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续篇:(二十一)求推荐票,求推荐票

续篇:(二十一)求推荐票,求推荐票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4385更新时间:2015-06-07 10:42:25
   今天正好是陈医生值班,雷辰逸顶着被陈医生煞到的压力。最后,陈医生同意让程涵蕾一个人进去看一眼。程涵蕾穿着病服,外面披着外套。听到陈医生同意了,兴奋的抱住雷辰逸。  “看一眼就出来。”  “知道了,陈医生。”  靠在雷辰逸的怀里,程涵蕾重重的点点头。  她的儿子……  程涵蕾站在外面,这里完全是隔离了细菌,不让他们来看宝宝,完全是因为害怕有病菌侵入,会影响孩子的健康。孩子刚出生,免疫力太差。  孩子从氧气箱房里只有一天,第二天就移到了这里。知道儿子一出生身体要比其他孩子弱很多,相较于女儿的白白胖胖,儿子好像瘦了很多。小小的,有些不足月的感觉。此时,他正躺在单独的氧气箱里。  里面总共有十几个孩子,程涵蕾还未看到脚上的出生牌。一眼就看到了最中间的那个小生命,他的眼睛,真的太像雷辰逸。五官因为长开了,不似刚生出来的皱巴巴。其实还是看不出来像谁,只是那双眼睛,就跟雷辰逸的眼睛一样的深邃迷人。  心,顿时就柔了。  脑中的那些胡思乱想,在一瞬间都被敲灭了。  手贴上了冰冷的玻璃,脸慢慢的靠近。对上里面的那双眼睛,孩子好似刚睡醒。正睁大着双眼看着她,那眼睛如此的沉静。就如安静时的雷辰逸一样,没有那么的深沉但一样让人挪不开视线。  这是她跟雷辰逸的儿子,一个延续了他特征血液的孩子……  眼眶一热,眼泪就这样盈满了眼眶。一种莫名的满足感动,在心底滋生着。  ***********************************  雷辰逸抱着怀里的程涵蕾,从出来后就一直哭。于是雷辰逸立刻把程涵蕾给抱了回来,进了病房后躺在床上,她窝在他的怀里继续哭。问她也不说话,只是哭。  “唔……”  被堵住的唇瓣,程涵蕾满是眼泪鼻涕的小脸与雷辰逸贴在一起。被吻的娇喘吁吁的终于忘记了要哭,手抵在他的胸口,承受着雷辰逸本来只是为了让她停止哭泣的吻。却因为一时没控制住,一发不可收拾的越发的加深了这个吻。  “唔……没……气了……”  脸被憋的通红,程涵蕾推开了雷辰逸,满脸通红的不停的喘息着。双眼有些怨怼的看着这个把自己差点吻窒息的男人,眼底透着绿油油的光。  程涵蕾脑子里突然就闪过一首歌《饿狼传说》。  “为什么哭?”  即使出了一点小小的意外,雷辰逸还未忘刚刚未得到答案的问题。  “没什么。”  程涵蕾脸一红,顺势躺到床上,拉着被子就把自己盖上。  雷辰逸跟着躺倒,把缩成一团的程涵蕾搂回怀里,然后低头在她的唇上咬了一下,以惩罚她在这里转移话题的惩罚。  “为什么哭?”  被顶着,逼着不能移开视线。程涵蕾脸有些红扑扑的,哭过的眼睛还亮晶晶的。在灯光下特别的迷人,雷辰逸心动的厉害。手指摩挲着她的唇瓣,亲吻着她有些湿的眼。  “我只是觉得好感动,在我看到他与你有一双一模一样的眼睛时,就莫名的想哭。老公,怎么办,我好像越来越爱你了。”  眼神亮了,眩目的让人迷醉。雷辰逸心中起伏过大,静静的看着程涵蕾。手臂微用力,把程涵蕾用力的搂进怀里。脸贴在他胸口的位置,那乱了频率的心跳声,起伏间,让人无法不陶醉在其中。  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执一人之手,携手到老。  幸福,不是爱的有多轰烈。幸福是一切尘埃落定归于平淡,有个人还爱你一如最初。  安静的沉默了很久,程涵蕾已经有些昏昏欲睡,搂着她的雷辰逸突然往后退了一些。大手再次摸上了她的脸,指腹轻轻的滑过她闭着的眸子。  “蕾蕾。”  声音,带着他独有的低沉。程涵蕾困意朦胧,听到雷辰逸的声音含糊的嗯了一声。  那声音带着敷衍,明显的不想再说话。  “你说什么?”  程涵蕾睡意朦胧的双眼突然睁开,看着近在眼前的俊脸。  雷辰逸没再重复,只是用那双深情的眸子看着她,手指摩挲着她的唇瓣轻声温柔的低语道:“我不想你再受到任何疼痛。”  不想再让她经历一次,虽然很喜欢自己拥有很多孩子。一是程涵蕾身体的现况不允许,一方面是因为他不想再有意外而有孕,再让她承受一次。手术室里的撕心裂肺,看到她痛苦的为他孕育生下两个孩子,他的心里满满的都是感动和怜惜。  不舍得,真的不舍得再让她重复的再经历一次。  有了两个孩子,有她,这一生他已经觉得很满足了。  上天,已经很是眷恋他。而他,不舍自己最心爱的女人受这样的苦。  “好。”  点点头,有两个孩子,他们还有贝贝。  他又在为自己改变,虽然还是不改喜爱用实际行动表达的性格。但是,在某些大事情上面,却愿意和她商量。即使她知道,就算自己不同意,他只要做了决定的事情就不会改变,因为他走的每一步都是以她考量为先,经过慎重考虑后的结果。  但是,她却很喜欢这样的感觉。这种被他重视的感觉,困意来袭。带着幸福的笑容,把自己贴近雷辰逸,她这一生的依靠。  ******************************  铺天而来的压力,从安然牵着安泽走进丘家客厅开始。那股子压力就扑面而来,看了一眼坐在客厅里的人。  “爸,妈。妈。”  “爷爷,奶奶,外婆,丘爸爸。”  “小泽,先到楼上洗澡睡觉。”  安然温柔的摸摸安泽的小脸,从S市赶回来,已经很晚了。安泽乖乖的点点头,然后乖乖的跟坐在客厅里的长辈打了招呼,然后就转身上楼去了。  “然然,坐。”  在安泽上了楼后,坐在最中间的丘渊第一个开口。他的声音一向严肃,此时更是严肃了几分。  安然轻点头,然后坐到安母的身边。安母脸上有些担忧,伸手握住了安然的手。安然在感觉到妈妈手指间的冰冷时,安抚的握紧了。  “然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在丘渊和蓝苑开口之前,安母先开了口。把桌上的东西翻开给安然看,安然在看到报纸上的那张照片的时候,表情未变,但心中已经知道是为了什么了。  “上官睿代替他弟弟去看涵蕾,我跟小泽正好和他坐一部电梯。电梯出了事故意外,困住了我们三个。只是刚好是上官睿和我们一起困住。”  她后意在。安然的声音没有什么情绪,很平静的解释着,眼神更是安静的看着坐在对面的丘渊。  作为丘家的大家长,丘渊看着安然,然后继续开口道:“然然,这次只是一次意外。但是,在外界看来就不是意外这么简单了。我们丘家一向注重名声,一次可以说是意外,如果以后再出现这样的情况。被人拍到,那就不是意外两个字可以对外解释了。”  “爸,我知道了,以后我会注意,不会再有下一次了。”  安然心微微的往下沉,但却没有辩解。只是乖巧的开口,那样让人连责怪都不忍心。  “爸,安然也累了。安然已经解释了,这次只是一次意外。我会处理好这件事情,一定会不让这件事情影响到丘家。”  “嗯。”  丘渊点点头,而坐在一边的蓝苑似乎还想开口,却被丘渊一个眼神阻止。  当天晚上,安泽留在丘家睡。而丘泽在送安母回去的时候,安然跟着一起。两个人没再回丘家老宅,而是回到了两个人的住处。  在送了安母回去之后,丘泽和安然一路都没有说话。  回到家里,洗澡。上床,一气呵成。安然从浴室里走出来后,看着已经卧倒的丘泽。站在床边安静的看着丘泽的沉默,他埋在心里的事,沉的想压下。但是表情却已经出卖了他,他想装不在意,但是一张表情,已经把他心中的情绪表露无遗。  “没什么想问的吗?”  安然掀开被子靠在那里,侧头看着背对着自己沉默不语的男人。没有立刻再追问,安静的等待着。身边的丘泽在沉默了一会儿后,突然掀开被子坐起来。目光直直的看着安然,眼神里闪着一抹复杂的光芒。  “我信你。”  最后,丘泽还是什么也没说。只是看着安然的眼睛说了三个字,伸手抱住安然。安然顺势的靠进他的怀里,安静的沉默着未语。闭上双眼,嘴角却有一丝苦笑。其实,他并不相信自己。