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392章:结局倒计时(一)呕吐

第392章:结局倒计时(一)呕吐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8142更新时间:2015-06-07 10:42:17
   (这的确虐的是老雷,人家在蕾蕾从了老雷的时候你们嗷嗷叫说虐老雷不够,这么快就从了的时候人家就已经提醒过了,还有一场虐老雷的。默默的抱头,表拍我。我有友情提醒的。)  过了十几分钟,雷辰逸的电话响起……  “已经查到了,车现在停在机场里。”  雷辰逸方向盘一转,车立刻向机场开去。  雷辰逸因为曾经市长的身份,也有一些关系圈。很快便调到了闭路电视的录像带,当雷辰逸看着程涵蕾和Peony走进机场,而也知道了程涵蕾的确是跟着上官爵离开了。听着机场入口的临检人员说,程涵蕾面色焦急的不顾一切的冲了进去……。  她是如何的焦急,她是如何的激动,如何的尖叫让上官爵站住。最后还不顾自己的危险直接跟着上了飞机,只为了追另一个男人。  心口处在密麻的疼着,站在那里,看着又是一辆飞机起飞……  她竟然一句交待都没有,就这样的离开。  雷辰逸面色冷的可怕,站在原地,久违的寒意在周身包|围着。  “已经查到飞机目的地定的是罗马,如果中间降落在私人的地方话,我们暂时还没办法确定是哪里,需要一些时间。等有消息了立刻通知你。”  雷辰逸点点头,只身站在那里,浑然孤寂。  雷辰逸很冷静,回到公司处理公事,准时五点半起身,拿起外套准备打电话。当握着手机的时候,条件反射的按1时突然愣住,想着还在自己口袋里的手机,雷辰逸扣在方向盘上的手紧了紧。  若无其事的松了紧绷的情绪,然后车开着回到家里。  阿姨打开门,在看到雷辰逸的时候叫了一声先生。雷辰逸如以前一样只是点点头就往里走,里面的程贝贝和安泽听到了雷辰逸回来,程贝贝站起来可爱的对着雷辰逸笑着。  “爸爸。”  伸手抱住宝贝,温暖的小身体,甜蜜的笑容。雷辰逸的视线不由看向后面,还未开口,便听到程贝贝先一步开口……  “爸爸,你没去接妈妈下班吗?”  平时一般都是爸爸妈妈一起回来的,今天只看到爸爸,程贝贝好奇的伸头向后看。程贝贝的一句话让雷辰逸的心又是一抽,手也不由的抱紧了程贝贝,她真的没有回来。  “妈妈有事情临时出差了,需要一段时间。”  “讨厌,妈妈早上走的那么急,都没有亲亲贝贝再走。”  噘着小嘴,程贝贝撒娇着抗议。平时雷辰逸肯定会安抚贝贝,只是今天,心沉的很厉害。最后只是伸手摸了摸程贝贝的小脸,然后放程贝贝下来交给安泽。  晚上吃饭,程贝贝一看到吃的很快就忘记了程涵蕾出差的事情,吃的香喷喷的。吃了饭,也乖乖的跟安泽一起玩。而雷辰逸说是有公事要处理,一个人去了书房。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外面依然没有声响。而他放在一边的手机,从机场离开的时候便一直开着,却一直未曾响过。心中最后的那一抹希望,最终还是幻灭。时钟已经指向十二点,雷辰逸看着一边已经堆满了烟灰缸的烟头,他已经很久没有抽烟了……  最后还是冷静的站起身,回到房间。  卧室里一推开迎面而来的便是程涵蕾那熟悉的馨香,手扣在房门上一点点的关上房门,后背靠在房门上闭上双眼。很多画面都在眼前浮动着,隐隐的还能感觉到程涵蕾的轻笑声。她走的还真潇洒,甚至连打一个电话的时间都没有……  即使上机赶的再急,下机后竟然连一个电话都没有。