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续篇:(四十六)

续篇:(四十六)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3095更新时间:2015-06-07 10:42:31
   接过离婚协议书,再拿过结婚证。安然手扣在结婚证上,而工作人员看了一眼安然,安然的手松了。看着工作人员翻开结婚证书,再拿出另外两个红本。  啪啪,章盖上。  如同结婚一样,并没有什么繁琐的程序,但是当看到那章盖在了离婚证书上的时候,安然的眼眶还是一红。侧头看着坐在一边的丘泽,丘泽的面色一直很是沉静。工作人员看了一眼两个人,心里想着这是女的不想离婚,男的狠心离婚呢。  见惯了这些,也就不稀奇了。  “好了。”  工作人员把章利落的盖好,然后合上。  “同志,这结婚证能留着吗?”  “可以,不过已经失效了。”  工作人员有些同情的看了一眼安然,把证件递了过去。安然伸手拿过,两本红本本重叠在一起。丘泽直接拿过,看也没看的就包里一放然后站起身,率先的走了。  安然默默的拿过两本证书,然后握在手上。没敢翻开,也跟着丘泽的身后离开。  走出来,那里坐着一排排离婚的人。另外一边,坐着一排排结婚的人。  那些欣喜的脸,那些或是冷漠,或是悲伤或是显露出要解脱的脸。每个人都拥有着自己的故事,而她和丘泽的故事,一晃,已然是七年。  同样是站在民政局的门外,同样是有人从身边来去。却再也无当日的心情,丘泽似乎也沉浸在某些情绪里,在走到门口的时候顿了一下。晃然又看到了七年前的那一场景,七年前的他在民政局前抱着安然,觉得拥抱了全世界。  心中,莫名的一酸。有很多情绪在心中翻涌着,难以言喻的感觉在心口激荡着。侧头,便看到站在身后的安然,她正紧紧的握上着离婚证,手背上绷的青筋都可暴露出来。  “老……丘泽……能再抱我一次吗?”  安然静静的走上前,轻声开口。  丘泽的心中再次一痛,伸手把这个自己深爱的女人扣进了怀里。发中的馨香是自己眷恋的,多怕自己舍不得放手,放手这一刻的温暖。安然紧紧的搂着丘泽,闭上双眼最后一次感受他怀里的温暖。  有一种感情,无关于爱情……  *****************************************  第二天,安然拿着简易的行李,去了机场。  “不去送送她。”  秦紫妍看着站在一边的丘泽,平静的问着。  “不了。”  丘泽摇头,不知道安然这次的旅行时间是多久,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控制不住的把她搂在怀里,不愿意放手。决然的放手,真的太难。默默的站在角落里,看着安然穿着宽松的衣服,手上拉着小行李箱,走在机场里。  安然的手机丢在了家里,只身一人,只有行李和自己一人踏上了行程。  S市  早上上官睿收到了一条信息,来自一个陌生的号码。  “她今天十一点的飞机去丽江。”  一条短信,只是一句话,未署名。当时正在给笑笑做早餐,看着那条短信,平底锅里的荷包蛋发出难闻的糊味,外面刚收拾好书包的上官萱在闻到糊味的时候,立刻走进厨房伸手接过上官睿手中的锅铲把糊掉的蛋盛起扔掉,然后熟练的洗着锅。  “爸,是不是公司有事?”  “不是。”  “哦。我来做早餐,你去热牛奶。”  “好。”  上官睿看着女儿熟练的打鸡蛋,眼底有着一抹欣慰,更有着淡淡的心疼。其实早餐可以让阿姨过来给他们做,但是八岁开始,上官萱已经自己学着做早餐。还记得上官萱第一次在他还没起来的时候,煎好荷包蛋放在桌上。  荷包蛋煎的接近糊了,黄的接近黑。  而她的手背上几滴油星溅上了,红红的。可是却笑脸盈盈的对他说,爸爸,你尝尝我给你做的早餐。以后,我来照顾你。那天的荷包蛋是他这一生里吃过最好吃的荷包蛋。  侧头看着女儿,已经把荷包蛋盛到碟子里,在发现上官睿正看向她的时候,乖巧的笑着。  “爸爸,牛奶洒出来了。是不是发现你女儿我又漂亮了一些?”  手上端着两个早餐盘,对上官睿调皮的吐吐舌头。上官睿温暖的宠溺的笑着,端着两杯牛奶跟着走出去。  看着女儿,上官睿心中的温暖难以自抑。慕容雪随了萧易而去,他没有隐瞒女儿,带着女儿去拜祭了慕容雪。那天女儿并没有哭,只是跪在慕容雪的墓碑前,轻轻的叫了一声妈妈。