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367章:民政局

第367章:民政局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6038更新时间:2015-06-07 10:42:09
   他停了下来,在离她一步之远的地方停了下来……  大手拉近了那一步的距离,掌心向上一副邀请的姿态。  “涵蕾。”  安然见程涵蕾发呆,在一边有些焦急的提醒着。程涵蕾觉得自己这一刻真的跟傻瓜一样,哭花的脸都顾不上,周围很多人甚至有些窃窃私语能传进耳里,她都听不清楚。她的眼里只看得到面前这个男人,这个让她感动的泪流满面的男人。  没有犹豫的伸出手,能够光明正大的牵着他的手让所有人知道他们在一起这对她来说就像是一场梦一样……  手牢牢的握住放进大手里的小手……  程涵蕾以为他会拉过自己拥抱,没想到雷辰逸拉紧她的手突然单膝下跪,站在一边的左涧宁手上不知何时多了一大束粉色玫瑰,99朵,长长久久,天长地久……  接过花,一手圈住有些困难。  “我愿许你一世快乐无忧,蕾蕾,你愿意冠上我的姓吗?做雷太太,唯一永远的雷太太。”  记者都忘记了自己本来的目的是什么,在看到如此精彩的一幕时都不由的屏息看着这件从头到尾都惊喜惊讶连连的发布会。看着雷辰逸那温柔似水的模样,这是千年难遇。看着他单膝下跪,这更是百年难遇,而他握住的那位俏佳人显然成了全市未婚以及已婚羡慕嫉妒的对象……  “雷辰逸,你浑蛋。”  程涵蕾失控了……  情绪彻底的失控,从大悲到大喜,情绪的转换整个被轰炸的太强了。手微用力的拉着雷辰逸,雷辰逸顺势站起来,程涵蕾扑进了雷辰逸的怀里。整张脸都埋进了雷辰逸的怀里,眼泪鼻涕尽数的抹在那昂贵的西装上。  “你浑蛋,你害的我哭的丑死了,明天到处都会是我眼泪鼻涕一脸的照片,你让我怎么出去见人,你这个浑蛋……浑蛋……”  用力的抱紧雷辰逸,她的控诉声音淹没在众人的欢呼声里。而雷辰逸把扑进怀里哭成泪人儿的程涵蕾紧紧的收在怀里,嘴角是那抹无法控制的笑容。  如雷的掌声后,一个接一个的问题接踵而来……  左涧宁用眼神示意了一下,比预期中还要顺利。带来的八个人以保镖的形式护住程涵蕾和雷辰逸往外走,这里交给他来处理余下的一些应对 。就在雷辰逸和程涵蕾走到门口时,被安抚着准备坐回位置的记者位,虽然意犹未尽,但还是顺势的坐回原来的位置上,但其中有一个人在空档间人肉搜索出程涵蕾……  Susie很少对外露面,所以很少人知道W&A在S市那个年轻的负责人究竟长什么模样。这个答案并没有让人震惊,雷辰逸这样的人中之龙配上W&A的总裁也没有什么问题,但是最主要的是……  “雷市长是否还记得五年前关于雷市长的一则乱|伦的报导,虽然最后所有相关的照片都已经被销毁,但是人名却留了下来。而那女主角就在现场,在雷市长的怀里,程涵蕾,不应该叫Susie总裁,打破世俗道德和自己的亲哥哥结婚,不知道你有没有什么想向媒体交代的?”  他的声音不大不小,却成功的让雷辰逸和程涵蕾两个人停下脚步。  脸上的泪水已经被雷辰逸拭去,心情还处于激荡当中,而整个人沉浸在幸福里。这份幸福因为那位记者的话,会场的氛围整个降到了零点。  程涵蕾明显的感觉到圈在自己腰上的大手收紧,也明显的感觉到自己靠着的胸膛紧绷了起来,而刚刚还温暖如春的和煦,一瞬间跨越到了冬季,寒冷逼人。  手紧紧的扣住程涵蕾,雷辰逸脸色绷的厉害,而左涧宁在示意他们先离开,这里交给他处理。在这个当下,先离开是必然的。这个时候在媒体面前说的再多,都有越描越黑之势。  程涵蕾的睫毛上还挂着泪水,在感觉到雷辰逸担忧的眼神时,手悄无声息的主动握紧了他的大手,慢慢的转身。在众人错愕间走回几步,站在门口的位置看着站在走道里的那位记者。  “我有什么需要向你交待的?这是我和他的事情与你又何干,只要我们觉得开心幸福就好,你怎么看怎么想与我们有什么关系?”  “我唯一要告诉你们的就是,他,雷辰逸——是我要嫁的男人,我要相守一生的男人,没有哪一刻我比现在还明确坚定。而你什么都不知道也不懂,你有什么资格质问我们?”  她不再是刚刚那个哭成泪人儿的柔弱女生,不再是靠在他怀里把自己交托给他的女子。她站在自己身边,站的那么直,眼神那样坚定。手始终扣着他的手,如他一样坚定未曾想过松开。身上的冰冷气息慢慢散开,雷辰逸眼底又开始慢慢的温暖起来。  那名记者被程涵蕾给堵在那里,似是职业反应的用很轻的声音争辩道:“媒体有知晓真相的权利……”  “别跟我谈狗P的媒体有知晓真相的权利,一个连调查都没有便随便开口污蔑的周刊,我想你们也没有理由再继续报道所谓的真相。你们口中只会扭曲真相。带出去,明天我不想再听到还有X周刊。”  左涧宁嘴角还在笑,但是那吐出来的字眼可以一点也不客气。记者被拖了出去,而其他的记者都被惊在原地。左涧宁转过头间,嘴角的笑容依旧,慢慢的走回原来的位置,声音温柔的开口说道:“有什么想知道的可以尽情发问……”  “……”  “……”  “……”  他这杀鸡儆猴做的,谁还敢没任何根据的乱问……  *********************************顾心上瓜。  “不打扰你们两人世界了,贝贝有我照顾,不用担心。”  安然站在门口,为程涵蕾喝彩。也真心为她觉得开心,涵蕾无疑是每个女人都羡慕的对象,她拥有了一个视她如至宝的男人,更是她也一样视若珍宝的男人。相爱,相守,到老。多么美好的六个字。  站在原地,看着雷辰逸开车带着程涵蕾离开,接下来的时间,便是他们两个人的时间。  转身坐进车里,没有立刻回去。元旦的假期已过,贝贝去了幼稚园,而安泽去陪不愿意去幼稚园的程贝贝。离接他们还有一下午的时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看到了涵蕾和雷辰逸刚刚上演的这一幕。  即使知道雷辰逸准备给程涵蕾一个惊喜,想要向她表白,两个人结婚。  可是真正的站在现场,看着那个男人所做的一切。只是袅袅数语,便足以让人感动。  回到S市后,有几个地方是她一直都没有再去过。  车开着开着,不知不觉的便开到了一个地方,当车停下,安然坐在车里看着那栋房子……  “不要,你不是饿了吗?”  “我是饿了,所以我要吃了你。”  温馨的早晨,做好的早餐总是会因为他拉着她坐上他的腿,最后被他得逞只能扣着他提肩膀随着他的节奏一起沉沦。最后早餐都凉透了,她浑身疲累软绵绵的靠在他的怀里,两个人吃着冷冰冰的早餐,她却笑的那么甜……  “安然,对不起。”  “没关系,我只是想爱你。”  她亲眼目睹了那场欢.爱的戏码,坐在窗帘后泪流满面。而在慕容雪离开后,她从窗帘后走出来,为他唱生日歌庆祝生日……  那时候的她,十六岁的她,只是傻乎乎的没有想过天长地久,只想着爱这个男人。单纯的想爱这个男人,即使爱的那样卑微。  那里,有另一个女人的痕迹。而她却在那间房子里为他做饭,为她系上围裙,他从背后环住她头靠在她的肩膀上细碎的吻落在她的耳后,她扭动着,手中的锅铲随着扭动而转动,让锅里的菜被弄的乱七八糟。而他直接抱着自己坐在厨台上,一手关了火,直接扯开她下半身的衣服,就这样占有了她。  当时的她有些疼,却还是乖乖的圈着他。承受与他结合在一起的甜蜜,只因为他眼里那抹为自己燃烧起来的欲|火。在他的眼里,她看到了自己……  很多片断从脑中闪过,安然坐在那里突然感觉到有些窒息……  伸手把车窗按下来些许,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试图让冷风让自己大脑可以清醒一点。她刚刚沉浸在过的回忆里不可自拔,曾经以为都忘记了,可是此时那清清楚楚,每一个画面都在脑中。她从未忘记过……  上官睿……  这三个字从十六岁那年,他因为上官爵找程涵蕾站在她和涵蕾面前,还未开口便已经进了她的心。她用着开玩笑的语气跟程涵蕾说这大叔很帅啊,其实,她对他一见钟情。所以在酒吧的洗手间里,他被她夺走纯真,她心甘情愿。