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续篇:(四十一)

续篇:(四十一)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3142更新时间:2015-06-07 10:42:30
   安然未动,未开口。即使已经在心底打了很多遍草稿,应该第一句话说什么,但是在看到丘泽的时候,喉咙像是卡了一样。丘泽伸手关上车门,主动的走到安然的身边。  “进去吧。”  大手牵起安然的小手,触碰到她冰冷的指尖,心中还是一疼。高大的他,娇小的她。安然眼中一热,手悄悄的握紧了丘泽的手。这一刻的温暖,她很眷恋。  两个人沉默的往里走,丘泽牵着安然走到沙发上坐下,然后自己坐在了安然的对面。  安然抿着唇瓣看着丘泽,看进了他的眼底。  丘泽看着消瘦憔悴的安然,衣服套在身上,都能看到她的骨感。她瘦的让他心疼,瘦的让他心揪成了一团。。  “安然……”  手指轻轻的抚过安然的脸,看着这张自己深爱的容颜。这是他在娶她的时候,在心里默默的起起折誓要疼爱一生一世,不让她受到任何委屈,不让她流一滴眼泪的女人。他想要给她所有的幸福,想要护她幸福一生,让她能够挣脱过去的坎坷,拥有幸福。  他,没有做到。他让自己深爱的女人,越发的憔悴,越发的消瘦,甚至以泪洗面。他曾经说过要让安然做这世上最幸福的女人,可是,七年的婚姻,他只是让安然越来越痛苦。  安然似乎已经感觉到了什么,心在颤抖,唇瓣也开始哆嗦着,有些不安的伸手按住丘泽的手……  “老公……”  泪还没滑下,已经被丘泽的大手抹去。丘泽轻轻的抱住安然,用力的收紧双臂,慢慢闭上双眼。  *****************************************  一年前,萧易和一个江南女子订了婚。已经快记不得有多久没有见过萧易了,慕容雪安静的坐在二楼的房间里。每天只吃一顿饭,维持着体力。和萧易分开的时候,本来和笑笑的关系走近了一些。但因为那次,笑笑又开始害怕她。  如果当时慕容雪可以花些心思再重新挽救,笑笑不会在这几年里,离她越来越远。  母女的关系是越来越淡薄,慕容雪很少下楼,整个过起了封闭式的生活。每天只是关注着萧易的消息,默默的心痛。  瘦的只剩下皮包骨,手腕轻轻一握都能被骨头咯着疼。  都说时间是忘记一个人最好的良药,慕容雪也以为时间的沉淀自己可以忘记萧易。在知道他终于放弃妥协的要娶其他女人的时候,慕容雪抱着报纸哭了整整一天。第二天,打电话买了一份礼物寄到了国外,祝他订婚愉快。  她已经学会了不再用强行的手段,自己选择了放手,就要放他幸福,即使自己心如刀割。  这一生,她已经放弃。不知道自己可以撑到什么时候,只觉得自己像是一只花朵,正在慢慢的枯萎着。  慕容雪以为这一生都不会再见到那个优雅的女人……  直到,门口站着一道记忆深刻的身影。但是整张脸却是憔悴不堪,短短的几年时间,甚至无法与眼前这张脸重叠在一起。  飞机起飞,再降落在苏州。慕容雪以为自己会哭,可是从听到萧母说再到坐进飞机,再到下机走到医院,她都冷静的太不正常。当站在医院的病房前,慕容雪就突然顿住了脚步。萧母站在一边,看着这个骨瘦如豺的女子。  究竟为何要逼的儿子走到这一步……  现在连后悔都没有机会重新来过……  “进去看看他……”  慕容雪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进病房里的,在那雪白一片当中,看到自己思想了几年的脸。他躺在病床上,安静的躺着。  “在送进医院的时候,还有意识的时候,总是迷糊不停的叫着你的名字……是我们对不起你们……是我的错才害得易儿变成这样……对不起……”  慕容雪已经听不到萧母在说什么,只是在听到那句在昏迷的时候总是不停的叫着你的名字。她曾经羡慕安然,能够成为上官睿在病危的时候被他挂在嘴上。而现在,她却如此的痛,她宁愿萧易没事,也不愿意是这样的方式,成为萧易口中念念不忘的人……  双膝重重的落地……  “萧易……”  泪,尽数涌进眼眶。泪如雨下,慕容雪握着萧易的手,脸埋进那消瘦的大手里,心痛的不能呼吸。  躺在那里的萧易没有回应,慕容雪看着萧易另只缠着纱布的手腕。  “为什么要这么做,不是你说的吗?活着才有希望,只要我好好的活着,就一定会有希望吗?你为什么要说话不算话……”  慕容雪握紧萧易的手,似乎这样就能够把萧易留住。  在婚礼前,萧易和未婚妻去江南接女方的家人,而萧易却突然自杀了。一切来的太过于意外,平时虽然萧易很少有笑容,但是从不知道他会有这种消极的思想。在萧易自杀送进医院急救后,才知道,他已经磕药将近三年。在结婚前夕,内心压力太大,磕药过多而出现幻觉,自杀了……  慕容雪的眼泪不停的往下滚,她和他受尽了折磨。在彼此看不见的角落,折磨着彼此。而现在,他的生命在消逝。他,要离开自己了。  躺在病床上的萧易似乎是听到了慕容雪的话,手微微的动了一下。慕容雪一惊,立刻抬起头,看向萧易。他的眼神有些涣散,在看到是慕容雪的时候,双眼里闪过一抹光。  “雪儿……我们结婚……”  大手几乎已经没有了力道,却试图想要握住慕容雪的手。慕容雪的眼泪更多的往下涌,看着萧易那消瘦的脸上,那抹淡到都有些不易察觉的笑容,重重的点点头,一边的心电图正在起伏着。萧母立刻让医生过来急救,明明知道没有了希望,可是却不愿意放弃。  慕容雪看着萧易,看着萧易后会有进急救室。并没有跟过去,而是在萧母诧异的眼神下,转身就往外跑。  ***********************************  上官睿正在办公室里准备离开去C市,刚刚手中收到的关于安然的一些消息,让他很是担心。刚拿起外套,便听到秘书在外面阻止的声音,而接着慕容雪便闯了进来。  上官睿看着慕容雪,眉头微微轻蹙。同住在一个屋檐下,几乎都见不到面。突然看到慕容雪这个模样,上官睿也惊了一下。  慕容雪眼底都是泪水,在上官睿还没来及让秘书离开的时候,慕容雪已经直接跪在了上官睿的面前。而上官睿在一惊的时候,立刻让秘书离开,门关上,上官睿便准备后退。  慕容雪用力的抓着上官睿的腿,抬起泪湿的脸看着上官睿……  “他已经不行了,我求你,求你成全我们。求你,让他可以死的瞑目。求你,上官睿,我求求你,求你。”  慕容雪的头重重的落在地毯上,她磕的很重,只是两次,额头已经红成了一片。上官睿大脑有着短暂的空白,看着面前已经精神崩溃的女人。这个与自己囚在一起的女人,半天无言。还处在慕容雪说的话的震惊里……  “上官睿,最大的恶人是我,错的最多的是我,萧易是无辜的,我求你,他最后的遗愿就是能够和我结婚……我求你,成全我们……”  再磕下的身体被上官睿拉起,看着慕容雪额头滑下来的鲜血,上官睿突然觉得自己置身在一片黑暗里……  直到慕容雪离开,上官睿手中还握着笔,办公室的门已经再次合上,而上官睿整个人好似有些无力承受的颓然坐下。办公椅重重的深陷下去,上官睿手中的笔从手中滑落,落在地面滚了几下静止了下来……  心口中处,有一股子窒息的气息慢慢的掩盖过来……  ***********************************  慕容雪不顾自己此时有多狼狈,手中握着上官睿签的离婚协议书。  当冲到急救室时,人已经不在。再回到病房外时,病房里站了许多人。慕容雪不知道谁是谁,慕容雪只听说到里面全是哭声。而萧母在看到慕容雪的时候,立刻走了过来。  碰第句吧。“易儿他……”  慕容雪似是没听到萧母的话似的,手中握着离婚协议书,迈步走向病房里面。人,好似都分开两边的让开着。而慕容雪很快就走到了病床前,走到那个安静躺在那里的男人。周围的哭泣声都已经远离,慕容雪的眼里只看到萧易,看着他的脸。  “萧易,我离婚了,你看,这是离婚协议书。我跟上官睿离婚了,我们可以在一起了。”  慕容雪把离婚协议书递到萧易的面前,看着他紧闭的双眼,眼泪还是没忍住的滚了下来,一滴滴的落在离婚协议书上,一道道的晕开,慢慢的晕开了上面的字,模糊的看不见签名。  慕容雪叫了几声萧易,都没有回应。那双手还残留着一丝温度,可是他的双眼却再也睁不开……  “萧易,你给我买的戒指我已经戴上了……你可以娶我了……”  推荐老文:《致命婚姻:女人,你只是棋子》,戚碧落和黑耀斯的故事。《粉粉老婆:女人,你要负责。》袁点点和风拓熙的故事。欢迎入坑。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