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330章:

第330章: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6194更新时间:2015-06-07 10:42:02
   车刚停下,程贝贝便自己推开车门跳下来。看着左涧宁立刻跳到左涧宁的身上,小嘴甜甜的叫道:“左叔叔,我爷爷醒了吗?”  妈妈说,爷爷睡着了,只要她多跟爷爷说话,爷爷就会醒了。  “嗯,你爷爷醒了。”  伸手捏捏程贝贝的小脸蛋,程贝贝让人无法不去喜欢她……  “耶,妈妈,叔叔,爷爷真醒了。”  一边回头对跟在后面的程涵蕾和雷辰逸童真的快乐着,为了即将会多一个人疼自己而开心着。从左涧宁的身上滑下来,然后往里面走。自从上次后,程贝贝真的很乖的不敢再跑,即使现在她真的很想看到爷爷。  一起往里走,而程贝贝走进客厅里就已经开始欢乐的喊起来:“爷爷,我是贝贝。”  往楼梯上走,上次程涵蕾带程贝贝来过,程贝贝很熟练的找到了雷震东住的房间,推开微掩的房门,小脑袋先探进去,在看到躺在床上的男人真的睁开眼睛,正对着她看着。程贝贝立刻推开门走进去,往前走了几步,然后抬头挺胸,一副自我介绍的模样:“爷爷,我是贝贝。你的孙女,我今天四岁,很快就五岁了。我喜欢吃冰淇淋,也喜欢吃布丁。爷爷,你喜欢贝贝吗?”  程贝贝很熟练的把台词背好,后面还很聪明的自己添加了台词。  雷震东的眼眶有浑浊的液体顺着眼角往下滑,刚醒来身体还很虚弱,说话有些吃力。唇瓣蠕动着,看着眼前跟个小精灵一样的程贝贝。这是熙雯的女儿,他的外孙女。  “贝贝……”  很吃力的吐出两个字,而正在这时雷辰逸和程涵蕾也跟着走了进来。听到雷震东开口叫程贝贝,而程贝贝兴奋的转过头,也不怕生的握住雷震东的手,开心的说道:“妈妈,叔叔,爷爷叫我贝贝。”  “乖。”  程涵蕾伸手摸摸程贝贝的小脑袋,看着雷震东,眼神有些复杂。  其实不知道雷震东醒来后,对她会是什么态度,毕竟在他车祸变成这样之前,他们已经口头上断绝了父女关系。  那声爸在舌尖上盘旋着,卡在喉咙里,半天吐不出来……  “蕾蕾……”  两个字,足以让程涵蕾的所有其他情绪崩溃,那声音过于沧桑。声音沙哑的几乎听不清,吐出来的字眼很是模糊,但是那眼神却是不能忽视的慈爱。慈爱,这两个字对于程涵蕾说真的太过于陌生。唯一能够感受到雷震东慈爱时,便是自己要被哄去医院的时候,这是唯一一次,他没有所求,而对自己流露出这样的眼神……  程涵蕾喉咙很痒,鼻子更是酸的厉害……  欢的上人。“爸。”  从进房间便一直想要开口的字眼,从口中吐出。  雷震东在听到程涵蕾叫他爸的时候,湿了的眼眶里,突然滚出两行浑浊的眼泪。昏迷的这段时间里,太多的时候是安静的,其实从程涵蕾回国开始,从她开始去看他,他都听得到她每次都跟他说了什么。可是就是睁不开双眼,很努力的想睁开眼睛看看程涵蕾,这个,他一直亏欠的女儿……  人在死了一回后,在那段只能昏迷的日子里,他想了太多。过去的过错,已经不知道用什么弥补,唯一让他感动的是自己一直亏欠的女儿,竟然能够完全的摒除之前自己对他的不是人的所作所为,真心真意的为着他这个半死的人忙碌……  而且还收养了熙雯的女儿,熙雯的死他很难过,而这个叫贝贝的小丫头,就是熙雯在这个世上的延续。  她比熙雯小时候更加的可爱,更加的善良。看着那纯净的双眼就知道蕾蕾把贝贝照顾的多好,他是多么的幸运才可以醒过来,才可以有机会弥补自己曾经对蕾蕾的亏欠……  “对……不……起……”  三个字,让一直隐忍的程涵蕾眼泪突然滚出眼眶。  本来就已经没有了所谓的怨,而这三个字更是化解了心中最后的那一点点不甘心。曾经的过去,经历了些什么好似都已经过去了。而现在,看着已经苍老了的雷震东躺在那里,那一句对不起,蕴含了太多的歉意。  “爸,都过去了。”  愿意叫他爸,就是这一切都真的过去了。  “爷爷,不哭。你哭妈妈会心疼的,贝贝也会心疼的。”  程贝贝看着雷震东哭,而雷震东一哭,妈妈也哭了。