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363章:我爱你(老雷表白喽)

第363章:我爱你(老雷表白喽)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6023更新时间:2015-06-07 10:42:07
   “爸爸,你给笑笑买这么多礼物吗?笑笑要过生日了吗?”  上官萱本来趴在沙发上,在看到地上摆了好多的漂亮袋子和盒子,立刻开心的走到一堆纸袋和盒子当中,开心的拆自己的礼物。  打开了几个盒子,发现都是枪和汽车模型。不是自己喜欢的芭比娃娃和毛绒娃娃。  上官萱兴奋的小脸上光彩立刻黯淡了,抬起头看着上官睿抿着小嘴巴。那是在期待后的失望表情,而上官睿愣愣的看着地上的那些东西。这是今天在百货商场里,安然看过的衣服和安泽多摸了几次的模型,他以为他们会喜欢的,只是没有想到安然会直接给他退回来,心有道撕裂的伤痕被拉扯开,又鲜血淋漓。  看着上官萱失望的表情,压下心中翻涌的苦涩,蹲下摸着上官萱的小脸嘴角的笑,显得有些牵强的说道:“爸爸明天带笑笑去买喜欢的芭比娃娃和毛绒玩具好不好?”  “好。”  上官萱立刻开心的笑了,孩子永远是这样容易满足。  “爸爸,这些是给弟弟买的吗?”  表情怔了怔,看着上官萱那灵动的双眼,他的女儿是个聪慧的孩子。  还未回答,便听上官萱搂着他的脖子喵喵的说着……  “爸爸,我已经好久没看到弟弟了,你给弟弟买这么多礼物是不是弟弟要来跟我们一起住了?阿姨会跟我们一起住吗?我好喜欢阿姨和弟弟的,弟弟和阿姨什么时候回来住?笑笑好想听弟弟叫笑笑姐姐。笑笑想做姐姐,笑笑不想一个人。”  她好羡慕弟弟和贝贝经常在一起,想有个人在爸爸不能陪自己的时候陪自己……  完全忘记了安泽排斥她的事情,沉浸在自己想象的美好里一个人乐和着。  心突然揪的厉害,疼的让上官睿脸上的笑容有些挂不住,不想让笑笑看到,上官睿伸手抱住了上官萱。  声音已经有些哽咽,却为上官萱编织着一个美丽的谎言:“等笑笑长大可以照顾弟弟的时候,爸爸再接弟弟回来好不好?”  “好,笑笑要快快长大,爸爸,笑笑今天晚上自己睡觉,不用爸爸哄。”  上官萱信了上官睿,因为上官睿从来没有骗过她。开心的从上官睿的怀里退开,然后穿着拖鞋往楼上走,用自己可以自己睡觉证明自己很快就会成为大人了。而上官睿还蹲在原地,看着一地的纸袋和玩具,眼睛很红很红,有亮晶的液体在眼眶里跳跃着……  **********************************  半夜醒来,身体内寒的程涵蕾因为雷辰逸身上很暖,所以晚上睡觉的时候一般都是关了空调依在雷辰逸的怀里。身体有一阵寒意,身后少了他的温暖,冷的手脚冰凉的。有些不情愿的睁开双眼,伸手摸到一边已经冰冷的位置。  他,不在。  摸到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半夜三点。  这个时候,他会去哪里。  条件反射的看了一眼阳台的方向,没见到人。  隐隐有些断续的声音从外面传进来,有些不清晰。掀开被子,寒意袭上肌肤,阵阵的鸡皮疙瘩在颤抖着。  其实她应该躺在床上等他回到床上问他这么晚怎么出去了,在跟谁说电话。但是就像是潘多拉的盒子一样,让程涵蕾忍不住想要去碰触。  在理智的控制范围内,人已经拉开那微掩的房门走了出去。客厅里没开灯,夜色里站在房门口一阵冷风从阳台处吹进来,让程涵蕾更冷的打了个寒颤。目光看着阳台外的那道修长的身影,正握着电话,声音刻意的压低。  在房间里听不清楚的话语,这个时候却听得很清楚。  “今天的事情,谢谢。”  谢谢,雷辰逸很难得的能跟别人说谢谢……  “事实证明是我错了,蕾蕾有你这个好朋友是她的财富。”  声音里有着对电话那边人的认可。  程涵蕾愣了一下,好朋友,她的好朋友只有安然一个,而这夜半三点的时候,雷辰逸怎么会跟安然通电话。