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324章:

第324章: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6090更新时间:2015-06-07 10:42:00
   坐在车里的封希瑞被两个人按着,而车向前开去。  “停车。”  封希瑞想到夏若雨,脸色冰冷的对着按着自己的见一个人开口,前面的开车的男人像是没听到一般,继续开着自己的车。  “我说停车,我要下车,立刻。”  封希瑞的声音越发冷了几许,但是按着他的两个人只是冷眼看着前面。  封希瑞怒了,身体开始挣扎,知道这三个人是谁找来的。  封希瑞挣扎的太厉害,而两个人渐渐按不住,前面的男人见行势不对,立刻拿起手机拔了号码……  “好,好。”  在简短的说了后,电话递到后面来。封希瑞身体停止挣扎,而拿过电话。  “我现在立刻要去医院。”  “不可以。”  电话那边的声音冷静而沉着,没有任何商量的拒绝……  “我说我要去医院。”  “我说不可以,你说要带夏若雨走我同意,已经全部帮你安排妥当。现在,你立刻离开。”  “没有夏若雨,我哪里也不会去!”  封希瑞的声音突然压低,虽然低,但是字字句句都带着一抹坚定。  封宇森在电话那边扣着手机,慢慢的收紧五指。  他没想到,临时会出现这样的事情。而现在雷辰逸刚刚已经找到了那里,如果不是他早一步,希瑞已经被找到了。现在如果希瑞出现在医院,那样人多的地方,简直就是直接暴露了自己……  “你究竟分不分得清轻重?”  “如果我要是分不清,我现在就不需要离开。”  封宇森手扣着电话越来越紧……  “你非她不可?”  “是。”  “爸我有分寸,我只是想知道若雨现在的情况。”  “这件事情交给我,我会把夏若雨送到你的面前。”  封宇森脸色难看的挂了电话,转身,看着不知何时醒来的许晴正站在他身后不远处,借着室内留下的那盏灯径直的看着她。不确定许晴听到了多少,封宇森站在原地,斟酌着现在的情形。  “吵醒你了?”  最终,若无其事的挂了电话,然后迈步走了进去,伸手便准备搂住许晴往里面走。  许晴看着面前的男人,眼里有着一抹陌生。她一直以为自己是懂他的,起码这些来年,她一直是站在他身边最近距离的人。可是现在,看着面前这个男人,他的脸上是一惯温和的表情,可是那表情却让许晴觉得冷……  那眼神让封宇森伸出的手顿住……  “怎么了?”  声音在黑暗里显得很低,她未语,他也未过多的情绪反应……  “希瑞没死你竟然瞒着我!”  许晴没有歇斯底里的尖叫,只是用那种过于平静的眼神看着他。他究竟是以一种什么样的心理而瞒着自己,关于希瑞的事情。在她知道希瑞出世未来及看到最后一面而哭的肝肠寸断的时候,这个男人明明知道希瑞没事,如此冷眼的看着……  这些年来,许晴第一次怀疑自己在他的心里究竟扮演着一个什么样的角色。只是他在外面树立形象而需要的一个摆设,他的心,是不是真的有把她容下过……  “老婆……”  “希瑞在哪?封宇森,我要见我儿子,立刻马上。”  ************************************  此时医院外,一辆不起眼的车停在一堆车里,车内黑暗着,而封希瑞坐在车里目光看着医院入口处。这个时候已经十点多,医院的人流几近没有。  他很想这个时候可以站在夏若雨的身边,但是他不可以。  从在机场堵住封宇森开始,从他跟封宇森谈过后,从他决定离开保住封宇森开始,他已经选择了。他不能弃封宇森不顾,他是他的爸爸。而里面是他少的那根肋骨,而那里面正在抢救的小生命是他的一时失误而造成的……  他几近不敢想象,如果祈笙真的死了,若雨会受到怎样的冲击……  医院里  夏若雨双膝就这样跪在那里,眼泪不停的流着,无声一直在哭着。一滴滴的眼泪,就这样顺着下额一滴滴的落在地面上,晕开成了一团团水渍。  她从一开始的默默祈祷再到沉默不语,就这样看着那一直亮着的红灯。左涧宁和雷辰逸站在那里,看着夏若雨……  期间左涧宁脱下外套,披在了夏若雨的身上。她没动,也没有说话。