其实,就连自己也不相信自己,怎么能让丘泽相信自己。  “那只是意外对吗?”  被搂进了怀里,安然看不到丘泽的表情,却在听到他话里的语气时,心中情绪更是复杂。  “丘泽,你累了吗?”  安然靠在丘泽的怀里,明显的感觉到了丘泽的疲惫。  “什么意思?”  像是一只刺猬被刺到了,丘泽立刻推开怀里的安然,双眼警备的看着安然。  “安然,为什么突然这样问?是不是在电梯里,上官睿跟你说了什么让你有了其他的想法?从我娶了你开始,就我没打算要放手,就算直到现在你心里的人还是他,我依然不会放手。总有一天,你会爱上我的。一定会。”  丘泽的话说的太快,在理智控制内已经脱口而出。当看到安然沉静的脸时,丘泽有一种狼狈的感觉。。  “安然……”  丘泽刚刚有些高扬的声音慢慢的变低,手再次搂住安然。  “如果我真的永远也忘不掉他怎么办?”  安然疲惫难挡,其实这话不该说,不能说。但是靠在丘泽的怀里,安然喃喃轻语。不知道是在对自己说,还是在问丘泽。扣在安然双臂上的力道,明显的变重了。  夜,越发的静。夜深人静,相拥的两个人都无眠。有些东西不提不代表不存在,有些人压在心底不代表就已经忘却。选择了一条自认为最好的路,却在坚持了还未一年,就已经疲惫不堪。  婚姻,原来真不是用来避风的。  婚姻,原来真不是只有两个人。  **************************************  “放心,没事。”  安然安抚着程涵蕾。  那事就像是生活里的一个小插曲一样,被丘泽就这样的抹去。不管是真抹去还是未抹去,只是第二天一早。他装得跟没事人一样,亲吻她的额头,上班。中午还给她看样子个电话,说是晚上会回来吃饭。  一切,又好似恢复了原来的模样,只是心口处却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在越积越多。  “没事就好。”  程涵蕾悄悄的松了口气,然后跟安然说了一下自己昨天晚上去看了儿子。那兴奋的模样,让安然想到自己曾经看到安泽时的模样。因为爱着提供这个孩子的男人,所以才能够在谈论着孩子如此的兴奋。  因为爱着一个男人,所以才会愿意为他生孩子。即使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在也许永远不能在一起的情况下。  “安然?”  “嗯,我在。孩子名字还未取吗?”  “嗯,还没有。后天出院,回家再帮宝宝取名字。”  对于孩子的名字,他们想要慎重一些。  两个人又随便聊了几句,便挂了电话。  接下来,出院。朋友同事都开始陆续的往家里跑,而袁点点去医院看了两次程涵蕾。现在程涵蕾搬回来后,便天天往隔壁跑。  爱死了程涵蕾家的两个孩子,因为当时自己生孩子的时候,自己也算是个孩子。虽然她一直都像个孩子一样,那时候有了擎宇的时候,并没有准备好做妈妈。一直被风拓熙宠着,所以在怀了孩子后,有些惶恐害怕。  从怀了宝宝,到生了擎宇,再到照顾擎宇,几乎都是风拓熙一手包办的。  完全的就履行了他说的那句话,她只管负责生,其他的事情,都由他来包办。  以至于,当时觉得很幸福。不用管孩子,但是现在想起来,是不是因为自己没有带擎宇,所以擎宇才会跟这个做妈妈的不亲。不都说,孩子会亲妈妈一些吗?  风拓熙又不愿意再让她生一个玩,所以,她的目光就锁定在了程涵蕾生下来的两个宝宝上了。  (征求宝宝的名字,男女宝宝都需要啊。有好听的,在留言板上告诉紫啊。拜托拜托了。)  看到有童鞋问夏若雨,夏若雨已经结局了,那就是我给她和封希瑞的结局。(另,再解释一下,紫因为不能上线,一直是用手机看留言的。回复留言很不方便,所以,很多都没回复。但紫都有看到,么么。)  推荐完结文《致命婚姻:女人,你只是棋子》很虐的文文。《粉粉老婆:女人,你要负责。》很逍魂的文文。《危情陷阱:女人,别想抗拒!》。紫紫推荐,质量保证。不入坑会后悔滴哟。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