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325章:

第325章: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4275更新时间:2015-06-07 10:42:01
   “等你懂了,就知道什么是爱情了。”  上官爵的声音很轻,在不懂爱情的年龄不懂得什么是爱,而在发现什么是爱的时候,已经深入骨髓,无力放手了……  ******************************  今天丘泽和安然去看了一下两个人的新家,蓝苑虽然很喜欢一家人住在一起,但是考虑到两个人毕竟是新婚。单独住在一起比较有利于感情的发展,所以跟丘渊两个人主动的送了一套房子给两个人作为新婚礼物。在离他们家只有二十分钟车程的地方,只需要添一些家具,自己装饰一下便可入住。  在赶工赶点的进行着,准备作为新房来用。  两个人今天去看进度,到了新房后,丘泽便开始指挥这指挥那,不停的忙碌着,而安然走到一侧,拿起水。从包里拿出一盒东西,看了一眼还在忙碌的丘泽,犹豫了一下,还是放进了嘴里。两个人在新房里一直忙到傍晚才开车回丘家车饭。  在回去的路上,路过一家蛋糕店,安然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对丘泽说道:“丘泽,停一下车。”  “有事?”  “我买些东西。”  似乎已经成了习惯,安然下车后,没一会儿手中提着一个小蛋糕走了出来。  “你不是不爱这口味的蛋糕吗?”  “突然想吃了。”  安然微愣,然后轻声解释着。  *******************************  笑笑睡了,上官睿从笑笑的房间离开,回到自己房间,未开灯的房间黑暗整个笼罩着。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一直等待着,最终手机始终未曾震动过。心口处如针般的在扎着,密密麻麻疼的有些窒息。  靠在床头,伸手把放于一边的手机拿起。  手指在按键上滑动着,最后拔号栏里出现一组号码。  一组未备注的号码,这是他得到的新号码。已经在手中几天,却一次未拔出过。  像是小心翼翼守护着什么似的,在这夜里,胸口的隐隐作痛,那只看了一眼的数字已经印进了脑海里。  手抖了一下,在反应过来时,电话已经拔了过去。  这已经按了无数次却没拔一次的号码……  嘟嘟的声音在黑夜里显得那样清晰,上官睿放于床上的大手如此收紧着。  安然正靠在床上东西,电话响起,侧头看了一眼号码……  心,微微一颤。  目光看向浴室,丘泽正在洗澡。  住年得家。电话还在响着,犹豫了片刻,安然伸手拿过电话走向卧室连带的阳台,按下接听键。  电话接通的那一刻,彼此间都沉默着。  上官睿感觉到胸腔疼的更加厉害,黑暗里,只剩下屏幕的光亮。  “今天是我生日。”  “生日快乐。”  安然顿了一下,声音平静的说着。今天是他的生日,她记得。只是从早到晚的忙碌,最终还是默默的把这个事情装作忘记。四年里的四个生日,她已经习惯了在心底对他说生日快乐。  接着又是沉默……  “如果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先……”  话还没落……  “老婆,水帮你放好了,可以洗澡了。”  丘泽从浴室里出来,在看到安然在阳台上,腰上围着浴巾一边擦拭着湿头发,往里走。安然手微不可闻的抖了一下,似乎是想要按住手机,手上的动作还未行动,又默默的放下,其实,遮掩什么……  电话那边的上官睿心像是被人突然刺了一刀,鲜血淋漓的。  “你们……睡一起?”  每个字,吐出来都有些困难。上官睿在黑暗里闭上双眼,遮住痛楚的双眼。尖锐的疼痛在黑夜里侵蚀,如此的疼。  “嗯。”  安然嗓子有些疼,有些暗哑的吐出一个字。  “以后,别再打来了,对彼此都不好。”  安然深吸一口气,略显冷漠的说完,便挂了电话。手机在手心里被扣的很疼,她听到了电话里那端那疼痛的倒抽气声音。其实这个电话连接都不应该接,明明知道是谁却还是在大脑理智前接了。重重的呼出一口气,徒增的疼痛,何苦。。  “老婆,怎么了?外面凉,快进去。”  丘泽看着还站在外面的安然,迈步走过来。安然转头间,脸上的表情已经遮掩的很好。  “嗯,我没事,我去洗澡。”  “快去。”  丘泽点点头,若无其事的开口,还附带一丝暗示的开玩笑含义。目光看着从自己身侧错身过去的安然,那背影有些僵。丘泽并没有立刻跟着回到房间,而是站在原地,垂下的眼眸藏着最深的情绪。  跟在安然身边四年,他了解的不仅仅是安然,还有上官睿……  今天是他的生日……那款蛋糕是上官睿最爱吃的……每年的今天,安然都会买一个那样的蛋糕,而他会在另一辆车里,看着她一个人坐在蛋糕店里把蛋糕吃完……  ***********************************  “妈妈,祈笙会乖乖听话,你别不要祈笙。”  “妈妈,你说什么祈笙都会听,你别不要祈笙。”  “妈妈,因为我知道你不想让人给我检查,所以祈笙听妈妈的话。”  “妈妈,祈笙不是故意的,祈笙只想让妈妈可以见到叔叔。”  “妈妈,祈笙不痛,真的。”  夕阳落下,在黑夜笼罩之时,躺在床上的夏若雨突然睁开双眼。眼泪几乎从未停过,即使在被打了镇定剂入睡时,眼角还会不停的流出眼泪。湿透了枕头,而在大脑中不停萦绕的祈笙的话语的时候,夏若雨的眼睛就这样盯着天花板……  “若雨。”  一声熟悉又似不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夏若雨慢慢的转过视线看向一脸疲惫的男人。  在封希瑞的脸映入眼里的时候,夏若雨那默默流泪的脸突然扭曲成了一团。身体整个从床上弹坐起来,抬手,一巴掌重重的挥到了封希瑞的脸上,尖锐的声音划破了黑夜里的宁静……  “杀人凶手,你把祈笙还给我。封希瑞,你把祈笙还给我。你个杀人凶手,我的祈笙,你害死了我的祈笙。”  夏若雨像是疯了一般的一把提起封希瑞的领口,歇斯底里的尖叫着。  封希瑞脸被夏若雨用力挥了一巴掌,五指印清晰的映在他俊逸的脸上。  “若雨。”  封希瑞手扣着夏若雨的手腕,用力的把夏若雨抱进怀里。  “别碰我,啊……放开我,你手上染满了我祈笙的血,都是因为你,祈笙才会死……都是因为你……”  夏若雨情绪太激动,在封希瑞的怀里挣扎的厉害,连封希瑞的大力都控制不住夏若雨的挣扎。  人被推开些许,而夏若雨触手可及的东西尽籹的往封希瑞身上扔。然后赤脚下床就要往外走……  “我要去见祈笙,祈笙……我的祈笙……”  她怎么会在这里,她的祈笙呢?  夏若雨下床,刚刚被她扔在地上的碎片被她直接踩在脚上,尖锐的碎片刺进了他的脚底,那疼痛明明很疼,可夏若雨却像是没感觉一样……  “若雨.”  被推的后退的封希瑞在看到夏若雨的双脚踩在玻璃在碎片上,立刻要走过来。人还未靠近,夏若雨的脚已经再移动,身体整个向后靠。整个身体都在往碎片上歪倒,而封希瑞也顾不得夏若雨过激的情绪,伸手一把抱住夏若雨,用力的搂进自己的怀里……  门也在这时被推开……  “瑞儿。”  许晴在推开门的时候一眼便看到夏若雨双脚染满了鲜血,而地上有着几个鲜明的鲜血印。封希瑞抱着夏若雨,站在碎了一地的碎玻璃中间。  “妈,你先出去。”  “杀人凶手,你放开我,我要见祈笙……祈笙……我要见祈笙……血,都是血……啊啊……”  夏若雨看着自己脚上的血,就像是看见了祈笙的血全染在封希瑞的手上一样,那尖叫声尖锐的划破人的耳朵……  “瑞儿……”  许晴出去后,又走了进来。而手中,则多了个针管。封希瑞看着针管,眼神里有着一抹复杂的情绪,最后还是点点头……  当针管刺进了夏若雨手臂里,针管里的液体挤进去后,夏若雨挣扎的身体慢慢的停了下来。