今天的事情,是指看到他和那个没见到面的女人,还是……  心被提上了嗓子眼,人站在黑暗里,连寒冷都忘记了……  只觉得自己好像真的掉进了一个漩涡,卷入拔不出来。  “希望你继续帮我隐瞒,我不想蕾蕾知道。”  不想她知道,究竟是什么事情是他和安然都知道的,却想瞒着自己。安然说自己别多想,是她知道些什么吗?那个女人和雷辰逸是什么关系……  程涵蕾的大脑有些混乱……  接着电话那边的安然不知道说了什么,这边的雷辰逸沉默了好一会儿,这才用低沉的声音在黑夜里暗哑的陈述……  “的确不可能瞒一辈子,但是……这是我第一次信天,老天会眷顾她。只是不易受孕不代表不会怀孕,我信那百分之一的奇迹。”  这是他第一次相信世上是有奇迹的,也第一次信老天会眷顾善良的蕾蕾……  不易受孕……  百分之一……  这些字眼穿过耳膜,进入大脑。似乎有些不能理解这些字眼所代表的意思,脑中越来越乱。雷辰逸的反应,安然今天在听到自己要去医院拿报告故意的多逛了一个多小时,正常的报告,这些都是做了手脚的吗?  怎么可能……  她不能受孕。  不可能的……  不可能的……  头不停的摇着,程涵蕾只觉得外界的声音都离自己远去了,身体不受控制的后退,似乎这样就可以掩盖这个不能怀孕的事实。  撞到的门发出声响,雷辰逸刚挂了电话准备转身,在听到身后的声响时,血液在一刻间凝结成冰。迅速的从阳台冲回客厅,打开的灯,突然的亮光带来的不适丝毫没有影响到靠在门上那个已经完全呆住的程涵蕾……  她的双眼还是一眨不眨的看着某一处……  “蕾蕾……”  雷辰逸不知道程涵蕾是什么时候出来的,因为安然和程涵蕾一直在一起,也不方便说这件事情,所以才会在这个时候避开程涵蕾在客厅的阳台上……  只是没想到,会被程涵蕾听到……  纸是包不住火的,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两句话他一直都知道,所有想隐瞒的涵蕾的人都因为爱她,不想让她受到伤害,没有一个女人知道自己也许一辈子都不能生孩子会不受伤,更何况蕾蕾这么喜欢孩子,这么渴望和自己生一个爱情结晶……  “你刚刚说的……是真的吗?”  眼眶里满满都是眼泪,随着最后一个字说出口,眼泪也顺势的涌出来。滑过脸颊,冰冷的让人寒冷。  雷辰逸看着无声哭泣的程涵蕾,以及那已经冻的有些发青的唇瓣,虽然外面有空调,铺着地毯。但是刚刚拉开的阳台门,吹进来的冷风还是足以让程涵蕾浑身冰冷。用自己的外套环住程涵蕾的时候,在感觉到她身体的寒冷时,心紧紧的揪成了一团。  隐瞒了这么久,最后却是以这样的方式让她知道。  “我不能受孕,不能为你生孩子……这辈子都不可以……”  有些痛苦的闭上双眼,她不是十几岁她做不到歇斯底里,只是心口处立刻空了一大片,那里空洞的难受。  “我要的是你,不是你的子宫。蕾蕾,不管能不能生孩子都改变不了我要你的决心,明白吗?”  煽情的话,雷辰逸不会说。这已经算是极限了,打开空调,搂着呆呆的程涵蕾躺回床上,把她的双手放在胸口,而双脚缠住她的双脚,试图用自己身体温暖她。  她感觉到了他身体的温暖,感觉到了空气里渐渐的暖了起来,可是她的心却怎么也无法暖。  他这么喜欢孩子,真的不介意自己不能为他生孩子吗?现在不介意,一年不介意,两年不介意,那么一辈子呢?一辈子究竟是多长,相濡以沫的最后,当感情变得淡了,没有了孩子的牵系,他们真的还可以走下去吗?  有些无力,无声的泪更多的从眼眶里涌出来。  “蕾蕾……”  感觉到胸口的泪意更甚,听不到她说话,雷辰逸真的担心了。他宁愿程涵蕾哭出声来,尖叫这个事实对她的打击,也好过现在这样无声的流泪。每滴泪都在撕他的心,她有多疼自己就有多疼。  依然是没有回应,程涵蕾像是抽离了意识,只剩下泪腺在发达……  未关的灯,可以看到程涵蕾蜷缩在他的怀里,像是一个受伤的小动物一样,她没说一句难过,没说一句很疼,可是她的泪水已经说明了一切。喊不出的疼,才是真的疼到了骨子里。  “程涵蕾,看着我。”  