雷辰逸面色很凝重,接过左涧宁递过来的一只烟点燃,已经很久不抽烟,那味道在口腔里盘旋着,莫名的压抑感在心底纠缠着……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当灯灭的那一刻,夏若雨就像是被人突然重击了一下,整个醒了过来。跪了太久,突然站起来有些吃力,身体整个向前扑去。雷辰逸一手扣住她的手臂,夏若雨没有说谢谢,只是挣开了雷辰逸的手臂,往前走了几步。  看夏雨几。同时急救室的门被拉开,主治医生走在最前面,而殷恪伽走在后面。左涧宁只是一眼便已经知道了答案,而雷辰逸在看到殷恪伽投过来的眼神,那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心口像是突然被堵住了一样,呼吸很是困难。最后的一口烟好似呛在喉咙怎么也缓不过去,脸被憋的难受……  夏若雨见到穿白大褂的衣服,泪流满面的吸了吸鼻子,手抓着医生的手臂,那身体因为害怕而颤抖的不成人形……  “我……我儿子是不是没事了……他……是不是没事了……”  每一个字都在颤抖着,医生挺高,夏若雨就以微仰头的姿势看着医生。其实从他们面色凝重走出来开始,夏若雨心中的那希望之火已经幻灭。只是,她怎么能相信……。  “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  多么残忍的几个字,在电视里看到这固定的独白,会说一声真老套。而亲身体验的时候,这句已经尽力是多么的残忍……  “什么叫……你们尽力了?”  夏若雨的唇白的厉害,哆嗦的几近说不出字眼。  “什么叫你们尽力了,你们去救我儿子啊,你们站在这里干什么?”  “救我儿子,你们这里不是最好的医院吗?医生,我就只有祈笙了,我求求你,救救他。你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真的,我求求你救救他,我求你,求你。”  夏若雨突然跪下,不停的哀求着。那模样,看的医生眼眶也红了。  “若雨。”  雷辰逸发现夏若雨的不对劲,伸手拉住夏若雨,眼底也藏不住的痛楚。即使一直懂得压抑自己的情绪,但是祈笙这个孩子太让人心疼,在听到噩耗的时候,他的心也受着撞击……  “祈笙,没了。”  夏若雨在听到没了两个字的时候,瞳孔突然放大,揪在医生裤腿上的手慢慢松开。慢慢的转过视线看向雷辰逸,那哭的红肿的双眼这样盯着。  “没了,你说祈笙没了。你胡说什么,他抱进来的时候还是热的,还是有气的。什么叫没了,什么叫没了?”  夏若雨揪着雷辰逸的衣服,一声高过一声的质问。  正在这时,祈笙从急救室里推了出来。而夏若雨在看到祈笙的时候,手立刻松开雷辰逸,迅速的扑到祈笙面前,一把握住祈笙,那温热的手还有温度。小脸安静的睡着,睫毛那么长,在灯光下投射出一道影子。  这是祈笙,明明就是睡着了,明明还是暖的,什么叫没了……  “医生,你看到没有,你摸摸看,我儿子还是热的,你们救他,殷恪伽,我求你,救救他。你医术那么好,你一定可以救他对不对?雷辰逸,你让殷恪伽救祈笙,只要你救了祈笙,我……我可以让你养祈笙,只要你让我能常常看见他就可以……好不好?真的,你说什么我都答应……我只求你们救祈笙。错的人是我,惩罚的人也应该是我,跟祈笙没有关系。跟他没有关系……为什么你们都这么冷血的让祈笙承受……他是……无辜的……”  夏若雨说着说着,内心的苦涩比任何人都痛苦。曾经做过的,一幕幕都在眼前闪过。他是无辜的,错的人一直只是她。为什么她看清的这样晚,为什么她要那样对祈笙。为什么在她想要好好疼祈笙的时候,祈笙没了……  她的儿子没了,她的祈笙没了……  泪如雨下,夏若雨趴在祈笙的身上,哭的肝肠寸断……  是她,都是她……  “祈笙,对不起,原谅妈妈,不要跟妈妈再生妈妈气,不要再睡了。祈笙,你醒过来,睁眼睛看看妈妈,妈妈向你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再打你,以后你想要什么妈妈都给你。妈妈什么都不要了,只要祈笙你。你不是想去迪斯尼乐园吗?妈妈带你去香港,去日本。只要你想去的地方,妈妈都带你去。你不是想要那款玩具吗?只要你不睡觉了,妈妈现在就带你去买好不好?