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365章:他出事了

第365章:他出事了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4069更新时间:2015-06-07 10:42:08
   只觉得不停的在放大,不停的在用他专有的方式,占据她整个世界。  忘记了这里是医院,程涵蕾整个被雷辰逸卷入了欲.望的洪流里。身体得到莫大的满足,而雷辰逸在深深的热吻之后,抵着程涵蕾的额头,贴着她的唇瓣细语……  “叫老公……”  “老公……”  “再叫……”  “老公……”  “继续……”  “老公……”。  这两个字,就跟催|情|药一样,让热情永无止境……  “老公……”  激情的最后,当身体承受着他的热情时,程涵蕾的唇瓣被吻上。热烈纠缠的唇舌心与心贴的那样近,贴在一起的身体,胸口间的相贴彼此间的气息都教缠在一起。  瓣忘了抵。耳边是雷辰逸的喘息声,在接近绚丽的最后一刻,他脸上的那股子舒服味道迷人的让人心醉。  手还紧紧的搂着他,如果可以把自己揉进他的血肉里该多好。  这一刻的亲密……  其实只是身体有些累,其实并不困,但却享受这样贴在一起的感觉。两个人的身体有些湿嗒嗒的,贴在一起其实并不舒服,但两个人都未动,静静的盖着被子享受这刻最亲密时刻。他还在她的身体里,以最贴近的距离。这种你中有我,我在你身体里的感觉,让程涵蕾忍不住上扬唇角。  静静的相拥,微微侧的身体,把大部分的重量挪开,手却依然霸道的圈在程涵蕾的腰上。  程涵蕾闭着双眼,静静的靠在雷辰逸的怀里。没有说话,也没有动。直到耳边传来均匀的呼吸声,程涵蕾这才睁开双眼。近距离的看着雷辰逸的脸,小心翼翼的动了动自己的身体,睡了太久一点困意也没有。刚刚激情的疲累在刚刚的休息里已经好了许多。  腿间因为做的剧烈了些有些酸疼,而还缠在一起的部位可以清楚的感觉到他的存在。  “老公……”  轻轻的昵喃,在一室暧昧的病房里喃喃而起。这两个字在程涵蕾认为很是神圣,而当叫出口时,明明知道是激情的时候她却是很认真。她想嫁给他,从他在妈妈的坟前用那认真深沉的眼神看着自己告诉自己,没有什么比她还重要的时候……  睡着的雷辰逸没有感觉到程涵蕾的情绪变化,只是在激情耗力太多后,身体的疲累得到放松而陷入沉沉梦香里。  在等待雷辰逸真的睡沉了之后,程涵蕾小心翼翼的从雷辰逸的怀里慢慢退开。他睡的很沉,程涵蕾刻意放轻的动作没吵到雷辰逸。两个人的身体慢慢分开,而他停在自己身体里还未完全发泄的**也慢慢的退开。  一点点的滑开,带着一股子热力,程涵蕾的脸一红。这种清醒承受的暧昧,脸不由的红似晚霞。  以往欢爱过后都是程涵蕾累的立刻睡的晕晕沉沉的,而这一次却是雷辰逸睡的很沉。程涵蕾有些羞涩,还是赤|裸的退开。这个模样明天早上被护士看到了到时候不知道怎么解释。而且空气里这一室的暧昧气息不散去,明天肯定要丢脸死……  还好自己的病服被脱了扔在一边,没有弄皱也没有弄脏。程涵蕾走进浴室,不敢洗澡怕吵醒雷辰逸,拿着毛巾把身上擦干净,拿了一套新的内.衣穿上,然后披上病服。当整理好自己后,程涵蕾把毛巾搓洗干净,用着温热的毛巾轻手轻脚的掀开下面的被子。  脸,红了。  在**迷醉的时候,摸过甚至更过火的也做过。可是这还是程涵蕾第一次在自己清醒的时候,这样跟它面对面。  手中的毛巾被紧紧的揪在掌心里,深吸了一口气,努力的避开那即使没有那么生机勃勃却还是让人感觉到有威胁感的私.密地方。手把那还有些残留的液体给擦掉,再把大|腿内侧擦干净。接着用纸擦干净了床上弄脏的地方,在做完一切后,程涵蕾这才发现自己一直是屏息的。