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318章:

第318章: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5046更新时间:2015-06-07 10:41:59
   电话响起,打断了封宇森的沉思……  看了一眼是陌生号码,封宇森接起电话……  只是短短几句便挂了电话……  后视镜里,一辆车不远不近的跟在后面,封宇森收回视线,闭上双眼。  到了酒店,封宇森一脸憔悴的走进酒店里。随后不久,停在酒店对面的车便看到另一辆车停在酒店门口,而从车里走出来的许晴,整个人仿佛是抽去了精神骨髓一般。  总统套房里,许晴到了后直接躺倒在床上,不言不语。封宇森也没多话,坐在外面的阳台上,正抽着烟,不知道在捉摸着什么。  过了没多久,许晴的电话响起……  ********************************  因为安然去了C市,程涵蕾来见许晴带着程贝贝。车停在酒店门口,拉着程贝贝的小手往里走。程贝贝因为安泽偷偷离开没告诉她的事情,一直生着闷气,不管拿什么哄她,都是一副噘着小嘴不领情的模样……  低着小脑袋瓜子,没什么热情的跟着程涵蕾往酒店里走……  刚走进去,便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站在前台。自从那天学校的事情后,彼此的事情都很忙。知道上官睿好些之后,正好英国那边又出了事情,他去了英国。不知道竟然已经回来了,正准备上前打招呼的时候,一道高挑的身影向上官爵走去……  “Baron,我不要住酒店,我住你家就可以了。”  自然的搂住上官爵的手臂,身体整个都快挂到上官爵的身上。  上官爵似乎对这样的亲密并没有什么过多的抗拒,没伸手推开而是让前台的服务人员继续。从钱包拿出现金放下,厚厚的一叠。  “房费需要再加联系我的秘书。”  丢下一张名片,上官爵这才伸手拉过Peony纤细的手臂微推开说道:“别闹了,上去休息。”  “不,Baron你听不懂我的话吗?我不要住酒店,我要住你家,是你的家,不是酒店。”  上官爵像是没听到一般,直接一手拉过Peony往电梯处走。  “Baron!”  跺脚,一脸的不满。  上官爵正拉着Peony往里走,突然听到一声娇滴滴的声音……  “干爹。”  程贝贝在看到上官爵的时候,松开程涵蕾的手走向上官爵。  上官爵一开始还以为是自己的幻听,转过头在看到真是程贝贝的时候,一直面无表情的脸,立刻勾起一抹宠溺的笑容。  立刻松开了抓着Peony的手臂,半蹲下身体把程贝贝抱起来。  在她的小脸上亲了亲,然后宠溺的说道:“这不是我的小公主吗?”  “干爹……”  小家伙心里一直委屈着,妈妈和叔叔都在为泽哥哥说话,可是她就是不理解为什么要分开住,住在一起不是很好吗。现在看到上官爵,就像是找到了一个可以叙说自己心事的人。手搂着上官爵的脖子,说不尽的委屈,那眼泪说出来说出来,大眼睛一挤,眼泪就出来了。  “干爹……”  那委屈的劲,用力的吸了吸鼻子博取同情……  “告诉干爹,小公主这是怎么了?乖,不哭,不哭。”  眼泪对上官爵来说非常的有用,那眼泪一挤出来,上官爵立刻是一脸的心疼,一点也不造假的。可真是心疼,忘记了站在一边的Peony,只顾着伸手擦着程贝贝脸上的泪水,也不顾眼泪鼻涕弄脏了衣服,只是怕衣服会磨了程贝贝小脸蛋。在前台服务人员的诧异眼神下,拿过纸,细心的擦着程贝贝小脸。  那跟变脸似的,刚刚一直面无表情,跟个千年冰雕一样,现在冰山融化的速度,就是一声干爹。  “呜呜,干爹,安泽欺负我……他偷偷的走了,丢下贝贝。他不跟贝贝一起住了,跟干妈一起走了。不理贝贝了,他是坏人……干爹,安泽是坏人。”  生安泽的气,已经不叫安泽是泽哥哥了,嘴噘着,告状告的很来劲。  “好了,好了,安泽是坏人。欺负贝贝就是不对,让贝贝难过了是不是?”  “嗯。”  程贝贝见上官爵顺着自己,那委屈劲已经快一发不可收拾了。程涵蕾站在那里很是无语,看着眼前的上官爵和程贝贝。也不顾现在是在酒店的大厅里,两个人就上演起了这一出幼稚到不行的对白。那来来往往的人,都不停用怪异的眼神看着上官爵,上官爵丝毫不介意自己被人用怎样的眼神看着,从程贝贝那眼睛一挤出眼泪开始,心都给哭疼了……  “贝贝。”  程涵蕾是真无语了,看着那眼泪跟不要钱一样。从医院回来明明已经好好的了,虽然还有些耍脾气,但已经不哭了。