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续篇:(三十四)隐瞒的秘密

续篇:(三十四)隐瞒的秘密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6187更新时间:2015-06-07 10:42:28
   “那天弄的是不是?”  他记得那天碎了的瓷片,他走后,她一个人是有多痛苦。明明说过不在意的,但是,要求多的人也是他。逼着她的也是他,这几年来,他无形中又给了她多少压力。她努力的配合着,渐渐的越发的消瘦。  看得到她的消瘦,一个劲的要她多吃。但是,明明知道有些东西,不是光靠吃就可以做到的……  安然看着丘泽自责的模样,心中难受。  其实跟他没关系……  “是我自己不小心,你别自责。”。  安然说着就要拉下裤管,她没想过要让丘泽知道。  丘泽没再说话,只是单膝的跪在那里,眼眶红的厉害。他怎么舍得伤她,让她受一点伤。他甚至可以想象得到,她在他离开后,心里难受的跪在厨房里的模样。他在痛苦,她也在痛苦。他会因为她的痛苦痛苦,而她同样也会因为看到他痛苦同样的痛苦。  “老公,我真的没事。已经不疼了,再过几天就好了。”  安然声音有些急,想要让丘泽放心。  “对不起。”  沙哑的声音,丘泽头埋在安然的膝盖上,避开了伤口。满是自责的声音,分不清究竟是为了这次的伤,还是为了这七年来的有些刻意为之……  安然咬住唇瓣,心在听到对不起这三个字的时候,疼的厉害。  一直需要说对不起的人,是她。  一个秘密压在心底,压的喘不过气。谎言就像是雪球一样,越滚越大,直到大的快要淹没了她,真话再也不敢说出口。一年又一年,复一年的拖着。  安然的头靠到丘泽的头上,两个人静静的依在那里。  眼眶酸涩的厉害,安然用力的咬紧了唇瓣……  沉默,无止境的蔓延着……  *****************************************  他,变得小心翼翼。  她,变得小心翼翼。  丘家  安然和丘泽两个走过花园,往主屋里走去。  还未到门口便听到丘渊的声音……  “你就别再逼孩子们了,这又不是不愿意怀孩子。这每年丘泽和安然不也在做身体检查吗?你别拖着安然去做什么身体检查,闹的好像我们丘家有多么不信任她一样。这孩子嫁到我们丘家来之后,做的已经够好了。”  “你又不是没看到安然这孩子每次来家里的时候,有多小心翼翼。我这双眼睛能看得到,她对于不能怀孩子很是内疚。自己心里的负担已经很重了,你要是再给他们压力,丘泽和安然这两个孩子,别闹出什么矛盾来。”  “这几年来,这两个孩子过的好好的。还有啊,丘泽那孩子前些天闹出来的事情,实在是太大意了。就算安然这孩子大度,但是看到了难免心中会不舒服。以后你要多多提醒丘泽,已经成家了就要对家庭有责任,这种花边新闻再出现,我可不饶他。”  “我又没真拉她去做身体检查。”  蓝苑的声音里有着一丝郁闷,但却没反驳丘渊。她也看得到安然这几年来,有多努力的做好丘家的媳妇,自己都挑不出一点点瑕疵。嫁进来以后,就之前避孕的事情闹过,之后,那次电梯的事件后,就再没见有一点矛盾。  婆媳之间没有过大的矛盾,这不是单方面的。安然这个儿媳妇是真的没话说,除了没有孩子这一点……  “你心里难道没想?你联系洪医生的事儿就此打住,别徒添事儿。”  “知道了。又不是你一个人疼她。”  蓝苑怨怼的看了一眼丘渊,那眼神儿满是幽怨。这说的好像就他疼这个儿媳妇一样,她不一样疼吗?哪不是把当亲生闺女在看,不然再好的媳妇婆婆不靠谱还不一样的战火连连。  “知道你疼。”  丘渊拍了拍身边妻子的肩膀。  “你不知道,现在小泽啊,真是让我骄傲。他真是有我们丘家的风范啊,大有超越我的趋势,我这是倍感欣慰啊。虽然说这小泽不是我们丘家的亲生孩子,但是啊,这小泽啊真是越大越让人喜欢。”  说到安泽,丘渊眼底的赞赏是甚,那模样简直就是比亲孙子还亲孙子。  “是是是,你一回来嘴上就不丢小泽。知道小泽为了你争气,让你长了脸面。但毕竟不是……”  “别提这不是亲生的话儿,这话听到安然那孩子心里,不知道会有多难受。”  “我又没把小泽看外。”  “是没看外,听到安然的耳里,可不好听。我是觉得,安泽这孩子大大的弥补了我心中的遗憾。丘泽这孩子当年没有进部队,我还遗憾着,现在好了,小泽这完全就是让我骄傲的存在啊。我一定要好好培养他,哈哈。”东苦说到。  “你这是有了小泽,有没有亲生孙子已经不介意了。”  蓝苑白了丘渊一眼,这几年来,丘渊是越来越喜欢小泽。虽然从来没在小泽的面前说一句,但是背后没少夸小泽。她也知道小泽优秀,这平时每年的时候,听到那些亲戚说到小泽,哪个不是赞不绝口。但是赞了之后,后面总得补一句……  “哈哈。好了,不说了,丘泽和安然这两个孩子怎么还没来。打个电话问问。”  丘渊中气十足的声音响起,蓝苑点点头,便准备去打电话。  “妈,我们已经到花园了。”  丘泽看了一眼安然,把电话接起。挂了电话,搂着安然两个人一起走进客厅。  “怎么又买这么些东西?”  蓝苑在看到两个人走进来的时候,立刻迎了过去。  “妈,你喜欢吃这个,所以我就又给你买了点。”  “你这孩子,最贴心了。。”  蓝苑眼底弯弯的笑意,而安然静静的笑着,那些话她都听到了。而年复一年,内疚的感觉是越来越甚。这几年来,他们是真的拿真心在对她,即使她同样拿真心在回报,可是,终究还是欠了他们……  “妈,孝顺你是应该的。”  “妈也是有福气,有你这个媳妇啊。”  “是我有福气。”  蓝苑感慨,虽然嘴里说着,但是内心是真的疼安然。  “好了,好了,洗洗手吃饭了。”  一家之主开口,安然挽着蓝苑去洗手。  问了一些小泽的近况,知道小泽现在是越来越好了。安然心中欣慰,她的儿子,把她的担忧全部都给化解了。她最担心的是丘家会另待小泽,会让小泽心里有阴影。可是她的儿子却用实际行动让所有的人打心眼里喜欢他。  不再是爱乌及乌,他们是真的很喜欢小泽。刚刚听到蓝苑和丘渊的一翻对话,安然心中百感交集。  回家的路上,丘泽看着坐在一边的安然,明显的心思不在。  “老婆?”  丘泽在等红绿灯的时候,叫着安然。  “老婆?”  丘泽的声音加重了一些,安然愣了愣的转过头看向丘泽。  “怎么了?”  那表情一瞬间就恢复了自然,而丘泽看着安然的表情。  “刚在想什么?”  “没有,我就是在想,爸妈,对我真的太好了。”  安然真诚的说着……  “那也是你值得,不值得,谁会对你好?”  丘泽的话里有话,安然心中更是揪的厉害。她值得吗?她不值得。  眼底的黯然一闪而过,而刚好绿灯亮起,丘泽转过视线,没看到安然眼底的那一片黯然。  夜很深了。  安然睁开双眼,了无睡意。身体很疲倦,今天丘泽的兴致更加的高,要了自己一次又一次。而体力被耗了太多,而他也在最后一次后就睡着了。身上还有汗湿的感觉,一开始的时候太累不想动,腿间的湿粘在那里,安然不适的动了一下身体……  身边的男人睡的很沉,安然静静的看着丘泽的睡颜,眼眸是越来越深。  夜,又是更深了。  安然终还是无睡意,即使催眠了半天还是睡不着。  心,像是压了一块坚硬的石头一样,越来越喘不过气来。  悄悄的起身,双腿有些轻颤着。赤脚走在地毯上,像猫一样无声无息。  好似越来越爱在半夜醒来,独自到天亮。三年了,失眠匠情况越来越厉害了。很少可以睡的安稳,安然一个人安静的走到阳台上。再次坐在那里,整个蜷缩成了一团。头埋在膝盖里,依然没有哭。只是忧伤的感觉在身上蔓延开来,夜深人静的时候,她想的,不仅仅是心中刻着的人,更多的是……  唇瓣在颤抖着,安然的手指悄悄的扣紧了双腿。  激情的最后,丘泽用力的一击,热情尽数的洒在她的身体里,她听到他在自己耳边沙哑的说道:“我可是卯足了劲,这一次应该可以翻山越岭的到达目的地。”  当时,她疲累的闭着双眼没有回应,但是可以感觉到丘泽那希望翼翼的眼神。  凌迟着的心,疼痛了灵魂。  *****************************************  这里醒来,没有了城市的喧闹,一早睁开双眼还能听到不远处海浪拍打着沙滩时的声音。睁开双眼,房里暗暗的。程涵蕾看了一眼身侧的位置,空空的。他不知何时已经起来了,掀开被子站起身。程涵蕾迈步走到一边,拉开了那大窗帘,一片明亮。  站在,撑着手臂看着外面美丽的风景。早晨的海,更加的浩瀚湛蓝美丽。