立刻小脸上的笑容也没有了,有些急的走到雷震东的床头,拿起纸擦着雷震东脸上的眼泪,那动作不是很熟练,有些无章法的擦着。程涵蕾看着程贝贝那小模样,心中暖暖的。她教出了一个很懂事很乖很让人疼爱的女儿,伸手握住程贝贝的小手,然后低头亲亲她说道:“妈妈来。”  “那妈妈也不哭了。”  “嗯,妈妈不哭。”  说着,擦去自己的眼泪,对程贝贝笑了笑。接着又帮雷震东的眼泪擦去,看着雷震东声音低柔的说道:“爸,你刚醒别哭,伤身体。”  “嗯……”  雷震东虽然醒来,但是四肢还是不能活动。只能对程涵蕾点点头,而程涵蕾帮雷震东擦了眼泪后,发现雷震东的视线看向了雷辰逸……  其实一切只是猜测,而所有的真相好像都在雷震东的身上。  雷辰逸没有开口叫雷震东,雷震东看着雷辰逸,这个他一直视为骄傲的儿子……  “辰逸……我……有话跟你说……”  有些吃力的一个字一个字的吐出来,而程涵蕾看了一眼雷辰逸,伸手抱住程贝贝说道:“贝贝,爷爷刚醒,陪妈妈去做些好吃的给爷爷吃。”  “好,爷爷,贝贝跟妈妈去做好吃的给你吃。你要乖乖的在这里等贝贝和妈妈哦。”  小大人似的交代着,然后搂着程涵蕾的脖子往外走。殷恪伽和左涧宁一直站在门边,识趣的转身往自己的房间走去。把这间房间留给雷震东和雷辰逸……有些事情,需要他们单独的去面对处理……  *********************************  “祈笙……到妈妈这里来……”  夏若雨坐在院子里,对着空荡荡的地方挥了挥手,那模样就好像那里真的站着一个小朋友一样。  “你看,妈妈给你买的新衣服,你喜欢吗?”  手在空气里挥舞着,似乎是在给祈笙穿衣服。  “我的祈笙长的真好看。祈笙,还想要什么,告诉妈妈?妈妈等会带你去买好不好?”  伸手抱住空气,夏若雨笑的很温柔。  手腕上还绑着沙布,那天如果不是发现的早送到医院及时,夏若雨就因失血过多而死了。而醒来后,夏若雨便成了这副模样,吵着不在医院,一在医院就会情绪失控。封希瑞没有办法只能把夏若雨带回家里,把家里所有尖锐的东西都收起来,并且一刻也不离的守着,就连她睡觉,他都会坐在一边……  四天的时间,封希瑞整个人瘦了一大圈,双眼整个凹了进去。  不敢离夏若雨太近,封希瑞坐在那里,阳光暖暖的投射在夏若雨的身上,夏若雨整个像是透明的一样,封希瑞的眼睛甚至都不敢眨,很怕夏若雨会突然间不见了。  “祈笙……祈笙……你去哪?祈笙……你不要妈妈了吗?祈笙,你是不是还在生妈妈气,别走,妈妈求你了,别走。”  本来还很温馨的场面突然间失了控,夏若雨突然整个向前扑去,似乎是想抱住祈笙。  那悲痛害怕的语气,让封希瑞尖锐的疼痛着。看着夏若雨,立刻上前一把抱住正抱着树把当祈笙的夏若雨。她的手腕因为刚刚用力抱树又有鲜血渗透出来,看的封希瑞心中一扯,疼的窒息。  “若雨,若雨,祈笙没有走。他回家里看电视了,他喜欢的那部《棒球英豪》的时间到了,你看他正站在门口在叫你回家陪他一起看。”  这样的情况已经不止是发生一次了,封希瑞忍着心痛,抱着夏若雨,慢慢的小心翼翼的掰开她的手,然后手指着门口的方向。  “真的,祈笙,等等妈妈,妈妈来了。”  夏若雨一副松了口气的模样,脸上又恢复了温柔的笑容。站起身,也不顾手腕上的渗透出来的鲜血,迈着步子向门口走去。  封希瑞跟在夏若雨的身后,往里走。许晴看着眼前的一幕,眼眶酸涩的厉害。有太多的不舍,可是不管她跟希瑞说什么都是枉然,希瑞还是一意孤行,他认定了若雨会好。而且也直白的说了,就算若雨一辈子都这样,他也要守着若雨一辈子。  种的什么因,尝什么果。  对与错,早就没有人分的清。。  究竟是谁对不起谁,她欠的是自己的情,而自己欠了他一条命,她儿子的命……  走进客厅,便看到夏若雨坐在那里,伸手把抱枕抱进怀里,还在低头细语的跟怀里的抱枕说道:“祈笙,妈妈陪你一起看好不好?看完了,妈妈给你做你喜欢吃的可乐鸡翅。”  封希瑞走过去,拿起一边的医药箱。看着夏若雨一手搂着抱枕,视线看着电视。安静的坐在一边,小心的握住夏若雨的手臂,然后开始把那些被鲜血染红的纱布一点点的拆开,再重新消毒,重新包扎。  