做他情.妇她心甘情愿。  不想造成他的负担为他流掉孩子,她心甘情愿。甚至他只要一句话,一个表情,她都甘愿卑微。因为太爱,她把自己从十六岁开始懵懂的爱全部都给了他。那些懵懂而纯纯的爱,傻乎乎不计较的爱,单纯的只是想爱。对他的爱根深蒂固,如顽疾一样的挖不去……  咖啡厅里的那一幕,在她对他抱着希望,对两个人的未来有了希望的时候,迎来的是慕容雪的怀孕,是他默认的结婚。他的婚礼,她站在他的面前,她是在给他最后机会。如果他愿意放弃一切,如果他愿意拉着自己离开,像他四年后在自己婚礼上对自己说的话一样,也许她也能抓住自己的幸福。  只是,幸福总是太飘渺,她没有幸运的抓住。每次近在咫尺,伸手想要抓住却还是让幸福滑过指间。她的任性停在了十六岁那年,她的任性湮灭在十六岁的那天。爱 一个人,不是无怨无悔就能得到,爱一个人不是你爱的比别人深就能得到,爱一个人爱疼了心,最后是会放弃的……  一阵风轻拂而过,脸上一片凉,安然伸手摸过脸颊,有些愣愣的看着湿透的掌心……  心,突然紧紧的揪住……  错过……  真的是个让人痛到窒息的字眼……  ***************************************  路上有些塞车,让赶来的安然有些迟到。幼儿园的小朋友已经都被接走了,立刻推开车门下车往里走去。  安泽和程贝贝正在荡秋千,在看到安然后,安泽牵着程贝贝和老师打了个招呼就往安然走去。程贝贝松开安泽的手搂住蹲下来的安然凑上小脸在她的脸上亲了亲。  “干妈,你迟到了。”  娇滴滴的,蹭着安然。  “干妈迟到了,晚上补偿贝贝。贝贝今天晚上想吃什么?”  “贝贝想吃比萨可以吗?”  卷了一下嘴角,一副馋嘴的模样。  “好。”  牵着程贝贝和安泽,就在准备往车前走的时候……  “安小姐。”  身后是贝贝她们的老师,安然转过头看向年轻的老师。视线从老师的身上移开,看向她手上牵着的小朋友。  “上官萱的爸爸到现在还没来,打电话也没有接听。本来我可以带着她等她爸爸过来,可是今天有我些事情没办法等的太晚。能不能麻烦你……”  上官萱刚刚看她打电话要离开,小声的告诉她,可以让安泽的妈妈带她走。爸爸认识安阿姨。  安然微愣,安泽的小眉头皱起来了,而程贝贝明显有些开心。平时安泽不在,她会跟上官萱一起玩,而安泽一来,就不让上官萱靠近,不让她和上官萱玩。  “干妈……”  摇晃着安然的手,程贝贝撒娇着。  “程贝贝。”  安泽听见程贝贝的撒娇,警告的拉住程贝贝往自己一拉,脸色臭臭的。被那一声大声吓的往老师缩了一下的上官萱,从一边有些怯怯的看向这边,其实也不敢确定安然阿姨会不会带自己离开,虽然她很想……  “阿姨……”  松开老师的手,上官萱避开安泽那有些排斥厌恶的眼神,慢慢走到安然的面前,仰起小脸,轻声开口。  “笑笑喜欢阿姨,可以让笑笑和你一起吗?”  有些怯生生的话,但还是小声的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那微微仰起的小脑袋,眼底满是期翼的目光。  安然看着上官萱的小脸,其实理智让她应该拒绝,和上官睿有任何牵扯的事情都不应该去招惹,可是看着面前这张小脸,这让人无法拒绝的小脸,安然在老师,程贝贝,笑笑期待的眼神以及安泽臭臭的脸下,扯出一抹笑……  “可以。”  两个字让上官萱松了口气,手有些怯生生的握住安然伸出来的手,慢慢的握紧。眼眶红红的,在安然的身上她感觉到了妈妈的味道。从小虽然慕容雪一直在身边,可是她却从来没有感觉到母爱的温暖,她从小就是不喜欢慕容雪……  带着三个孩子上车,上官萱坐在副驾驶座上,而程贝贝很兴奋的跟上官萱说着话。上官萱只是柔柔的回着话,视线却总是偷窥一样的,悄悄的以为安然没发现的看向安然。小手更是悄悄的伸手,搭在安然的腿上,她每次坐爸爸的车时,就喜欢这样,能够感觉到自己离爸爸很近。  安然在等绿灯的时候,伸手摸摸上官萱的小脑袋,这样的动作立刻让上官萱惊喜的笑了,那眼神都含着亮晶晶,让安然还有一丝疑虑的心完全没有了疑虑,这个可爱的孩子,没有人能够拒绝她。  ***************************************  从酒店离开雷辰逸的车速有些快,程涵蕾坐在一边,眼里还有未干的眼泪在羽睫上跳跃着。  车咻的停下,民政局前。  推开车门,打开另一边的门伸手把程涵蕾从车里拉出来。  程涵蕾以为两个人要去庆祝什么的,却没想到雷辰逸会直接带自己来民政局……  “等等,雷辰逸……”  在被牵着走了两步后,程涵蕾伸手拉住雷辰逸,声音还有些沙哑,但却成功的阻止了雷辰逸的步子。  “嗯?”  眉头微蹙,看着程涵蕾的目光里隐隐透着一抹黝暗,她如果没有合理的解释耽误了他的时间,他非得好好收拾她不可。  “证件都没带,你来这里做什么?”  有些无主听看着雷辰逸,她的身份证虽然带了,可是护口本还在家里……  眼角微微上扬,雷辰逸像变戏法一样的突然从怀里掏出一样东西。两本护口本在程涵蕾的面前晃了晃,然后拉住程涵蕾就往里走。  “还是等等……”  程涵蕾心跳加速,声音都有些颤抖了。即使这一路上都在平复自己刚刚的心情,但是这冲击太大了,应该说惊喜太大了,大的让她一时间没办法反应过来。因为太过于惊喜,这一切直到现在她都觉得像是一场梦一样。  眼前这个男人真是雷辰逸吗?他真的为了自己而选择退了下来了吗?他明明一直在为了这个而努力,好不容易有了现在的成就,他怎么会舍得丢弃的。  “理由?”  雷辰逸有些不爽了,他现在很急,很急的要把他的姓冠到她的身上。对于程涵蕾现在这婆妈的劲……。  “你真的确定要跟我结婚吗?你是不是被附身了?”  程涵蕾突然伸手捏了捏雷辰逸,手用力的捏着他的脸一点也不客气,在看到雷辰逸的脸皱成了一团,而且那眼底的黝暗越来越甚。那危险的眼神一点也没有错,真是雷辰逸……  雷辰逸面色臭的厉害,看着程涵蕾那模样,嘴角在抽抽。  “啊……”  程涵蕾正在讪笑间,其实真不能怪她,她真是太紧张了。  身体突然腾空起来,而她已经稳稳的落在了雷辰逸的怀里,为了怕落地双手立刻圈住了雷辰逸的脖子,突然靠近的气息,近距离的看着雷辰逸那俊逸的轮廓,每一分都似是雕刻出来的一般。而拦腰抱起间,程涵蕾感觉到自己双腿上落了一件外套,而看着那露出来的长腿被盖着,衣服被圈在他的臂弯里。  雷辰逸扫了程涵蕾一眼,抱着程涵蕾一边大踏步的往里走,一边警告般的开口道:“从现在开始到签完字,一个字不许说。”  那命令的口吻让程涵蕾嘴角忍不住上扬,这一切都是真的,她真的要嫁给雷辰逸了。  手搂紧,安心的把自己靠进雷辰逸的颈间,整个人依赖着他。也不管两个人这样进民政局有些太轰动,而雷辰逸丢了包袱一样,丝毫不介意从里面走进去时那投在他身上的各种异样的眼光。目标明确的往里走,左涧宁早就安排好的一间单独的办公室。直接走到那边……  “开门。”  程涵蕾乖乖的拧开门,然后雷辰逸不斯文的用脚再踢上。那一脚力道有些足,砰的一声让坐在位置上戴着银边眼镜的男人脸一僵。抬头看着以这么粗鲁方式进来关门的人,在看到是协辰逸的时候,男人嘴角微微的僵住。  跟雷辰逸的关系并不熟,两个人是大学同学,偶尔也有些联系。左涧宁安排说是他要结婚,这还真有些震撼。  放下程涵蕾坐进椅子里,然后把手中的护口本往男人面前一扔……  “快。”  一个字让男人嘴角抽了一下,那副命令人的口气,还真让人听着不爽。  轻咳了一下,不搭理雷辰逸把视线转向坐在那里不语的程涵蕾。看着那美丽的小脸,再往下,那露出来的锁骨真是很诱人,再慢慢往下。  “砰……”  一巴掌突然拍在桌面上,雷辰逸的目光如野兽般凶狠看向男人……  警告意味十足,刚刚搭在手上的西装直接往程涵蕾肩膀上搭上,然后扣上扣子完全的包住程涵蕾,遮住男人打量的视线。  今天6000字更新完毕。。。。明天再见。。。。  入群的童鞋记得先留言并且加上留言时的用户名。。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