程涵蕾,究竟是太有恃无恐现在他的爱,还是她的心里其实最重要的并非是他才能够如此的潇洒跟着另一个人离开。  他说过,婚礼的时候是最后一次,那是他容忍的底线。  婚后,上官爵时不时的出现,因为他都在现场,即使有时候察觉到上官爵的眼神他也只是当作没看到。他是胜利者,他试着大方一些。可是,他一步步的退让容忍另一个男人在她的身边,最后的结果是什么……  靠在床上,雷辰逸的双眼越发的冰冷,偌大的床少了一个人显得那样空荡,雷辰逸的视线看着身侧的位置,心越发的冷……  第二天,中午的时候,雷辰逸接到电话……  “飞机并没有在罗马降落,可能在中途的时候在私人的岛屿降落了,我们需要一些时间继续……”  “不用了。”  淡淡的三个字,打断了那人的话。她可以如此不说一句的便离开,他也给了她整整一天的时间给自己一通电话,而最后的结果是……  “我们……”  啪……  直接切了电话,雷辰逸视线看向办公桌上摆的照片,照片里的程涵蕾笑的很甜蜜。两个人的合照,或是和贝贝一起的三人照,或是程涵蕾的单人照。在桌上摆了好几个相框。一个个的收起,一个个的放进一边的抽屉里,再落了锁。钥匙放到了一边,她可以潇洒,那么他也能够潇洒。  既然这么想跟另一个人走,那么,他就放她走……  只是,放她走……  拳头重重的握起,心揪的更厉害……  ****************************************  飞机在飞行了九个小时后终于落在一座小岛上,四面环海美不胜收。程涵蕾把手交给上官爵,下了飞机。  那里已经停了一辆车,而机长跟着一起走了下来。开着车送两个人一起到了里面的一栋花园洋房,并不是很大,却设计独特很美丽。车刚停下,从里面走出来一个四五十岁的阿姨,在看到多了一个人的时候微微愣了一下。  “少爷。小姐。”  然后走到机长的身边,看了一眼程涵蕾,小声问道:“老头,这水灵的姑娘是谁?”  摇摇头,他也不知道突然冲上来的人是谁……  “这是张妈,张叔,照顾我起居的。”  没再提让程涵蕾走的事情,在坐下后,张妈送上茶水后便介绍着。  “张妈,张叔。我叫程涵蕾,你们叫我涵蕾就可以了。”  程涵蕾对两个人点点头,礼貌的笑着。  “原来是涵蕾小姐啊。”  那个原来音拖的有些长,程涵蕾看了一眼上官爵,发现上官爵的面色有些尴尬。  “晚饭已经准备好了。”  程涵蕾站起身,看了一眼上官爵然后走上前问道:“爵,电话能借我用一下吗?”  上官爵的步子顿了一下,看着程涵蕾……  “这里信号没有覆盖,完全不能与外界联系。”  这里是在英国去之前就已经选择好的地方,没想到最后还真的派上了用场。这里是地图上也找不到的小岛。因为有些偏僻,信号无法覆盖,不能与外界联系。  “吃饭吧,我饿死了。”  程涵蕾带过了这个话题,虽然知道雷辰逸听到Peony传的口信后会很生气,但是他一定会理解自己。在爵最后的两个月里,她想让爵走的没有任何遗憾。这一生,注定了她欠上官爵的。虽然说感情没有什么欠与不欠,爱和不爱不能勉强,但是上官爵她却不能不管不问。  上官爵站在程涵蕾的身后,看着程涵蕾纤细的背影,爱了一个这样的女人,这一生并非枉然。  第一天晚上,程涵蕾睡在房间里,张妈布置的房间很温暖很暖和。这里的气温很适宜,不似S市的寒冷。躺在床上,程涵蕾盖着薄被却还是觉得有些冷。没有了雷辰逸温暖的怀抱,真的很不习惯。  辗转的翻身还是睡不着,程涵蕾站起身走到阳台上,这里满天的繁星点缀在天空上,远处就是波澜的海面,入眼的美景让人惊叹。程涵蕾把被子裹在身上,窝在椅子上看着满天的繁星。他会不会也像自己一样,想对方想的睡不着。  