雷辰逸的心真被哭疼了……  把程涵蕾从怀里拉出来,手抬起她哭的满脸是泪的脸,眼泪鼻涕都在脸上,他的胸口更是湿嗒嗒的粘乎乎的,雷辰逸好似没看到这些一样。只是看着程涵蕾那有些空洞的双眼,那里面深不见底的是她的悲伤和无法说出口的痛楚。  “我爱你。”  三个字,说的很轻,很字字清楚。没有去解释,因为爱她所以不介意她是不是不能再孕育,而且这个世上最没资格介意的人就是他。他是造成这件事情的罪魁祸首,他根本就没有资格去介意。从四年前他已经从殷恪伽的口中得知程涵蕾因为那次刮宫而未休养好就在雨中奔跑,伤了身子,可能这辈子都无法再怀孕。  他一直都知道,而从四年前他的选择就是隐瞒程涵蕾。唯一的目的,只是不想让她伤上加伤。  而四年后,他和蕾蕾在一起,更加知道这个事实。  不是不会有遗憾,但这些遗憾不足以撼动他和蕾蕾在一起的决心。没有孩子,他们还有贝贝。也许不能怀孕,又不是真的不能。他们都还年轻,还有很多时间可以去努力。就算到时候还是没有属于他们的小生命,还有其他方式。  之所以不去想,只是不想让蕾蕾去受那个折磨。更加不敢轻易的尝试,毕竟试管婴儿的成功率真的很低,如果着床成功,最后却无法正常的孕育到时候对蕾蕾来说打击更大。之所以不想,是因为不想让她会更受伤。  他欠了她太多,只是想尽最大的努力护她一片艳阳天,可以不再有泪水,每天都能过的很幸福。  而现在……  她的眼泪,烫伤疼了他的心……  他终还是让她流泪了,还是以这样伤的方式泪流满面。  无神空洞的双眼有些反应,耳里听进那三个字。  我爱你……  他在跟自己说自己一直很想听的三个字,如果不是在这个当下,她是不是会很开心的扑进他的怀里。只是现在,这三个字却更是像是一块大石头压在她的心上。泪水,突然更多的从眼里流出来。  她看到了他眼底的担心,看到了他那一直很黑很黑的眼眸里,不再有丝毫遮掩的爱意。  声音哽咽的厉害,无法发出声音。  受折磨的不仅仅是自己还有他……  心里知道,只是当下,她无法去安慰他。无法笑着对她说自己没事,她是真的难过,很疼很疼,疼的无法抑制这种情绪。  想说自己没事,但是唇瓣上下蠕动了片刻,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最后的最后,程涵蕾只是把自己再次埋进雷辰逸的怀里,紧紧的抱住雷辰逸。这是她唯一能够做的,一直以为自己已经很坚强,可以坚强的面对很多事情。而不孕这个事实终还是撕毁了她坚强的面纱,如此的不堪一击。  她原来如此的脆弱……  雷辰逸搂紧了程涵蕾,因为爱,所以理解,这种疼痛。  用着身体语言表达着,她还有他……  泪水在晨曦笼罩时,眼泪已经停下,程涵蕾却还是不言不语的靠在他的怀里,看似是个无事人一样,可却整个笼罩着一股很阴郁的情绪。  七点多的时候,雷辰逸松开程涵蕾起床。  程涵蕾还是窝在那里,闭着的双眼看着是睡着了,可是睫毛却在微不可闻的轻颤着。她在抑制自己的眼泪,已经哭的红肿的双眼承载着满心的疼。  没睁开双眼,却听到得到外面的声响。  安然过来了,而程贝贝一醒来就叽叽渣渣的要来叫程涵蕾起床,被雷辰逸拦下。乖乖的听话的和安泽在沙发上等着吃早餐,而雷辰逸走进厨房准备着早餐。安然站在客厅里,看着雷辰逸系着围裙洗手做羹汤的模样。  其实男人会不会下厨和愿不愿意下厨是两回事,在事业型男人的眼里,下厨是与他们形象不符合的。而当一个很大男子主义的男人甘愿为了一个女人洗手做羹汤的时候,他真的是爱惨了这个女人。  在雷辰逸做早餐的当下,安然走进程涵蕾的房间。刻意放轻的动作,做为程涵蕾最好的朋友,她在四年前也同样知道了这个事实。在M市程涵蕾那次因为吃了两粒药而反应更大住院抢救的时候,她被医生谴责。所以那个时候她才会在程涵蕾面前对雷辰逸那么气愤,不仅仅是因为他没有做措施而让涵蕾受苦,更甚的是因为他的关系让涵蕾有一天需要面临这样的痛苦……  屋里拉着窗帘,阳光都没有透进来。而程涵蕾窝在那里,一直闭着双眼。床头只开了一盏很温暖晕黄的灯,一圈圈的晕开……  红肿的双眼,疲惫的面容。  “涵蕾。”  知道她没睡,安然坐到程涵蕾的床边,轻轻的开口。  “对不起,不是有意瞒着你……”  她跟雷辰逸一样,选择不告诉她只是想让她不用过早承受这个打击。他们都是在等待一个最恰当的时候,可以让程涵蕾有些心理准备的时候再去接受这个打击。只是,计划永远没有变化大,越是想伤害小一些,最后却把伤害更加扩大化……  “没事。”。  没有睁开双眼,只是轻轻的摇摇头。  连说话都觉得没有力气,心底太多太复杂的情绪,不停的冲撞着。想要叙说,却连组织语言都成了困难。  安然也不再说话,同样为女人,更加能够懂得,不能生育这个事实有多打击人。默默的坐在一边,陪着程涵蕾。这样无声的支撑着她,想告诉她,她在一直在她的背后支撑她。  过了没多久,房门再次打开,安然在看到雷辰逸端着早餐走进来的时候,站起身走了出去。  外面,程贝贝和安泽已经开始吃着早餐。程贝贝时不时的就盯着安泽碗里的火腿,用那垂涎的眼神看着,安泽则会夹起喂到程贝贝的唇边。  “泽哥哥,你长的真好看。”  程贝贝一开心就夸人长的好看,安泽扫了程贝贝一眼,却对这话挺受用的。  站在那里看着两个孩子,孩子的世界再早熟,其实都一样的单纯不复杂,他们的喜悦如此的单纯……  “干妈。”  “妈。”  两个小朋友发现了安然,一个口齿清楚,一个嘴里塞多了,口齿不清。不在发是。  “妈妈头疼好些了吗?贝贝什么时候可以进房间?”  程贝贝把口中的食物咽下后,看着安然开口问着。叔叔说妈妈今天早上头疼,让她先别吵妈妈。可是她都还没有跟妈妈说早安。安然看着程贝贝,脑中有个想法,也许贝贝可以……  房间里,程涵蕾闻到粥香,听到雷辰逸让自己起来吃早餐。  没有辜负雷辰逸的一片心意,坐起身。简单的洗漱了一下,看着雷辰逸把手端走倒掉……  拿起放在一边的粥,吃着。  吃的很慢,很勉强的吃了几口,其实很想都吃掉,因为她知道这是雷辰逸的心意。可是,胃明明很空,可是却吞咽东西的时候,如同在嚼蜡。  太过于痛苦,最后程涵蕾还是选择把碗放下。  “再多吃一些?”  程涵蕾只是轻轻的摇摇头……  雷辰逸也未再勉强,大手带着温暖,摩挲着那一夜就已经憔悴了许多的脸。眼睛红肿肿的,刚刚用热水敷了一下还是有些肿。  “今天我有些重要的事情要处理,不能在家陪你。让安然在家里陪你,如果有什么想吃的告诉她。”  没有说话,点点头以示听到了。  雷辰逸又交待了几句,然后就端着粥走了出去。之后雷辰逸出门了,而安然说贝贝要进来看她,这个样子会吓到贝贝。听到贝贝,程涵蕾眼里有些情绪。最后换上衣服嘴角往上扬了一些,而程贝贝进来看着已经伪装了但还是很怏怏的程涵蕾……  “妈妈,贝贝帮你揉揉头就不疼了。”  小手揉着太阳穴,那是安泽哥哥教自己的。而程涵蕾看着程贝贝认真的模样,眼眶突然又红了,她不可能会拥有一个像贝贝这样的亲生女儿……  “贝贝,妈妈头痛痛,要休息了。出去跟泽哥哥玩。”  “好。妈妈你好好休息哦,贝贝不吵你了。”  程贝贝出了房间……  “安然,我想休息。”  安然离开了房间,程涵蕾靠在那里,目光定格在某一点。她想要笑想说自己没事,想像以前一样抱着程贝贝逗着宝贝女儿,可是心口就是沉的厉害,嘴角上扬那样困难,即便很努力,还是做不到……  不知道过了多久,安然进来说出去买些东西,问她有没有想吃的,只是摇摇头安然也没再多说什么,给她留下安静的空间便带着两个孩子离开了。  都知道,她需要一个心理调适的过程。  世界突然安静了,连外面的贝贝和安泽的声音也消失了。程涵蕾有些无力的把脑袋埋进膝盖里,她该怎么调适自己的心情……才可以让自己不这样痛的窒息……内疚的窒息……  **************************************  “什么?蕾蕾不见了?”  雷辰逸表情怔住了,抚在衣服上的手顿住……  今天6000字任务完成,明天见。  紫姑娘这个月不冲月票榜,有月票的亲现在可以投给紫,让紫能进前十,让更多人看到紫的文。谢谢大家。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