从医院回来的三天,这样的工作不知道做多少次了,当纱布拆开,看到那道还能看出多深的口子 ,封希瑞就能感觉到自己心口的那道伤口又被撕裂了,很疼。  明明知道夏若雨感觉不到疼,封希瑞的动作还是那样的小心翼翼,直到包扎好了。把医药箱放在一边,安静的靠在夏若雨的身边,陪着她一起看着电视,那么专注。许晴站在两个人的后面,眼泪忍不住的滚了出来。  **************************************  房里只剩下两个人……  雷辰逸安静的站在那里,即使没有说话,存在感依然那样强烈……  从小到大,雷震东都知道雷辰逸是人中之龙。他的优秀怎么也遮掩不住,即使不轻易的表露,却依然锋芒毕露,让人无法不正视他的存在。  他是他的骄傲,一直引以为傲的儿子,而这种骄傲……  雷辰逸也没有说话,对雷震东说白了完全是因为是程涵蕾的父亲,如果单从自己这方面来说,他对雷震东并没有多少感情。  雷震东给他的除了是炫耀,便是过多的压力。  优秀,在他的眼里,他要做的只是变得优秀,更加优秀。所谓的父爱母爱,最终只是让他变得优秀的一种筹码……  迈步向前,这样的沉默无谓的再持续太长时间……  走到雷震东的身边站定,看着雷震东那复杂的眼神,薄唇微微扯动……  “四年前的车祸原因是什么?”  ***************************************  萧易和慕容雪提前回到了S市,而上午飞机,刚到了S市,这些天的相处让慕容雪和萧易都有一种默契,想要站在阳光下,不管走到哪里,两个人都可以手牵手。他们需要正大光明的接受别人的目光……  车停在房子前,慕容雪手中提着给上官萱买的礼物。  看了一眼萧易,手中握着早就准备好的离婚协议书。签了这个,明天她和上官睿两个人去领了离婚证,她和萧易便可以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了。  “你在这里等我。”  不让萧易进去,完全是因为笑笑的关系,也不知道笑笑今天有没有去上课,如果在家让笑笑看到萧易,暂时还不知道如何解释,即使笑笑对她这个妈妈从来都没有过多的喜爱。  萧易点点对,帮慕容雪拉开车门,然后看着她进去,接着便坐回车里。  已经差不多成定局的事情,他已经不那样担心。  上官睿和慕容雪一样,迫不及待的想要结束这场婚姻。  两个人在外玩,完全不知道这中间发生了什么事情……  慕容雪打开门,昨天跟上官睿约好了今天下午。  看到坐在沙发上的上官睿,靠在那里整个人有些消瘦。几天未见,他好像又瘦了一些。面色也没有什么气色,一副未修养好的模样。  “你还好吧。”  因为爱的滋润,慕容雪看起来比较健康红润,比之前更加美丽了几分。对上官睿的感情不是说没了就没了,只是懂得了选择一份对彼此都好的感情。  上官睿没有回答,从慕容雪开门进来的时候,他便已经知道。  眉头微微的抬,看着慕容雪坐在对面的位置上。  容光焕发,每个人都是容光焕发……  眼神不着痕迹的深了几许……  两个人之间冷漠的习惯了,慕容雪见自己的主动示好未得到上官睿的回应,心中有些苦涩,却很快的挥开。她现在已经不想跟上官睿两个人闹的不愉快,都已经是要离婚的两个人,即使不能再见是朋友,也不想弄的僵硬的冷冰冰……  “睿,这是离婚协议书。你看看哪里需要再商量的,我会尽快让律师改好。”  其实自信这份离婚协议书上官睿不会有意见,她知道上官睿最重视的便是女儿,而且上官家的企业她也没有能力管。父母对于上官睿更是重视,而且她相信有他在,上官家的企业才能起死回生,只有他可以从上官爵的手中重新分出来。  至于股份,更是好商量。  金钱从来都不是她真正需要的……  上官睿依然是没说话,只是看向茶几上放着的那一份离婚协议书……  上面醒目的五个大字,如果是在安然结婚之前看到这份离婚协议书,他应该会很开心。只是现在,看到这份协议书,上官睿的内心更是冰冷。  修长的五指,慢慢的拿起离婚协议书,慕容雪未发现上官睿的异样,在看到上官睿拿起离婚协议书的时候,顺手把笔头拔下,放在茶几上。  