在听到Peony说了上官爵的病情时,在听到上官爵傻乎乎的用这样的方式用最后的时间多见见她的时候,心中铺天盖地的满是内疚和心疼。  当下的情形,她根本就没有选择。如果让她放任爵一个人离开,让爵一个人孤独的消失,她怎么可能做的到。  虽然想雷辰逸想的睡不着,程涵蕾却不后悔自己这样的选择。虽然有些任性,有些自私。不过,她相信雷辰逸一定能够谅解的。  夜越来越深,想念的心情无法入眠。  一晃便是一个月过去,每天程涵蕾准时起床给上官爵做早餐,然后和上官爵一起去海边散散步。坐在岩石上聊聊天,在房子的后面种满了花。两个人下午的时候就会去浇浇花,修剪修剪花枝。上官爵的笑容越来越多,而程涵蕾每天都努力的不让自己表现出任何想雷辰逸的心情。  即使每天晚上都辗转难眠,都想雷辰逸想程贝贝想的心里难受。  吃着张妈做的点心,程涵蕾和上官爵坐在天台上,吹着海风。程涵蕾靠在那里,视线看向远方。怔怔的出神,不知道现在雷辰逸在做什么,自己一个电话也没有,他一定想自己想的快疯了。嘴角不由的微微上扬,想到雷辰逸也和自己一样的想着自己,这种心情,又是煎熬,又是甜蜜。  上官爵侧头看着程涵蕾,在看到程涵蕾脸上的那表情的时候,眼神不由的深邃了几许。喉咙有些干,唇瓣蠕动着,最终还是把话压了下去。默默的收回视线看向远方,如同这一个月里其他时候一样,沉默不言。  这样的美好,他想要留住。哪怕只是有限的时间……  ***************************************  “爸爸,妈妈什么时候回来啊,贝贝都快想死她了。”  雷辰逸回到家里,看着程贝贝赖在自己的怀里撒娇着……  “我想给妈妈打电话,贝贝真想妈妈……”  程贝贝磨蹭着要给程涵蕾打电话……  “贝贝,妈妈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出差,爸爸带你跟安泽视频通话好不好?让安泽陪你说说话,妈妈很快就回来了。”  “好吧。”  程贝贝噘着小嘴,她不知道妈妈具体是走了多久,但是她知道已经好久好久了。感觉好久好久没有看到妈妈了,她还没有这么长的时间没有看到妈妈过,真的好想好想妈妈啊。  坐在电脑前,噘着嘴看着屏幕对面的安泽。  “臭安泽,我好想妈妈怎么办?”  雷辰逸在离开的时候刚走到门口便听到程贝贝的话,脚步略微的顿了一下。回头看了一眼闷闷不乐的程贝贝,一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对贝贝说,她的妈妈可能不要她了……  门轻轻的合上,那轻轻的声响又在心里重重的撞了一下。  一个月了,他又等了一个月。却依然没有程涵蕾主动给的消息,回到房间,看着床头摆着的那张结婚照,里面的两个人笑的那么甜蜜。突然间觉得那笑容刺眼的厉害,雷辰逸胸口在起伏着,似乎是在堵着一口气似的,走到床头,拿下那张结婚照扔进了一个大箱子里,再拿出另一个更大的箱子快速的整理着房间里属于程涵蕾的东西,衣服,首饰,甚至是程涵蕾买的东西她都给塞进了行李箱里……  在装完后,直接扔到了另一间房里,接着再回到房间里,看着偌大的空间里,突然间少了许多东西,一时间空荡的感觉,压抑的雷辰逸难受的心抽的厉害。  ***********************************  “涵蕾,张妈已经做好早餐了,起来吃早餐。”  上官爵敲了敲门,里面没有反应。平时程涵蕾都是七点多便起来,做早餐再一起吃早餐。今天早上竟然没有看到程涵蕾,早餐是由张妈做好的。敲了几声没有反应,上官爵拧开门……  “涵蕾……”  看了一眼床上空空的,被子还没整理。