你告诉妈妈,你还想要什么,妈妈都答应你,真的,妈妈都答应你。你不是最听妈妈话吗?现在先不要睡了好不好?祈笙,你不要睡了好不好?祈笙,妈妈求你了,不要睡了好不好?”  在对雷辰逸失望至极之后,在被封希瑞伤成了那样后,在她的人生只剩下祈笙的时候,那个小生命已经成了她的寄托。现在祈笙也没了,她还有什么?  她的祈笙最爱她了,她的祈笙才不会忍心丢下她一个人。她的祈笙最会为她着想,她怎么舍得让她最喜欢的妈妈难受。所以祈笙就是睡着了,他就是睡着了。不会离开自己,绝对不会……  是雷辰逸他们想骗自己,想要抢走祈笙。  夏若雨吸了吸鼻子,突然站起身子。一把抱起祈笙,把他瘦弱的身体搂紧在怀里。  “若雨。”  雷辰逸一愣,看着夏若雨像是护宝一样的把祈笙抱在怀里,然后后退一步,防备的看着他伸出来的手。那眼神像是母狼为了护狼崽而尖锐的看着猎人。  “不要过来。”  往后退……  她要带着祈笙去找其他人……  找没有被他们收买的医生……  “你想做什么、?”  雷辰逸的眉头微皱,看着夏若雨越来越不正常的面色,那过于绷紧的表情,那眼神已经完全把自己封闭在自己的世界里,自认自话觉得是对的……  “你们都不愿意救祈笙,我要带祈笙去医治,你们都让开……听到没有,让开……”  “若雨,祈笙已经死了。”  “祈笙没有死,他只是睡着了。他只是睡着了,只是睡着了。祈笙才没死呢,他怎么可能会丢下我一个人。”  夏若雨喃喃自语,抱着祈笙就顺着走廊往外走。一路走,一路昵喃。雷辰逸立刻跟上前,还未碰到夏若雨便见走了没几步的夏若雨身体突然一软,抱着祈笙整个倒下。敏锐的伸手接过祈笙,而左涧宁也一手拉住夏若雨,靠进了他的怀里……  *****************************************  雷辰逸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很晚,一直等着雷辰逸的程涵蕾听到开门声,放下手中其实没有织多少的毛衣。掀开被子站起身,一眼看到的就是面色有些沉重的雷辰逸……  这表情,让程涵蕾敏感的察觉到些什么……  “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  这样的表情太过于凝重,雷辰逸的眼眸虽然还是深不见底,但是看向程涵蕾的目光里却蕴含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痛楚……  “祈笙……吗?”  程涵蕾站在离雷辰逸几步远的距离,看着雷辰逸,吐出来的字眼里有着一抹不敢置信的轻颤……  “蕾蕾。”  雷辰逸走到程涵蕾身边,伸手抱住了程涵蕾……  “祈笙,没了……”  几个字,说的很是沉重。程涵蕾被搂在雷辰逸的怀里,眼眶在听到祈笙没了的时候,身体攸地僵住,眼泪立刻涌满了眼眶,攸地滚出来。睁大的双眼无力负荷承受的疼痛,只觉得五脏六腹都在疼痛,痛的让程涵蕾窒息。  雷辰逸的身上很冷,那寒气也渗透进了程涵蕾的身体里……  快接近冬天的夜里,突然好似提前来了冬夜,如此的冷……  一夜,雷辰逸和程涵蕾静静的相拥着,没有人多说一句话。祈笙虽然跟他们没有什么关系,即使祈笙只是在家里住了几天。但是祈笙这个孩子太让人心疼,他的懂事让人无法不去疼他。那个懂事的人儿,真的没了……  第二天  程涵蕾和雷辰逸先把贝贝送到幼儿园,然后开车去了医院。  不管心里有多难受,在贝贝的面前却不能表露一点。孩子的世界很是单纯天真,他们都不愿意让贝贝这么小就背负死亡这两个字的沉重……  从送贝贝进了幼儿园后,再回到车上,嘴角的笑已经隐去。  一路上,两个人并未交谈,直到车停在医院门口……  两个人刚从电梯里走出来,便看到里面负责照顾夏若雨的护士脚步匆忙的走过来……  “病人不见了。”  夏若雨昨天晚上情绪不稳定,在晕倒后便被送到了病房里休息,害怕醒来后情绪会失控,所以派了专人照顾夏若雨。  只听到看护声音有些焦急的说道:“我只是走开了一下进浴室帮夏小姐准备洗脸的热水,可是这间的热水坏了。