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续篇:(十九)生死攸关

续篇:(十九)生死攸关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3077更新时间:2015-06-07 10:42:24
   一前一后,上官睿跟在安然和安泽的身后,谁都没有说话。  电梯在合上之时,上官睿在犹豫间还是伸手。电梯慢慢的再次打开,安然和上官睿的目光再次相撞。迈步,走了进去。安然和安泽后退了一步,贴在电梯的最里边,目光直视着电梯,门,从上官睿走进来那一刻,谁都没说话。  彼此的气息在交汇着,上官睿背对着两个人虽然看不到她们的表情,可是却能清晰的感觉到两个人的存在。  叮  电梯刚上升一格,突然又停下。不知道怎么二楼会站着七八个人,在电梯打开后,蜂拥的往里走。上官睿的身体后退,而前面很快便站满。把上官睿挤到了安然和安泽的面前。  “挤一挤,挤一挤。”  电梯在合上的时候,从外面突然又走进来一个人。往里冲的速度让前面的人又突然往里一挤,上官睿本来离安然还有一点距离,这样一挤,上官睿整个人就靠向安然。安然身体一绷刚准备让开,上官睿自己已经一手撑住电梯冰冷的墙壁。  这样的动作阻止了自己压向安然,却形成了一个天然的保护伞,把安然护在了怀里。安然护着安泽,上官睿护着安然。如此,仿佛张开了羽翼直接把两个人护在了自己的羽翼之下。  安然头低着,人多了起来。电梯里开始充满着各种的味道,但是属于上官睿的气息却依然清晰的呈现在她的鼻息间。安然即使没有看向上官睿,也能感觉到上官睿的目光一直停在自己的身上。视线即使努力的避开,还是触及到了他的胸口的位置。看到他撑起的双臂,看着他把她和安泽护在怀里。  鼻子莫名的一酸,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手被一双小手握紧了。  气氛很是凝结,安然觉得有些窒息。  电梯从六楼开始的时候,人陆续的开始从电梯里走出去。到八楼的时候,电梯里已经很空散。上官睿低头看了一眼安然,扣在墙壁上的手悄悄的收紧了些许。最后还是在电梯叮的一声合上时,默默的收回自己的手臂,转过头。  安然搂紧了安泽,悄悄的呼出一口气。憋气太久,脸憋的有些红。  其实,面对他,会有着心悸。有一种感情,深入骨髓。明明知道不再可能,却依然无法忘怀。就像是在心底刻上了一个名字,除非挖了心,否则,如何能够忘记那个已经刻骨的男人。  上官睿眼眶有些酸涩,舌尖打转着,有无数的言语,可是最终只是默默的沉默着。因为他懂得,安然不想面对的。  只是,刚刚每一个低头看到安泽那淡漠的表情,依然会刺痛他的心,没有人知道,他有多想,安泽可以叫他一声爸爸。这个世间父亲都应该享受的两个字,对他来说却是太过于难得到。  电梯上了十楼时,突然电梯一阵晃动。  轰……  一声剧烈的响声后,电梯突然停了下来。  “小泽,别怕。”  安然第一反应就是护住安泽。而上官睿在电梯停下的那一刻,条件反射的转身,在电梯里一片黑的时候,凭藉着感觉,一把抱住安然,紧紧的搂进怀里。  “安然,别怕,我在。”  两个人几乎是同时开口,而安然在被搂进怀里的那一刻,结实的手臂紧紧的圈住她纤细的身体,而她把安泽护在怀里,他再次撑起了羽翼护她周全。黑暗,好似不再那么可怕。而在她怀里的安泽动了动,最终没有说什么。  上官睿在黑暗里看不到安然和安泽的表情,只是在那一刻,条件反射的想要护住他最想保护的三个人之二。  看不到彼此的表情,只有呼吸教缠在一起。安然的后面是上官睿结实的胸膛,像是最安全的港湾。心中最柔软的那一块,软成了一团。其实理智告诉她,应该立刻离开上官睿的怀里。这样,不允许。但是,在这一刻,只有三个人的世界里,安然一向理智的大脑开始反叛了起来。  她慢慢的闭上双眼,放任了自己任性了一回。把自己的情感和泄露了些许,身体依进了上官睿的怀里。这一刻,她想忘记自己是已婚的身份,身后,是自己爱到骨子里的男人。是自己第一眼爱上,再也无法忘记的男人。  上官睿的表情一怔,在感觉到安然靠进他怀里的那一刻,眼眶莫名的一酸。手悄悄的收紧,黑暗的恐惧,好似彼此都已经忘记。