隐隐听到浴室里传来声音,立刻紧张的走到浴室门口,伸手敲门。  “涵蕾,你怎么了?”  上官爵有些紧张的敲着门,因为是浴室,上官爵没办法直接打开门走进去,只能在外焦急的敲门。  “我没事。”  过了一会儿,程涵蕾拉开门走了出来。看着外面一脸担忧的上官爵,轻轻的摇摇头,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一早起来胃就不舒服。然后就不停的干呕。  “脸色怎么这么难看?让张妈给你看看。”  上官爵伸手拉住程涵蕾就准备往外走,程涵蕾回扯了一下上官爵,然后停下脚步。  “不用了,我应该是吃坏肚子了。”  程涵蕾低头看着自己的小腹,然后再抬头看向上官爵说道:“爵,你先去餐厅,我换件衣服就过来。”  程涵蕾关上门,然后伸手抚上自己小腹的位置。现在还感觉不到任何的弧度,手轻轻的抚摸着。一开始还以为自己吃坏了肚子,可是想到安然当时怀了安泽时,也是这样的莫名干呕……  她应该是有了雷辰逸的孩子,慢慢的坐在床上,鼻子有些酸,眼眶有些红。她真的有了雷辰逸的孩子,这是上天恩赐给她的孩子。  两行欣喜的泪水滑过脸颊,程涵蕾嘴角勾起甜蜜的笑容……  “宝宝……”  程涵蕾不由的想着,如果雷辰逸知道了这个孩子的存在应该有多开心。想到他激动的表情,程涵蕾的嘴角弧度更加的温柔了。这些天压抑的心情也因为这个小生命的到来而有些缓冲,其实每天不仅是想雷辰逸和贝贝,每天都在矛盾中度过,想时间过的快一些,又害怕时间过的太快。  她想快些回到雷辰逸的身边,可是又害怕时间的流失,也就代表着爵的时间越来越少……  叩叩……  门上传来的敲门声打断了程涵蕾的思绪,手从小腹上离开站起身……  “马上就来。”  快速的换了衣服,程涵蕾迈步走到门边拉开门,看着站在外面的上官爵……  “早餐该冷了,我们下楼吃早餐。”  程涵蕾的嘴角有着一抹柔和的笑容,那是怎么也压抑不住的。一直站在门外的上官爵看着程涵蕾的背影突然开口……  “涵蕾……”  “嗯?”  侧身转头……  “怎么了?”  看着站在原地没动的上官爵,程涵蕾轻扯嘴角。  “没事。”  上官爵压下到了舌尖的话,真要说出口,原来还是很困难。和程涵蕾一前一后的下了楼,然后一起吃早餐。  下午的时候,程涵蕾正在外面晒太阳。手又不自觉的抚在小腹上,抚摸着平坦的小腹明明什么也感觉不到,可是却有一种温暖舒心的感觉。好似真的可以感觉到宝宝的气息,宝宝的存在。上官爵手上端着让张妈熬好的鸡汤走过来,远远的便看到程涵蕾的表情……  脚步微微的顿了一下,最后还是迈步走到程涵蕾的身边坐下把手上的鸡汤放在了程涵蕾的身边。  闻到鸡汤的香味,程涵蕾侧头手条件反射的从小腹上移开看向上官爵……  “喝点鸡汤,你都瘦了。”  上官爵温柔的对程涵蕾笑着,手中的鸡汤刚好是可以喝的温度,不冷不烫。  “你让张妈熬的吗?你的呢?”  程涵蕾看着只有一碗……  “特意给你熬的……”  “为什么……”  给我熬,后面的话未说完,程涵蕾看着上官爵,一口鸡汤还未喂到嘴里,手上的动作顿住了……  “你需要补好身子。”  “爵……”  他知道了吗?  程涵蕾看着上官爵的表情,慢慢的放下手中的鸡汤。表情有些纠结的看着上官爵……  “涵蕾,明天我让张叔送你回去。”  声音很平静,上官爵从早上看到程涵蕾呕吐开始便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说真的,他舍不得。更加很想能够和涵蕾这样度过最后的一个月,可是每天他和涵蕾一起吃早餐,一起看海,一起下棋,一起画画。