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387章:吃药,有用吗?

第387章:吃药,有用吗?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4253更新时间:2015-06-07 10:42:15
   突然转身,上官爵看着Peony,眼神如冰……  Peony被那如冰般的眼神刺的愣在原地,半天没反应。直到砰的一声关门声把Peony震醒,睁着美丽的双眼看着那扇门,眼眶刺痛的厉害,更有有液体在里面打转。Peony倔强的抬起头,轻咬着下唇硬生生的把眼泪给憋了回去。  走回房间,换上衣服往厨房里走。  从冰箱里拿出菜,系着围裙在厨房里忙碌着。池子里放了一半的水,关上水龙头。Peony双手开始清洗一边的菜,慢慢的,慢慢的,像是慢镜头般手动作顿住……  隐忍着的眼泪从夺眶而出,啪哒两声,泪水落在水面上,荡漾出一圈圈涟漪来……  晚饭异常的安静,Peony也没有说话,只是眼眶有些红的低着头一直默默的吃着白米饭。其实并不喜欢吃白米饭,可是为了融入上官爵的生活,她努力的学习着该怎么爱他所爱……  上官爵吃的很少,放下碗站起身没多说什么已经转身再次回了房。  少了上官爵的餐桌更加冷静了一些,Peony坐在那里盯着面前的菜,一点胃口也没有。  站起身,开始收拾。那一道道精心做的菜几乎都未动,一盆盆的倒进垃圾筒里。不管自己怎么学,也学不到涵蕾做菜的味道,不管自己做的多么接近这都不是涵蕾做的。所以,中午的时候,上官爵可以吃两碗米饭,可以吃很多菜,而晚上便又如之前一样,如同猫胃……  手上一滑,碟子落进了池子里,碎裂的声音让Peony有些回神。第一反应就是伸手把碎的碟子拿起来……  撕……  一阵疼痛从手指间席卷来,Peony立刻缩回手,看着手指上那慢慢渗透而出的鲜血,Peony静静的,静静的,一瞬之间,心痛难挡。  **********************************  等一切都忙好后,Peony倒了一杯开水,手上拿着一样东西走到上官爵的门前。敲了敲门,没有听到里面有声响。深吸了一口气,努力的扬起一抹笑,不想让上官爵看到自己任何异样。  “爵。”  主动的推开门走了进去,看着坐在那里的上官爵,端着开水走了过去。  “该吃药了。”  把手中的水和药递到上官爵的面前……  上官爵未转头,目光依然是看着外面的万家灯火,室内未开灯,只有客厅的灯光透进来。借着灯光看着上官爵那面无表情的脸,冷漠的会让人揪疼了心。  见上官爵不理自己,Peony再次温柔的提醒道:“爵,吃药。”  “出去。”  “你先吃了药,我立刻出去。”  “我让你出去。”  “爵,你先……”  “我让你出去。”  大手用力的一挥,一手的药丸被上官爵的手挥的满地都是,而另一手的温水也一样被那力道挥的晃动,杯子里的大部分液体都泼到自己的身上。水并不烫,可是那些液体却跟硫酸一样,从被泼的地方一点点的腐蚀进心口的位置,烧的疼很疼很疼。  最终,什么也没有说。Peony蹲下身子,一粒粒的捡起地上的药,然后默默的转身往外走。肩膀在颤抖着,唇瓣紧紧的抿着,要很努力才可以让自己不在上官爵面前哭出声来。  门掩上,上官爵坐在那里,地上还有水洒了的痕迹以及床角处那胶囊的药丸……  有用吗?  *****************************************  风擎宇坐在二楼的阳台上,桌边放着一杯饮料,手上拿着的是一本名著,已经翻阅了一半。  今天看书的进度很慢,脑中时不时的会浮现出昨天晚上在楼下听到妈妈和爸爸的谈话,从妈妈的口中听到了一个说起来很陌生,但莫名的却让他记住的名字。  安泽。  楼下突然传来久违了几天的声音,风擎宇在听到程贝贝声音时,漫不经心的放下手中的书站起身。