满是眼泪的眸子也随之慢慢的闭上,疼痛的感觉,那样的明显。心被揪成了一团,她眼底的恨意如此的明显。  “瑞儿。”  许晴看着封希瑞把夏若雨的被子拉好,坐在夏若雨的身侧,看着夏若雨的脸眼底的爱意怎么也藏不住。许晴站在一边,有些心疼封希瑞……  “妈,我想安静的陪陪她。”  声音很轻,许晴绕是再想说什么,最后也只是默默的叹息着,转身往外走。在房里的封希瑞拿起医药箱,小心翼翼的帮夏若雨处理着脚伤门轻轻的合上之时,封希瑞有些痛苦的闭上双眼。仇恨是一把双刃剑,他终于达到目的的让夏若雨痛不欲生。可是,最终,最疼的人还是他……  **********************************  雷辰逸和程涵蕾挪出时间,为祈笙处理了身后事。而在祈笙下葬的那天,天空下着毛毛细雨。在入土为安的那一刻,夏若雨也没有出现。  程涵蕾在看到祈笙被安葬好,出现的人只有他们两个人。  靠在雷辰逸的怀里,雨淅淅沥沥的下着,雷辰逸一手撑着伞,一手搂着程涵蕾。曾经雷辰逸在失去一个孩子的时候,并没有那样的疼痛。当时心疼程涵蕾居多,而此刻,看着程涵蕾面对着祈笙没了时的表情,突然间想到两个人的第一个孩子……  在她躺在手术台上时,承受刮宫手术时。那每一刻的疼痛,都在深深的提醒着她,孩子没有了。  当时的蕾蕾,究竟有多疼。  之后要离开自己时的坚决是因为多疼才下的决定,她这样的爱孩子,如果让她知道……  手不由把程涵蕾搂的更紧一些,有些痛苦的闭上双眼。  一切的因果都是他当时种的苦果,只是,这最后的果子为何是让蕾蕾来承受……  程涵蕾没有感觉到雷辰逸的异样,在失去第一个孩子的时候,不是不疼,但终究不是活生生的在自己面前,会说话会笑。她还记得祈笙身上的那一道道伤疤,还记得第一次见到祈笙时,被养母毫不犹豫打的模样,他还记得祈笙在自己面前害怕自己生气,而小心翼翼的模样。还记得他为了夏若雨,让她离开雷辰逸时的模样。他是那么爱着夏若雨,爱着他的妈妈。可是在他葬礼的这一天,夏若雨却没有出现。  眼泪一觉是忍不住又奔涌而出,心中对祈笙更加的疼了几分。  天气转冷了,而心也为了这个懂事的小孩拎疼了心。  为祈笙买了很多东西烧给了祈笙,而雷辰逸也去了夏若雨的家里,找了一些夏若雨为祈笙买的东西。在去夏若雨住的地方时,发现有人曾经在他们之前去过,里面的东西早已经翻的乱了。有些关于祈笙的东西,明显的被带走了。  从墓地里回来,程涵蕾靠在椅背上,雷辰逸伸手握紧了程涵蕾的手。  大手并没有多温暖,在贴上程涵蕾手的时候,却好似有一道暖流流进了心里。程涵蕾侧头看了一眼雷辰逸,虽然不想笑,可为了让雷辰逸放心,还是体贴的扯出一抹笑容,表示自己没事。  祈笙即使跟他们没有任何关系,可是,这个孩子早就让他们当成了自己的小孩来疼爱。  心疼他,他的离开不会影响两个人的生活,却会让彼此的心里会疼很长一段时间……  因为要办祈笙的葬礼,虽然雷辰逸不愿意,但还是不得不把孩子交给了上官爵和Peony照顾。相较于家里新请的阿姨,他们还是比较放心上官爵和Peony。而且贝贝明显比较喜欢跟Peony两个人一起玩,Peony是英国长大的,两个人平时用英语交谈,说的头头是道。有一种很新鲜的感觉,而且Peony热情大方,是真的很疼贝贝。  在程涵蕾说她要跟叔叔有事情要处理的时候,要她乖乖的跟着Peony姐姐时,程贝贝几乎是没有犹豫的便点头答应。  两个人去接贝贝的时候,贝贝正在玩滑梯。  Peony和上官爵站在一边,只见程贝贝伸着双臂,从滑梯上准备往下滑,而程涵蕾一下车,便看到程贝贝做着预备的动作,脸色刷的一下白了……  4000字送上。还有4000加更(之前欠的月票【350】的加更)  今天是28号月票翻倍的日子。月票还是每涨【200】加一更。底数从【400】开始算。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