两个人像是最亲密的两个人,她在他可以看到的视线范围里,只有他和她,这种自欺|欺的感情真的很幸福。  如果不用看到涵蕾时不时的走神,不用知道涵蕾每天晚上坐在阳台上睡不好。一直想要说一句,涵蕾你走吧。只是太迷恋这样虚假的幸福,那句话始终说不出口。  他一遍遍告诉自己,他也可以自私一次,只是这样的自私在知道涵蕾怀孕后,已经无法再自私下去。  涵蕾不易受孕这个事情,他也是知晓的当事人之一。在涵蕾那次雨中晕倒,他送她进医院时便已经知道了这个事情。她不易受孕也就代表着怀了孕可能会很不稳,需要很好的调理才可以。而这里,虽然吃穿都已经准备的很充足,但是毕竟没有专门的医生在这里,如果涵蕾腹中的孩子有事,那么他怎么忍心……  很想很想为自己自私一次,不去想其他,但太爱一个人,无法真的蒙上眼睛,自私的承受这样幸福。  “爵……”  那句我不回去也说不出口,现在她已经不是一个人,还有腹中的孩子,即使还担心上官爵,却也知道这个孩子来之不易。如果有任何意外,也许她这一生真的很难再有孩子了。  看着程涵蕾的表情,上官爵的眼底一闪而过的忧伤。站起身默默的往沙滩边走去,程涵蕾立刻站起身跟着上官爵往沙滩上走。他走的很慢,而程涵蕾也跟着走的很慢。  两个人的都没有说话,静静的在午后的阳光下走着。最后,上官爵站在一处看得到海面美丽风景的地方停下来,没有回头看程涵蕾,而是静静的开口……  “涵蕾,也许我不应该从英国回来。也许我就应该在英国安静的离开,那样我还可以让Makkr帮我隐瞒着你,永远不让你知道。让你可以幸福的和雷辰逸在一起。我自私的在知道了自己时间不多时,选择再回到S市。自私的答应了Peony的提议,用这样的方式陪在你的身边。”  “其实都是我的自私,我想在余下的时间里可以多看看你,哪怕只能以另一种方式。我曾经在回S市的时候想过,直接站在你的面前告诉你我的病情,然后让你选择跟我走还是继续留在雷辰逸的身边。没有这样做,一方面是因为我不忍心,另一方面是因为我害怕。”  “涵蕾,我怕如果提出来了你选择的是雷辰逸,那么我在你心中最后的一点位置也没有了。这个赌我不敢赌,也不能去赌。涵蕾,真的对不起,我的自私让你也被迫跟着我一起自私。看到你出现在机场的时候,我内心有多激动澎湃。其实在余下的日子里,我的确很希望和你一起度过。这一生我从未想过自己会如此爱上一个人,Peony很好,其实只要稍微有脑子的人都知道应该选择Peony,哪怕我只能陪她很短的时间。”  “只是我的心从那一年校园里你的一句拒绝开始,便已经满满都已经是你。一念之间,我们已经错过。你早已经走远,找到了自己的幸福。而我还一直盘旋在原地,一直在等待着一个永远没有结果的爱情。怨天怨地,其实只是命运的安排。”  上官爵慢慢的转过头,看着程涵蕾,伸手轻轻的拭去程涵蕾脸上的泪水,温柔的把程涵蕾抱进怀里。  “涵蕾,雷辰逸是个好男人。从你们的婚礼开始,一直到这段时间参与你们的生活,我更加看到了他对你的爱,他对你的疼。其实我自己都没有把握,如果我们真的走到了一起,我会不会像雷辰逸这样的爱着你。婚姻是最消磨爱情的,而他好似在婚姻的生活里越发的懂得了如何去疼你,体谅你。这样一个男人,值得你去爱,值得你去放弃任何。”  泪水湿透了上官爵的胸口,程涵蕾抱着上官爵,眼泪控制不住的往外滚。  “这一个月是我最幸福的日子,有了这一个月我此身已经没有遗憾了。生死从来都是由命,我已经认命。涵蕾,余下的一个月让我自己一个人度过吧,为了雷辰逸,为了腹中的孩子,也为了我,回去吧,回到雷辰逸的身边。”  “爵……”  程涵蕾无法抑制的颤抖着身体,手紧紧的搂着上官爵,这是无关爱情的拥抱,只是想要抱紧这个让她心疼的男人。  “答应我,每天都要开心的笑,不许因为我的事情而难过。如果你因为我的事情而难过的话,那么我就算离开也永远不会安心。为了让我安心,就当你为我做的最后一件事情。要笑,不许再为了我的事情流眼泪,嗯?”  捧着程涵蕾的脸,上官爵轻笑着。伸手一点点的擦去程涵蕾止不住的眼泪,程涵蕾含泪重重的点了点头。只是在点头的当下,眼泪更是如断了线的珍珠一般,倾泻而下。  沙滩上,两个人人静静的相拥着,他的双臂不舍得放开她。明天,她就要离开自己的视线。明天也许就再也看不到,闭着双眼,感受着程涵蕾的气息。这是最后一次,他为自己而自私一次。  晚餐之后,程涵蕾主动的拿过毛毯邀请上官爵一起赏月。其实今天是月初,根本就没有月亮。上官爵没有戳破这个,两个人走到一边的大阳台上,坐下。帮程涵蕾垫好椅子,然后伸手把毛毯盖在程涵蕾的身上,这才坐到一边。  那一晚,两个人都没有睡。静静的坐在阳台上,看着满天的繁星。上官爵说了很多自己小时候的事情,程涵蕾也说了一些工作上有趣的事情。两个人都努力的忽略离别的伤感,上官爵看着程涵蕾的笑容,牢牢的把那份笑容记在心里,。  时间在不知不觉间的流逝着,两个人聊着,笑着一直到黎明的曙光满照着大地。  “我去给你做早餐。”  在曙光当中,程涵蕾站起身。现在刚好五点钟……  “我和你一起。”  上官爵起身,接过程涵蕾手中的毛毯。和程涵蕾一起下了楼,厨房里,程涵蕾准备着早餐,而上官爵站在一边不时的帮着倒忙。  “上官爵,你在外面等着去。”  程涵蕾看着帮倒忙的上官爵,佯装怒气的瞪着上官爵。上官爵哈哈大笑着,没出去,还在继续的破坏着。导致本来二十分钟就可以搞定的早餐,一直折腾到一个小时。  两个人早餐吃的都很慢,慢慢的咀嚼着。一直到最后一点也都被吃进了肚子里,接着上官爵的表情停顿了几秒。默默的放下手中的刀叉,脸上的伤感只是一闪而逝,站起身,对一边已经红了眼眶的张妈说道:“接下来麻烦你了,张妈。”  “涵蕾小姐。”  张妈抱了抱程涵蕾,一直都知道程涵蕾,更加知道程涵蕾对上官爵的意义所在。这一个月以来,上官爵每天都在笑,嘴角都是上扬的,眼神里的温柔都能滴出水来。能够让他这么快乐的人,也只有程涵蕾。  “好了,我们早点上机,别太晚回去,不安全。”  上官爵牵着程涵蕾的手坐上车,再和她一起上了飞机。漫长的时间里,上官爵一直在找着话题说说笑笑,而程涵蕾的配合的笑。九个小时的飞机,程涵蕾最终疲累的靠在上官爵的怀里睡着了,上官爵一直这样抱着程涵蕾直到飞机降落。  到了S市要降落的时候,程涵蕾醒来。此时正好是下午将近四点钟。  “爵……”  “记得我说过的话,涵蕾,一定要幸福,帮我把我那份幸福一起幸福下去。”  程涵蕾扯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上官爵伸手抱住程涵蕾,低头在她的额头上轻轻的落上了个吻,然后不再给自己后悔的时间,直接毫不犹豫的转身慢慢的往回走。  “爵。”  程涵蕾用力的咬着唇瓣,努力的让自己的眼泪不落下来,一直看着上官爵上了飞机,看着上官爵站在那里对她微笑的挥挥手说道:“拜拜。”  很轻的两个字,他说的是拜拜,不是再见……  因为可能再也不能相见。  在飞机慢慢的消失在视线的时候,程涵蕾还是忍不住泪流满面。  “爵,再见。”  盘么就现。她希望还能再相见……  今天8000字更新完毕。。。。本文定于2月1号大结局。俺们欢呼一下下哈。。。。。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