遗传了他爸风拓熙的高大,七岁的风擎宇明显比普通的小朋友要高一些,此时双手撑在栏杆上,看向花园外隔壁门外的画面。。  几天没见,程贝贝依然是扎着两个冲天的羊角辫,从车里下来那看起来肉嘟嘟的小脸依然是白痴的笑容。一张永远只知道吃的小手上还握着一根棉花糖,正在舔着。那脸上一片满足,跟在吃山珍海味一样。在他的世界里永远不能理解,甜点和这些看起来就是垃圾食品的东西,怎么能吃的那么一脸享受……  正在心中腹诽的批评着,风擎宇的眼眸突然阴霾的眯起来。  从车里跟着下来一个看起来完全是个小矮子的男孩,比程贝贝高不了多少,一脸故作深沉的冷酷,一看就是在装。看着他走进那个小白痴,从口袋里拿出一条白色手帕正在帮吃棉花糖粘到嘴上的程贝贝把那些残留物擦掉,而程贝贝白痴的笑着看着那个小矮子……  装深沉的小矮子看到小白痴笑的更白痴后,脸上竟然有着一抹看起来也白痴的笑容。而那个小白痴竟然踮起脚尖往那小矮子的脸上亲了一下,没发现自己手扣在栏杆上的力度加重了一些。  那就是安泽,小白痴说要做他媳妇的人,竟然用手帕,真够娘的。  一直到程贝贝主动的牵着安泽走到隔壁去,风擎宇的视线还未收回,若有所思,也不知道在捉摸什么。袁点点端着刚做的甜点走到楼上,就看到儿子站在栏杆边看着远方。立刻放下手中的甜点,夸张的惊呼道:“小宇,当心,来,妈妈抱你到安全的地方,我的宝贝啊,吓死妈妈了,你没事吧。你怎么能到那么危险的地方,要是不小心的跌下去我可怎么办啊?妈妈可就你这一个儿子啊,妈妈的心肝啊,妈妈的宝贝啊……”  满脸黑线被搂进袁点点那有些傲人的胸口,差点没闷死。很冷静的从袁点点傲人的胸口挣脱,然后不着痕迹的推开袁点点走回自己原来的位置坐下,对于他妈的爱时不时的上演一些脱线的戏码,早已经习惯。虽然习惯,但不代表他会白痴的跟着一起出演……  唇半没抬。“小宇,你是不是在嫌弃妈妈?”  看着儿子刚刚脸上明显的嫌弃,袁点点有些受伤了。  站在风擎宇的身边,有些委屈的红了眼眶。  风擎宇刚拿起放着的名著,还未开始看在听到袁点点的委屈的声音时,不得不转过视线看向他的妈。明明都三十好几了,竟然还把自己当几岁的孩子,试图让人天天哄着。  “没有。”  “你就是嫌弃妈妈了,我知道我是有些笨,没有你跟你爸爸聪明。我知道……”  风擎宇额头的黑线更多了几条,要是让他妈继续说下去,起码要关于嫌弃这个话题说上半个小时……  有些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力持用很认真的语气说道:“妈,真没有。”  “真的没有吗?”  “真的。”  更加真诚的声音。  “那你为什么从来不吃妈妈做的甜点,这不是嫌弃是什么?你看看别人家的孩子……”  袁点点顺势而上,自己多希望生个贴心的小棉袄啊,可以跟自己一样爱吃甜点,可以靠在她的怀里撒娇,就跟贝贝一样。可是,她不争气啊,生了个儿子。还想再生,可是她亲亲老公就是不愿意,在风擎宇两岁后,在她深深的觉悟到她的儿子永远不会在她怀里撒娇,不会欣赏她做的甜点,不会成她贴心的小棉袄的时候,她立刻跟小姑子米朵朵商量后,就决定主动勾引风拓熙,想让他失控的别再每次都能做措施……  这个男人太自私了,为了自己不禁欲,坚定的不让她生第二个。因为怀孕的那十个月,她反应太大。而且怀的不是很稳,所以两个人不能进行河.蟹运动,所以在擎宇出生后,她亲亲老公再也不让她生了。  她在勾引的道路上,一次又一次的坚.挺的进行着,可是最终都是以失败告终。  一直勇敢的坚持到现在,可是却依然没有一次是成功的。  她生小棉袄的道路上如此的坎坷,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儿子身上,可是儿子真是一次面子也不给啊。  