现在可好,一看到上官爵,就顺杆子上的可利索了这利索劲不知道是学了谁……  伸手要抱过程贝贝,她站在一边,和同样站在一边的Peony,同样是一脸震惊的看着上官爵那从未见过的模样……  要不是亲眼见Peony到,怎么也不相信,上官爵竟然还有这样的一面……  那表情,那眼神,那语气,跟仿佛被鬼俯身了一般。认识上官爵已经六年多了,虽然谈不上什么感情。外界也喜欢拿他俩说事,但是两个人之间可真是一点关系也没有。他总是冷冷的,淡淡的,没什么过多的情绪。  整个人的血液都好像是冷的一般,虽然挺疼她的,对她挺好。她也有自知之明,他对自己只是对妹妹的疼爱,更是碍于爸爸的恩情。  她也有自己的生活,这次来S市,纯属是想来玩玩。还没到中国溜达过,但是却没想到,竟然看到了自己从来没看过的一面,也就是这一刻,Peony好似感觉到了有什么东西在心口发烫着……  上官爵从看到贝贝开始,便看到站在贝贝身后不远处的程涵蕾,目光扫过,注意力已经在程贝贝的身上。  听到程涵蕾的声音,视线从程贝贝的身上移开。看着程涵蕾的脸,点了点头……  “贝贝,干爹还有事情要忙,来,妈妈抱。”  Peony听到程涵蕾说话,这才把视线注意到程涵蕾身上,Peony并不认识程涵蕾,她以前对上官爵的事情也没有什么过多的兴趣。也没想过要干涉,即使挂着一个未婚夫妻的名号。但是却都是各自过各自的,连在一起吃饭都少……  中文不是很好,听得懂干爹和妈妈,可是却不大能理解这一层关系。  “不要,贝贝要跟干爹,干爹,你陪贝贝嘛。”  难得的找到了站在自己这边的人,程贝贝死搂着上官爵不放手……  程涵蕾有些无奈的看着程贝贝,假装生气的说道:“程贝贝小朋友,又不听话了。”  “干爹……”  程贝贝移开目光,转向上官爵,那眼里还挂着眼泪,那小嘴还可爱的瘪着,那声音更是软哝哝的让人忍不住想要疼她。怎么会拒绝她的要求……  “我也好久没带贝贝玩了,今天贝贝交给我?”  搂着程贝贝,视线转向程涵蕾,征求意见的说着……  “那麻烦你了。”  没办法矫情的说,不用麻烦你了。跟上官爵两个人,没办法客气起来。就算两个人因为上次的事情而有些异样的感觉在心底,但是,他的目光那样的平静,就连表情也是,她要是矫情就真的矫情了。  “干爹,贝贝爱你。”  吧唧一口,程贝贝很懂得适时的拍马屁,明显的马屁拍起来,上官爵很是受用……  麻烦见一个字,让上官爵的表情微变,但最终没说什么点点头。视线转向Peony,一手抱着程贝贝Peony对说道:“先送你上去。”  “干爹,这位漂亮的阿姨是谁啊?你的女朋友吗?”  程涵蕾跟在身后,也是要上去找许晴,在听到程贝贝童言的时候,面色未变,但眼神明显是看向上官爵的。  上官爵站在那里,眼角余光看到程涵蕾投过来的视线,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理,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只是宠溺的抵着程贝贝的额头说道:“小朋友不能管大人的事情。”  “啧啧,干爹,你被妈妈带坏了,跟妈妈说话都一个语气了。”  小孩子说话本来就没有什么心眼,眼眶里还有眼泪,可是却已经笑嘻嘻的了……  想到妈妈说这话时的表情,跟干爹现在这表情和眼神一样,越想就咯咯的笑着。  “程贝贝。”  程涵蕾捏了一下程贝贝的小脸,三个人之间自然而然的亲昵让站在一边的Peony终于感觉到了些许异样的感觉。  “漂亮阿姨,我叫程贝贝,你叫我贝贝就可以了。”  程贝贝在美国虽然平时用中文交流,但是英语不差,一口美式英语让Peony不由扯出一抹笑容。这个小朋友比她见过的小朋友都要可爱,忍不住用喜爱的眼神看着程贝贝。  “Peony。”  “Peony姐姐。”  程贝贝一声姐姐叫的Peony很开心,不管是哪里,女人都喜欢别人把自己叫的年轻。  程涵蕾对自己女儿真无语,这张小嘴,真的能骗死人不偿命。看着只第一次见面,就真心喜爱程贝贝的Peony。不得不佩服程贝贝勾搭的能耐……  Peony看着程贝贝的小脸,一方面想跟着上官爵不想呆在酒店,一方面是真喜欢程贝贝。  “Baron,今天我跟你一起陪贝贝吧,正好可以逛逛 S市,贝贝,今天当姐姐的导游好吗?”  “好。”  程贝贝很自来熟,小朋友都能感觉到,哪个是真喜欢自己的,哪个是虚假的。  “那麻烦你们了。”  程涵蕾微笑着点点头,其实看到上官爵身边终于有了其他女人,她的心底有那么一点点小失意,但是更多的是祝福,他能够找到自己的幸福,这也是让她安心一些。。  