只剩下了他与她,还有他们的孩子,安泽。  空气,开始变得稀薄。上官睿和安然好似都没有发现,而安泽此刻也格外的安静。他是第一次体会到爸爸这两个字的含义,在他六岁的人生里,爸爸这两个字眼一直只是表面的字眼。他的爸爸,只是爸爸这两个字。而没有任何实质性的意义,此刻,在黑暗的电梯里。空气越发的稀薄,他被妈妈和爸爸护在怀里。  从小就独立坚强的安泽,这一刻,突然发现自己只是个六岁的孩子。  “小泽,别怕,很快就会有人来修理,不会有事的。”  安泽没有回应,而上官睿的大手情之所至的摸索的按在安然的小手上,附带的也握住了安泽的手。而安泽在感觉到那双大手的温暖时,指尖动了动。准备抽离间,上官睿的大手也颤抖了一下。似乎是发现自己在做什么一般,有些惶恐的准备收起。却发现,安泽那准备抽离的手最后安静的放在安然的手里,那一刻,上官睿眼底的湿意突然汹涌了起来。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这一刻,上官睿只觉得在黑暗里,有两行温热的液体滚出了眼眶,啪的落在安然的后劲。  即使快速的别过头,让眼泪干涸在眼眶里。安然还是被那抹滚烫给震惊了,侧头看向上官睿的脸,即使在黑暗里什么也看不到,却条件反射的这样看。眼眶也跟着莫名的酸涩,为何,一定要走到这一步,都不能回头的这一步。  看不到彼此,却能够感觉到彼此眼神的交汇。  一家三口,在面对着呼吸越发的困难间,彼此间的依靠。他的手臂,成了他们的港湾。  外面开始有声音,只是里面的三个人都没有动。直到电梯叮的一声打开,光亮突然射进来。在那一刻,安然和上官睿同时看到彼此的眼神。那里面那抹没有遮掩的情意,直接的让彼此迅速的别开视线。  这一刻,在心底漾开。  匆忙的起身,安然抱着安泽退开。而上官睿在手上一空时,慢慢的看向双臂中的空荡荡,默默的低下头,悄悄的握紧双手。  看着安然和安泽被拉上去,上官睿也跟着被拉上去。  安然几近是逃避一般的在被拉上去后,就带着安泽快速的往前走。而上官睿被拉上来之后,安然的身影已经消失在转角处。  **************************************  “涵蕾。”  “干妈。”  病房门推开,安然牵着安泽走进来。还躺在床上的程涵蕾在看到是安然和安泽的时候,立刻开心的让雷辰逸把床摇起来,找了个借口的对雷辰逸说道:“等会再喝,安然来了,我跟安然聊聊。”  “你们有一下午的时间可以聊。”  雷辰逸微微蹙眉,对于吃这些营养品,程涵蕾抗拒的厉害。从昨天开始,哄程涵蕾吃点补品困难程度之高,达到五颗星。  “我刚已经喝了一大碗鸡汤了。”  程涵蕾别过头,有些埋怨的看着雷辰逸,虽然医生说,自己因为生下双胞胎,身体是有些虚弱。可是也不至于虚弱到要两个小时补一次的地步。她要真做月子这样的吃,她这身材什么时候才能够恢复。  但是跟雷辰逸怎么讲也讲不通,要是说的她脸红脖子粗了,他也不跟自己急诊,直接自己就口,直接嘴对嘴的喂自己。那模样别提多霸道了,以前挺喜欢他的霸道的。但是关于这一点,她现在是越来越不满雷辰逸的霸道了。  “涵蕾,他说的对,你身体虚弱,要多吃点。”  “安然,你怎么也站在他那边。”  “我是站在正确的一边,抗议无效,小心我们合伙灌你。”  安然笑着,努力的把刚刚电梯里的事情给挥去。身体却有些紧绷,上官睿来医院,很可能是代替上官爵来看程涵蕾的。  程涵蕾唇瓣抿着,有些孩子气的模样。安然这下子真笑了,忘记了刚刚那一幕。  那只是瞬间的失控,不应该记在心上。  程涵蕾于是没办法,只能在雷辰逸和安然的眼神盯视下,喝了那剩下的半碗汤。已经记不住雷辰逸说是用什么熬治的,只是觉得,两个小时喝一次汤,要有多腻就有多腻。  对了,提前通知一下:在续篇结束后,会先写一个很简短的小番外,是关于上官爵的。纠结于上官爵生死问题的亲们,别错过了。算是送给喜欢上官爵亲们的一个新年礼物,希望你们喜欢。。  此合时门。推荐老文《致命婚姻:女人,你只是棋子》很虐的文文。《粉粉老婆:女人,你要负责。》很逍魂的文文。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