又来了……  风擎宇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在这个家我呆不下去了,连儿子都对我翻白眼了……”  风擎宇无语了……  看着放在那里看起来卖相不错的高点,吃这些东西比吞毒药还痛苦。眉宇紧锁,跟风拓熙相似的眉宇间满是褶皱。脑中突然闪过什么一般,风擎宇站起峰。  “妈。”  “啊……”  正沉浸在演戏当中的袁点点听到风擎宇叫自己,立刻从戏里挣脱看着风擎宇……  “你愿意吃这些甜点了吗?”  “不是。”  “风擎宇,你个坏小孩,你怎么……”  “小白痴不是很爱吃吗?”  “小白痴?”  袁点点困惑的皱眉,突然反应过来风擎宇在说谁……  “风擎宇小朋友,你怎么这么没有礼貌,她不叫小白痴,她叫程贝贝。”  风擎宇直接不理自己的妈,不愿意在这个关于小白痴还是程贝贝的问题上纠结,不管叫什么,她都是小白痴。  “哎,我的宝贝贝贝去拜年了,这不是还没有回来吗?”  她也知道她的宝贝贝贝喜欢吃,要是贝贝在家,她才不要拿自己精心做的糕点来给儿子鄙视呢。  “她回来了。”  风擎宇淡淡的几个字,对自己的妈实在是无语了。昨天晚上还是她主动兴冲冲的跟风拓熙说,她宝贝的贝贝终于要回来了,那兴奋的劲好像贝贝是她亲生女儿一样。现在倒好,转个身就忘记了……  “对啊,我的宝贝贝回来了。”  袁点点双眼闪着褶褶光芒,伸手就准备端起糕点到楼下去,再去叫贝贝过来跟自己一起分享。  “等等,小宇,你怎么知道的?”  审视的目光看着风擎宇,儿子不对劲哦。他一直视贝贝为小白痴哦,怎么突然这么关注贝贝。刚刚儿子站在栏杆边,看着外面。难道,刚刚儿子是站在这里等贝贝回来,难道,他的儿子对贝贝有意思?  袁点点对于自己心中的想法兴奋的不行,转身准备兴冲冲的|逼问儿子是不是对自己中意的儿媳妇有意思……  低头才发现风擎宇早已经端着她的糕点走出阳台 ,正准备下楼。  “小宇……”  “我帮你送到隔壁去。”  风擎宇淡定的说着,把满是好奇的袁点点丢有身后。  在楼梯口正好遇见自己老爸,风擎宇对风拓熙点点头。  “爸,妈交给你了。”  这个世上,最能容忍,也最吃的住袁点点的人那就要非他伟大让他崇拜的老爸莫属了。  “嗯。”  对儿子点点头,没问儿子端着糕点去做什么,只是迈着大步要追上风擎宇一起到隔壁去的袁点点。大手轻松的把袁点点揽进怀里……  “老公,我要跟小宇……啊,老公,你做什么……”  “做昨天还未做完的事情,你还没有告诉我,为什么在被窝里又发现了薯片的尸体,还是被碎尸的五种薯片……”  风拓熙抱着自己的老婆,轻松的往两个人的房间走去。  风拓熙的话音刚落,袁点点立刻消音了。整个人埋进风拓熙的胸口,软软糯糯的撒娇道:“老公,白天人家会羞涩的……”  嘴里说会羞涩,双手却已是缠着风拓熙。其实,偷偷的说,跟老公做一些爱做的事情,她其实还是很喜欢热衷滴……  *********************************  隔壁  程贝贝坐在花园里,蹭在雷辰逸的身上不愿意下来。一个多星期没见,她都想死爸爸和妈妈了。  腻歪的蹭啊蹭啊,正在其乐融融的时候,门外传来门铃声。  阿姨看到是隔壁的小少爷,立刻打开门让风擎宇进来。风擎宇走进花园里,看着雷辰逸和程涵蕾叫了叔叔阿姨……  “你怎么过来了?”  程贝贝一见是风擎宇,有些不友好的看着风擎宇。现在是她的地盘,她才不要忍他呢。程贝贝可没有忘记,那天她叫自己小白痴的事情。  先送上4000字,还有3000字,稍后。  推荐紫紫的老文:《致命婚姻:女人,你只是棋子》文据说很虐,不喜虐的可以忽略,喜虐文的童鞋可以入坑,应该会喜欢。《粉粉老婆:女人,你要负责。》假爱中打酱油的米可儿和风澈冰的故事,男主深情,女主痴情。(附带有袁点点和皇甫栉风的番外。)欢迎入坑。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