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雷辰逸没有因此而醒来,收拾好地上扔的衣服,再把空气净化了一下,留下一室的清香后,程涵蕾这才悄悄的呼出一口气。  走回病床边看着赤.裸的雷辰逸,这样赤.裸也不是办法,可这也不是家里也没有睡衣给他穿。程涵蕾没办法只能拿了一套换洗的女士病服走近雷辰逸,准备在不弄醒他的情形下帮他穿上。以前两个人欢爱后,这都是他能做到的,自己应该大概也许可以吧……  程涵蕾如此的鼓励自己……  刚走近雷辰逸,还未把衣服展开便看到本来已经沉睡的某人突然睁开双眼。  那眼里还有一丝睡意朦胧,即使这样也足以让程涵蕾心漏跳了一拍。眼神扫过程涵蕾手中的衣服,如果是自己的睡衣他倒是会很享受这样的服侍。可是他这庞然大只要穿那么小的病服,该有多滑稽。  程涵蕾从他怀里小心翼翼的退开时,他便已经醒来。之所以不睁开双眼,也就是想看看她想做什么。而当知道了她要做什么的时候,他就更加不想睁开双眼了。偶尔微眯的双眼看到程涵蕾那尴尬的表情,某人腹黑的因子在肚子里暗暗爽恰恰的。  她的小心翼翼,与自己为她做时一样,有一股暖流在他心里流淌。这将成为他妻子,与他相携到老的人……  “你……”  程涵蕾在发现雷辰逸竟然是醒着的时候,脸立刻更红了。他醒着,那么刚刚自己做的一切他不都是知道的吗?她刚刚还在细心的擦着那最私.密的地方,擦着还要小心怕弄醒了他。她刚刚就在困惑,为什么他睡着了自己那么轻手轻脚的擦拭也能让它越来越大……  最后让她脸红的不敢看的别开,也不敢再细致的擦拭就收了手。没想到他竟然没有睡着,他故意的……  雷辰逸的眼底含笑,其实刚刚的确是睡着了,但是她一离开他的怀里他就立刻醒了。即使很累,却还是把他放在第一要素,要看看她做什么……  手伸出,把气恼的脸红的跟煮熟虾子般的程涵蕾给拉回怀到怀里,腿微用力便把程涵蕾卷入怀里。熟练的把程涵蕾按回自己的怀里,然后抵着她的黑发低哑的说道:“睡觉。”  脸贴在那赤|裸的胸口,程涵蕾手碰着他赤|裸的胸口……  “你把衣服穿上再睡,明天……”  “睡觉,我有分寸,困了。”  声音里满是困倦,他真是在靠超强的意志力在强撑,但是再强撑声音已经出卖了雷辰逸,那困倦的模样让程涵蕾想再说什么也不再忍心。乖乖的窝在他的怀里,他做事一向有分寸,这种让人看到他裸|体的事情,他也不会做,她是白担心了。  靠在一起的两个人如交颈鸳鸯一般,本来没有什么困意,可是耳边听着雷辰逸那均匀沉缓的呼吸声,不知不觉的慢慢闭上双眼,很快也沉入梦香里……  *****************************************  程涵蕾醒的比较早,但是在睁开双眼的时候身边的位置已经是空荡荡的。  手指间感觉到那抹子凉意,现在才七点多而身侧的位置已经很凉了,他起身已经很久了。她竟然完全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起身的,什么时候离开的。  如果不是双腿间还有些酸疼的真实感,昨夜好似雷辰逸是海螺姑娘一般……  属于雷辰逸的衣物已经不见了,坐起身,其实昨夜醒来的时候身体已经没有大碍了。  刚换好自己的衣服,病房门被推开。  “雷……”  转身还未叫出口在看到是安然的时候,程涵蕾有些尴尬的把后面的话给咽下。  安然看着尴尬的程涵蕾……  “医生说你已经没事了,等会我帮你办理出院手续。”  “好。”  安然开车和程涵蕾一起回到住处。  到了家九点,两个人吃了早餐,程涵蕾被安然拖着不让去上班,说公司那边雷辰逸已经帮她打电话去通知了。  程涵蕾的电话突然响起……  “腐竹?”  “真的吗?