交待了程贝贝不要调皮,程涵蕾迈步走出电梯,亲了亲程贝贝,然后看着电.梯。门合上,而Peony也在电.梯.门合上的时候,伸手挽住了上官爵手臂……  ******************************************  封宇森在看到程涵蕾的时候,有些错愕。  “封省长。”  程涵蕾对封宇森礼貌的打着招呼,而里面的许晴在听到程涵蕾的声音时,从里面走出来。  “晴姨。”  “Susie,去楼下咖啡厅坐会?”  “好。”  程涵蕾点点头,自然而亲昵的挽住许晴的手臂,看着许晴这个样子,心有些疼。  两个人一起走出房间,而封宇森站在门内,从程涵蕾出现开始,眉头便已经微微起了褶皱。  她们竟然认识……  楼下的咖啡厅里,程涵蕾坐在那里看着许晴哭的红肿的眼神,知道失去亲人的痛苦。虽然当时她只有五岁,但是失去妈妈的时候,那种难受直到现在还能清楚的记得,帮许晴点了一份热饮,自己点了一杯咖啡,伸手握住了许晴的手……  在美国遇见许晴的时候便知道晴姨有多在乎她的儿子,现在封希瑞出事对许晴来说,真的是个打击。  “晴姨,你要保重身体,你又瘦了一大圈了。”  “Susie,你说人怎么说没有了就没有了,瑞儿好不容易醒来,这才……”  许晴提到封希瑞,眼眶又红了。  程涵蕾立刻拿起桌上的纸巾拭去许晴脸上的泪水,握着她的手给她无声的支撑。  两个同样不知道封希瑞还活着的人,在咖啡厅里坐了两个多小时。  程涵蕾陪着许晴说了说话,听着封希瑞小时候的事情,偶尔会笑,但是一想到封希瑞已经不在了,许晴的泪水又会下来。在经过两个多小时后,许晴的情绪明显稳定了许多。而程涵蕾从酒店离开的时候,心情却明显的沉重了许多。  虽然封希瑞很可能是背后做这一切的人,她却不能因为封希瑞做的错事而恨上许晴。  她喜欢这个温暖的阿姨,就像当初柳妈给自己的温暖一样……  她缺少的母爱,在许晴身上感觉到了。  坐在车里,想着许晴说着这件事情不关希瑞的事情,眉头也不由的轻蹙。其实她在听到雷辰逸说这件事情是封希瑞做的时候,心中也有疑惑。如果只是单单的因为夏若雨,在夏若雨跟他分手前,他应该不会极端至此……  就算因为许佩芬曾经对夏若雨做过的事情,想要为了夏若雨出头,对恨许佩芬,要对付许佩芬是正常的,但是却没办法理解他为什么连爸爸,甚至还有柳妈。听晴姨说的封希瑞,心理不会是如此扭曲的人……  这样的疑点聪明如雷辰逸怎么会想不到……  *************************************  许晴回到房间,看到封宇森坐在那里。  刚刚跟程涵蕾聊了两个多小时,心情明显的松了许多。其实她知道不应该过于难受。希瑞就算在天有灵也会不开心,但是,一想到希瑞就是因为封宇森的冷眼旁观而死的,她就没办法不去怨封宇森……  这些年,他的眼里只有向上爬,忽略了这个家,忽略了她,忽略了希瑞。一心只想到的是培养希瑞,让希瑞可以成为他得力的助手,从未问过,她是想要什么,希瑞是想要什么。  他喜欢权利,她不阻止。也做好一个妻子的本份,任他忽略,而她做好他的后盾,给了他一个好的名声,一个和谐幸福的家族。她也从来不抱怨,就算他忽略了她太多。但却因为体谅一直在体谅,但是这一次,她真的没有办法体谅,就因为他害怕自己出手而毁了自己一直建立起来的名声。  就任希瑞在S市,如果他肯出面,一个省长的面子,还是能卖的了。他明明知道一点证据也没有,还在那表现的自己有多刚正不阿,可是他有没有想过,那个在监狱里的人,是他的儿子……  现在,希瑞没了,他在这里装的再伤心,她也不会原谅他……  封宇森见许晴走进来,站起身走向许晴。  “晚上想吃什么?”  “希瑞尸骨未寒,你觉得我能吃的下吗?”  许晴从未用这样生冷的语气跟封宇森说过话,他甚至没让她看到希瑞最后一面……  满是怨的眼神看向封宇森,然后再别开,迈步便往房间走。  而只几久。封宇森对于许晴的生冷语气,也没有不悦。而是面色凝重的跟着许晴一起走进去,看着许晴掀开被子躺下,坐到了床边看着许晴问道:“你跟程涵蕾很熟?”  不说话……  许晴闭着眼睛……  封宇森不放弃的看着许晴,继续问道:“刚刚你们在楼下两个多小时,都说了些什么?”  许晴听到封宇森的话,眉头皱了起来。睁开双眼,看着封宇森冷声说道:“封宇森,你究竟想要知道什么?”  先送上5000字,今天有加更哟。偶好像突然有力气了。啦啦啦。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