痒了……  “都半残废了,还不知道安份点。”  “嘘,别动。”  殷恪伽手指依然在动着,而且越来越往里面,而左涧宁的额头也就越来越多的汗水在从鬓角往下滑……  外面小护士从玻璃里往里看,看着两个人帅哥靠在一起。立刻双手捧脸,温馨的摇头跳脚暗暗尖叫。  真是,好养眼啊……  如果不是不能拍照,真的很想偷偷的拍啊……  外面看起来很温馨的一幕,却不知道在被单下暗藏的乾坤……  在过了很久后,殷恪伽把自己粘满了左涧宁热液的手半举的伸出,呈现在左涧宁的面前。左涧宁被弄的面色染上一抹红,双眼瞪着殷恪伽,中途里,他都听到无数次殷恪伽因为手上的动作带动了身体的疼而暗哼声,脸色更是一会儿红一会儿白的……  抽过一边的纸擦拭着那些痕迹……  “止痒了吗?”  在左涧宁一边擦拭的当下,殷恪伽还故意开口……  “殷恪伽,你给我等着。”  威胁的声音,却没有任何冷意。左涧宁随意的扔掉手中的纸,然后避开会碰疼殷恪伽的地方,更加靠近他一些。  “殷恪伽,不许再有下一次,听见没有。”  “听见了。”  嘴角微微扯动,如果说,以前还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左涧宁心中的唯一,他是不是真的爱上了自己,那么这一次的事件,便让他彻底的明白,也证实了。自己在左涧宁心中的位置,如果不是真的爱上了,那么就不会有由心而表现出来的担心……  (XXOO是有的,但是浴血奋战是不可取的。过两天咱们写个病床大战三百回合,可以赌一赌左和殷谁赢谁输。开始下注鸟。)  *************************************  雷辰逸一个人去了精神病院,因为没有通知任何人,当雷辰逸走进单独为许佩芬准备的独立房间。  负责照顾许佩芬在看到来人是雷辰逸的时候,立刻紧张的站起身。  “雷市长,你怎么来了……”  脸色几乎是毫无血色……  雷辰逸面无表情的看着准备挡住自己的人,在看到她的表情的时候,如果一开始不相信封希瑞,在推开门的时候……  “雷市长,不关我的事情。是前几天,突然有个男人,给了我一笔钱。而且我看夫人没有拒绝,我就……我就……雷市长,我不敢了,我真的不敢了……”  见雷辰逸要进去,吓的立刻跪着。而里面的人听到外面有声响,推开许佩芬,立刻提着裤子从里面走出来。  他们平时都找不到女人,甚至连花钱找几十块的小姐都没有能力。在有人让他们可以免费的来发泄yu望的时候,还有钱拿,当然很乐意了。而且许佩芬保养的很好,上起来也很爽,所以,他们做起来也更加的愿意……  说了会没事的,怎么会突然被发现……  拉开的门,雷辰逸一眼看到躺在床上的许佩芬,披散着长发,嘴里还在叫着,别走,我要,别走啊。  一手摸着自己,在那里痛苦的打着转。负责照顾许佩芬的女人很有眼力劲的,立刻起来把许佩芬包起来。而许佩芬还在嚷着,我要我要。直到打了镇定剂后,这才安份的躺在床上。站在雷辰逸的身边,身体不停的颤抖着……  “你说,几天前?”  “是……”  声音发抖……  “之前呢?”  “之前没有,雷市长,我没有撒谎,真的只有这几天。钱,钱都在这里,我……”  “这是最后一次,如果有下一次……”  顿了一下,雷辰逸站起身补充道:“这件事情我不希望有其他人知道……”  “雷市长,你放心。我什么都不记得,我什么都忘记了……”  雷辰逸没说话,视线定格在许佩芬身上,最后站起身转身离开。  说不清是什么感觉,因果报应。这个世上,好似因果循环,做过的事情,都会有报应。明明知道这是许佩芬应有的,但毕竟有血缘,心情还是很沉重。  雷辰逸先到左涧宁的住处,看了一眼雷震东的情况。殷恪伽让自己比较信任的朋友正在照顾着雷震东,虽然还没有醒来的迹象,但是一切情况都正常。等从殷恪伽的住处离开回到家,已经是十点多……  车停下,放低的脚步声,当打开门,一眼看到正坐在沙发上正在织东西的程涵蕾,只开着客厅处的一盏灯,不是很明亮,却让心立刻温暖了起来。  这种归属感,在外的疲累,仿佛立刻都扫掉。有人为你留着一盏灯的感觉,很有家的温暖。  “你回来了?”  程涵蕾听到开门声响,手上正专心的织着领子的围度。一手拿着便准备站起身,而雷辰逸一手解着领带,迈步走到程涵蕾身边,伸手搂住程涵蕾往自己怀里抱。  闻着她身上的香气,雷辰逸深深的吸了一口。被抱住,程涵蕾也没挣扎,一手搂住雷辰逸的脖子,一手拿着针说道:“小心点,别弄散了。”  “你在做什么?”  “在你织毛衣。”  程涵蕾坐在雷辰逸的怀里,嘴角微微上扬。今天她问安然,男人最喜欢什么?安然说,应该是自己心爱的人为自己亲手做的东西。而她做饭,雷辰逸已经吃过很多次。送自己,也已经没有新意。而唯一的,就是亲手为他织一件衣服。  她没有织过,做起来有些生手,但是却很想为了雷辰逸却做。  “正好给我量量……”  程涵蕾手绕过,试着尺寸。  “还要放长一些……”  “蕾蕾……怎么想着给我织毛衣?”  雷辰逸眼底有着遮掩不住的热度,刚刚的那股子阴鹜的心情,好似都不存在了。抱着程涵蕾,看着她的笑容,以及她认真帮自己量尺寸的模样。  “你不喜欢吗?”  程涵蕾量好了,把放在一茶几上,然后坐在他的怀里,睁大着眼睛看着雷辰逸。  “能穿吗?”  “不能穿你也要穿。”  程涵蕾的脸做狰狞状……  雷辰逸突然笑出了声,捧着程涵蕾的脸,便要亲下去。  “别,在客厅呢。”  程涵蕾头往后靠,不让雷辰逸亲。虽然十多点了,宝宝们都睡了,可是如果要是假如开门看到了呢。那可就真尴尬了……  眉头微蹙,雷辰逸就着程涵蕾在怀里站起身,程涵蕾微笑着靠在雷辰逸的怀里,手搂着他的脖子,安稳的随着他的脚步往房间走。  “雷辰逸,谢谢你。”  也吁贴他。“嗯?”  程涵蕾打开房门,在合上的时候,靠在他的颈侧,轻声的道谢。  “今天我去看爸爸了。”  雷辰逸的身体顿了一下,事情好似已经落幕,本来应该今天就告诉她。可是从精神病院离开的时候,那句几天开始,和封希瑞的话明显成冲突。事情似乎不是表面看起来这样简单……  “你有心事?”  程涵蕾见雷辰逸身体僵住,表情也有些凝重。在雷辰逸身上调整了一下姿势,面对面的看着雷辰逸。  “没事。”  雷辰逸视线转到程涵蕾脸上,淡淡的回应着,重新迈着步子直接往大床上走去……  “织毛衣想感谢我?”  “嗯。”  “蕾蕾……”  “嗯?”  “用你自己来感谢我最喜欢……”  低头,贴着程涵蕾的唇瓣,沙哑的喃喃挑逗般的开口……  “先洗澡……”  “做了再洗。”  “雷辰逸……唔……”  抗议声被尽数的收进了薄唇里,缠绕在一起的舌尖细致的吻着。而大手很快就把程涵蕾身上给剥了个干净,程涵蕾也不再抗议了,做了再洗,有他伺候着,他这有洁癖的都不嫌弃,她嫌弃个啥劲啊。  身体被压在柔软的大床上,平时两个人做的时候,程涵蕾都喜欢让他给关了灯,两个人的亲密在灯光下,还是会觉得很是羞涩。此时身体整个被压进了柔软的大床里,腰肢控制在雷辰逸的手中,身体紧紧的贴在一起,两个人中间连个空隙都找不着,肌肤间渗透出来的汗意,在灯光下,更加亮晶晶的……  她的身体早已经在他的经常训练的情况下,敏感到了极点。此时,已经足以方便容纳着他。他沉了下去,沉入她张开的双腿里。深深的沉入,把自个儿完全的沉在她那里,叫她给缠着,那是种极致的欢乐,叫雷辰逸身心都得到了莫大的满足。  程涵蕾咬着唇瓣,虽然做过很多次,但是还是有些吃力。手搂着他的脖子,披散的长发,有些遮住了小脸。叫人看不清那表情,而小嘴里却是承受不住的发出了破碎的声音……  “别太里……雷辰逸……”  有些吃力的吞纳着,虽然还没动,也有些吃力了。有些撒娇般的哀求,此时,程涵蕾在雷辰逸的手心里,就像是一个娃娃一样,所有的起伏都由他一具人来掌握,快也好,慢也好,节奏都有雷辰逸来掌控。  明明程涵蕾叫着别雷辰逸却偏偏要那样子,做的更重了些,把自己也送的更深些,他喜欢看到蕾蕾在他怀里沉醉的表情,不管是因为太深而皱着的小脸,还是那因为舒服而媚眼如丝的模样,都足以勾走人的魂魄……  在他的怀里,她的身体是完全的舒展开来的,就像是张开了双臂的大地,把他整个缠了进去,不留一点儿余地,明明那么小的一个地儿,却每一次都能够一点不剩下的容纳了他的巨大。在两个人的激情里,她更是能够完全的投入,那纤细雪白的双腿,紧紧的缠着他的腰。她的身体永远比她的小嘴诚实,会诚实的表达出她想要的渴望……  那缠的紧的程度,明显的把他给压的更深了一些。  手指挑开程涵蕾脸上的发丝,看到程涵蕾那迷醉的小脸,烦恼的事情都给丢到了脑后,此时只剩下占有她,真实的完全的占有她。  伸手,拉起程涵蕾,手搂在她的后背,让两个人的脸靠在一起,半屈着自己的身体,目光看着她。  先送上4000字,还有3000晚些。。紫先出去买菜哇。。。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