我便到公用的地方去装热水,因为早上有人排队,耽搁了一会儿,回来后,夏小姐就不见了……”  “医院里都找过了,停尸房那边也没有夏小姐的影子……”  雷辰逸眉宇深锁,转身往外走……  过了一会儿,调录影带处传来消息,夏若雨在二十分钟前,跑出了医院,具体不知道去了什么方向……  拿起电话,立刻派人注意夏若雨的行踪,现在的她情绪不仅不稳定,而且,根本昨晚初步的检查,受刺激过度,夏若雨可能……  *************************************  “谁敢拦我,我是爵的未婚妻。你们让开。”  学着程涵蕾,Peony直接把对上官爵的称呼改成了亲密的爵。  上官爵正在处理公事,在办公室门突然被推开的时候,眉头一皱,目光看向外面走进来的Peony,以及跟在Peony身后的秘书,正一脸紧张的看着上官爵。虽然说上官爵从两年前开始便没有之前的两年可怕了,但是那张脸依然跟千年寒冰一样。  即使是个大男人,但是面对上官爵的时候,还是有那么一点点心里寒的慌。  上官爵看了一眼Peony,对战战兢兢的秘书使了个眼色,男秘书立刻松了口气的转身拉上了门。  这可是一个大八卦,虽然他们都知道他们的老板在英国有一个未婚妻,但是谁都不知道这个是真是假。也没有人有明确的答案,只知道访谈里曾经提及过这件事情,却一直未见过真人。今天当有一位典型的英国美国过来说自己是上官爵的未婚妻时,老实说,不八卦就是不人类。  即使公司里大部分是男性生物,但是秉持着八卦无国界,无性别区分,在上官爵办公室关上后,顿时一群人便开始议论吩咐,当然没人敢凑在一起。而是弹窗口开始不停的弹出来,每个人的手指都开始迅速的敲动着……  办公室里……  宽敞的办公室里,Peony脸鼓鼓的看着上官爵,心情明显的不爽当中。  从那天送她回酒店后,他竟然不接她电话。打电话就是转语音信箱,整整一天,她竟然把自己丢下整整一天。太过分了,Peony对于这种无视很是不开心很不爽!  “什么事?”  “陪我去玩。”  Peony一开口,带着命令……  “没时间。”  “没时间?工作有我重要吗?”  上官爵没回答,只是把视线微微上扬,看了一眼Peony,那意思,已经很是明显。  “Peony,别任性胡闹,否则我立刻把你送回英国。”  “我什么时候任性胡闹了,爵,我很认真的告诉你,我喜欢上你了。”  “我不喜欢你。”  “喜欢可以慢慢培养的。”  “要是能培养也不用等到今天。”  “那是因为你以前有喜欢的人,现在涵蕾已经有了未婚夫了,你们不可能了。”  上官爵的眼神微微眯起,看着Peony声音微冷……  “谁告诉你的?”  为了把他推给Peony,她连这个都开口告诉她了。  “我有长眼睛自己看,爵,我们交往吧。你看我身材比涵蕾好,家世比她好,最重要的是我喜欢你。只要你喜欢我,我们就可以相爱了。”  Peony对待爱情其实属于懵懂状态,她享受恋爱被人疼爱的感觉,也谈过好几个男朋友。但是总是不会长久,相处一段时间就会厌倦了,而这种心跳加速的感觉,好像是第一次有。  上官爵看着Peony,他一直把Peony当妹妹般的疼爱。她的性格其实很好,除了从小生活优越有些大小姐脾气会偶尔很骄纵,其他时候都很可爱。说起来,她的确各方面都比程涵蕾好,只是,有些东西,不能做比较……  站起身,走到Peony的面前,伸手像是大哥哥一样的抚着Peony的头发,面色不再那么紧绷而是有着一丝柔和。因为那勾起的笑,整个表情都柔和了下来,看着Peony用很轻的声音说道:“Peony,你还不懂爱情。爱情是注定的,在那一年我被一个女生当众拒绝开始,我的心便已经遗落在她的身上,一丢就是到现在,而且永远也找不回来,我也没打算找回来,懂吗?”  “可是,她不喜欢你!”  Peony不懂,只是觉得喜欢一个不喜欢自己的人做什么?喜欢不就是要争取吗?争取不到然后就放弃,为什么他不争取,也不放弃。  “我喜欢她就够了。”  “我不懂。”  她不懂,喜欢不就是想要占有吗?单方面的喜欢,如何坚持的下去。  “等你懂了,就知道什么是爱情了。”  今天6000字更新,打滚啊,我想虐你们千万遍,你们是不是待我还如初恋哇……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