恭喜你,这个……”  程涵蕾犹豫了一下,安然用眼神问程涵蕾什么事……  用唇语告诉安然腐竹因为怀孕所以准备闪婚,在肚子没有突显出来的时候举行婚礼。而她刚来S市也没有什么朋友,正好她还没有结婚,所以准备让她做伴娘。  在安然的唇语示意下,程涵蕾应允道:“好,等会见。”  程涵蕾和安然开车去了S市最有名的婚纱店,腐竹已经向这边招手了。  “涵蕾,快过来试试,我帮你挑选的。”  腐竹还未换衣服,在看到程涵蕾和安然时,立刻拉着程涵蕾把手中的衣服往她手上一塞,接着就把程涵蕾推进了试衣间里。  松了口气,然后这才在一边挑选着婚纱, 在等待着程涵蕾换衣服的时候朱予晴和安然两个人不像重逢第一次见面的聊着等换衣服的程涵蕾出来。  仿佛是为程涵蕾量身打造一般,每一处线条都接近完美。两个人对视了一眼,不愧是出自名家之手。穿在程涵蕾身上,更衬托出了她的美丽。  “真漂亮。”  换上衣服了,正好试一下妆。  朱予晴和安然拉着程涵蕾坐在一边,然后往椅子上一按,接着立刻有化妆师过来,程涵蕾连抗议的话都来不及说便见化妆师面色严肃的开始帮程涵蕾化妆。而接着就是发型师,半个小时后,程涵蕾看着还未换衣服的朱予晴。  “腐竹……”  她想问,明明她是伴娘,怎么……  “这是伴娘的鞋,你换上试试。”  朱予晴打断了程涵蕾的话,把一边早已经准备好的鞋子放在程涵蕾面前。程涵蕾一个指令的穿上,心中有些疑惑,而朱予晴说道:“我知道你现在要管理公司很忙,你也不能像我一样在婚礼前可以抽时间慢慢的挑选和换,现在试好了,到婚礼你直接这样穿,这样换就行了。我在为你省时间,好姐妹吧,这个都为你考虑到了。”  朱予晴说的面不红气不喘的,而程涵蕾看着朱予晴,这话说的也对。  换上衣服后,身后就是一大片试衣镜,回身就可以看到自己。  恍然已经忘记了自己上次这样慎重打扮是什么时候了,一时间仿佛回到了四年前,在宾馆里,他亲自为自己换衣服的那一幕。  愣愣的有些走神,眼神都有些魅惑的飘渺着。  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如此精心的打扮着自己。她因为王雅蓝的关系,不曾出席任何晚宴。礼服穿的机会真是少之又少,那雕刻而出的玲珑曲线,很美。  试衣镜的背后是一件件美丽的婚纱,程涵蕾看着镜子中的自己,不由的在脑中想着自己换上婚纱时,将会是什么模样。  朱予晴和安然两个人互看了一眼,朱予晴的眼底有一丝洋洋得意,对于自己刚刚的回答,简直就是完美。  面前的程涵蕾,的确美丽的不可方物,特别是她在想着某一个人时,脸上自然而形成的红晕,那份恋爱中的甜蜜,可以感染任何的。能让周边的人都感觉到她的幸福。  直到放在包里的电话突然响起,程涵蕾这才从自己的愣神中回过神来。一回头就看到朱予晴和安然的眼神,程涵蕾脸不由更红了几分。刚刚对着镜子,她竟然不受控制的走神了。  有些尴尬的笑了笑,踩着高根鞋往椅子边走去。  从包包里拿出手机,看着来电是左涧宁。有些困惑,还是立刻接起。  “学长。”  已经习惯了叫左涧宁学长,嘴角的笑容未退。却在听到左涧宁在那边失了平时冷静的声音时,手中的电话砰的落了地。  “涵蕾,怎么了?”  两个人一急,立刻上前。  “他出事了……”  程涵蕾愣愣的重复着四个字,面色已经惨白。 转身就要往试衣间里冲……  “别换了,我跟老板说一声。”  程涵蕾看似冷静的点点头,其实眼底早已经乱成了一团。他出事了,他出事了,他怎么能出事……  先送上4000字。。。。  还有更新稍后……努力在编下班前写好,呜呜。我去奋斗了。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