嘴角勾着微笑,那是沉浸在幸福里的微笑……  四年前,她用尽手段得到了这段婚姻。而为此,她失去了安然……  四年后,安然嫁于他人,而现在她拿着离婚协议书想要他签字,却寻求她的幸福。  世上,怎能好事都被她占尽。  如果说四年前他心有所爱,被迫走进这场婚姻里,四年后,他已经不能再拥有自己所爱。那么他就让她尝一尝,什么叫痛。什么叫爱而不得,什么叫被迫维持婚姻。他也要慕容雪尝尝他曾经尝过的,他已经什么也没有了,那么这个拉他一起下地狱的女人,想挣脱这地狱般的生活,却天堂……  休想……  两手握住,当一撕两半的时候,慕容雪的双眼蓦地瞪大。  嘴角的笑容僵住了,看着上官睿忍不住错愕的质问……  “上官睿,为什么?”  伸手要抢,其实抢已经没有意义,只是条件反射的伸手去抢而上官睿手中的离婚协议书已经成了四半,被慕容雪抢到了手中,看着撕碎的离婚协议书满是不解……  这段婚姻,他一开始就不同意。这段婚姻他应该比她还想要结束,没有道理现在离婚协议书递到了他手上,他看都没看就撕碎了……  除非……  “慕容雪,你拖我进入地狱让我永无翻身之日,那么你就陪着我一起继续在这地狱里煎熬。这辈子,你休想可以离婚。”  每吐出的一个字,都带着让人窒息的寒气。那眼神吞噬了慕容雪的呼吸,而上官睿已经把手中握着的二分之一离婚协议书直接在两个人之间一扔。  安然已经跟丘泽结婚了,他的人生已经没有任何的希望和追求。既然活在了痛苦里这么久,那么这份痛苦就这样延续吧。  他痛苦,造成今天痛苦的人,他怎么能放任她快乐。  慕容雪呆呆的看着碎片一片片的落地,仿佛是看到了希望一点点的落地。  因果报应……  这是报应吗?  颤抖的身体,慢慢的滑坐而下,慕容雪甚至无法想象,自己走出这里,面对萧易那双温柔的眼神时,她应该怎么告诉他,她无法离婚……无法跟他结婚,无法跟他光明正大的站在一起,他们将永远背负着偷情的包袱……  泪水滑落间,慕容雪连尖叫的力气都没有……  从天堂跌入地狱,原来这么疼。  *******************************  封宇森坐在茶室里,这里足够安静。  手边放着的是一份薄薄的资料,而盘腿坐在那里,动作缓慢的倒着茶。  茶室里飘散着上好碧螺春的香气,闭眼嗅了嗅,这香味缠绕在鼻息间。  其实,如果四年前不走错那一步。也许现在真的什么也不用失去,毕竟跟着他,对雷辰逸来说是最好的选择。  现在,也不晚。  “这边请。”  外面传来恭敬的声音,封宇森手上的动作未顿,停着茶室的门被拉开,而雷辰逸的高大的身影出现在茶室里。  门又从外面合上。  封宇森很冷静的打着招呼:“辰逸,来了,坐。”  雷辰逸看了一眼封宇森,这个在之前已经隐隐猜到的答案,而亲口听到,震撼力还是有。  迈步走到封宇森的面前坐下,有些事情因为想不到所以不会联想到,而现在,因为知道了再看,有些东西那么容易捕捉到。  “封省长。”  不着痕迹的,淡淡的疏离……  封宇森帮雷辰逸倒茶的动作顿了顿,然后倒好茶后放下手中的茶壶,看着雷辰逸淡淡的说道:“我想看完这个,你应该改称呼了。”  聪明的人直接了当……  雷辰逸并没有去看那份资料,里面是什么心中自然明了。  “雷震东已经醒了,我想这份资料已经没有看的必要了。”  没指望封宇森的情绪会有起伏,雷辰逸直接站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封宇森淡然的说道:“我想关于四年前以前之前发生的事情,封省长自己知道如何处理。”  转身,往外走。  人刚走了两步,封宇森未起身,但是声音却略带凉意的从身后传来:“现在不叫我爸爸,总有一天你会叫。但是现在你走出这间茶室,你确定你不会后悔?还是,那个叫程涵蕾的女人,你根本就不在乎?”  凌晨送上底更6000字。下午起来写加更,以及承诺的福利。姑娘们,吆喝月票。看到贝贝卖萌对你们放电求月票了么?老雷撑不住场子,我就派贝贝对你们耍萌……  【1350】【1500】加更。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