那一晚,上官萱靠在他的怀里,轻声说道:“爸爸,你不要再丢下笑笑。”  小手搂住他的腰身,上官睿的心中酸楚难当。  送上官萱去了学校,再去公司。  他并没有去机场送安然,而是默默的站在落地窗前,眼前似乎能看到飞机的起飞,划破上空。  ************************************  咖啡厅  这一次,秦紫妍没有阻止丘泽喝酒。从机场回来后,丘泽又是把自己泡在了酒里。夕阳西下,三楼打开着灯光。透着一丝温暖,却又有一些凉薄之意。  秦紫妍看着酒气熏天的丘泽,这一次她知道丘泽并没有喝醉。  那间小床上,丘泽居高临下的压着秦紫妍,眼神微微眯着。  “你喜欢我?”  丘泽的酒气扑面而来,被压着的秦紫妍,面上并没有任何波动。两个人的身体贴在一起,她的腿就贴在他的两腿间,可以清楚的感觉到他未起变化的身体。  “谈不上喜欢,只是好感罢了。”  秦紫妍的声音淡淡的……  没有所谓的喜欢,只是一种好感。跟他相处并不会觉得有任何的不舒服之处,反面很轻松,所以愿意听他说,愿意偶尔跟他说说。  “你相信酒后乱性吗?”  丘泽并没有立刻离开秦紫妍,而是手捧着她的脸,沙哑的问着,气息几近凌乱的撩拨着人的大脑神经。他已銇同有了婚姻的束缚,他已然不再需要为了婚姻而忠诚,可是,他却还是找不到放纵的理由。  “酒后乱性无非是两个想要上床的男女,用酒来找的借口罢了。”  “说的真好。”  丘泽翻过身,平躺在床上,松开了秦紫妍,而秦紫妍还躺在原地,并没有立刻起身。她的心,有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异样跳动。在他的气息压在她的身上时,侧头看向丘泽。  丘泽也正好转头看向秦紫妍,秦紫妍温柔一笑,撑起身子往浴室走。很快手上拿着个热毛巾走出来……  “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丘泽按住她正在帮他擦拭脸的小手……  “你为什么总是找我叙说心事?”  像他这样的男人,应该是不愿意把自己的不如意显露在人前的,可是他却愿意在她的面前说,而且毫无遮掩。  丘泽突然笑了,放开了手,任秦紫妍的帮他擦拭着脸。其实很多事情是没有答案的,就如为什么他这么爱安然,而安然就是不爱他。就如,为何一个曾经伤安然那么深的男人,安然会依然忘不掉。  太多的事情,没有答案,也找不到答案。  ************************************  “停。”  雷辰逸再次喊停,雷梓瞳额头的黑线已经不止是三根这么简单了。  看着大踏步走到自己面前的雷辰逸,再次搂住她的身体,上下打量着。  “念念,刚刚有没有踢到你?”  “爸爸。”。  雷梓瞳有些无语的开口,今天是第三天过来。前两天雷辰逸来,只是教一些基本动作,还没有俩俩练习。而现在,自己刚开始练习,这已经是不知道多少次被雷辰逸喊停了。  “是不是哪里疼?”  雷辰逸紧张的看着雷梓瞳,手也在摸索着。  “他还没有踢到我。”  雷梓瞳想哭了……  在教练那想发火不敢发火的眼神里,雷梓瞳也有些无力。  “他敢踢到你。”  雷辰逸的声音里有些威胁警告的味道……  那名和雷梓瞳对练的小男生,被雷辰逸一个眼神灭的差点没哭出来。雷梓瞳拉着雷辰逸的手臂晃动着,然后撒娇的说道:“爸爸,我想吃XX地方的香草布丁。”  来回应该最少半个小时……  “练完,爸爸带你去。”  “爸爸,我现在就好想吃。你去帮我买好不好?”  雷梓瞳撒娇着,雷辰逸被雷梓瞳哄的去了。而等雷辰逸在半个小时后买回来后,练习已经结束了。雷辰逸看着完好无缺的女儿,这才满意的把手中的香草布丁递给雷梓瞳。伸手把她脸上的汗给擦去,在她脸蛋上亲了亲。  如此持续了一个星期……还看一当。  一个星期后的一天,雷梓瞳从坐在车上开始,一直回到家都不再跟雷辰逸说话。雷辰逸不管怎么哄雷梓瞳,她都别过脸不理雷辰逸。  “念念,告诉爸爸,怎么了?是不是谁惹你生气了?爸爸帮你出气?”  推荐老文:《致命婚姻:女人,你只是棋子》,戚碧落和黑耀斯的故事。《粉粉老婆:女人,你要负责。》袁点点和风拓熙的故事。欢迎入坑。  还有一更。。。。下午。。。在群里等通知哈。。。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