海浪一波一波的,卷带着沙滩上的石子。  深深的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这里是城市无法拥有的清新空气。  之前在岛上也住过一个月,但是那时候很难去感受岛是怎样。只是受着矛盾的挣扎,每天过的都很痛苦,无法像现在一样的心情舒坦,用心的享受着这一切……  静静的看了一会儿初晨的海,然后回房收拾,换好衣服下楼。  拉开房门便闻到浓浓的香味,闻香而下楼。走近厨房,开放式的厨房,看到里面正在忙碌的身影。  程涵蕾不是第一次看到雷辰逸在厨房里忙碌,而每一次看到他在厨房为自己用心做着东西的时候,都会有一种细细的感动在心里。  安静的看着雷辰逸的背景,未上前打扰。  雷辰逸已经做的差不多了,当最后一份早餐搞定。雷辰逸关了火,转身便看到站在身后的程涵蕾。  一个温暖的笑容,程涵蕾眼神也跟着柔和了起来。  流理台上放了很多早餐,两个人完全吃不了的份量。  “好香。”  程涵蕾迈步走过去,孩子气的闻了一下厨房里的香气。那表情,满足的模样取悦了雷辰逸。低头,在她睁开双眼的时候吻上她的唇瓣。细细的吻,温柔的暖暖的在唇齿间流窜着。  吃着早餐,都是甜蜜的味道。  程涵蕾一直带着笑容的吃着早餐,吃完早餐两个人一起收拾着餐具,清洗好之后,雷辰逸拥住程涵蕾,在她耳边亲了一下说道:“不是想知道我答应了宝贝们什么吗?”  “嗯?”  程涵蕾侧头看向雷辰逸,她you惑了半天没也没有you惑到儿女们说了来。  “上去换衣服,现在带你去看看。”  雷辰逸牵着程涵蕾的手,与之十指交扣着。  “还要换衣服?”  程涵蕾被牵着往楼上走,几分钟后,程涵蕾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和雷辰逸。时间好似一下子就回到了那年的M市,那年的他与她第一次穿着情侣装,他用着方式让她去陪他一起过生日。那天的情景,好似就在眼前。一晃,那种不确定,现在如此的确定彼此。  扣紧了双手,程涵蕾看着镜子中的雷辰逸,绵绵情意透过镜子纠缠在一起。  这一次,是从不同的方向走着。  如同昨天晚上一样,走了将近半个小时,在靠近他们住的地方南面的地方,有一大片的地方被圈了起来。现在还看不出来是什么,只是正在施工。  雷辰逸停下脚步……  “看什么?”  程涵蕾四周张望了一下,然后一头雾水。  “猜这是什么?”  雷辰逸指着面前那一大片圈起来的工程,程涵蕾困惑的摇摇头,这里才是开工打地甚的模样,实在看不出成型了会是什么……  “这个就是我许诺儿女们的礼物。”  “这个?”  程涵蕾眉头一挑,实在不知道自己两个宝贝女儿什么时候这么好打发了。  雷辰逸牵着程涵蕾,眼角上扬,明显的心情很好。没有立刻解释,而是牵着程涵蕾继续往前走,然后在前面一处停下。  程涵蕾只是看了一眼,眼眶就红了……  雷辰逸伸手环住程涵蕾,头抵在她的头顶上。看着面前的示意牌,成型的大概效果分布图。  里面是一座游乐场……  “一年后,这里的游乐场便会建成,到时候我会带着你和儿女们来这里,看着你们在这里玩,看着你们的笑容,听着你的们笑声,给你们最快乐的一切。”  程涵蕾转身,把自己埋进雷辰逸的怀里。  “蕾蕾,你童年缺少的,喜爱的我弥补给你。孩子们的童年,我们能给的都给,让他们不有遗憾。”  没有说谢谢,程涵蕾只是紧紧的搂着雷辰逸。  有一种感情,不用言语表达。  心相贴,越靠越近。  ***************************************  C市  安然走进医院,穿着很低调的衣服,在电梯打开的时候,电话响起。  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安然愣了一下。  找了一个安静的角落接起电话……  “妈。”  “安然啊,在哪?”  “妈,我正在外面逛街,找我有事吗?”  安然深吸了一口气,声音平静的开口。  “没什么事情,还准备去你那里找你聊聊天。”  “我很快就回去了,要不你先去我那里,我一小时后就回来了。”  “不用了,不打扰你逛街,明天再去找你。”  “那行,妈,我先挂了。”  “好,开车当心点。”  “妈,知道了。”  安然挂了电话,迈步往里走。预约的时间,在报了名字后走了进去。  “程小姐,请坐。”  医生已经五十多岁,看着面前每年都会来上几次的女人。  “报告怎么说?”  安然看着面前的医生……  医生没有说话,只是摇摇头。安然轻咬着唇瓣,伸手接过报告。指甲用力的扣紧,站起身。有些牵强的对医生笑了笑,然后转身往外走。  安然出去后,医生推了推眼镜,轻叹了一声,再次摇摇头……  从医院出来,安然越发的觉得疲倦。一个秘密,背负了太久。而想说,却找不到人说。没敢告诉涵蕾,害怕她跟着自己一起担心。手中的报告撕碎了扔进了一边的垃圾筒,转身离开后,安然没发现身后有人从垃圾筒里捡起了那份撕碎的报告塞进了包里。  *******************************************  两天后  一辆黑色的车,停在那里。车门打开,一份文件递到蓝苑的手中。蓝苑伸手接过,递了一个厚厚的信封给来人。那人说了声谢谢,便转身离开了。蓝苑拿起那个文件夹,对前面的司机说了句:“开车。”  车开动,回到家。蓝苑拿着那文件回到房间,当拿出文件后,上面写着程涵蕾的名字。第一份文件是三年前的文件,当看到上面的资料上显示的是什么时,蓝苑的瞳孔在放大。身体气的不停的抖动着,后面的东西再没有心思再看。  滔天的怒气翻涌着,蓝苑把手中的资料用力的握紧。  拿起放在一边的电话,拔了军区的电话。  “老公,你立刻回来。”  “出了什么事?”  军区里,丘渊接到蓝苑的电话,正在看安泽训练的模样,听到蓝苑那气急败坏的声音。走到一边,有些严肃的问着……  “安然她,她竟然……”  蓝苑气的浑身发抖,握着电话的手都在不停的颤抖着。如果不是亲眼见到,她实在难以相信,这几年来一直表现良好的安然,竟然背地里做了这么多的事情。什么都可以原谅,但是这件事情,她绝对不原谅……  丘渊挂了电话,一向严肃的脸上也越发的深沉了几许。目光从训练场上,枪法百发百中的安泽身上移开。然后转身大踏步的离开,坐上军区的车,赶回C市。  当天傍晚,丘泽接到了蓝苑的电话。电话里,蓝苑即使已经冷静了好一会儿,但是在拔通了丘泽的电话时,还是忍不住声音轻颤。  “妈?”  丘泽很少在工作的时候接到蓝苑的电话,听到蓝苑电话里那气极败坏的声音,第一反应就是安然是不是闯祸了。但是安然的表情一直很好,很难想象,现在的安然会有哪地方做的不好,而冲撞了惹怒了蓝苑。  “是不是安然惹你生气了?晚上我回去说说她。”  “你说什么?”  丘泽整个从椅子上弹起来,表情本来还是温和的笑着,但是在听到蓝苑的话后,整个从椅子上弹起来。  电话挂了,安然整个失了重般的跌回椅子上。脑中嗡嗡响的在回荡着蓝苑说的话,妈和安然之间不是有问题的婆媳,但然不会拿这样的事情来诬陷破坏他和安然的感情。但是安然……  他不敢相信,安然背着自己竟然做了这样的事情。  安然……  手用力的握紧,他步步的退,处处为她考虑。而她,怎么能够残忍至此。  *********************************  安然后三年的身体一直不怎么好,所以一直在吃着补药。今天阿姨出去买菜了,安然一个人在家给自己熬药。  撕……  心神不灵的,手被烫到。疼的安然一个瑟缩,看着上面起的水泡。刚准备到冷水下冲冲的时候,放在外面的电话响起……  关小了火,安然转身出去接电话。  “妈。”  蓝苑前两天说要来,一直没来。打电话说是过几天,安然以为晚上蓝苑要过来吃饭,热情的喊着。  “立刻回家。”  声音里有着愤怒的压抑,安然握着电话,还没开口回应,电话已经在那边被切断了。安然看着已经挂断的电话,听着那嘟嘟的声音,再看向自己烫红了的手。那不安的感觉越来越甚,好似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  推荐完结文《致命婚姻:女人,你只是棋子》很虐的文文。《粉粉老婆:女人,你要负责。》很逍魂的文文。《危情陷阱:女人,别想抗拒!》。紫紫推荐,质量保证。不入坑会后悔滴哟。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